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前往帝都】
    梁先进和今日来的两位“重量级”大人物,那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不然这两位也不会因为梁先进来县里,他们也跟着过来。

    许建军是梁先进看好的人,这就说明这个年轻人是有真才实学的,不然依照梁先进这个倔脾气,你再如何讨好他,他也不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而能被他看中的人,这两位自然也是非常的上心,如今县里开设了一个公务员的培训班,就是为国家选择优秀的国家干部,他们也算是提前跟着梁先进来考察一下。

    一个官员的品行,多多少少都会反应在他的家庭里面。

    看他和妻子的感情想必是很好的,这种事情可以从细节中发现,许建军待他的妻子非常贴心,同样女儿性格开朗大方且学的一手的好厨艺,而且学习成绩更是很好,这可不仅仅是父母的督促,还要以身作则以及孩子自身的努力,没有父母的良好教育恐怕是很难做到。

    透过这点点的观察,可以得出许建军是个认真,细心,爽直的人。

    午饭过后,许建军在这边和几位聊天,说的几乎都是工作上的事情,知道许建军人品好,这些前辈也乐于和他分享官场上的经验。

    秦雪娟则是带着高河以及工厂里的工人,开始进行罐头的第一批加工。

    姜晓慧年纪还小,秦雪娟不放心她做太累的活儿,而守着机器这个活轻松是轻松,却也担心孩子磕着碰着遇到危险,所以就把她安置在商标组,就是让她将商标贴到瓶身上,虽然繁琐却不是很累。

    姜晓慧是个好姑娘,就看父母去世后,她以瘦弱的肩膀撑起那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就可以看得出来。

    她心里也明白老板的意思,感动之余也想让自己更加的努力的回报老板的好心。

    秦雪娟按照高河介绍的加工流程,将工人们分别安置在合适的位置,首批加工的就是苹果罐头。

    “秦姐,你这是哪里买来的苹果啊?”高河看到竹筐里的苹果,上面的这些大小个头以及颜色都是一样的,他弯腰盯着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多少区别,不说是做罐头,就是这么直接卖掉,估计也能让人抢疯了。

    秦雪娟拿起一个苹果递给高河,笑道:“从外面买回来的,说了你也不晓得,吃个吧。”

    高河没客气,接过来用手帕擦了擦,“咔嚓”一口咬下去,然后整个人都变得眉开眼笑,“好吃,真好吃。”

    “好吃吧?”

    “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甜,这么脆的苹果。”高河连连点头,“不过秦姐,这样加工出来的罐头恐怕会了不得啊,价格必须得往上提一提。”

    “那是肯定要提的,我这个苹果可是全国找不出几份。”秦雪娟笑着说道:“罐头我是按照一罐一斤的量定制的,批发价三毛五。”

    高河顿时“呵”了一声,“这价格不便宜,人家批发价都一毛五,秦姐这直接贵了两毛。”

    “我不怕检验。”秦雪娟抿唇笑的很开心,“等制作完成后,送到质监部门去检验一下,别人家或许就是这么随便买来尝尝鲜,我这个经常吃可是对人体有好处的。”

    “要是这样的话,那贵点就贵点吧,至少我一个星期也是能买一罐尝尝的。”批发价都是三毛五,人家零售至少也得五毛了,五毛钱一罐水果罐头,这可是高消费了,普通人家也真吃不起几回,“秦姐这是要走高端消费路线啊。”

    “就是这个道理。”秦雪娟拍拍面前小伙子的肩膀,“以后每月给你一箱,不用买。”

    “那可不行,我现在就一个人,想吃罐头还是能买得起的。”高河自认为是个很正派的小伙子,不喜欢占别人便宜。

    “这有啥,你这段时间也帮着我忙前忙后的,以后这边机器的事情还要继续辛苦你,不碍事。”

    高河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之后和秦雪娟说起了销售的问题。

    这个秦雪娟暂时还没有头绪,却也在最开始就想了很久,想要销售至少也得有成品,今天先做出一些成品,然后她会联系一些经销商,请他们来工厂里实地考察,能否签订合同,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她同时也相信,只要尝过他们家的罐头,肯定会有人心动的,至于远销恐怕是做不到,主要是他们工厂的条件不够,可是本地消费并不高,若是送到市里,或许能消耗掉吧,她暂时的想法就是慢慢的一步步来,产品都是用口碑铺就的路子,自家的产品哪怕价格高,早晚都会打开销路的,生意好了工厂才能有资金扩张。

    在车间里工作的人都是穿着秦雪娟定做的白色工作服,手套口罩都是必不可少的,同时也制定了一些工厂的相应制度,避免一些手脚不干净的随随便便往家里偷带水果。

    第一批罐头数量很少,当晚就制作出来十箱一百二十灌。

    秦雪娟联系了卫生局的质检人员来工厂进行质量检验,合格之后就可以进行大规模的生产了,同时她也要联系一些供应商,以保证自家的产品能销售出去。

    许宁在当天下午就和奶奶带着弟弟回到家里,现在家里有鸡鸭和猪,一天都离不开人,至于工厂里的事情则是完全由秦雪娟负责,他们这老的老小的小也着实帮不上什么。

    晚饭的时候,许建军和老太太说起要让许宁去帝都玩玩的事情。

    “妈觉得怎么样?”

