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意外之喜】
    宁瑞罐头厂刚开张几天,至今一个订单都没有接到,虽然一应的手续都非常齐全,可是很多的经销商也被这超高的批发价格给吓退了。

    他们现在店里卖的罐头最高的也就三毛钱,可是你这边只是批发价就高达三毛五,他们至少得买五毛钱,哪里是那么容易卖得出去的,谁家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吃也馋不死。

    想到仓库里堆积的一些货,秦雪娟心里也是有些焦躁,可是降价批发的话,她却也不愿意,自家的东西质量都是顶尖好的,怎么可能和别的价格一样。

    不过就在刚才,她和疏阔酒楼的老板通了一个电话,那边说每月会来这里采购一些罐头,用作饭前甜点,毕竟西红柿和黄瓜今年没有,而李阔云也想过来看看他们家的产品质量,好吃的话他也是不在乎这个价格的,反正每一盘菜在他的店里都是最低两三块钱,肯定能赚到。

    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秦雪娟搁下笔接了起来。

    “你好,宁瑞罐头厂。”

    “你好,是秦厂长吗?”对方是个男人,听声音年纪不算大。

    “是我,您是哪位?”秦雪娟问道。

    “哦,我叫赵宝生,是江城人,前两日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叫许宁的小姑娘,尝过她带的一罐罐头,正好我这边开着两家比较大的供销社,就想着从你那边批发一些货。”

    “赵先生您好。”秦雪娟听到生意上门,表情顿时一松,“我们这边目前有苹果和桃子两种罐头,不知道您想要多少?质量我是可以向赵先生作保的,我们这边不是黑作坊,所有的手续齐全。”

    赵宝生在那边哈哈笑道:“我也是尝过后才决定和秦厂长谈这笔生意的,说实话,我和你的女儿是在火车上的一个包厢里,打开瓶盖后那股味道真的是让人流口水,不过价格稍微有点贵,好在口感是真的了不得,也是我目前吃过味道最好的罐头,我想每个口味先预定五十箱,明天我带人过去拉货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在厂子里恭候赵厂长,好,好的,再见。”

    挂上电话,秦雪娟就起身来到车间里,里面的几十号工人没有偷懒的,都在紧张的忙碌着。

    “大家都紧张着点,咱们明天就会有经销商上门来取货了,对方一次就采购了整整一百箱,等咱们现在的口碑打出去后,再做别的种类的罐头,我们单位的前景是很美好的,至少不会让你们随随便便就下岗。”

    车间的众人听到这句话,也是非常的高兴,厂子效益好了,他们自然就能赚到钱。

    挂断电话之后,赵宝生就给供销社的店长分别打去了电话,让他们提前先整理出一块货架,免得货物运回来后再着急忙慌的,耽误时间。

    次日一大早,他就带着两个伙计开车往宁瑞罐头厂去了,单程需要六个小时的车程,所以他们走的挺早,这样中午就能到,装货后再吃点东西,回来也不过是晚上**点钟,时间还算是很充裕的。

    其实从江城道安县的距离不算太远,之所以火车需要的时间很长,也是因为火车中途要经常的停车,而且还要绕路,他们开车都是走最近的路线。

    “殷恪,你们也来这里玩呀?”在琉璃厂这边游玩的几个人,遇到了三个结伴而来的女孩子,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披肩发女子,模样很是清丽,眼神带着点点的张扬。

    “怎么,你在这里圈了地儿,我们不能来?”殷恪看到那女子,似乎也是有几分不待见。

    “你怎么说话呢?这么难听?”中间的女孩子挑眉瞪了一眼殷恪,“丹阳就是随后问了一句,瞧你横的。”

    “小爷我就这脾气,看不惯别和我搭话呀。”殷恪拉着许锐往前走,“咱们走吧,小家伙喜欢看小人书不,这里有不少的店里有卖那种小人书的。”

    许锐哪里听得懂,反正姐姐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谢铮不认识这三个人,带着许宁跟上了殷恪的脚步。

    “这人是谁啊?”另外一个女孩子回头看了谢铮一眼,长得可真好看。

    “谢铮。”中间的女孩子说道:“是谢宏佳老先生的孙子。”

    旁边两个女孩子顿时吃惊了,看着谢铮那挺拔的背影,想到那张淡漠清冽的俊彦,心里突然觉得有点颤抖,这出身可真的是高不可攀了。

    “没想到这就是谢家的谢铮啊。”张丹阳讷讷说道。

    “咱们该走了。”

    殷恪回头看了那三个人一眼,见她们已经走远,才对谢铮和许宁说起了那三人的身份。

    “他们都是我学校里的同学,中间那个叫陈静文,刚开始说话的那个叫张丹阳,剩下那个叫叶琳,家里都有长辈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我家老爷子和他们家的老爷子关系都挺不错的,可我很看不惯这仨人,整天聚在一起说这个说那个的,标准的长舌妇,在学校里因为身份,别人都得远着她们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男人,看到她们是女人的份上,也懒得计较。”

    “不过我还是建议许宁远着点那仨人,尤其是陈静文,心眼多着呢,张丹阳是个傻的,陈静文说什么她就知道附和,叶琳性子别看有点闷,骨子里浪着呢。之前在学校里看上了一个高两级的学长,愣是把人家的婚事搞散了,她却不搭理人家了,她要不是叶家人,肯定的吃亏。”

    许宁还真的是吃了一惊,现在可是八十年代啊,思想就已经如此开放了吗?

