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上门做媒】
    晚上,谢铮的房间里,许宁拎着书包心脏如万马奔腾似的走进来。

    江爷爷夫妇还在她家坐着喝茶聊天,也就是说这个家里目前就只有他们两个。

    “铮哥”

    刚进来,她还没等说句完整的话,整个人就被谢铮给压到门上,然后红唇就被堵住了。

    他的吻在最开始就很激烈,带着无尽的思念,疯狂的攫取着她的思想和心跳。

    许宁想挣扎,换个舒服点的姿势,毕竟后背的门板不平整,咯的她挺难受的,而且这家伙的力气很大。

    谢铮察觉到小姑娘挺胸靠过来,微微弯腰,拖着她的大腿,抱着小姑娘就压倒在床上,让木质床板发出一阵阵“吱呀”的声音。

    “铮哥”许宁满心的羞窘,她觉得心跳的太快,几乎令她窒息。

    谢铮灼热的视线盯着她好一会儿,压下那一**肆虐的**,“乖,只接吻不做别的。”

    “那,那你轻一点”

    “这个做不到。”谢铮邪气笑了笑,然后再次压了上来。

    还真的是做不到,他这半年的思念,岂能是蜻蜓点水般的吻就能平复的?

    他的掠夺放肆而霸道,不管许宁在他怀里如何的喘息和求饶,却只会让谢铮更加的无法控制。

    他无数次的在梦里和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念着她的唇,幻想着她的身子,甚至就连这小猫儿一般的较浓软语以及低低的抽泣声,都让他无法自拔。

    如今人就在他面前,他还有点理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铮才有些遗憾的将她拽起来,给小姑娘整理一下衣裳,两人坐在书桌前开始学习。

    “静下心来,否则咱们就再来一次。”谢铮语带“威胁”的看着双颊酡红的小姑娘。

    许宁全身一颤,抱怨道:“我心里很静。”

    “我的错,居然在你心里没有半点波澜,再来一次。”谢铮说罢,拉着许宁的手。

    她可差点没有被吓得跳起来,赶忙触电般的甩开谢铮的手,“铮哥,学习。”就连声音都带着哭腔。

    这个混蛋,一回来就这么欺负她,说好的会很疼很疼她的呢,别是说着玩的吧。

    “你说会对我很好很好的。”

    “我这样做,就是对你很好。”把许宁拉到自己面前坐下,低头在她耳边呢喃一句,“这还只是前菜,过几年你就会知道我说的一点都没错的,疼爱到让你哭。”

    “谢铮!”许宁羞恼的站起身,雪白的手指颤抖的指着他,“我还未成年,你这个”

    她的手指被谢铮咬住,有点微微的疼,可更多的是从指尖瞬间抵达心口的酥痒难耐。

    舌尖在她食指上轻轻一扫,然后松开,“我这个什么?”

    “你是混蛋。”许宁整张脸彻底的红了,如同一颗熟透了的石榴,娇艳欲滴。

    “过来专心学习了,若是你再这样,我可就忍不住了。”谢铮轻叹一口气,他就不该这样难为自己,早知道之前意思意思就行了,现在可是苦了他咯。

    许宁差点没气哭了,感情刚才是她的错?这家伙还真的是混蛋一个,贼喊捉贼。

    枉费这半年她一直想着他。

    江老爷子夫妇回来后,高秀兰推开门看了这俩孩子一眼,见两人在认真的学习,又关上门出去了。

    临近年下,许宁和谢铮也就是在晚上一起学习,白天里,经常有人来找谢铮或者是江老爷子,周涛趁着年前也是没天都来和谢铮说话,许宁没有往他们跟前凑。

    或许是习以为常?