    “去吧,暑假三个月,在家里也是闲的没事儿,正好也能去那边看看房子。”老太太倒是没什么意见,“等问问药老头去不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对呀!”许建军一听,顿时左手捶右手,“那栋四合院七十多年前也是老药叔的家,这次咱们买下来了,正好让老药叔和宁宁一起回去看看。不过妈,待会儿我就去老药叔家里说一声,你把钱给我,我给他送过去。”

    “行!”买房子的钱里面还有老药叔的三千多块呢,现在家里有闲钱了,肯定得还给人家,“再给他半斤茶叶,然后让宁宁去帝都的时候,给你江叔他们带一斤过去。”

    “好嘞!”

    收拾完晚饭,许宁就在房间里开始收拾衣服,帝都是肯定要去的,父亲的意思恐怕是将她送上火车,然后让江叔去火车站接她,现在若是药爷爷也一起去帝都的话,那就是再方便不过了,路上至少互相有个照应,不然她自己出门,家里人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房门推开,许锐走了进来,然后趴在炕沿上望着正在收拾衣服的姐姐。

    “姐姐,带我也出去玩。”小家伙可是听得很明白,姐姐是要出去玩的,他也想跟着去。

    许宁看着还没有炕沿高的小家伙,估计下面在踮着脚,遂挪到炕边将小家伙抱到炕上。

    “姐姐,带我一起去。”许锐蹬掉脚上的鞋子,钻进姐姐怀里,“我也要去玩。”

    许宁想想,带着也可以的,就是担心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孤单。

    “奶奶,我带着锐锐一起去行不行?”许宁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老太太没多大会儿来到她房间,见孙子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心里就有几分好笑。

    “你带上他,路上多累。”

    “奶奶,锐锐要去要去,要和姐姐一起出去玩。”小家伙似乎天生就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萌点,扑到奶奶怀里哀求着。

    老太太见状,拍了拍孙子肉嘟嘟的屁股,“别闹,你药爷爷去的话,就让他们带着你去玩。”

    “我最喜欢奶奶了。”小家伙拍马屁的功夫真不知道跟谁学的,说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还不等许宁吐槽两句,老太太倒是瞪了孙女一眼,“都是跟你学的。”

    许宁:“”瓦特?

    把许锐放在炕上,老太太往外走,还说道:“要是家里没有这些鸡鸭啥的,我也想去帝都看看。”

    许宁笑道:“那明年咱们别养了,咱们到时候全家去帝都转转。”

    “不养吃啥,别人家的猪肉也不好吃。”老太太叹口气,“今儿在厂子里吃的猪肉一股子骚腥气。”

    “”好吧,您年纪大,您说了算。

    虽然许宁也是如此觉得的,不过瞧着别人吃的都说好,可见他们一家人的胃口真的都给养叼了,不过能让身体保持健康,许宁就会很高兴。

    许建军晚上八点多才回来。

    “爸,药爷爷怎么说?”许宁领着弟弟出来问道。

    许建军喝了一口水,点点头道:“老药叔答应了,他说明天在家里收拾一天,后天就带你去帝都玩。”

    “爸爸,锐锐也要去。”许锐不甘被爸爸忽略,上前挺了挺小胸脯,“去。”

    许建军愣了一下,然后弯腰抱起儿子走到老太太房间,对正在纳鞋底的老太太问道:“妈,您怎么说?”

    “去呗,也让我在家里自个轻松一些。”

    亲妈都这么说了,路上好歹也有老药叔,而且自家闺女也是个懂事的,虽然还是有点担心,可想了想到底是答应了。

    “行,那你跟着姐姐去玩吧,不过在外面要听姐姐的话知道不?”

    “知道。”

    次日许宁把弟弟的行礼也收拾一下,晚上许建军给帝都江老爷子那边去了一个电话,那边听到许宁要过去玩,顿时乐的合不拢嘴,连连点头让家里放心,那边会照顾好的。

    二十号上午,老药叔就拎着一个木制的行李箱过来了。

    “药老头,这俩孩子之后就麻烦你了。”老太太冲老药叔说道。

    老药叔一听,也是怔了证。

    啥?

    俩孩子?