    不过她和那几个女孩子应该是不会有交集的,毕竟身份摆在这里。

    秦雪娟是在十一点多等来了赵宝生,对方开着一辆厢式货车,一看就知道对方的家庭条件必然是很好的,否则哪里能买得起这样的货车。

    赵宝生来到厂子里,见宁瑞罐头厂的占地面积真的不大,不过胜在环境干净。

    “秦厂长,我是赵宝生。”

    “赵先生您好,一路辛苦了。”

    “我还好,路上都是他们俩轮换着开车。”赵宝生跟着秦雪娟来到办公室里,见这里面没有别的人,“秦厂长,你这工厂是刚开业没多久吧?”

    “是啊,也就一个礼拜左右,不瞒赵先生,我们厂子的罐头因为质量很高,这批发价格也比别的厂家高出不少,至今也就谈成了一笔生意,赵先生这是第二笔。”

    “一分钱一分货,我在火车上的时候从你女儿手里买了一罐,她张口和我说是五毛钱,不过尝过之后就会发现,这个价格还是很合理的。”

    秦雪娟闻言笑道:“我们的批发价目前是三毛钱,不过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以后的价格肯定是要往上升的,不过这两三年内应该是维持在这个价钱不变的。”

    “我就先带回去一百箱卖卖看,好的话咱们再提高数量。”

    之后秦雪娟带着赵宝生在车间里转了转,看到车间里众人干净的穿着,赵宝生心里很满意。

    先不提罐头的口感如何,就是这卫生条件就已经让人觉得很放心了,比起别的厂子直接用手抓甚至下嘴,这手套口罩全副武装,你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让人将货物装车,中午在县里的餐馆和秦雪娟吃了一顿饭,赵宝生三人就离开了。

    这一下子到手的是四十多块钱,打开市场的话,想必生意会好起来的,质量好的东西从来都不会愁销售渠道的,至于到时候工厂是否能应付的过来,秦雪娟觉得保持现状就挺好的,扩大工厂的话,水果原材料会供应不上的,秦雪娟也不希望许宁过得太辛苦。

    在赵宝生离开后的第二天,李阔云也带着人过来了,他倒是没有采购多少,每样罐头分别定了二十箱,回去后试一下销售情况如何,好的话以后都会在这里定了,反正从市里过来开车也就是两个多小时,方便的很。

    帝都这边,殷恪当晚就捧着两罐罐头回家了。

    晚饭后他拧开一灌倒进盘子里,端到了院子里。

    “爷爷,尝尝我带回来的罐头,是江爷爷老家的邻居在这里过暑假,顺便带来的,中午我在那边吃了一罐,味道好的不得了。”

    其实不用孙子说,殷老爷子也闻到了那股香甜的味道。

    殷墨此时从外面进来,手臂上还挂着西装外套。

    “哎哟,有罐头呀。”他在院中的藤椅上坐下,看脸上的表情带着一抹疲倦,“我也来两口。”

    “哥,你这都消失好几天了,去哪里了?”殷恪把自己的勺子递给他,“你还不知道吧?谢铮喜欢的姑娘来了,这罐头就是那小姑娘带过来的。”

    殷老爷子咳了两声,扭头瞧着殷恪,“你说什么?喜欢的姑娘?”

    “是啊。”他点点头,“俩人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瞎说什么你,一起长大的也不代表就是互相喜欢,那小子现在还在读大学,再说这他的婚事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定下来。”殷老爷子看着面前的罐头,这是有点难以下咽了,可是这味道的确好闻,不吃总觉得亏得慌。

    想了想,还是舀了一勺糖水喝下去,表情顿时就变得陶醉了起来,啧,还真他奶奶的好喝。

    殷墨对这件事没什么能参与的,“谢铮的婚事自有江爷爷他们掌眼,既然是青梅竹马,那小姑娘想必也是他们二位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这也不是您说的随便。”

    “就是。”看到大哥和自己站在同一个立场上,殷恪也跟着点点头,“而且真的一点都不随便,许宁长得好看,学习也特别好,做饭也超级好吃,性格也好的不得了,要不是谢铮喜欢她,我说不定就得先下手为强了。”

    “你这臭小子,给老子闭嘴。”殷老爷子一口苹果果肉差点喷出来,“不过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

    “当然,我骗您做什么,不信我让谢铮把人带过来给您瞧瞧。”

    “还是不用了,免得谢铮那小子心里觉得我多事。”殷老爷子感慨一声。

    他自觉这不算多事,自从老班长走了,他就把谢铮当成自己的亲孙子看待,谢铮的婚事他虽然不会插手太多,可是也总得帮忙掌掌眼,别的不说,看人这方面,他还是觉得很准的。

    谢家现在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苗了,他肯定得好好的护着,不然哪里对得起那位老班长,也对不起为国家做出诸多贡献的谢铮父母。

