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购置房产】
    许宁没有想到这么点茶叶居然能卖出那么恐怖的价钱,她还以为就是他们村子里供销社里面卖的三块五一包的茉莉花茶,那么一包也是有半斤呢,家里平时父亲偶尔喝的就是这个,不过多数是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冲泡点。

    主要是许建军不太喜欢和茉莉花茶,他嫌弃味道太香,而母亲也不喝,估计是觉得档次低。

    现在家里一下子多出来三两多的顶尖好茶,用洛希君女士的话是说,这份茶比起御茶极品的档次还要高,其实若是让她单独卖的话,一近顶了天在现在也就是几万块钱,但是拍卖就不一样了,其价格必然是会很虚,而且参加茶展会的都是茶界真正懂茶的大佬,他们遇到好茶,可比真金白银更能让那些人动心。

    许家人也明白洛希君的意思,以后若是他们家再有这样的茶叶,肯定是无法卖到那么高的价格的,当然也透露出一点,若是还有这种品质的茶叶,就别只采摘一个嫩芽了,就算是一芽一叶其质量也是绝品,那样产出的数量还能多点。

    众人都很一致的没有问许宁,这些嫩差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不然的话,你们和抢人家的钱有什么区别。

    八十年代初的万元户,哪怕是在一个县里都没有一个,而许家现在恐怕就是为数不多的一户了。

    就算是放在南方的那些正在崛起的城市,万元户也是响当当的羡慕对象。

    “药爷爷,在帝都买一套四合院要多少钱呀?”许宁趁着晚饭后,小声询问身边的老人。

    “地段或者面积小点的万八千就够了,地段好而且面积大的,怎么说也得五万来块钱吧。”老药叔说完,看着洛希君道:“是这个价吧?”

    “差不多吧。”洛希君点点头,看着许宁,和蔼的笑道:“许宁想买房子啊?”

    “嗯,想买。”许宁抿唇笑道:“不过钱还不够,等我爸妈再赚些钱。”

    “那就买你药爷爷家住的房子,就在紫禁城边上,骑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虽然不说多大,可是地段好,还有后花园。”洛希君说道。

    老药叔听到这里,面上却微微有些唏嘘。

    “那宅子现在还空着?”

    “我之前不是在帝都参加茶展会嘛,趁空闲去瞧了两眼,里面是园林局办公的地方,不过我听说好像他们要搬到新建成的园林局大楼,这边应该是要卖出去的,也就四万七八,不到五万的价格,虽然是在紫禁城边上,可是你也不想想,往外稍微走动走动,随便买个小房子也就千儿八百的。”

    “妈,咱们买下来吧。”许宁心动了。

    现在只有四万七八,她死前那个地段的房子,起码得上亿,她不求以后房价上涨然后转手卖掉,就是想现在手里有钱,买房子也绝对不吃亏。

    许建军和秦雪娟面面相觑,虽然这两万多块钱是闺女赚回来的,可是数目着实太过巨大,放在谁家这笔钱也该是家里长辈存着的,可现在自家女儿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想买一套房子,他们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答应。

    倒是老太太这个时候主动开口了,“钱是你自己赚的,想买啥就买吧。”

    “妈!”秦雪娟看着婆婆,她倒不是说舍不得这笔钱,魔都秦家的存款现在至少也有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比起来这两万块不算多,可是在他们这边,县城里的房子也就七头八百的就能买一套。

    “又不是你们赚的,管的真够多的。”老太太回屋把那还没放热的两万块拿出来,塞到孙女手里,“想买就买吧,以后奶奶也能跟着你去首都住着。”

    许宁傻眼了。

    她是想买,可是也知道家里人是绝对不能答应的,之前也做好了心里准备。

    父母的态度在许宁看来才是正常的,可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居然是奶奶站在了她这边。

    “奶奶,您真的放心啊?”许宁讷讷看着老人。

    老太太看了孙女一眼,“你的钱你说了算。”

