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扯你后腿】
    吃过饭,时间也差不多一点了,众人也没有多聊,很快就睡下了。

    次日许宁一直睡到上午九点才起床,这天没有出门,就是在家里陪着高秀兰说话。

    谢铮是在下午六点钟回来的,一进门就看到许宁正坐在藤架下面和高秀兰摘韭菜,他很是意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直到小姑娘看到她,笑着喊了一声,谢铮才回过神来。

    “铮哥,你回来了。”

    谢铮走上前,看着越来越漂亮的小姑娘,心口乱了那么一下,“什么时候过来的?”

    “前天晚上到的,我放暑假了,过来这边玩一段时间。”

    “姥姥没有提前和我说一声啊。”谢铮把书包搁在旁边的椅子上,在许宁身边坐下,抓起一把韭菜帮忙。

    高秀兰瞪了他一眼,“你在学校里,我咋和你说,现在不是看见了嘛。”

    从看到谢铮的时候,许宁的心脏就在狂跳,只能低着头干活,压根就不敢和谢铮的视线接触。

    谢铮倒也不着急,反正有的是时间,家里到处都有让他和小姑娘亲热的场所,稍微找个角落,轻易不会有人看到。

    “明年带宁宁出去走走,你们今年啥时候放暑假?”

    “大概在下个月二十号左右吧,宁宁要在这里玩多久?”谢铮看着低头默不作声的小姑娘问道。

    “还不知道呢,大概能玩一个来月吧。”

    “那正好,我放假后带你们到处玩玩,你今年上高中,开学也要在九月份,不着急的。”

    “嗯!”

    晚上吃的是韭菜鸡蛋的饺子,吃过晚饭,两位老爷子就带着许锐出门遛弯了,高秀兰则是去厨房里收拾东西,许宁本来想进去帮忙,却被谢铮拉着往后院去了。

    “铮哥!”许宁觉得呼吸有点不稳,她似乎知道谢铮要拉着她做什么。

    谢铮拉着许宁的手,带着她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抱着小姑娘就亲了上去。

    “铮哥”许宁羞臊的小脸儿都要自燃了,她总觉得过来玩就是羊入虎口。

    可是羞臊归羞臊,她心里也是想念谢铮的,哪怕心里不好意思,可还是小心翼翼的保住了他的腰。

    谢铮感受到小姑娘的紧张,弯腰将她抱起来,走得到自己的床上,将她放下去。

    “乖,我不会越界的。”谢铮诱哄着她,低头描绘着她的唇形,随着小姑娘的喘息,清冽的幽香鼓噪着他的自制力,让他的情绪瞬间崩断,狂肆的攫取着她的芳香和诱人。

    许宁被他疯狂的吻弄的喘不过气来,撇开头用力的喘息着,一口气还没有在肺里换一下,薄唇再次贴了上来。

    谢铮额头沁出汗珠,明明某个部位疼的厉害,明明知道不能再进一步,可是他就是舍不下这张粉嫩的唇,舍不得因为他的疼爱而肿胀的触感。

    许宁诱人的喘息在他耳畔一声接着一声,等到那双小手无意识的从腰间的衬衣滑入里面,谢铮差点没把面前小姑娘的连衣裙给撕了。

    喉结滚动一下,他猛然站起身。

    低头看着小姑娘那水汽氤氲的双眸,眼神里带着反应不过来的潋滟。

    “在继续下去就要越界了。”谢铮穿着粗气,“你整理一下找姥姥聊天去吧,我洗个澡。”

    妈的,今晚注定是要洗冷水澡了,兄弟不痛快,他注定得跟着遭罪。

    他也明知道会这样,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在她的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气息和痕迹,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快快长大吧,小宁宁。

    许宁整理了衣服后,就扭着小软腰拉开门出去了,哪里会管身后的谢铮做什么,现在她只想逃离充满着谢铮气味的房间,不然心脏真的要炸裂了。

    礼拜六的上午,天气非常的好,空气有些微的凉爽,头顶有些阴云,不过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