    之后谢铮再亲吻许宁的时候,她似乎也渐渐的习惯了,之前也不讨厌,就是总能被谢铮给气到,这家伙明里暗里完全就是两个性格,平时表现的真是端正,可私下里要多骚气就有多骚气。

    许宁脸皮薄,好几次被这家伙给气的无法回嘴,只能任由着他对自己酱酱酿酿的。

    时间一长,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想亲就亲吧,反正也阻止不了。

    今年许家依旧只有一只猪,江家依旧要了一半,其中这大半要送人,余下的吃不完会带到帝都,反正正月里天气冷,放着也坏不了。

    杀猪的这天,两家人连带着老药叔都在许家,准备中午头在这里吃杀猪菜。

    许宁这边已经在厨房里烧水准备着了,谢铮抱着许锐在屋子里玩,等那头猪嘶鸣起来的时候,小家伙被谢铮捂住耳朵,哪怕依旧能听到,可是却也不如往常那样害怕了。

    中午的饭桌上,江老爷子吃了一口猪肉,感叹道:“这半年没吃过宁宁做的菜了,可真是想得慌。”

    高秀兰瞪了老伴一眼,“你是嫌弃我做饭难吃?”

    “倒不是难吃,却比不上宁宁做的,这味道,好。”江老爷子看着老药叔,笑道:“老哥觉得咋样?”

    “美味。”老药叔哈哈笑道:“我这大半年倒是经常吃,以后想着宁宁去哪里,我也跟着过去,上了年纪,也就剩下这点口腹之欲了。”

    “不是要考帝都的大学吗?正好老哥也一起过去,家里有的是地方住。”江老爷子招呼道。

    “那感情好。”老药叔连连点头,“以后宁宁说要开药膳馆,我就给她帮忙去,经常做饭给我吃就行,不要工钱。”

    许宁忍俊不禁,“那药爷爷,咱俩说好了。”

    “说好了,就这么定了。”

    等酒足饭饱,众人在堂屋里聊天,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飘起了雪花。

    许建军望着老药叔那越老越好的精神,笑道:“老药叔,不如今晚就在我们家过年吧,您自己一个人也没意思,晚上你在我还能和您喝点小酒。”

    “我看这样。”江老爷子看着俩人道:“过年干脆都去我家,咱们三家聚在一起,你们俩在这边喝酒了,我不是就一个人孤单的很?你们婶子也不喝酒。”

    “那行,就这样,我们带着家里的东西去江叔家里。”

    年夜饭主要是在半夜的那顿饺子上,所以晚上这顿饭菜虽然也很重要,却也没规定非得在自家里吃。

    大锅饭的年代,有的时候过年全村人还聚在村支部大院里一起呢,人多了热闹。

    既然这么说了,老药叔也没有拒绝,笑呵呵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晚上,高秀兰脱掉衣裳钻进被窝里,戳了戳正靠在墙头看电视的江老爷子。

    “咋啦?”江老爷子扭头看着她。

    “你说把药老哥和春兰撮合撮合咋样?”

    江老爷子倒是被老伴这句话给问的无法回答。

    “老哥家里可是有个儿子的,就算没回来,谁知道以后回不回来,两家这凑到一起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事关两个家庭呢,万一以后闹得不愉快咋整?”

    “还能回来吗?这都三十来年了吧。”提起那个跑掉的孩子,高秀兰心里是很瞧不上眼的,“那孩子也真的是让人生气,多大点事儿,就那么跑了,丝毫不管家里爹娘啥样的心情。”

    “可不是嘛。”江老爷子点点头,“气性太大了,老哥嘴上不说,心里指定是天天念叨着,可是有啥法啊,三十多年了,就算现在俩人面对面,估计也认不出来了。”