    “这小子也得跟着去?”他指着面前的小豆丁。

    小豆丁上前一把抱住老药叔的大腿,抬起小脸仰头看着他,“爷爷,去。”

    “行行行,去去去,药爷爷带你去帝都玩。”老药叔没辙,人家家里大人都答应了,他也只能带着。

    许宁也是带着行李箱,这个行李箱有十多个年头了,木制的外面包着一层红色的皮革,不过皮革的四角都已经磨破了,露出里面的木头也因为时间太久形成了包浆,这还是当年秦雪娟下乡的时候带过来的。

    “宁宁,你妈在县里那边的站点等着你们,到时候给你们带一箱罐头去,路上自己吃还是到了帝都送给你江爷爷他们都行,一箱子十二灌,你们也吃不完。”老太太把他们仨送到村口,路上絮絮叨叨的叮嘱着。

    别看之前答应的爽快,可是心里怎么可能不担心,好在是有个老药叔在旁边看着,她这才觉得放心点,真要说起来,只有亲自跟着他们俩,这才是最放心的,就算出事,她也能顶上去。

    “去了帝都别自己乱跑,看好你弟弟,他这两条小短腿跑起来快着呢,稍微不注意就没影了。想要出去玩就等小铮星期天让他带着你们”

    “嗨嗨嗨,就算帝都变化再大,那些著名的景点可是不会飞了,说的我好像一点用都没有似的。”老药叔架不住老太太这么说,开口为自己正名。

    “行,谁都行,只要给我把这俩孩子看住了,你我也得多叮嘱几句,务必要把他们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老药叔后悔了,他就不该跟这个婆娘搭腔,现在好了吧?

    一直到客车过来,他们仨上了车,老太太还是扯着嗓子喊了几句。

    “奶奶回家吧,上火车前我会打电话回来的,到了地方也会给你打电话。”许宁探头冲着老太太挥舞着胳膊,直到她的身影越来越小。

    这不是许锐第一次坐车,可是却感觉很新鲜,在座位上四处查看着,虎头虎脑的小模样引得前后的大人纷纷笑着逗弄着小家伙玩。

    “大爷,这是您的孙子吧,长得真可爱。”

    老药叔胡子抖了抖,“不是我孙子,是朋友家的孙子。”

    “哦,那还是很可爱。”

    瞧着小家伙一点都不怕生的样子,老药叔抬手揉了揉许锐的小脑瓜,心里想着若这是他的孙子就好咯。

    可是自己哪里有这样的福气呀。

    客车经过镇子的一个站点的时候,许宁远远的就看到站在路边的一个女人,正是秦雪娟。

    等客车在秦雪娟身边停下,她拎着一箱罐头来到车上,对司机道:“师傅,我不坐车,就是给我闺女送点东西。”

    “好,快点啊。”司机师傅态度很好,这也算不得什么,经常遇到这种事情。

    “妈妈妈妈。”许锐看到妈妈,挥舞着小手别提多高兴了。

    秦雪娟把箱子递给许宁,看到儿子也在上面,却也顾不得啰嗦什么,转身下车,对窗口的许宁道:“路上听药爷爷的话,照顾好弟弟,看护好行李,有事就给妈打电话,妈这两天都会在厂子里守着电话。”

    “知道了妈,您放心吧,我也会去帝都那边看看,帮咱家里推销罐头的。”许宁没说几句话,车门关上,客车缓缓启动,很快就看不到人了。

    小家伙看到妈妈都没和他说话,顿时觉得委屈,起身来到姐姐这边,爬到了许宁的腿上。

    “妈妈!”他崛起小嘴儿念叨着。

    许宁抱着弟弟,和他额头相抵,“这才刚走就想妈妈了?要不把你送回家?”

    “好!”小家伙很实在的点点头。

    许宁无语,真的假的?她就是随口这么一说。

    “先跟着姐姐出去玩几天,咱们再回来找妈妈,姐姐带你去坐大火车。”许宁倒是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情绪,这本身就是出去旅游的,若是舍不得,干脆就别出门,而且出去也不是不回来。

    许锐很好哄,和他稍微说几句话,精神头就会变得很足。

    一路上玩闹了好一会儿,这孩子才慢慢的在许宁的怀里睡过去。

    老药叔见状,对许宁道:“宁宁,来给爷爷抱着。”

    许宁笑着摇摇头道:“药爷爷不用,我还不累,您年纪大了,他可沉着呢。”

    老药叔没有坚持,看着旁边的两个孩子,想想此行的目的地,他的心情也是无法平静。

    那个地方已经离开七十二年了,当年离开的时候,他真的没想到还会有回去的一天。

    那座精致的院落里,有他仅仅几年的回忆,却也足够他回味一生。

    和蔼的祖父祖母,严肃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博学多才的大哥,一幕幕构成了他的近乡情怯。

    之前洛希君说那座宅子后期易主好几次,最近的一次是园林局的办公所,真不知道这几十年那座宅子成了什么样子。

    临近市客运站的时候,许宁将弟弟喊醒,给小家伙喝了一口家里带的水,让他清醒了一下。

    从客运站出来之后,这边有直达火车站的公交车,他们仨再次乘坐公交车去往火车站。

    火车站不管在一年四季的任何时候,客流量都很高,此时的售票大厅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

    进了这里,许宁稍微用力的攥紧了弟弟的手,药爷爷则是帮她拎着那一箱罐头。

    若不是不好解释,她真的想把手里的东西都扔到空间里,这样拎着既不方便也怕被人惦记上。

    ------题外话------

    铮哥:好妹妹,来找我还带这么可爱的电灯泡不合适吧?

    锐宝:锅锅,带我玩。

    铮哥:乖,你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照亮就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