    早饭过后,谢铮就带着他们出门了,在胡同口坐上一辆出租车,谢铮报了一个地名。

    老药叔坐在副驾上,许宁虽然无法看到老药叔的的表情,却也能透过老人家略显僵硬的肢体动作,察觉到他现在肯定是既期待又紧张。

    “姐姐,咱们去哪里?”许锐仰着小脸望着姐姐,他还是第一次坐车,此时兴奋的趴在许宁的腿上看着外面那飞掠的景色。

    谢铮看着小家伙的举动,心里可是羡慕死了,他也挺想躺在许宁的腿上的。

    今天的许宁穿着长及小腿的连衣裙,那裸露在外面的半截小腿,白的晃眼,好似白瓷一般。

    默默吞咽了一下口水,告诫自己来日方长,早晚能和小姑娘负距离的,不着急不着急。

    许宁没有察觉到谢铮的心思,把弟弟抱在自己腿上坐下,轻声道:“去咱们家。”

    “妈妈!”他张嘴喊了一句。

    许宁下巴靠在弟弟的衣领处,“是另外一个家,咱们在这里的家。”

    “妈妈在吗?”好几天晚上没看到爸爸妈妈和奶奶了,小家伙心里可是挺想的,若不是晚上和许宁睡在一起,指不定他会不痛快呢。

    “妈妈不在。”

    出租车开了约么不到十分钟,在一条胡同口停下,“常福胡同到了。”

    “谢谢师傅。”谢铮付了钱,一行人下车。

    老药叔站在胡同口,看着胡同里。

    说是胡同,可是这常福胡同的宽度却也有四米多,在这条胡同里有两座四合院,原本胡同口的那道墙还有前面人家的后门或者角门,可是现在早已经不存在了,都被堵上了。

    抬脚走进去,老药叔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自言自语道:“我小的时候经常在家门口玩,进进出出的都已经踩过无数遍了,从这边到家门口有127块青石板,到对面的胡同口有483块青石板,当年隔壁住的是翰林院的一位年轻翰林”

    谢铮三人随着老药叔的脚步慢慢的走着,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大门前。

    这扇门早就不是当初的原装大门了,一看就是现代做的没几个年头,锁头也是现在的锁头,三环。

    许宁从兜里掏出钥匙,上前打开那扇门,进去后看到里面是一块沾染了近代色彩的装修。

    “原来一进门,两边都有景儿的,现在都填平了,这边之前还有一座影壁,现在也没了。”老药叔边往里面走,边给身后的三个小辈讲述着这座四合院的过去,“这是前堂,曾经上面有一块写着‘仁善堂’的匾额,还是我曾曾祖父提的字。”

    在正堂里转了一圈,然后绕过旁边的角门来到后院,后面是一座两层的小楼,房屋都是雕梁画栋的,不过窗户都是玻璃的,没有许宁想象中纸糊的窗户纸,而且看上去颇有几分陈旧,窗户上也都感觉掉了漆似的,不过这样看共有上下十二间屋子,住他们一家四口还是非常宽敞的,因为和前堂之间的间隔还是挺宽敞的,所以就算是一层,采光也非常的不错。

    “我那个时候就有玻璃窗了,不过当时玻璃还是挺贵的,不是谁家都能装得起的,好歹家里也是世代行医,存下了不少的家底,再加上采光效果好,也就统一换了。”老药叔说罢,带着他们又去了后面的院子,这里就是后花园了,说是花园,其实面积并不算大,至少比起那些王府的后花园来说,这里可以说是浓缩了。

