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推销罐头】
    原本许宁想过去买票,却被老药叔给拉住了。

    他将许宁姐弟安置在临近售票口的一个位置上,“你们在这里等着,爷爷过去买票。”

    许宁则是赶忙从兜里掏出钱,塞到老药叔的手里,却被老人给重新塞回来。

    “爷爷不差这点钱,你们给的那一斤茶叶我不是也没给你们钱嘛,等着。”老人家说着,就转身过去排队了。

    其实许宁想说让老人帮忙买卧铺的票,若是她自己倒还好说,身边可还带着自己的弟弟呢,在硬座的车厢,她也担心这个小家伙休息不好,味道混杂是一方面,主要也担心外面车厢不如卧铺车厢里安全。

    看到老药叔前面还有那么多人,许宁想着药爷爷起码要排至少十几分钟的队。

    “锐锐,饿不饿?”这眼瞅着都下午快两点钟了,他们中午还没有吃饭呢,本来和老药叔说好,是上了火车安顿下来再吃饭,免得在外面吃耽误了火车。

    小家伙之前在车上一直睡觉,体力倒也没有消耗多少,可到底是早上吃过饭,距离现在也有七八个小时了,肚子肯定是觉得饿得。

    “姐姐,饿了。”

    “等药爷爷回来,我就去给你买点吃的,先忍一忍。”拉着弟弟的手在椅子上坐下,和他一起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

    许锐此时就是觉得看什么都好奇,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出来这么远,而且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人。

    可是许宁却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旁边坐过来一男一女,她都觉得心脏狂跳。

    这种地方扒手是最多的,你稍微一个松懈,指不定就要丢东西,报警也没处抓,大海捞针呀。

    “姐姐,想嘘嘘。”许锐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趴在许宁怀里。

    许宁一瞧,这可咋整?

    老药叔还没回来,自己还要看着行礼,厕所则是在候车大厅的另外一边,这一来一回也得个十分八分钟的。

    “锐锐,能再等一会儿吗?咱们要等药爷爷回来,憋得住吗?”她低头看着弟弟白皙的小脸。

    小家伙想了想,似乎在试试自己能不能行,五秒钟后,用力的点点头,“能。”

    “乖,咱们等药爷爷回来,姐姐再带你过去。”

    “哦。”

    旁边坐着一对年轻男女,看到这姐弟俩的模样,女子笑道:“小姑娘,你弟弟长得真可爱。”

    许宁冲那女子微微一笑,“谢谢大姐。”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女子继续问道。

    许宁心里有点不乐意回答,她就是觉得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你这一开口就询问别人去哪里,会不会不合适啊?

    “和爷爷一起去走亲戚。”她微微点头,把许锐抱在椅子上坐下。

    女子大概也察觉出许宁不怎么想说,没有继续和许宁聊天,扭头和身边的男人低声说着什么。

    或许是尿急,许锐在椅子上坐不住,探头探脑的想售票口那边张望着,一直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才看到老药叔走了过来。

    “买了三张卧铺的票,这一路也得一天半,省的在外面坐着难受”

    许宁则是让老药叔坐下,“药爷爷,我带着锐锐去趟厕所,咱们的火车几点检票啊?”

    “哎哟,那你们得快点去,半个小时后就要检票了。”老药叔看着车票上的时间,“我带着他一块去?”

    “您在这里坐着歇会儿吧,我带他过去就行。”许宁说着,领着弟弟的手往后面的厕所去了。

    许锐年纪还小,倒也不用非得去男厕所,许宁就把她带进了女厕,这里面也不止许锐一个小孩子,还有好几个人也领着自家的孩子来方便。

    虽然这边是市火车站,可是厕所却也不是那种冲水式马桶,而是和农村的那种后边带着大便池的那种土坑,不过都是用水泥垒砌的,看着干净很多。

    许宁领着弟弟走进一个空厕,在旁边守着他,这厕所的宽度也有差不多三十厘米,不看着点可别掉进去了。

    待小家伙方便完,许宁带着他在外面洗了手,姐弟俩才慢悠悠的回来。

    “药爷爷,您在这边看着许锐,我去给我妈打个电话。”许宁从口袋里掏出工厂的电话号码,就往另一边的公用电话去了。

    因为之前在车上没有和母亲说几句话,许宁这次就说的有点多,主要还是母亲在那边仔细的叮嘱,她在这头静静的听着,快挂电话的时候,许宁让母亲给父亲和奶奶说一声,也省得她还要分头去通知。

    回来后就是检票上车,等来到火车的卧铺包厢的时候,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让她意外的是,包厢里不止他们三个人,还有之前和许宁说话的那一男一女。

    “哎哟,还真是缘分呢,咱们居然在一个包厢里。”女人走进来看到他们三个人,顿时笑了,“大爷这也是带着孙子孙女去江城?”