    “罐头很好吃。”殷墨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勺子,起身准备回房去处理工作。

    殷恪赶忙开口喊住他,“哥,你别光吃不办事啊,有认识的人,帮忙推销一下,许宁家里开了一家罐头厂,还没有打开销路呢。”

    殷墨背对着弟弟摆摆手,“知道了,这几天我给你打听一下。”

    叶家是帝都的望门之一,叶琳是叶家老太爷叶明翰的小儿子的独生女,在叶家备受宠爱。

    “爷爷,您认识谢铮吗?”晚饭后,叶琳就来到了叶明翰的书房,娇俏的靠着老人家问道。

    叶明翰嗯了一声,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今天和静文去琉璃厂玩,看到他和殷恪在一起,爷爷,谢铮长得真好看。”叶琳的小脸染上一抹红晕。

    叶明翰算是听明白了孙女的意思,抬手摘下老花镜,望着孙女那略显不自在的表情,哈哈笑道:“小丫头,你喜欢谢铮?”

    “喜欢。”叶琳用力地点点头,“爷爷您可要帮帮我。”

    “这个我帮不上忙。”叶明翰是疼爱孙女没错,可是却并非无原则的疼爱,谢铮的身份很特殊,若是这孩子喜欢殷恪,他或许还能拉下这张老脸去和殷家那老东西说和,但是现今整个谢家就只剩下谢铮一个人,他现在可是被整个帝都的高层看着,若是以长辈的态度去压迫一下那小子,这辈子的名声可就要搭进去了。

    “你要是喜欢他就自己想办法,不过琳琳,若是再发生去年年底那样的事情,别怪爷爷不给你面子。”

    叶琳被爷爷的这句话吓得心脏狂跳,虽然她不认为那件事自己做错了,可是到底害的她被爷爷训斥了一顿。

    她当初是很喜欢那位学长没错,可后来不喜欢了,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的,难道还要让她和对方在一起?她是叶家的公主,自小深受家人疼爱,谁也不能勉强她。

    那人自己处理不好和未婚妻的事情,后来更因为自己不再搭理他而大吵大闹,她喜欢的男人绝对不会是这种狂躁的男人,她何错之有。

    “爷爷,我知道了。”

    常福胡同的四合院里,许宁和高秀兰领着弟弟在里面闲逛。

    谢铮去学校了,她在江家闲得无聊,就想来这里走走,高秀兰不放心,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看到这座院子,高秀兰叹口气,“糟蹋的不轻啊。”

    “嗯。”许宁弯腰将青石板缝隙见的草拔掉,“后期整修是免不了的,等我家的条件稍微好点,就让人来整修,不过高奶奶,这都是木质的架构,居然到现在还这么结识。”

    “那倒是。”高秀兰点头笑道:“这都是官宅,和平头老百姓的房子可大不同,木头都是好料子,更没有偷工减料,后期整修一下,可是能住不少的年头呢。”

    许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大门她已经从里面关山了,倒也不用怕那小家伙跑出去。

    两人沿着抄手游廊来到后花园,看到这里的情景,高秀兰颇为心疼。

    “啧啧,好好的池子被折腾成这样,瞧瞧这水都坏了。”踩着碎石来到池塘边,上面还漂浮着两片干枯的荷叶,想必下面的莲藕早已经腐烂了,偶尔一阵风吹过来,连涟漪都近乎看不到,可知水里到底有多脏,而且后院里到处都是杂草丛生,唯独一个能如的眼的竹林,也是草没过膝盖,“这翻修可是要花不少钱的,你们还真应该买那新建成的小楼房。”

    许宁笑笑没有说什么,楼房自然也可以,可是比不得这里后期的升值空间高,她买房子并非是为了升职的,而是单纯的喜欢这种四合院,宽敞,方便。

    她还想着把隔壁的院子买下来,以后可以装修一下用作经营场所,她现在对药膳很有兴趣和心得,之后也打算学医,等毕业后开一家药膳馆,隔壁的宅子面积也不小,用作经营药膳馆再合适不过了。

    “姐姐,瓜瓜。”许锐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手里还捧着一个瓜。

    许宁之前还以为是青蛙,很快才发现居然是一个甜瓜。

    “这里居然还有甜瓜?”许宁接过来,个头还不小,然后递给了高秀兰,“在哪里找到的?”

    “那里。”小家伙抬手指了一个方位。

    许宁抬手给他扫去脑袋上的灰尘,跟着小家伙就往竹林那边走去。

    在竹林的旁边果然有一块被杂草掩盖的地,面积大概在十平方米,看样子好似被翻整过,之前不知道是种的什么,现在却是爬的乱七八糟的甜瓜藤。

    “估计是之前的人种下的,再找找看。”高秀兰说道。

    ------题外话------

    叶琳:我看上谢铮了。

    宁妹:谢铮看上你了吗?

    铮哥:我喜欢楼上的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