    其实她心里自然也有点舍不得,这辈子从落魄后就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不过她小的时候也读过书,哪怕是些儒家很浅显的道理,可也比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太太自认为有学问。

    同样的,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多少也有点迷信。

    两年前孙女和她说的有关一大段梦里的事情,她还记得,其中就有她儿子儿媳在那个暑假没了的事情。

    而后孙女在儿媳回魔都的时候,说啥都要跟着去,等儿媳妇回来后她听到亲家那边做的下三滥的事情,心里也觉得自家孙女这或许是经过那次劫难,得到了上天的指引,让他们一家避免家破人亡。

    其实她也在赌,不管输赢,反正挣笔钱也是孙女赚来的,就算没了钱,至少他们家在帝都还能有套房子不是。

    “这些钱也不够啊,我那边还有三千来块钱,也给你填上,等你家啥时候赚了钱,连本带利的还给我就是了。”老药叔对这件事倒是很激动,他自七岁那边家里就完全破败了,但是老药叔是出生在那座大院里的,童年里并不算快乐的日子,都是在那里度过的,哪怕小的时候被家里长辈压着读医药方面的书籍,在如今看来也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回忆。

    沈沧澜看了一眼奶奶,见她眼神里带着笑容,心里也就有了眉目。

    “余下的钱我给你贴上。”她开口一说,满屋子的人都惊讶了,除了旁边的老药叔。

    他喝了一口茶,道:“你想要这个茶叶?”

    “是的。”洛希君点点头,看向许宁道:“你也别说我趁火打劫,余下两万多我帮你补上,你只需要给我二十斤这个茶叶就可以。”

    许宁则垂眸想了想,“二十斤太少了,明年清明节,我给洛奶奶三十斤。”

    “小丫头,我说的可是炒制好的干茶。”

    “我说的也是干茶。”许宁抿唇轻笑,“洛奶奶,以后我们两家合作吧,那茶的位置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我想以后这茶就让洛奶奶帮我们家炒制可以吗?每年我都会给洛奶奶两斤茶叶的。”

    洛希君则是看向老太太,笑道:“老姐姐,你这孙女以后可了不得啊。”

    她比许老太太小两岁,也就这么喊了。

    洛希君并没有瞧不起老太太,经过这一下午的相处,她发现许老太太年轻的时候也是读过书的,四书五经多少有点涉猎,再加上两家的祖上也都算是经商这一行的,哪怕洛家是皇商,也到底也是个商户,没有谁比谁高贵这么一说,说起老年代倒也颇为谈得来。

    “能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主见倒是真的。”老太太笑的很是高兴,“咱们都是在那个吃人的年代走过来的,能活到现在,谁也不能说女人顶不起事儿来,她小时候也皮的很,也就这两年开始懂事起来,闲的没事就爱捣鼓一些咱们不懂的事情,倒也能弄出一些东西,现在日子好了,国家也说男女平等,想干什么我也不想拘束着她,不成以后再努力就是了,再折腾家里还有她爹妈顶着。”

    “是这个道理。”洛希君笑眯眯的看着许宁,对她说道:“那这买卖咱们就做了,你还真是找对人了,就算以后洛奶奶不在了,还有你沧澜哥哥,他以后是要接洛奶奶班的。”

    “谢谢洛奶奶。”

    在这边住了一晚后,第二天洛希君就带着手里的两万多块钱走了,许宁也不担心他们能昧下自家的钱,人家那种身份,恐怕这笔钱还真的不会放在眼里,连药爷爷都没说什么,必然是很放心的。

    房屋归属证明是在两个月后送达许家人手里的,上面写的是许建军的名字,而那边提前把屋子给卖掉了,园林局却还没有搬走,心里洛希君说那边至少也要等到明年开春才能搬到新的办公大楼,许家人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们家也没想着立马就搬过去,只是讨论着等许宁考上帝都的大学,一家人或许会搬到那边去住段时间,是否能长久的住下去,就要看许家接下来的走向了。

