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工厂开张】
    高河见状,倒是没有表现的很意外,这两年他一直都是单位驻本市的技术员,主要也是因为他的家就是本地的。

    每次去工厂里维修机器,总能看到一些没长开的孩子和大人做着同样强度的工作,虽然不忍心,可是家里日子难过有什么办法?

    后面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看到这个情况,对秦雪娟道:“老板,你就留下她吧,她爹妈没了,家里还有两个读小学的弟弟,奶奶眼睛盲了,爷爷腿脚不利索,全家就指望着这个孩子了。”

    秦雪娟听到这里,心里万分纠结。

    “这孩子能干着呢,以前是在县里的小饭馆刷碗刷盘子,端茶倒水的,后来不小心摔了两回盘子让老板给赶出来了。”

    后面人群里大概有几个人认识这个小姑娘,见她哭的这么难过,也都纷纷劝秦雪娟好心收留她。

    “你叫什么名字?”秦雪娟提笔问道。

    小姑娘见状,似乎是能留下来了,这才擦擦眼泪,说道:“我叫姜晓慧。”

    “读过书吗?”

    “初二没有读完,去年九月份就下学了。”

    “你年纪还小”秦雪娟看着姜晓慧说道:“我这边的工作很枯燥却也很累,不过看在你年纪小,我会安排你一个比较轻松点的活,等存点钱,我还是建议你能回去继续读书。”

    姜晓慧的心随着秦雪娟的话语起起落落,得知她能留下来干活,赶忙冲着她鞠躬道谢,“谢谢婶子,我会努力干活的。”

    “先回去吧,等下个月十八号过来上班,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玩玩。”秦雪娟让姜晓慧离开,就开始继续下一个人的招聘。

    来的人不少,可是能留下的都是秦雪娟精心观察的,从衣着到卫生情况,当然人品也是考虑在其中,她家的水果可都是宁宁空间里种的,若是有那种小偷小摸的带回家,秦雪娟肯定会不高兴的。

    能留下来的人挺高兴,没有被选中的也不是多失望,毕竟这边还能陆续开工厂,而且他们来也不是非得被选上不可。

    这其中真正家里揭不开锅的,大概也只有那么三五个,姜晓慧算一个,还有一个是死了丈夫,自己辛苦拉扯着两个孩子的。

    人定好了,上班的日子也订好了,之后就是工厂内部的事情,他们工厂是不管饭的,来上工的几乎都是这附近的人,早中晚都可以回家吃饭,当然做饭的地方还是要准备一下,万一偶尔女儿过来,她们娘俩还是能在一起做饭吃的。

    她也想让婆婆带着儿子过来,反正工厂车间对面这边的联排房有八间屋子,每一间都很宽敞,到时候再让丈夫买一辆摩托车,上下班骑着摩托车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

    之后就是秦雪娟要求的好几种款式的玻璃罐,包装纸箱以及商标等全部都陆陆续续的送了过来。

    高河看到那商标,不禁赞叹道:“秦姐,你这商标做的这牛。”

    其实就是外观色彩多了点,而且都是水果围绕着将“宁瑞”两个字镶嵌在其中的模样,放在后世这种商标简直就是落伍的很,不过在这个年代看着的确让人非常有胃口。

    高河之前在别的加工厂看到的,无非就是商标上面虽然画一堆水果,上面写上自家工厂的名字,像眼前这个一圈儿笑呵呵的苹果绕圈的样子,当然比较新奇了。

    “这有什么。”秦雪娟笑道,“我就是给水果加了眼睛和嘴巴而已。”

    “这苹果笑的多开心啊,是秦姐画的样式吗?”

