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吓尿裤子】
    ,精彩小说免费!

    三人在村口等了约有半个小时,才看到一辆客车缓缓而来,然后上车直奔医院。

    来到医院里,一边打听着找到了秦雪娟的病房。

    进门后,许宁看到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额头缠着绷带的母亲,心里的一股邪火始终都压不下去。

    “娟儿,你咋样?”老太太上前看着媳妇,脸色有些苍白,瞧着就很虚弱。

    秦雪娟露出一抹笑容,安慰着面前的人,“妈,别担心,我没什么事的。”

    “这叫没事,你还想咋样?”老太太挂着脸,心疼的望着她的头,“咋回事,和妈说说。”

    秦雪娟也不是那种被人欺负了就默不作声的,随后和他们说起了上午发生在厂子里的事情。

    孙家那边的人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得知许家在县里开了一家厂子,就想着上门来打个秋风,意思就是想让家里的人也过来厂子上班。

    秦雪娟不乐意理会孙家的人,只说厂子里的人够了,不打算再招人。

    可孙强媳妇不干,就坐在办公室里阴阳怪气的数落着秦雪娟六亲不认,后来更是闹得整个厂子都知道了。

    秦雪娟看不下去,让厂里的人把孙强媳妇和孙大宝赶出去,可她居然坐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说秦家日子好了,就对他们不管不问,还说儿子读高中没有钱,去许家借钱,也被他们给冷着脸打出门。

    一时间不了解这两家恩怨的人,看秦雪娟都有些异样。

    之后推搡之间,秦雪娟就被那对母子俩给打了。

    她说的很简单,但是许宁的心里却涌上压不住的怒火。

    “这群杀千刀的,我去和他们拼了。”老太太说的咬牙切齿。

    谢铮见状,赶忙将老太太拦下来,“于奶奶,我看这件事咱们就报警吧,让警察帮咱们处理。您这样找上门去和他们家动手,闹大了不管有理没理,总归是对三叔不太好的,不知道的人或许会说咱们仗着三叔的身份作威作福,还是报警处理的好。”

    老太太一听,那躁动的心情就瞬间被压下去了,“警察管这事儿?”

    “管,肯定管。”谢铮哭笑不得,现在的警察可是非常的尽职尽责的,没有谁敢徇私枉法。

    “那就好。”老太太点点头,“那咱们就打电话报警,不给他们个教训,他们还真的以为我们好欺负。”

    报警电话是老太太亲自打的,公安机关接到电话之后,问清楚了地点后,说是很快就会过来进行案件的调查取证,然后他们返回了病房内。

    于春花自来是讨厌许杏芳的,在许杏芳还没出嫁的时候,她就和小姑子各种不对付。

    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挣工分,养活孩子不算,还要养活着许家那一大家子。

    当初老太爷腿脚不好自然是不能下地的,那老虔婆也是整日在家里很少下地,许杏芳作为一个劳动力却整日里就是想着臭美,让她下个地干活就知道叽叽喳喳的不舒服,一大家族的重担全部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养活自己的孩子于春花自然是没怨言的,可是还要养活着许杏芳这个好吃懒做的,她心里差点没呕死,可是也没办法,当初的日子真的是太难过了,若是她稍微抱怨点,当时整个村子的人都会对她指指点点,毕竟她的成分不好。

    等公婆都死了之后,于春花才彻底的解放了天性,毫无顾忌的和小姑子对呛了起来,这些年日子才算是过得舒坦些。

    她不喜许杏芳,却也没想着要将她置于死地,只是想着两家以后不联系,当做陌生人也就算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孙家人居然敢打到他们家门口来了,还把她儿媳妇直接给打到了医院里,这让本来就厌恶许杏芳一家人的她来说,怎么肯善罢甘休。

    警察是在十来分钟后来到医院的。

    “是你们报的案吗?”进门的是两男一女,都穿着笔挺的指腹,很是精神。

    “警察同志,是我报的案,我的儿媳妇在厂里被人给打伤了。”老太太起身请三位警察同志坐下。

    那位女同志摊开本子,拿出笔,看着老太太,笑容真诚温暖,“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询问一下,你的身体还好吗?”

    秦雪娟轻轻点头,笑道:“我还可以。”

    “那你知道打伤你的人是谁吗?”

    “是我们家十几年没联系的姑母家的儿媳妇和孙子。”秦雪娟被打的不轻,不然也不用到了住院的程度。

    “能和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吗?”

    秦雪娟在这边仔细的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这位女警察,比起之前老太太询问的要更加的详细,其中听到孙强媳妇那下作的咒骂言语,可是把她给气得不轻,若不是旁边有许宁拉着,指不定就要破口大骂了。

    而最后警察同志也询问了给秦雪娟检查的医生,得知秦雪娟被打的轻微脑震荡,和他们说了一会儿后,就准备去老孙家走一遭。

    老太太识字,可是却不懂法,看到他们要走,老太太上前对那女警察道:“警察同志,他们能得到惩罚吗?”