    “那就先不说了?”瞧着老药叔在许家挺开心的,而且于春花现在年纪也大了,老伴老伴,老来为伴,不图别的,就是能有人做个伴,平时有个说话的,这俩人都不容易。

    想起当年于春花在她公婆手里被磋磨的那么厉害,好不容易挨到公婆死了,大姑姐却又经常拖家带口的来打秋风,家里但凡有点粮食,保证来一趟就是一个干净,啥都不剩。

    若非她当机立断,和大姑姐家里断了亲,这日子现在指不定咋糟心呢。

    那时候她嫁过来没多久,经常听到隔壁那老太太天天在院子里咒骂于春花,那一嗓子别提多让人烦躁了。

    她的婆婆待她却很好,哪怕她这辈子就只生下一个闺女,可是闺女有出息,公婆没有一句抱怨的话。

    于春花给许家生了三个儿子俩闺女,而且每日里除了睡觉就是干活,松口气的功夫都没有,饭都经常吃不了几口,她偶尔会给于春花送点吃的,但是被她婆婆看到,也是经常的指桑骂槐,把高秀兰也气哭过好几回。

    许家那死掉的两个老家伙,在香山村的口碑别提多差劲了,几乎没有人待见的。

    于春花丈夫死的早,她自己也辛苦的过了三十来年了,临老找个伴,谁能说句什么,她没有半点对不起许家的,是许家亏待了她。

    “你先别说,等我先问问老哥是啥意思,然后你再问问老于。”

    “行吧。”

    二十九这天上午,江老爷子拎着旱烟袋溜溜达达的就来到了老药叔家里。

    老药叔此时正在院子里整理那块空置的药园子,看到江老爷子,起身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就是溜达着,过来和你说说话。”江老爷子灌上一管旱烟,点燃后吸了一口。

    老药叔笑了笑,蹲下身继续用小耙子整理着硬土,都冻住了不太好收拾,不过反正也是闲着,纯粹就是给自己找点事儿做。

    “你也是来说媒的吧?”他昨天接到了洛希君的电话,今年倒是不说让他去杭城了,反倒说起媒来了,真是吃饱了撑的。

    江老爷子一张老脸顿时有点不自然,他咳嗽了两声,“老哥还真是厉害。”

    “那你还是歇着吧,我是没打算再结婚。”老药叔见江老爷子似乎还想劝说,他继续道:“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我那孩子还没有动静,我也不敢去祸害别人,这都多少年没消息了,万一哪天突然回来,闹腾起来,你让我咋整,这不是害别人嘛。当然要是现在有消息,知道他的日子过得很好,我可能还会有点想法,就怕过得落魄了,害的别人家里也不安生。”

    “老哥,人这辈子就不能考虑太多,你总得为自己活着吧?”

    “我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吃的好睡得好,而且也算是后继有人,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江老爷子还真不知道咋劝了,“我那老婆子去问老于的想法了,万一老于想找个老伴呢?”

    “”老药叔张口结舌,扭头看着江老爷子,好一会儿才笑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瞎折腾啥?许家大妹子找老伴就找呗,人家还能看上我?”

    “老年代那么苛刻,人家离了婚还有改嫁的呢,现在其实也没啥。”

    “我也没说有什么,就想着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老药叔真的是哭笑不得,他和于春花也没啥见不得人的吧?怎么就想到给他俩撮合呢?

    江老爷子叹口气,“哎,老于这日子过得苦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五个孩子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你这日子也不容易,俩日子苦的凑到一起,这日子不就甜了吗?”

    “难道俩苦的凑到一起,日子不是过得更苦?没听说黄连和黄连加一起就成蜂蜜的。”

    “啧,连我外孙都知道负负得正,你这说话可不对。”

    老药叔顿时哈哈大笑,“连我这个老东西都知道负二加负二是负四,也没听说能得出个正四来的,你连我都赶不上。”

    江老爷子:“”这老东西是和他打马虎眼啊。

    “老江啊,别让你媳妇去问,省的两家以后见面尴尬。”老药叔语重心长的说道。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江老爷子还能说啥。

    这种事情必须得是你情我愿的,不然那日子可过不下去。

    人家两家本来相处的挺好的,他们这要是一闹腾,以后两家见面不自在,这不是瞎折腾嘛。

    “行吧,老哥你自己看着办,以后真的有啥想法了,只管和我说。”江老爷子叩掉烟灰,“老于也算是咱们村长得挺好的一个老娘们了。”

