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商业第一步】
    沈沧澜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只是在之后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若是我以后站在任爷爷的立场上,这样的儿子我宁肯不要。”

    洛希君扭头看了眼孙子,“没有做父母,哪里能明白做父母的心情。”

    这点沈沧澜不置可否,可连他这个外人都觉得任爷爷很可怜,他的亲生儿子却能做出那种冷血的事情来。

    “对了,明年之后你来这边走动吧。”

    “可以啊。”沈沧澜点头,都已经认识路了,而他也是要接奶奶衣钵的,谁来都一样。

    “这份茶叶每年只能生产四十斤,很显然在茶界是供不应求的,价格以后肯定是每年都要攀升,好在咱们家每年也都能留下一斤,倒也能解馋了。”

    “您想喝大不了可以买嘛。”他们家算不得多么的富贵,可是也不愁钱花的。

    绿茶的保质期也就一年左右,当然保存好了时间还能延长,却也有限。

    这次他们将得到三十斤的茶叶,应该是要卖掉一些,然后还要送人,自家肯定是能留下个三五斤的,出身茶叶世家,他们家人都很喜欢品茶,留的少了很容易就会消耗掉。

    他父亲是做茶叶生意的,沈家在杭城开了六家茶楼,数量不多,却是全国知名的,很多好茶的人每月总会抽空来沈家茶楼喝两杯,毕竟偶尔运气好,也能碰到奶奶亲自超值的茶叶,那可就物超所值了。

    若是每年都能和许家定下茶叶的生意,哪怕数量不多,可会成为沈家茶楼领先同行业的标杆。

    看奶奶的意思,似乎是想让他和许家的人谈谈,这样也挺好的。

    若说起茶叶的制作和销售,沈家绝对是华夏数一数二的,而且正因为懂,双方之间才不会有哪些互相试探和互相压榨,沈沧澜觉得这笔买卖还是能起到互惠互利的,就是不知道许家人是怎么想的。

    清明节过后,距离许宁的中考时间只剩下两个来月,学校那边已经公布了中考时间在六月的十二号。

    而秦雪娟最近也没闲着,每天都是在家里和婆婆一起缝制新的被褥,就是为了女儿去县里读高中的时候带着。

    听谢铮说,高中寝室里一个房间睡十个人,这未免有些拥挤,可是也没办法,还能不住?每日里也不能走读,晚上就是晚自习都要到九点半。

    许锐这个时候捧着一颗梨子从外面走进来,哼哧哼哧的爬上板凳,再爬到炕里面,然后一屁股做到窗台上,边啃着梨子边看着奶奶和妈妈做棉被。

    老太太见状,转身从后面的炕桌上拿来一个饼干盒的铁盖子放到许锐的下面。

    “接着,别弄脏了给你姐姐做的被子。”

    小家伙也听得懂,美滋滋的将铁盖放在膝盖上,吃的别提多幸福了。

    秦雪娟看了眼儿子,对老太太说道:“妈,我是想着,不如咱们开一家水果罐头加工厂吧?”

    “好吃吗?”老太太没吃过。

    “好吃,咱家的水果好这是一方面,而且之前宁宁经常做水果羹,就和罐头差不多,不过罐头是密封在玻璃瓶里的,做好之后能保存好几个月呢。”

    老太太夏天可是经常吃孙女做的水果羹,水果都是空间里产的,之前给她弄过几株果树苗,数量也就是三五种,每种一颗两颗的,无非就是自家吃的,做的非常好,放凉了后味道更是好,尤其是汤汁,她就特别喜欢。

    现在听到这个,她觉得也挺不错的。

    “那你就试试呗。”老太太说道:“没钱的话,那边的茶叶不是能留下十斤嘛,让沈家帮着卖了钱,要不然咱家也没有本金。”

    “我也是这么想的,锐锐现在懂事了,我也能抽开身找点事情做,不然在家里闲着不舒坦。”

    “行,等你和建军商量商量,孩子我一个人就看着了。”

    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说了这件事,得到了家里人的一致赞同,不过前提是空间里的果树只有不到十颗,许宁就想着蔬菜就稍微种一点,够自己家里人吃的就可以,其余的全部都种上果树。

    而秦雪娟则是等着和沈家那边联络一下,让对方帮忙把茶叶卖掉大部分,只留下两斤就可以。

    目前在他们这边不需要建厂房,城里那边有工业区,是对外出租招商的,厂房都是以租赁的方式,而非售卖,如今政府扶持私人经济,租金还算合适,他们需要的地方也不需要多大,租赁一家小点的厂房就可以,每月的租金也就是几百块钱,这里面大头的是机器的问题,机器肯定有卖的,价格是多少,这个秦雪娟等和沈家说好茶叶的问题后,再抽出时间来去外面考察一下。

    两日后,许宁将空间的菜地都清理出来,只留下两分地留着种菜,余下的八分则是种植了水果,目前她空间里有苹果,梨子,山楂和桃子,因为土地不够,她也舍不得让茶树给水果挪地方,所以也只能暂且如此了,好在每天都能进去收获两三次,无非就是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她也会趁着这个过程,好好的观察一下空间土地扩张的规律。