    女警察冲老太太笑着安慰道:“大娘,您别担心,若是你们这边的情况属实,他们就是故意伤害罪,是会收到法律的制裁的,之后或许我们还会有问题要问,让您儿媳妇好好的休息,您要相信政府,相信咱们的法律。”

    “哎,哎哎,我相信,辛苦你们了。”

    警车里,他们仨这是准备往孙家庄走一趟。

    女警看着手里的资料,语带羡慕道:“那对婆媳的感情可真好。”

    她可是见过不少婆婆打儿媳,丈夫打妻子,以及婆婆儿子一起打妻子的事情,现在看到儿媳受伤,婆婆着急担心的情景,真是莫名的唏嘘。

    “我妈待我媳妇也很好啊。”开车的男警察哈哈笑道,“前段时间俩人一块出去逛街,我难得休假,人家婆媳俩根本就不要我,我跟着去还嫌我碍眼。”

    “嫂子那么好的人,很难有婆婆不喜欢吧?”后座的小公安探头问道:“淮哥,啥时候再请我去你家吃饭呗,嫂子做的菜可好吃了。”

    “行,下个月你嫂子过生日,到时候请你们一块过去吃饭。”淮哥高兴的说道。

    女公安则是一脸的嫌弃,“你们男人还真是厚脸皮,嫂子的生日,难道还要让嫂子亲自做饭啊?”

    “……我做你们吃吗?”淮哥表情很认真的问道。

    然后这俩人齐刷刷的摇头,女公安更是握着拳头一脸的严肃,“到时候我会给嫂子打下手的,让她不用那么累。”

    警车开进孙家庄,在村子里坐着闲聊的人看到后,纷纷看了过来。

    民怕官,这是骨子里的天性。

    尤其是这群没什么文化的农村人,看到警车更是会觉得胆战心惊,生怕自己会被带走。

    “大娘,孙强的家在哪里?”女公安冲旁边正在纳凉的一位大娘问道。

    “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第四个胡同里面的第二个门就是。”大娘手指颤巍巍的给他们指了一个地方。

    “哎,谢谢您大娘。”

    看到警车开走,在做的几位大爷大娘都纷纷议论起来。

    “这是要找孙强?在外面惹事了吧?”

    “谁知道呢,瞧着孙强也不是那种熊的,不过他妈可是真熊。”

    “中午做饭前,我在外面装草,看到孙强媳妇和她儿子从外面回来了,是不是孙大宝又在外面惹事了?”

    “哎,孙大宝那小子就让他奶奶给惯坏了,小时候看着多少,越长越歪。”

    因为警车的到来,整个孙家庄差点没沸腾起来,尤其是得知警察同志是要找孙强家的,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聚集过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窸窸窣窣的好不闹腾。

    而看到身穿警服的公安来到自己家里,孙家人的心全部都提到了嗓子眼。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啥?”孙家老爷子颤抖着上前,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我们接到报警电话,刘月香和孙大宝打伤了人,需要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淮哥脸上带着笑,明明看着非常的平易近人,说的话也没有任何的不妥,可愣是让孙家人的脸色全部都变了,甚至双腿都开始打颤。

    “啥伤人?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谁报的警啊?”孙老爷子胡子差点没吓飞了,说话都跟着不利索起来。

    “我不去……”还没等三位警察同志说什么,孙大宝吓得面如土色,惊恐的躲在许杏芳背后,“奶奶,我不去,你让他们走,我不去。”

    边嘶喊着,然后一股怪异的味道在校园里扩散。

    三位警察同志脑门顿时一黑,他们是人民警察,不是黑白无常,不过就是带回去例行的调查,你这直接吓尿了裤子,真的要这么难为人吗?

    他们可是问过医生的,你之前有胆量把长辈给打的脑震荡,现在这么怂,早干什么去了?

    就算两家断了亲,可好歹也是亲戚,你和同辈的人吵闹倒是能说得过去,直接动手打长辈,还是打舅妈,这怎么想的?

    许杏芳也是急了,孙大宝可是他的心头肉,怎么可能让警察把人带走。

    她面对三位穿着制服的警察心里也怕,可是嘴上却不能怂。

    “你们凭啥抓人啊,打了老许家那小娘皮咋啦,谁让她那么歹毒,我孙子没打错,她就该抽打,你敢带走我孙子,我就死给你们看。”

    三人互相看了看,心里都觉得,难怪那报案人会和这家人断了亲戚关系,这家人很明显就是不讲理啊。

    两个大男人自然不能对许杏芳怎样,可是既然接了这个案子,他们自然不会被这点小麻烦给难住,毕竟这种情况可是很常见的,谁也不乐意看到警察上门,可这也是你们给的机会,真当他们愿意整日里奔波,谁不希望世界和平。

    “大娘,我们说了,只是带着两人回去做例行的调查,国家的法律不容亵渎,若是您执意如此,我们只能将您一起带走,以暴力威胁手段妨碍国家机关公务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会面临着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以及罚款。”女公安上前两步看着许杏芳说道。