    “我们比你们还远,去帝都玩玩,孩子放假了不是。”老药叔抱着许锐在其中一边的下铺坐下,“宁宁睡上面吧,我带着锐锐在下面躺着。”

    许锐年纪还小,身高更是不够,所以是不需要买票的,当然也没有自己的单独卧铺。

    “药爷爷,这卧铺可是很窄的,你们俩能躺下吗?还是给我吧。”

    “没事儿,爷爷身体好着呢。”老爷子倒也不是在硬撑,别看老人现在八十岁了,可是身体硬朗着呢,按照他的说法,活到百岁没问题。

    看到东西都整理好,许宁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先去洗手间方便了一下,然后径直走向火车的餐厅,想买些吃的带回去,估计也都饿坏了。

    这个点餐车里面还是有人的,哪怕是不吃饭,坐在这里和朋友聊个天也挺好的,至于说是喝茶续杯,没有这项服务,免费的白开水倒是有。

    许宁点了餐后,付了钱就先回去了,这边的乘务员会给你送到包厢里,服务非常的热情周到。

    “哎哟,已经把饭买回来了,我还说等你回来咱们仨一起过去吃饭呢。”老药叔看到端进来的饭菜,将许锐捞到自己身边坐下,“小家伙,吃饭了。”

    那一男一女看到饭菜,似乎也觉得有点饿,随后整理一下站起身来,结伴出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显得无聊且漫长。

    许宁躺在上面的床铺上静静的,下铺老爷子在给许锐讲故事,偶尔两人也会睡过去。

    火车经常会在站点停下来,因为只是过路站,停车的时间有限,不然许宁还真的能下车去走走看看,总是呆在车里感觉全身难受。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许宁睁开眼看了看包厢里的其他人,那对男女还在睡,下面小家伙靠在老药叔的怀里,一睁眼看到姐姐正探头看着他,顿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超萌超可爱。

    “姐姐。”小家伙磨蹭着做起来,“吃饭饭。”

    感情是被饿醒了。

    许宁轻手轻脚的爬下床,走到包厢内的水龙头前洗了一把脸,仔细的给他涂了一层雪花膏,然后从床铺下面拉出罐头箱子,取出两瓶罐头。

    “咱们早上先吃点罐头,等药爷爷起来再去餐厅吃饭。”

    “好。”小家伙乖乖的在床边坐下。

    许宁还没有吃过自家的罐头呢,可是也知道味道必然是很不错的,毕竟水果都是空间里长出来的。

    费力的打开瓶盖,把随身从家里带的勺子取出来洗了洗,然后舀了一勺糖水送到小家伙的嘴边。

    许锐张开嘴喝了一口,甜甜的口感让他的表情变得格外生动有趣,美的大眼睛都眯起来了,很是喜庆。

    “好喝吗?”许宁给他擦拭了嘴角的汁水。

    “好喝。”小家伙说着再次张开了嘴巴,等着姐姐投喂。

    姐弟俩在这边一勺勺的你一口我一口,很快一罐苹果罐头就下了肚,而这小家伙似乎有些饱。

    “小姑娘,你这罐头是哪里买的?”躺在下铺的青年男子睁开眼,刚才许宁下床的时候他就醒了,然后没多久就闻到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很是清甜。

    许宁扭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笑道:“是我家自己工厂里生产的。”

    “这样啊,能卖给我一罐吗?”男人坐起身靠在车壁上,看许宁打量的眼神,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家是江城的,开了两家比较大的供销社,我看你这罐头品质似乎挺好的,尝尝看,若是好的话也可以做个生意不是。”

    “那给你一罐吧,五毛钱。”许宁没有拒绝,家里的厂子刚开,估计销售商也没有联系到。

    “五毛钱啊,价格不便宜啊。”上铺的女人突兀的接话,“罐头也就是两毛多,好点的三毛多点,你这个罐头价格比人家高出不少啊。”

    许宁嗯了一声,“我家的罐头比别人家的好吃。”

    “呵,小丫头。”女人的语气倒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你吃过很多罐头吗?”

    “就算没有,我家的罐头也比别人家的好吃,一分钱一分货。”许宁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

    男人看着也是有些钱的,没有和许宁在价格上你来我往,从兜里掏出五毛钱递给许宁。

    许宁则是弯腰从纸箱里取出一罐罐头递给那个男人,“你不会后悔的。”

    男人起身洗了一把脸,回到床铺上坐下,拿起罐头拧开,一股让人舒服的清甜味道扑面而来,这股味道让他的精神头都好像变得好了起来。

    他直接就着瓶口喝了一口,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还真是,虽然没有尝到果肉,就是这糖水的味道就很好喝,比起之前他吃过的很多种罐头都要好喝,糖水并没有显得多么粘稠,给人一种清清爽爽的感觉,喝进嘴里那股味道还在不断的扩大,扩散到身体的各个角落,神清气爽。

    “小姑娘,这真的是你家做的呀?”男人看向许宁。

    许宁点点头,“好喝吗?”