    临近寒假,许宁心里就一日日的期盼着,隔壁江爷爷一家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这次考试结束,许宁如愿以偿的成为学年第一,而张梦也在拼命的学习当中,成功的跻身于学年第六十二位,班级第八,差点没把这姑娘给高兴坏了。

    当然最高兴的当属他们的班主任薛老师,之前还觉得班级里没有前几名的学生,结果许宁如此的整齐,这次直接登上了第一名的位置,简直让她大喜过望。

    放假这天,薛老师在班级里大肆表扬了许宁一番,她算是发现了,这孩子不管你如何的表扬她从来都不会失态,简直是稳如泰山,既然这样,老师何必还要让自己的学生心里添堵,那自然是可劲的夸赞了。

    至于曾经和许宁格外不对付的陆雪娇几个人,此时估计连攀比的心都没了,还怎么比,那可是学年第一,他们就算是敲烂自己重新组合,也追不上人家的成绩,只能歇菜。

    许建军一大早,冒着小雪来到单位,停好自行车就往镇长办公室去了。

    这个点,梁镇长早就来这里上班了,他每天上班都比规定的时间早半个小时,而且一年到头全部都是边锻炼着边来单位,家里哪怕有自行车,也从来不骑。

    “梁镇长。”许建军走进来,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干净的塑料瓶,里面装的是晒干的菊花和枸杞,“给您的,自家采摘了晒干的,枸杞也都是山里摘得野生枸杞。”

    梁先进听到没花钱,倒是乐呵呵的收下了,“怎么想到给我送这个了。”

    “之前单位体检,您不是高血脂嘛。”许建军指着那盒自制的花茶,“我们村的一位中医大夫说喝这个有降血脂的功效,关键味道还非常不错,我妈就在家里喝这个,您平时也多泡泡。”

    “你说你还给我送这个,县里药店就有卖的,何必这么麻烦。”

    “不麻烦,药店里没我家的这个好,我去上班了,您可别忘记喝。”

    梁镇长也没拒绝,他是越来越喜欢许建军这个人了,性格好,工作态度很严谨认真,虽然偶尔会给他送点东西,可都是自家地里产的,这次居然又送来了菊花枸杞茶,不像有的机关人员,逢年过节就是送烟酒,他很厌恶这种人,只要他还在这个位置上,是不会让这种人冒头的,从他这边上去了,以后想着继续往上蹿,肯定还会给上级送礼,这种靠着送礼爬上去的人,能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吗?他觉得悬。

    就像许建军也送东西,要么是家里种的西红柿黄瓜,要么就是采摘炒好的莲子,要么就是野生的枣子水果啥的,这次有送的是自家晒干做的野生菊花和枸杞,这很显然都是用心了嘛。再者说这些东西也不单单只给他,单位的人也都能吃得到,态度就是和那些投机取巧的人是完全不同的。

    想着县里明年会有机关人员的培训班,他们镇上有两个名额,已经定下了一个人,这个就决定是许建军了。

    之前定下的那个也是在单位里工作了好些年头,比许建军时间还长,这个人就是一门心思的工作,从来不会送礼,说话挺直接,但是对待老百姓却是很和蔼,也做了不少实事,在机关单位和附近的百信里口碑都非常好,梁镇长对于这种公务员也是非常乐意提拔的。

    来到财务科,等其他的人都来上班,许建军才招呼他们泡点菊花枸杞茶喝喝,大冬天的火气燥,喝点这个静心明目,有好处。

    老药叔家中,许宁正安静的听着老人家说药材的属性,今天说的是当归。

    老人一边说,许宁一边在笔记本上记下当归药用价值,只有熟悉了这个,以后才能决定是否用在药膳里,或者是如何用等等。

    而了解了当归的属性,老爷子也会和许宁说一些当归药膳,之后她会在家中温习几日,然后再来学另一种药材,如此往复,日子倒是过得很快。

    谢铮回来的这天,是个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媚,只有点点的微风。

    半年的时间,谢铮好似又长高了一点,肤色也从之前的白皙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五官也褪去了一丝稚嫩,变得颇为英俊明朗。