    “宁宁,不会耽误你学习吧?”许建军担忧的看着女儿。

    许宁笑着摇摇头:“不会的,空间里时间流速很慢,我可以在里面学习的,一点都不耽误。”

    “这就好,马上就要中考了,可不要松懈,考完之后你可以好好的玩玩,暑假去帝都那边也可以。”许建军推着车子准备在村口和闺女分开,“我听说那边的园林局已经搬了,房子空了出来。”

    “那感情好啊,不如咱们暑假一起去那边转转吧,再带上药爷爷。”

    “当然可以。”许建军抬腿跨上自行车,“去吧,爸也去单位了。”

    “哦,给你一些苹果和橘子带去单位吃吧。”许宁把手伸进父亲的提包里,在里面放了四个苹果四个橘子,转身就往学校去了。

    徐建军低头看了一眼被撑开的提包,哭笑不得的蹬着自行车,去上班了。

    沈家那边得知秦雪娟想开一家水果罐头厂,让这边帮忙把茶叶卖掉,洛希君就喊来了自己儿子,沈沧澜的父亲沈佳贤。

    得知母亲喊自己的目的,沈佳贤很是心动。

    这茶叶到底好不好,他最清楚不过了,虽然喜欢喝茶,可是他却并不喜欢制茶,好在他的儿子沧澜对这方面很有兴趣,不然的话他们兄妹三人还真的要将母亲家的这门绝学手艺给断掉呢。

    因为开着茶楼,进出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沈佳贤的眼光自然很高也很独到。

    之前的二两茶叶卖出了两万的高价,那是因为这份茶的确好,同样也因为数量很少,再者还是拍卖会。

    可是现在不同,他这算是直销了,毕竟自家就开的茶楼,而非批发商,这价格肯定不能和拍卖价格似的那么变态,不过一斤的价格必然也是不能低的。

    这可是她母亲亲自制作的茶叶,也是洛希君直言龙井极品中的极品的茶叶,现在沈家茶楼不仅仅是喝茶卖茶叶的地方,也是一个品牌。

    这个年代品牌效应可不如后期,可沈佳贤却已经有了这个意识。

    “妈,我那边倒是想要,可是说实话,八斤的量按照我店里的规模,数量太少了。”

    拍卖会一两茶叶就是一万块,你这一斤少了两千块,说得过去吗?

    现在还是这个价格,若是再过些年,一斤没有个几万估计根本买不到。

    华夏目前近十亿人口,每年只有四十斤茶叶,求绝对大于供,让他一个人拿下,这点量也是捉襟见肘啊。

    虽说洛希君手里还有三十斤的,都是要在沈家茶楼销售的,要知道距离明年的清明节还有一整年呢,他六家茶楼每年消耗的茶叶可是按照数千斤上万斤计算的。

    “不过,我可以先放在店里看看,卖到什么价格,咱们最后给许家八斤的销售额就是。”

    “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洛希君点点头,“若不是保质期有限,妈还真想自己全部留着慢慢喝。”

    “谁不想啊。”沈佳贤笑道,“若是想价格高,其实妈也可以送到拍卖会那边去。”

    “总拍卖也不是个办法,还是要靠日积月累打下名气,目前就按照每斤两千块吧,你可以打电话给那些好茶的叔伯说一声。”

    “两千块的话,我这边倒是能吃得下,其实我更倾向于放在茶楼里面卖,我这边到时候还是有不少赚头的。”当然不是说就亏了许家的茶叶,而是不管什么茶叶,在茶楼里经过茶师的炮制,味道总会比自己在家里折腾更上一个档次,一杯茶的价格也会高很多,他也是在合理的价格基础上,加上了自己那边的各种费用。

    “你看着办吧,许家那边开工厂估计也急需这笔钱,你动作也快点。”

    “行。”

    秦雪娟是在五一节期间和许建军一起坐车出门了,因为这次五一节适逢礼拜五,所以他们单位有三天的假期,而许宁五一节也难得放了三天假,毕竟是国家法定假日,再拼也是要休息的。

    他们夫妻俩出门主要是购买机器的,厂房却已经联系好了,就在县上。

    许宁听到后却有点回不过神来,“不是在市里的工业区吗?”

