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被录取了】
    经过三人的一番折腾,居然愣是从杂草里摘下了七八个大甜瓜,乐的高秀兰眉开眼笑的。

    “看着样子,味道应该不差,等咱们走的时候带回去,浸在井水里,晚饭后再吃,味道会更好。”

    “余下的等临走之前再过来摘一次,然后将藤蔓清理掉,不然咱们来回打车,就那车费都能买出不少来。”许宁开玩笑说道。

    “这有啥,家里有三轮车,闲的没事儿我和你江爷爷溜达着也就过来了。”

    “您这么说,那就先留着吧,走的时候钥匙就先放在您手里。”

    “行,得空的时候我就让你江爷爷带我过来给屋子通通风。”

    许宁在帝都一直待到七月底,这期间也只有在谢铮双休的时候才会带着弟弟一起出门玩,平时都是待在家里陪着高秀兰说话,帮忙做做饭收拾一下家务。

    所以等谢铮一放假,江家二老就收拾了一番,准备回香山村。

    原本殷恪也是想跟着过去的,可是他因为外婆病重,只能放弃。

    一天多的火车,他们终于在下午三点钟抵达安县,然后雇佣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将他们送到了宁瑞罐头厂。

    “妈妈!”推开办公室的门,许锐撒开小短腿就冲着秦雪娟跑了过去,抱住她的大腿一阵磨蹭,可见这出门在外的一个多月,小家伙可是心里想念的紧,若非每晚都有许宁陪着他睡觉,估计真的要哭了。

    秦雪娟弯腰抱起儿子,看着走进来的一行人,也是高兴坏了,赶忙招呼他们坐下。

    “路上累坏了吧?江叔高婶老药叔你们快坐。”抱着儿子来到木质沙发坐下,“你们回来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有个准备。”

    “准备啥呀,又不是外人。”高秀兰左右打量着办公室,“娟儿,这里就你一个人打理着?”

    “可不是嘛,建军有他自己的工作,再说也不方便插手这样的事情,我在家里闲着没事,电话也不用接了,就想着出来赚些钱。”秦雪娟给众人倒上茶叶,“高婶这次回来要多住些日子吧?我妈在家里总是念叨着,说是你们也快要回来了,现在家里就我妈一人,你们回来她可是有人说话了。”

    “你多久回去一趟?那老婆子,要不是家里养着那些鸡鸭的,来这里和你一块儿看着厂子也行。”

    “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我妈说鸡鸭还是自己养着放心,别人家的鸡肉猪肉嫌弃不好吃。”

    许宁招呼谢铮,俩人领着许锐来到车间外面向里面张望着,看到工人们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碌,她觉得日子才算是有了盼头。

    “铮哥,你觉得咋样?”

    谢铮点点头,“挺好的,现在开始做生意,按照三婶的能力,以后肯定会取的很高的成就。”

    “就是价格让人揪心,三毛五的批发价,那么一大箱就只能买四块多钱。”

    “现在的钱很扎实,比不得后世那么虚,之前有经济学家算过,这个年代的一万块钱就是后期的两百多万,所以你还觉得四块钱很少?”

    “我们买的那座四合院可是花了接近五万块啊,这也就是说差不多一千万?”许宁错愕,他们家赚了这么多的钱了吗?

    “你以为呢?”谢铮好笑的勾起唇角,“按照后期农村的年消费,日子普通点一年也就花两万块钱左右,毕竟家里都自己种菜养猪,两百多万够他们一辈子的消费了,至于你说的隔壁的宅子,我可以先买下来。”

    “千万别。”许宁一口回绝,“说好了这辈子要靠我自己的,让你买那就是你家的了。”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就不。”

    坐在窗户边的几位婆娘注意到了许宁和谢铮。

    “哎,和咱老板闺女站一起的这小伙子是谁啊?瞧长得这么俊啊。”

    “啧啧,你别说,还真是,哎哟哟,我还真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的小伙子呢。”

    不少干活的工人听到后纷纷扭头看过来,然后就是一阵的大呼小叫的,好在手头上没有谁闲着,好歹外面站着的是老板亲闺女,在人家面前偷懒,那不是自找刺激嘛。

    “姐姐”许锐捧着一个罐头从车间里面出来。

    许宁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看来这小家伙是饿着了。

    “这是水蜜桃罐头啊?”许宁看了眼,“你是不是饿了?”

    “嗯,饿肚肚了。”许锐拍拍自己的小肚子,眼巴巴的看着这瓶罐头。

    谢铮见状,接过来微微一用力就拧开了瓶盖,然后弯腰单手抱起他,招呼许宁回去。

    “妈,这一个多月咱厂子有下订单的吗?”许宁问道。

    秦雪娟笑眯眯的点头,“有,江城那边的赵老板先后来了三回,第一次拉走了一百箱,第二次三百箱,前段时间直接拉走了五百箱,还说等过几天再来,单子一笔比一笔高,城里的疏阔酒楼也是咱们的主顾,卖的都非常好。”