    然而就算是浓缩,却也有一座池子,可惜的是池子里的水似乎是死水,现在里面的水已经绿的发黑了,多少还能感觉出不太好的味道,湖心亭是没有的,池子总共没有多大的面积,加上湖心亭也没什么意思,假山却有一座,就矗立在吃糖边上,周围也能看到一些花儿,可惜都不是什么名花,靠着墙边有月季菊花等,都没有开,走近点却能看到枝干和叶子上有密密麻麻的黑色种子,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整座宅子也就是占地七八百平米左右,比许宁预想中的要小很多。

    不过随后又觉得,当时的京官那么多,帝都的面积也就这么大,若是当官的房子都能有资格建的很大,这座城哪里放得下。

    想想某座保存下来的王府,占地六万多平米,那可是真的了不得了。

    从前到后,由后到前,他们很快就转悠完了,屋子里除了几件已经不能用的家具,什么都没有剩下,若是他们以后过来住的话,就需要重新定制家具。

    许宁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尤其是后花园的一簇竹林,竹子是斑竹,也叫湘妃竹,长势非常的漂亮,旁边还有一套石桌石椅,可惜现在也因为年代久远不成模样了,药爷爷说他小的时候就经常坐在那里,听他祖父和父亲谈论医药方面的知识。

    宅子是买下来了,可是后期的修缮也将会是一笔大数目,至少许宁想要按照原有的样貌复原一下,后花园尤其要重新的修整。

    “旁边的宅子有人住吗?”许宁抬头看着前面的那道灰砖墙壁。

    谢铮道:“不知道,难道你还想买下旁边的那座宅子?”

    “想啊,以后肯定会升职的嘛。”许宁笑了笑,“就是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卖。”

    “钱到位了,卖的可能性很大。”谢铮知道,帝都现在的人并没有太多的产权意识,不说房子,手里能攥着钱才是最重要的,这种性质的宅子,国家也不会把控在手里,毕竟这里不是那种能成为风景名胜的王府景点。

    许宁知道自家现在的钱根本就不够再买下一套房子的,只能略微有些遗憾的说道:“那接下来就得拼命赚钱了,我想再买下隔壁的这一套宅子,铮哥到时候帮我注意着点呀。”

    “没问题。”

    按照她的设想,这两栋宅子的格局应该是差不多的。

    他们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接下来还要去紫禁城转转呢,然后还有其他的众多经典,当然长城也是必不可少的。

    旅游时间很累的事情,老药叔是没有坚持多久,就只是在紫禁城转了转,整个人就已经很是疲累。

    眼瞅着快要中午了,谢铮才招呼他们走出去打了一辆车回家,准备下午他带着许宁和许锐出去玩,让老药叔在家里歇着。

    从紫禁城到谢铮的家再到许宁的家,就好似是一个三角形,不管去哪个地方,乘车所用的时间都是十分钟多一点,距离很近。

    当然谢铮觉得远啊,在香山村他们可是邻居,出门就到许宁的家,来到帝都居然乘车还要十来分钟,这怎么能行。

    想着许宁以后是不是还要买房子,到时候他肯定得一起买,绝对还要和许宁做邻居,这让就可以经常吃她做的饭,顺便吃吃她。

    回到家里,他们刚跨进门,就看到殷恪正斜靠在门内,一脸不悦的盯着谢铮。

    “你怎么过来了?”谢铮挑眉。

    殷恪哼了一声,“许宁过来你都不知道通知我一声?咱们还是不是好哥们了?”

    “是不是好哥们,和许宁来不来有什么关系?快中午了,别在我家里蹭饭,走吧。”谢铮冲着殷恪挥挥手,做“扫苍蝇”状,差点没有把殷恪的肺给气炸了。

    “我就不走,高奶奶说可是留我吃饭的,下午你们还出去吗?带上我。”殷恪厚着脸皮跟了进来,每次都是他过来找这个家伙玩,很少见他主动找自己,殷恪心想着不和这个家伙计较,谁让自己是他的好哥们呢。

    谢铮冷漠脸,“那是客气话,你还当真了?”