    “是我画的,我也就是大学第一年学了点,纯业余的。”

    高河这才知道,秦雪娟居然还读过大学,比他的学历高的高了,他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然后就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后来跟着一位师傅学会了修理机器,然后进入这家机械厂成了外派技术员。

    厨房准备妥当,也在里面放置了桌椅,能让工人在这里吃饭,其余的屋子她准备买上床放着,当然也盘了一张土炕,和隔壁的厨房是通着的,这样冬天里做饭屋子里就会变得很暖和,以备婆婆过来住着,至于他们不需要土炕,直接睡床就可以。

    办公室里也都布置好了,电话是必不可少的,三张办公桌两个书架等必须的东西,一应齐全。

    之后就只等着工厂开工了。

    十二号,是许宁中考的日子。

    对于很多的家庭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日子。

    秦雪娟自然也不例外。

    大清早起来照旧煮鸡蛋炸油条,比起炒菜,她炸油条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当然达不到售卖的程度。

    “宁宁,都准备好了吗?检查一下笔好不好用,还有别的文具。”秦雪娟走进来,看到许宁已经准备好了。

    “妈放心吧,我昨晚就准备妥当了,刚才也检查了一边,没有遗漏。”许宁拍拍书包,“您是不是又给我做的油条和煮鸡蛋啊?”

    “知道你还问。”秦雪娟笑着点了点女儿的眉心,“快点吃饭了。”

    家里人都知道她今年考试,哪怕不知道,看到饭桌上的早饭也能一清二楚。

    许宁碗里面一根油条两个鸡蛋,吃不饱的话还有馒头,不过许宁的饭量不大,油条的块头也不算小,这些也足够了。

    “考试别紧张,仔细答题,会的题目咱们争取都不出错。”许建军说道。

    “我们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的规矩,有钱就能去,也就是上大学的时候要求的比较严格,却也不是像现在这样。”秦雪娟感慨说道。

    许建军解释道:“退回十几年,那个时候读书的并不多,单纯靠着考试录取,学校还真不定能招到多少学生,而且那个时候刚解放没多久,知识的力量并没有现在这么深入人心,很多人家都是多生几个孩子纯粹是为了劳动力,我这也是占着家里最小的孩子,才能一直读书。”

    “还真是个这个理儿。”老太太点点头,“那学校早二三十年前就有了,现在你看着学校里有千八百的学生,当时四里八乡的加起来,也就四五十个,有点力气的都得下地挣工分,你这样既不下地还要去学校里折腾,谁能养得起这么多孩子。”

    老太太是因为她自小就读书,肯定见不得自己的孩子大字不识一个,再穷也得让他们去学校里多认识几个字。

    最初她是想让两个闺女也去学校的,可惜那个该死的老贼婆死活不答应,哭天抢地的说她是个败家娘们,要祸害死他们老许家。

    之前她还想坚持,可那老虔婆倒是厉害,每次她把三个孩子送到学校,那老虔婆都能扭着胯骨轴子去学校里把俩孙女给打骂回来,如此闹腾了几次,俩闺女说什么都不去了,差点没气死她。

    说真的,于春花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老婆娘,真不知道咋生出那个好儿子的。

    难道是物极必反?

    吃完饭许宁拎着书包就出了家门,以最放松的心态迎接人生的第一个关卡。

    这次的考试和以往不同,是按照学校给他们的班级和桌号进行安置的,因为他们考试,其余的三个学年全部都放了假。

    许宁是在初二年级一班的教室里考试,一个人占据一个位置。

    这个教室里,她熟悉的同学几乎没有,倒也都不算面生,监考老师一个班级有两位,占据着教室前后的位置,一男一女,这也是为了防止学生去厕所的时候,没人看着串通答案。

    两位老师许宁不认识,可他们却都认识许宁,毕竟高中部搬到县里后,许宁也算是整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不认识她的几乎没有。

    第一科目是语文的考试,两位监考老师会来来回回的在考场上走动,目光如炬,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有的学生带了小抄,恐怕也是不敢拿出来的。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两位老师都在许宁的身边停驻过几秒钟。