    “帝都那边有单子吗?”一箱12瓶罐头,殷恪可是先后吃了四罐,若是没有单子,她还真的想揍那小子一顿。

    “前段时间倒是有电话,不过量非常的大,咱们厂子人手有限,做不出那么多,那边也就没了动静,也不用着急,市里那边应该快来订单了,是李老板帮咱们牵的线,依照咱们工厂的规模,在本市和江海市就能消化的了,而且这才刚开业一个来月,销售前景已经很不错了,慢慢来,现在还没有打出口碑呢。”

    听到母亲的话,许宁就知道她已经想的很明白了。

    其实许宁对这个并不太懂,哪怕活了几十年,也不如母亲有头脑。

    坐了一天多的火车,三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身子骨有些吃不消,若是直接做客车回家还好,现在来到县里,一坐下就不想动,而秦雪娟直接留下他们在这里吃饭,明天再回去,反正厂子里有三间卧室,睡觉的地方足够。

    晚上,许宁和母亲睡在一起,谢铮带着许锐和老药叔睡在一起,江老爷子夫妇睡在厨房隔壁的暖炕上。

    “就是因为你现在空间里的地还不够,所以我也不打算扩大生产规模,咱们第一个月的收入不太多,不过这个月的收入就能提上来了。”秦雪娟领着女儿来到仓库里,目前剩下的水果没有多少了,许宁之前在空间里存下了不少,现在就是站在柳条筐边上不断的将空间里的苹果和桃子取出来,“这都快三年了,我空间里也就是三亩地,我都不知道扩展土地需要什么要求,不然的话也能让土地面积多一点。”

    “不着急,咱们家现在还是挺不错的,至少现在家里有个工厂了,若不是你空间里的茶叶,咱们家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妈已经很满足了,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我知道。”

    母女俩在仓库里一直忙碌到下半夜两点,才打着呵欠回屋休息去了。

    她已经把存下来的苹果和桃子全部拿出来了,之后还要继续存活,她现在真恨不得空间里能有百八十亩地,这样就会变得轻松起来了。

    躺在床上,仰头看着窗外那漫天的繁星,刚才的困倦似乎也消散了一些。

    “我空间里还有梨子呢,等再扩展了土地,我想种上一些葡萄,葡萄罐头也是很不错的。”

    “你这丫头。”秦雪娟心疼的把女儿抱在怀里,“其实妈更希望你能开心的生活,只是哎。”

    许宁明白母亲想要说的话,若是现在工厂里的水果换成外面种的,口碑必然会大打折扣,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事业,怎么能在最初的时候就毁掉。

    她到底不是十六岁的少女,心理年龄比母亲还要大,但就算如此,她面对这个比她心理年轻还要年轻的母亲依旧依恋,依旧想在她的怀里撒娇,想让她陪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长大,立业,嫁人,生子。

    她也依旧想过舒心的日子,不愁吃喝,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甚至世界各处游玩。

    所以哪怕是苦点累点,她也都能当做那抵达富裕日子的一段旅程,或许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那又如何,这样才会显得好日子来之不易不是嘛。

    “我也想为家里尽一份力。”许宁挽着母亲的隔壁,脑袋靠在她的怀里,“以后咱家的东西都给弟弟留着,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学习,自己打拼事业的。”

    “傻姑娘,你和锐锐都是妈的孩子,不说以后是否能富贵,就是现在爸妈不在了,锅碗瓢勺也是要给你们分开的,没有孰轻孰重。”秦雪娟疼爱的抱着女儿,心里的感动和幸福都要溢出来了。

    一夜好眠,次日一家人就坐车返回了香山村。

    老太太自己在家里闲了一个多月,心里早就想这俩孙子孙女了,可是他们难得能趁着暑假出去玩玩,自己若是在屁股后面打电话催着回来,那算怎么回事儿。

    “家里有人吗?”上午九点多,于春花刚喂完猪准备洗衣裳,听到家门口有人说话。

    “谁啊?”应了一声来到家门口,看到站在门前的青年男子,于春花赶忙笑着把人请进家门,“宁宁老师来了,快点进屋。”

    “谢谢婶子。”周岩跟着进了屋,坐下后接过对方送上来的水,“婶子,我这次来就是来说一声,许宁被县高中录取了,她考了咱们学校年级第一,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这个您收下,许宁不在家吧?”

    老太太双手颤抖的从周岩手里接过那个通知书,打开看了看,果然上面写着许宁以优异的成绩被县一中录取,让九月五号准时去学校报到。

    周岩见她脸上的笑容,心里暗忖看来许宁的奶奶是认识字的。

    按照她这个年纪,认识字就说明出身必然很不错的,不然穷人家的女子哪里有资格读书习字。

    “谢谢周老师,宁宁放暑假让村子里的长辈带着去帝都玩了,不过赶巧儿,他们今天中午就能回来,周老师得空的话在家里吃顿饭吧。”

    周岩笑着站起身,“就不麻烦婶子了,我这边还要去通知其他的学生呢,这次你们香山村就许宁同学一个人考上了高中,隔壁村倒是有两个,早点过去也让他们家里人开心开心。”