    他回到家里,放下东西就来到隔壁找许宁,结果被告知许宁去了老药叔家里。

    他也没有离开,坐下来陪着老太太和秦雪娟两人聊了会儿天,顺便将带回来的东西放在旁边。

    “许锐,不认识哥哥了?”瞧着走路非常顺溜的小家伙,谢铮笑着冲他伸出手。

    小家伙抿着小嘴,眯起大眼睛,有点羞涩却又笑眯眯的钻到母亲怀里,扭头悄默默的看着谢铮,发现他还盯着自己,嘻嘻哈哈的回头扎进母亲胸口。

    秦雪娟无奈,将儿子捞出来,“你这个小坏蛋,以前哥哥可经常给你买好吃的,这么快就忘了?”

    谢铮把手里从帝都买回来的盒装饼干递上去,许锐看了看那盒子,又看了看母亲,见她没有组织,才扭捏着上前想接过来,却没注意到自己正被谢铮一点点的引过去。

    然后等拿到饼干的时候,却也被谢铮给一把抱在了怀里。

    闻着他身上还有股淡淡的奶香味,谢铮知道许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挺好的,那也就放心了。

    “在那边还好吧?”老太太问道。

    “挺好的,就是想你们。”谢铮打开盒子,让许锐拿着饼干自己慢慢吃着,见小家伙一手拿着饼干走到奶奶和母亲身边塞过去,然后自己才吃,笑道:“学校里也挺好的,我姥姥和姥爷在家里收拾东西,待会儿就能过来。”

    “正好,晚上在这边吃完再回家睡觉,昨天晚上还给你家烧了煤炉,温了锅灶,不妨碍过年。”

    “谢谢于奶奶。”

    黄昏,许宁一进门,就看到谢铮正抱着许锐在院子里玩,看到谢铮那含笑的眼神,她就羞红了脸全身不自在。

    谢铮在许宁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她了,半年未见似乎长高了一点,模样倒还是那么清丽可爱,不过原本有点婴儿肥的小脸似乎变得瘦了点,显得脸型格外的好看,那漆黑如墨的眼眸中有喜悦在跳跃着,如同夜空中璀璨的繁星,身段儿倒是越来越曼妙。

    “铮哥回来了?”她抿唇有些娇羞的问了一句。

    谢铮点点头,“晚上给你补课。”

    “你都不用休息的啊?”许宁当然知道并不只是单纯的补课,却被这句话给吓得心脏狂跳,更多的却是难以抑制的喜悦。

    “补课又不是体力活,不碍事。”谢铮想着不过就是嘴巴动动,他还真的想是个体力活才好,可惜她还太小。

    晚饭很热闹,而且许建军还去把老药叔也请了过来。

    自从家里茶叶这件事后,老药叔就经常来许家吃饭,饭桌上也是经常和老太太互相怼来怼去的,颇有几分老冤家的味道在里面。

    许宁有时候也会想,这两位老人其实来一段夕阳恋情也挺不错的。

    ------题外话------

    推荐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by:锦狂

    结婚纪念日,老公将她灌醉,亲手把她送上陌生男人床上。

    一夜羞辱后,她想问个明白,却发现,一夜之间,天地都变了。

    公司易主,父母被害,就连哥哥嫂嫂车祸,也是她深爱的老公所为。

    而她曾经以为愿意一辈子宠着她的老公,扔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强逼她离婚后,转身拥抱别的女人,甚至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三年恩爱,原来都是假象。

    从天堂跌入地狱,苏晴立誓一定要复仇。

    可是怎么复仇,也是一门技术活。

    那个跟她一夜缠绵的陌生男人冷冽一笑,“我帮你。至于你,肉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