    看到她干净整洁的试卷以及漂亮的字,心里都是很满意的。

    考试时间共计两天,对有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折磨,可是对于许宁来说,不过就是和往常一样的考试没什么不同,无非就是监考严格了一点,但是不管严格与否,她也没有作弊的心态,也就无所谓了。

    整个县里共有五所高中,下面的镇子里有三所,县里有两所,可是他们整个县却有十二个镇子,五所高中根本就是无法容纳太多的学生,所以考试才是决定你能否更进一步的试金石。

    考试结束就是漫长的假期,能否升入高中,就需要你在家里等通知,他们这个通知是高中看过成绩后给下面的学校打电话,然后让老师通知家长,之后带着你的学生证直接去高中报道,比起大学录取通知书简直连“简陋”的说法都没有,压根就是口头通知。

    不过你也不用怕分数够了无法录取你,你的分数摆在这里,调查高中录取分数也不难,这都是公开的,一查就知道。

    虽然这其中或许会有弊端,可是方方面面的发展都是在发现弊端后一点点摸索着前进的,这个无法避免。

    十八号这天,许家人都来到了县里的宁瑞罐头加工厂,今天是工厂开业的日子。

    他们在这附近也不认识什么人,自然没有人送庆贺花篮之类的,秦雪娟也不需要这个,只要工厂能顺利开工就可以。

    不过许建军却请了单位里的人一起来工厂准备吃开业饭,梁镇长也带着妻子过来凑热闹。

    梁镇长一来,县里认识梁镇长的人得知后,也跟着过来凑热闹,然后一个喊着一个。

    等秦雪娟反应过来,他们家这小工厂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县镇政府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倒是引得附近不少的老板也都跟着过来凑热闹,心里纷纷好奇这家工厂的背景居然如此雄厚,一个开业而已,居然让县政府的好些个机关人员都过来了。

    秦雪娟是宁瑞罐头加工厂的老板,许建军是不沾这方面的手的,家里人也是为了他的事业着想,想继续往上升,还是别插手这个的好。

    上午十点半,许宁亲自在厨房里开始准备午饭,到场的人约么有七八十,按照八个人一桌这就得准备十桌饭菜,好在餐厅是两个阔间,这些人还是能放得下的,桌椅不太够,还是隔壁服装厂的老板支援了一下。

    老太太坐在旁边洗菜摘菜,来这边准备上工的婆娘也都挽起袖子过来帮忙,她们中午也是能留在这里吃饭的,毕竟是第一批工人,这再过些年也就会成为“元老”级别的人物了,老板留她们免费在这里吃开业饭,她们自然不好意思干看着,再说之后指不定还能有剩菜剩饭,她们或者还能被允许带回家。

    猪肉是外面买的,家里那头猪还小,自然舍不得杀,鸡肉同样也是去菜市场买了四只大公鸡,蔬菜都是产自空间里,实际上这顿饭也花不了多少钱。

    有几个女人看到许宁站在锅灶前翻动着锅里的饭菜,想上来帮忙,不过都被许宁给拒绝了,好歹今天来的也有不少有头有脸的,虽然是看在梁镇长的面子上过来凑热闹的,可是现在他家的厂子就在县里,以后谁也无法保证不会遇到什么自己难以解决的事情,这恐怕就要麻烦到人家了,她现在不过就是先用一手好厨艺给别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而已。

    外面,秦雪娟站在人前说了一番开场话,因为她有文化,自小也是见过世面的,说的倒也博得阵阵掌声和喝彩。

    然后带着过来的人看了看车间和机器,高河在旁边给众人介绍机器的功能,等到十二点钟,六串千响的鞭炮就在工厂门口噼里啪啦的想起来,震得人耳朵轰鸣。

    鞭炮声响过后,地面铺设了厚厚的一层红纸,格外的喜庆。

    “梁镇长,累的您还要跑一趟,快点进去准备开席了,杨主任,姜科长诸位里面请。”许建军热情的将众人请到餐厅里,然后来到厨房,看到是自己女儿在炒菜,“宁宁,累不累?”