    老太太见此,也不好意思继续挽留,只得起身送周岩出去,这空档又是一番连连道谢,弄得周岩这个小青年也颇有几分不好意思,颇有点落荒而逃。

    送走了周岩,老太太捏着手里的通知书,看的别提多美了。

    他们家里可是又出了一个高中生,现在看来全家四口,她爹妈都是度过高中的,过几年也要督促着孙子,再考一个。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哎红的好像,红的好像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唱了一段儿,老太太就自己噗嗤嗤的笑起来了,这首歌也表达不了她此时欢悦的心情啊。

    得了,今儿孙子孙女就回来了,赶紧杀只鸡,中午多做几个菜庆贺一下。

    差不多占据了人家一半客车空间的人在快十二点的时候,可算是下车了,许宁直接被热的有些晕乎乎的,许锐干脆就在谢铮的怀里睡得天昏地暗的。

    此时正值一天内最热的时候,所有人都躲在家里吃饭或者歇晌,他们倒是回来的很平静。

    老药叔原本还想离队,直接回家,却被江老爷子给拉住了。

    “回啥回呀,这都啥时候了,再说你都离家一个多月了,也不差这半天,一块儿去老于家吃饭去,那老娘们肯定已经做好饭等着咱们了。”

    高秀兰抬手在江老爷子胳膊上拍了一下,笑骂道:“不会说话你就闭嘴,啥老娘们啊,真是欠揍。”

    “不是老娘们,难道还是大姑娘小媳妇?”江老爷子估计也被自己说的话给逗乐了,笑哈哈的走进许家大门,“老于,我们回来了。”

    老太太一听,赶忙从厨房里拎着菜刀就跑出来,看到他们,还冲着江老爷子挥了挥菜刀,“大中午头的,你叽叽喳喳的干啥,回来就回来,让你们几个吵得脑门儿疼。”

    高秀兰拍着大腿乐不可支,然后钻进了厨房,“还有啥,我帮你做。”

    “我这就剩下一个菜了,没啥做的了,这就端菜吃饭。”老太太今天中午可是做了十二道菜,当然其中以蔬菜居多,其中土豆炖鸡可是用一个大海碗盛了冒尖的一大碗,足够他们这**个人吃的了。

    许宁把带回来的东西先放进自己屋子里,然后走到谢铮面前,把许锐给喊醒。

    瞧着小家伙揉着眼睛,一脸惺忪的可爱模样,许宁没忍住,低头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好了,中午奶奶做的鸡肉,去洗洗脸吃饭咯。”

    “哦!”

    听到有自己最喜欢的鸡肉,许锐乖乖的跟着姐姐来到院中夹道,蹲下来伸出白嫩嫩的小胖手,让姐姐给他洗。

    许宁浸湿了小家伙专用的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洗干净手,在小脑袋上敲了两下,“去吧。”

    等许锐进屋,还没等许宁站起身,一双大手伸了过来。

    “给我也洗洗吧。”

    “你是孩子啊?”许宁娇嗔的瞪了谢铮一眼,重新换了一盆水,给他用胰子洗了一遍,“去吃饭吧。”

    谢铮低头闻了闻自己的手掌,胰子特有的皂角香味,非常的好闻。

    却比不得她身上的幽香来的醉人。

    堂屋里,众人围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的菜,也是有些吃惊。

    “你这还真能忙活,等我回来和你一起也行,咱们晚点吃饭也没啥。”

    “就是做顿饭,也没什么忙的,快点动筷子吧,有的菜也该凉了。”老太太拿起筷子招呼众人。

    早上他们在厂子里吃的是昨晚的剩饭剩菜,现在天气也挺热的,胃口有点差,不过许家的饭菜一向好吃,众人倒也吃的很是畅快。

    “娟儿,你回来,厂子里有人去拉货咋整?”老太太看着儿媳妇问道。

    “我让厂里的一个小姑娘在那边听着电话,有人去拉货就直接去仓库里点货装货,偶尔我不在那里也没什么问题。”秦雪娟给儿子擦擦嘴边的油渍,“我是想着在厂里提拔一个本地的人做厂长,平时我就三五不时的去一趟就行了,也不用我整日在那边盯着,现在还在考察阶段。”

    “这才对。”老药叔赞同的点头,“若是你想做大,就得善于任由厂子里的人,最好是雇佣个有文化的。现在生意还小,你自己能顾得过来,等以后忙起来,你一个人哪里能转的开。”

    “我就是这么想的。”秦雪娟说着苦笑道:“可是厂里都是没念过书的,这要是找合适的人也不太容易,也只能是慢慢来了。”

    “人才什么时候都缺,不着急,总能遇到的。”

    午饭后,家里人就散了,许宁也哄睡了弟弟,和奶奶坐在堂屋聊天。

    她仔细的说了帝都的那套房子,并说后期整修也需要花不少的钱,老太太听着很是心疼。

    老太太是觉得花了那么多的钱,结果房子还不能立马住进去,这可是很亏的,不过听到房子很大,倒是让她好受了许多。

    “对了,上午你们老师过来了,给你送来了入学通知,你被县高中录取了。”

    ------题外话------

    宁妹:全县第二名?我这拿的不是女主剧本吧?女主应该是从头到尾第一第一第一第一

    铮哥:没关系,能压倒男主我的,只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