    这个还真是,老药叔在这个村子里时间可长,幼年时期就在这里生活了,曾经看到于春花因为成分问题,被折腾的那么惨,他当时也想着出头帮帮忙的,可到底是被许家那老东西抢了先,之后俩人过得还算不错,可就是老许家那俩老东西人太坏,可劲的磋磨这个媳妇。

    年轻的时候于春花是长得很好看的,一身气质也是大小姐气派,可是后来生生的被磋磨成了一个泼妇,现在想想颇有点让人唏嘘。

    就算现在上了年纪,那也是个颇有几分风韵的老太太,这不假。

    高秀兰到底是没有和于春花说这件事,既然老药叔那边拒绝了,她再去问就不合适了,这点分寸她还是有的。

    年三十这天,江家就热闹起来了。

    许宁和许建军在村子的水井边打了井水,然后父女俩在自家将井水倒掉一点,里面加入了一些空间水,这才抬到了江家。

    大炕上,男人们都在那边说话,女人们则是在厨房里准备饭菜,今晚是许宁亲自掌勺。

    谢铮靠在门边看着许宁做饭,许锐则是在两个屋子里乱窜,清脆的笑容让所有大人心里也跟着变得喜悦起来。

    许宁做饭很利索,随着不断的翻炒,一样样的菜做好。

    “宁宁,鸡肉都切好了。”高秀兰把却好的鸡肉端过来。

    许宁则是将鸡肉放在锅里,里面加上水,直接搁在煤炉上面,等煮熟了之后在放到锅里加入作料翻炒,之后想吃的话直接这样做,很方便。

    当然排骨和大骨也都是这样做的。

    今晚还做的茄盒,白菜卷等几个素菜,晚上家里人多,至少也得做上十几个菜才行。

    荤菜更是不少,粗略轻点了一下,大概有四个素菜,六道荤菜,两个凉菜和一份豆腐蛤肉汤,幸好农村有的人家桌子做的很大,不然还真的会放不下。

    晚上六点钟,三家人围坐在暖和的大炕上,开始吃饭,当然今年还有谢铮从帝都带回来的果汁,这个是给家里女人准备的。

    “你也喝果汁?”许宁看谢铮的举动,有些意外。

    “嗯,我现在不喝酒。”谢铮举杯碰了碰许宁的,抿唇笑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许宁双颊微红,赶忙举起杯子喝了两口,免得让旁边的大人察觉出什么。

    许锐过完年就两岁了,别看年纪小,筷子已经会用了,就是不太熟练,好在有自己的小碗,旁边还有两位奶奶照看着,规矩可是很好的。

    “宁宁今年学习咋样啊?”江老爷子美滋滋的吃着饭菜。

    许宁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垂眸不知道该怎么说,让她自己说出考了全校第一,总觉得有种炫耀的意思。

    许建军看着女儿,笑道:“江叔,今年比去年好点,考了个全校第一。”

    “呵,这可不仅仅是好点,全校第一还不厉害?妥妥的大学生啊。”

    谢铮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到许宁碗里,“也是我教导的好啊。”

    “真不嫌害臊。”高秀兰笑骂道,“宁宁的功劳才是最大的。”

    “是没错,可是也不能抹杀我的功劳,对吧三叔。”

    “那是,小铮功不可没。”

    谢铮看着许宁那略显窘迫的样子,“以后我还会教她很多的。”

    这话许宁算是听明白了,可是眼前的大人们不懂啊,恐怕还真的以为谢铮是个顶好的男孩子。

    看到他冲着自己眨眼睛,许宁的脸已经完全埋进自己的饭碗里了。

    ——不要脸!

    ------题外话------

    推荐大妞妞的新坑——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痞医当道,虐渣致富一手抓,撩汉行医顶呱呱。山里壮汉宠悍妻,夜夜高歌生包子。喜欢种田奋斗文的大宝贝儿,欢迎入坑啊。

    大妞妞这几天pk中,希望大宝贝,多多支持!

    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