    “好喝。”男人咂咂嘴,“我很喜欢喝罐头里面的糖水,但是这也是我喝过最好喝的糖水。”

    上铺的女人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致,伸手对男人道:“给我尝尝。”

    男人把罐头递给女人,女人喝了一口也闭了嘴。

    果然,这小姑娘家的罐头的确比别人家的好。

    之后男人和她说,想要进她家的罐头,许宁直接将厂子里的电话号码写给了那个男人,之后的事情就是她母亲的了,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两个人在临近中午的时候下车,临走的时候女人还从包里掏出一包精品包装的饼干递给了许锐,许宁看到后没有说什么。

    他们抵达帝都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下车后许宁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弟弟,跟着老药叔顺着人流慢慢的往外走。

    火车站外有举着写有人名的纸板接人,许宁左右张望着,父亲和她说过,江叔他们会采取这种方式在火车站外面等他们。

    从里面一直往外走,终于看到了一位熟悉的老人举着纸板站在人群前面,江叔似乎还没有看到他们,正在四处的张望着。

    “江爷爷。”许宁拉着弟弟上前,然后扭头喊了老药叔一声。

    江老爷子在这里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看到许宁,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哎哟,你们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得继续等会儿,快点快点,老哥带着他们俩往外走。”

    老爷子挤出人群,从后面小跑这绕过护栏,然后直接将许锐抱在怀里,“锐锐,想爷爷不?”

    “想。”小家伙大概是对江老爷子的记忆有点模糊了,犹豫的好一会儿,才在姐姐的视线里说了一个字。

    老爷子哈哈大笑,低头在许锐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招呼着他们往外走,“哎哟老哥,路上咋样?累不累?”

    “我们买的卧铺票,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没啥累的,无聊倒是真的。”老药叔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咱们咋回去?”

    “我骑着小三轮过来的,你们坐后面,我待你们回去。”

    “行啊,居然买上小三轮了。”老药叔哈哈大笑。

    等来到停车的地儿,看到停在那里的三轮车,老药叔点点头,“三轮自行车啊?”

    “废话,三轮摩托车那得多贵啊,我买这个是早上骑着去菜市场买菜的。”江老爷子将许锐放在后面,然后招呼他们俩上车。

    三轮车不大,三个人坐上去稍微有点挤,老药叔干脆歇着坐在旁边,然后拍拍江老爷子的后背,“走咯。”

    “好,做稳当点。”

    从火车站到江老爷子家,一路上足足走了一个半小时,中途两位老人是轮换着骑的,好在这个时间路上没有多少人,至于轿车,在这个年代轿车在帝都也是个稀罕物件儿,没有多少,至于堵车更是很少很少。

    还未走到家门口,就看到高秀兰围着围裙站在门口,等他们走近,笑着上前把许锐抱下车,帮着许宁拎行李。

    “哎哟,这都半宿了,你们咋回来的这么慢哟,我锅里炖的骨头都差点熬干了汤。”高秀兰边念叨着边招呼老药叔进屋,“咋样,路上好行吧?”

    “好着呢。”老药叔拎着东西进屋,“房子挺宽敞啊。”

    “可不是咋地,三个人住着就是觉得空荡荡的,小铮也就是在星期的时候才能在家里睡两天,你们来了刚好,我也不用整天对着这个老东西。”高秀兰回头看着许宁,“宁宁快进屋,饿了吧?奶奶给你们炖的猪大骨,里面加了很多粉条,晚上多吃点啊,明天都别出去,在家里好好的睡足了觉,后天你铮哥就回来了,到时候让他带着你俩出去转转,我和你江爷爷来到帝都后也没咋出去玩,就刚来的时候去紫禁城转了转,回来后就不知道咋走了。”

    “你们这样可不行啊,以后就要在这里住着了,还出门找不到路那可咋整?”老药叔坐在院子中间的藤架下的椅子上,“秀兰呐,快点整点吃的,火车上的饭菜总觉得不如家里的好吃。”

    “可不是咋地。”高秀兰转身往厨房走,“宁宁快领着锐锐洗手,咱们这就吃饭。”

    很快饭菜上桌,猪大骨炖粉条,白菜炒肉,清炒豆腐,凉拌黄瓜和五花肉炖黄豆芽以及一份菠菜汤,每人面前一大碗米饭。

    “锐锐过来,奶奶喂你吃饭。”高秀兰进屋拿出一瓶二锅头放在桌上,坐下后招呼许锐。

    许锐抬脚走到高秀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我自己吃。”

    “自己吃?能拿的住筷子吗?”高秀兰看着身边的小家伙,然后起身去厨房里取来一把勺子,“给,用勺子吃,想吃什么奶奶给你夹。”

    饭桌上,江老爷子给老药叔倒上一杯酒,“老哥怎么一起过来了?”

    “就是想回来看看。”老药叔看了眼许宁,说道:“建军家在帝都买了一套院子,是我小时候住过的,这俩孩子暑假要来这边玩,我正好闲着,就和他们来一趟转转。”

    江老爷子夫妇一听,互相看了看,都很是吃惊,在帝都买套院子可是不便宜。

    “也是四合院?”高秀兰问道。

    “是啊,我小时候住的,比你这个要大点吧。”老药叔点点头,“都七十多年没回来了,心里挂念着。”

    比现在他们住的院子还大点,那没有个四五万可是买不出来的,在不知不觉的许家这是整出啥事来了,咋突然存了这么多的钱?高秀兰心里嘀咕着。

    倒不是嫉妒,这个还真不至于,就是觉得有点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