    “本来也是打算在市里那边的,不过你妈不放心你,正好你高中要去县里,她就说在县里的工业区那边租一间小厂房,这样还能就近照顾着你。”老太太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其实离家近点也好,不然整日里守着厂子,难得能来趟家,也不大好。

    许宁没什么意见,家里的事情她能插手的地方不多,不过她母亲不是个心里没打算的,自己这边也不用管太多,专心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秦雪娟这次出远门是看机器的,开一家罐头厂她目前也没打算做大,毕竟家里资金有限。

    不过抽真空机和封口机之类的却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要考察一下附近的城镇有没有好的玻璃制品厂,产品的logo她是打算自己设计,然后找商标厂帮忙制作,当然也要搭建消毒杀菌的高温房等,按照她预想的,前期的投入需要花几千块钱,想要赚回来每个三两年恐怕是做不到。

    只是这么一番考察,两人就花了足足五天的时间,许建军还是专门和梁镇长请了两天的假期,机器那边已经谈妥了,就等过段时间送机器上门的时候当面现金交易。

    沈家那边已经把钱给他们汇过来了,手里现在有了一万六千块钱,开一家小加工厂有个三四千足够了。

    接下来秦雪娟整日里忙的和陀螺似的,根本就停不下来,有的时候在县里忙过了头,干脆就歇在那边不会来吃饭了。

    她先是租下了县里建造好的郊区的一家小厂房,然后带着一应文件去工商局办理了营业执照等手续,再之后就是去拜访玻璃生产商按照提前购置好的机器型号让对方帮忙生产玻璃罐和盖子,然后趁着机器运送过来的期间,在家里想了工厂的名字商标。

    名字她没有自己做决断,而是和家里人一起商量的,老药叔也被请了过来。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家里人一直决定罐头厂的名字就叫“宁瑞”,是家里两个孩子的名字,因为许锐的这个字太过锋利,所以只是用了一个同音字,开工厂嘛,你人可以一往无前,锋芒锐利,但是名字还是要起个中庸而吉祥的。

    许宁则是想到了秦钊的“帝森集团”,她觉得这个名字简直一点都不含蓄,难道有帝国森林的意思?这可就霸道了。

    她倒是觉得宁锐挺好的,宁静却有锋芒,成与不成应该和名字没多大关系吧?

    好吧,就算她是重生回来的,偶尔还是很科学的。

    “想着什么时候开业?”老药叔问道。

    秦雪娟想了想,“等宁宁考试完了吧,机器送过来也没关系,咱们这边有一个技术人员长期驻扎,到时候也会有专门的人员亲自来上门指导,早点晚点都没关系,不然家里人都过去,宁宁自己在家里我也不放心,隔壁都去帝都了。”

    “我可以自己做饭的。”许宁的声音从自己屋子里飘出来。

    “反正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不着急,前期还有很多准备工作,妈到时候还得过去看看提前招工。”

    许宁听到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在家里呆了没有多久,秦雪娟就带着简单的衣物去了县里的厂房,那边的各种设备已经运送过来了,她要去看着对方帮忙安装,然后结算账目。

    这边的厂房不只有一家,不过罐头厂目前就只有秦雪娟一个人开的,其余的都是服装厂和食品厂,而食品厂做的一般都是面包饼干之类的。

    不过秦雪娟听来帮忙检查机器的技术员说,市里的工业园那边到是有两家罐头厂,在别的地段也有,生意还挺不错的,制作的罐头都是销往全国各地。

    工厂里机器是送到了,可是有的地方却需要改动,秦雪娟也不嫌麻烦,找了一些工匠,在技术员的指导下忙碌了起来。

    她则是趁着这段时间,开始准备招工。

    她的意思是招手一些干净勤劳的人,不管男女都可以,这年头县里也是有不少在家里闲坐着的人的,秦雪娟也只打算招收三四十号人,哪怕县城再小,这点人还是能招收到的。

    不仅如此,来的人还不少,男女老少都有,最小的年纪也在十三四岁,大概是辍学后下来干活。

    厂房提前收拾出来的办公室内,秦雪娟坐在门口临时放置的桌子上,看着外面那上百号的男男女女,想着自己啥时候能看完。

    “秦姐,我来帮你吧。”叫做高河的二十三四岁的小技术员走了过来,“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吧。”

    “小高啊,那边用不着你吗?”

    高河拉过一张凳子坐下,将手里的文件包搁在旁边,“我都交代好了,师傅也是个明白人,不需要我一刻不停的盯着,你这边忙,我就先帮帮你,早点开张,我也能轻松一些不是。”

    “那就麻烦你了。”秦雪娟真心感激,目前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能在这边守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没事儿,我做这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高河逗趣的说道,“之前也遇到过几家刚开业的工厂忙不过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两个人的速度到底是快,按照她这边工厂的规模,至多只需要四十个人就足够了,其中还有六个高体力的装卸工。

    其余的也都是看着干净利索的男女,她做的事食品行业,员工必须得爱干净,不然的话秦雪娟可是绝对不会用的。

    “你年纪还小,我们工厂不能要你。”秦雪娟看着面前的小姑娘,脸上稚气未脱,比她的女儿还要小两岁,今年只有十四,按理说是应该上学的。

    那小姑娘一听,脸色瞬间涨红,眼眶里也沁出了泪花。

    秦雪娟瞧着于心不忍,可是在这里工作,势必要很累,这个孩子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哪里能适应得了高强度的工作。

    “婶子,你就用我吧,我很能干的。”小姑娘抽泣着说道,看样子就是不愿意放弃。

    “你年纪还小,应该上学读书的,这样以后才会有出息。”秦雪娟还真见不得孩子哭,而且还是被自己给惹哭的。

    (本章完)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