    说着还掏出手帕给许宁擦了擦额角的汗。

    “只是做个饭,能累到哪里去。”许宁仰头冲着父亲笑了笑,“是不是要开席了?”

    “放过鞭炮,可不是要开席了。”许建军看着旁边做好的菜,对她道:“待会儿单独留出一份,你和奶奶带着弟弟在炕上吃饭,那屋清净。”

    “我知道。”许宁指了指那已经做好的饭菜,道:“可以上菜了,我这边就剩下三个菜就结束了,你们边吃我边做,很快就好。”

    “好嘞。”许建军招呼了几个女人帮忙,“各位,端上菜你们就吃饭吧,这边不用各位忙活了,以后工厂里希望诸位努力干活多多挣钱。”

    几位在这里帮着做饭的女子纷纷笑着点头,吉利话谁不爱听。

    再说她们的肚子早就饿了,谁能想到这小姑娘做饭居然这么香,还没吃到嘴里,就只是闻到这饭菜的香味,就勾起她们肚子里的馋虫。

    饭菜上桌,厨房里就剩下许宁和正在为许锐吃东西的老太太。

    菜都已经清理好了,只需要下锅炒就可以。

    许建军本想进来帮忙,却被老太太给赶出去了。

    “你出去和娟儿一块守着,让她自己在外面和那些人喝酒?这里用不着你。”

    饭桌上,许建军和秦雪娟坐在一张桌子,这张桌上还有梁镇长以及几位县里的科长主任和隔壁服装厂的老板。

    众人下筷子后,尝到饭菜的味道,纷纷大加赞赏。

    “这菜好吃,谁做的?你们单位感情中午还管饭,请的哪家的大厨啊?”梁先进吃了一筷子白菜肉卷,味道简直让人回味无穷。

    “这鸡肉炖的也好吃。”

    许建军高兴的说道:“哪里请的大厨,厂子里都是本地人,中午不管饭,这都是我闺女做的。”

    “看你的年纪,你闺女也就有个十岁八岁的,这么小就有一身的好厨艺,可是了不得啊。”县财务科姜科长竖起大拇指,“厉害。”

    梁先进倒是知道许家的一些事情,笑着拍拍姜科长的肩膀道:“老姜啊,这你可说错了,建军家的闺女可是十六岁了,前天刚中考完。”

    “哎哟,看不出来啊。”杨主任说着,就看到一个水灵粉嫩的小姑娘端着几盘菜过来,“这就是你闺女吧?”

    “是,我闺女。”许建军自豪的说道。

    许宁把辣椒炒大肠放在桌上,对他们笑道:“各位叔叔伯伯多吃点,不够的话尽管说,厨房里还有呢。”

    几个人看到许宁这落落大方的模样,纷纷夸赞着许建军夫妇俩。

    “学习咋样?”中考结束,以后这不是就要来县里上高中了。

    “平时年纪前十名吧,考来县里的高中还是没悬念的。”许建军笑着说道:“之前我媳妇是想着去市里开厂子,可是想着闺女以后要在县里上三年学,就提前来这边,也好就近照顾着孩子。”

    “建军好福气啊,媳妇能干,闺女出息,你也要继续努力啊,八月份县里有个公务员培训班,可不能懈怠。”姜主任语重心长说道。

    “哎,姜主任您放心吧。”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2p求收)

    深度诱婚: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

    重生前,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

    重生后,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料,爱玩深沉,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

    宋悠然说:“金钱权欲下的感情,终究一场浮华,可以玩,但是不能动真,动真你就输了。”

    男人说:“没关系,我就站在浮华背后等你,你什么时候玩够了,就什么时候回来,咱们有一生的时间,慢慢耗。”

    殷越泽,殷氏现任掌权人,传言中他天性凉薄,难得情深,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永远那么高不可攀。

    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情深似海,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