    “反正高奶奶疼我。”

    午饭后,殷恪就跟着谢铮回房间了,许宁则是领着弟弟进屋休息,太阳出来了,中午还是有些热,准备睡会儿午觉,下午再出去。

    而且晚上的帝都还是很漂亮的,霓虹闪烁,站在高处看的话,会发现脚下的“星空”和头顶的星空交相辉映,璀璨夺目。

    殷恪把自己摔进床上,看着在旁边换衣服的谢铮,笑的有点猥琐,“嗨,心情是不是很兴奋呐。”

    “什么?”

    “什么什么?当然是许宁妹妹过来找你,你高兴坏了吧?”翻个身,蹬掉脚上的鞋子,趴在床边,眼皮子耷拉下来,“哎哟,昨晚我没睡好,现在困得厉害,我先眯一会儿,出门的时候喊着我,我可以帮你们看着那个小家伙啊。”

    谢铮想了想,这个提议倒是挺不错的。

    抬头看了眼闭上眼的殷恪,唇角带着一抹笑,这小子还是有点用的,那就带上吧。

    下午两点半,谢铮和殷恪从屋子里出来,见许宁领着弟弟在和高秀兰聊天,还吃着什么。

    殷恪大跨步上前,在藤椅上坐下,看着那瓶罐头,吸了吸鼻子,“味道真不错,许宁妹妹在哪里买的?”

    “我家工厂自己做的,这次来带了一些,一是给高奶奶他们尝尝,二是看看能不能签个单子。”

    “这样啊,还有吗?给我一罐尝尝吧,好吃的话我回家让我哥给你推广一下。”殷恪垂涎的看着剩下不到一半的罐头,味道太好闻了。

    “当然可以。”许宁去厨房里取出两罐罐头,两把勺子,分别递给了谢铮和殷恪,“我家的东西从来都是最好吃的。”

    “这个我知道,我就特别想念许宁妹妹做的菜。”殷恪很轻松的拧开盖子,捧起来喝了一口糖水,大呼一声过瘾,然后捞起一块苹果,塞进嘴里,清爽甘甜的味道,勾着他的味蕾,简直是妙不可言啊,“为什么连你家做的罐头都这么好吃?”

    “能帮忙推广吗?”许宁问道。

    “当然可以,今晚给我带一罐回去,我给家里人尝尝,我哥认识的人多,还有好多做生意的,肯定有门路,明天等我好消息。”

    “谢谢殷恪哥。”许宁听到后很是开心,就在之前她给母亲打电话,江城那边的人已经给工厂里下了订单,一下子就定了一百箱,这就是四百多块钱啊,当然他们厂子是不管送货的,需要对方开车过去拉货,就算是帝都这边也是一样,毕竟他们家可没有货车。

    高秀兰看着身边吃的很是欢快的许锐,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娟儿是个能干的,慢慢来,以后早晚都会是个大老板。”

    “厂子是秦阿姨开的啊?”殷恪问道。

    “是啊,我爸是政府公务员,不好参与到这里面来。”许宁含笑点头。

    “那倒也是。”

    吃了罐头,四个人就一起出发出去闲逛了。

    路上殷恪果然担任起了照看许锐的重任,好在许锐是个很乖的孩子,全程都亦步亦趋的跟着姐姐,让想偷偷摸摸和许宁拉拉小手的谢铮简直想去撞墙,这小子是一点机会都不给留啊,寸步不离。

    “哥们,我可不是不给你机会,是这小家伙排斥我。”殷恪低声和谢铮嘀咕着。

    他之前也想领着许锐落后两步,可是每当这个时候,这小家伙就会“姐姐姐姐”的冲上去,想拉也拉不住,你把他惹急了,小家伙能张开嘴咬你,就算不疼,他也只能认输。

    再者说,许锐他自然是乐意帮忙看着的,可是让你在前面和人家姑娘恩恩爱爱,没门。

    自己这还单着呢,你就有了喜欢的姑娘了,好哥们不是这么当的。

    知道什么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