    许杏芳一听,整个人瞬间就怂了,软趴趴的坐在地上,在大热天里,冷汗扑簌簌的冒出来。

    “请刘月香和孙大宝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目前只是调查取证阶段,是否要面临着伤人指控,这个也不是我们三两句就能给你们定罪的,我们三人也没有那个权力。”

    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刘月香只能胆战心惊的和儿子跟着他们走出家门。

    看到家门口聚集着这么多的人,娘俩纷纷抬手遮住脸,不是怕别人看到,而是怕看到别人的眼神。

    等警车离开,许杏芳在院子里拍着大腿嚎啕大哭。

    “我滴个亲娘哎,你咋就让我哥娶了那么个杀千刀的媳妇啊,她可害死你闺女了,你们睁开眼看看啊,我滴娘啊……”

    “行啦,你现在哭天抢地的有啥用?”孙老爷子烦躁的看着自己老伴,冲着孙强用力的瞪了一眼,“还不去关上门,等着别人看咱家笑话啊?”

    “哦,哦……”孙强被他老子一嗓子吼回神来,赶忙上前去关上大门,门口堵得那些人,让他的脸火辣辣的疼。

    这下子他们老孙家在村子里算是臭名远扬了。

    因为秦雪娟还在医院里,所以是老太太和谢铮在警局里面处理,许宁则是留在病房里照顾母亲。

    虽然许宁也很想跟着去看看,却不能放母亲一个人在这里,再说她去了也没用,法律方面的事情她知道的很少,也就是书本上学的那点东西,一百个自己捆在一起也不如一个谢铮管用,有他在许宁还是非常放心的。

    “真的不用给我爸打电话吗?”许宁问道。

    “不用。”秦雪娟摇摇头,“你爸还要工作,再说我现在也没事了,让你爸知道也跟着担心,等快下班的时候,给你爸打电话吧,让他回家把锐锐接过来。”

    “也行,等晚上让高奶奶帮咱家里喂喂鸡鸭,今晚咱们就在这里住着。”许宁给母亲削了一个苹果,“希望这次孙家的人能记住教训,以后别往咱们跟前凑了。”

    “是啊,只有吃过大亏才会记住教训。”秦雪娟慢慢的吃着苹果,“咱们家的日子还会更好,若是孙家是好的,或许还能帮衬这点,可是那家人就是一群吸血鬼,从上到下好吃懒做,让那样的人缠上来,妈可受不了。”

    警局里,刘月香看到于春花,哀嚎这就扑过来跪在她脚边。

    “舅妈啊,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猪油蒙了心,看到你家开了厂子就去占便宜,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吧。”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您就算不心疼我,也心疼心疼大宝啊,他现在可在上高中啊,出了这种事,你让他可咋活啊。”

    于春花嫌弃的后退两步,“我心疼你儿子干啥,我只心疼我儿媳妇,你们都跑到我家厂子把人给打伤了,还让我饶了你们?别想了,我们家被你们给霍霍的还不够?以前你们拖家带口的跑我家里去胡吃海喝,吃完了还要连抢带偷的搬粮食,想过我是你舅妈吗?想过我们娘几个死活了吗?现在有啥脸面哭?我告诉你,我就相信国家的法律,相信国家会给我做主的,国家咋说我就咋听。”

    刘月香哪里肯罢休,依旧是哀嚎着不断的嚷求着于春花,可是于春花根本就不在乎。

    她受够了孙家人时不时的来这么一出了,现在家里刚开始好过了,这群人就凑上来打人,等儿媳妇的生意以后越做越好,这孙家还不得眼红的杀人啊,所以绝对不能饶了他们。

    不过来的路上谢铮也和她说了,这件事不足以让刘月香坐牢,可是拘留俩人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当然他们也可以要求赔偿住院费,老太太一听二话没说,就这么做。

    许建军这段时间挺忙的,毕竟再过不久就要去市里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培训了,所以还有很多的准备工作。

    临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许建军接起来,听到女儿说妻子被打伤了,现在在县医院,顿时急匆匆的准备过来。

    得知儿子还在家里,他赶忙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回家,然后将儿子放在前梁的小椅子上,父子俩呼哧呼哧的往县城里赶。

    因为秦雪娟脑震荡,医生的建议是留院观察,许宁他们自然是非常赞同,身体是自己的,可不能马虎对待。

    许建军带着许锐来到医院,已经是七点钟,天色还没有黑透。

    “娟儿,咋样?”抱着儿子来到病房,许建军喘着粗气问道。

    秦雪娟见他累的一张脸通红,赶忙让他坐下,“你急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早点打电话和我说一声。”许建军语气透着埋怨,“你这是不尊重我。”

    “瞧你说的,我受伤重的话还能不通知你呀?现在这不是没事嘛,而且就算你过来还能替我受着?”秦雪娟哭笑不得的看着丈夫,“这边有咱妈和宁宁,你的工作要紧。”

    “工作重要,你也重要。”许建军顿时觉得有点委屈,媳妇这话有点扎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