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落荒而逃】
    ,精彩小说免费!

    两位民警怎么可能就让许杏芳这么跑了,小微起身冲着跑到院子里的许杏芳喊了一嗓子,让对方差点没一个急刹车摔个狗啃屎。

    “大娘,您若是跑了,我们就只能再去你家里一趟了。”

    许杏芳心里这个后悔啊,想跑却又不敢跑,只能回头冲着一脸职业化笑容的小微,尴尬的指了指厕所,“我没想跑,就是想去个茅房。”

    “去一趟一毛钱。”于春花凉凉的看着她,“挑个大粪也不容易。”

    “……”

    许杏芳到底是没去,她本身也没觉得尿急,只能暗搓搓的重新回来坐下。

    两个人弄明白了两家发生的事情,淮哥冲着小微甩了一个眼神。

    小微看着许杏芳,笑道:“大娘,因为您不懂法,所以这次我们也就不对你怎样了,这私闯民宅罪,若是于大娘要告您的话,你可是面临着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是要坐牢的,还有您的儿媳和孙子现在只是被拘留十五天,出来后依旧能好好的做人,当然我们局里会留下案底,若是以后再做出什么危害别人的事情,恐怕就不是拘留这么简单了,到时候您在家里多规劝规劝,不要再去别人家里胡闹了。”

    许杏芳大气不敢出,虚心的接受女警同志的指导,明白这次她不用被抓走,后背都湿漉漉的,差点没虚脱了。

    一番教育后,两位民警就说送许杏芳回家,许杏芳哪里敢啊,虽然坐车回去很快,可是前几天警车刚往他们家里跑了一趟,这次若是再去一趟,她以后恐怕连家门都不敢出了,连连摇头摆手的表示不用送,离家很近,她可以自己回去,然后才扭动着水桶腰,慌忙的跑了,好像背后有鬼在追着似的。

    两位民警歉然的看着于春花,“于大娘,给您添麻烦了。”

    “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让你们白跑一趟,之前让我打了两巴掌她就走了,我还真没想到她居然去报警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于春花唉声叹气,“要不是我儿子好歹也是个公务员,我还真得好好的教训她一顿。”

    “看大娘您的觉悟,就知道您儿子必然很不错。”小微笑着说道。

    许双全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冲着俩人竖起大拇指,“五婶子还真的是这个,她可是把前面两个儿子全部都送到了战场上,没有觉悟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两位民警没有在这里多待,很快就起身走了。

    许双全也担心因为警察来许家,村子里的人会在背地里乱说,出去就和一些围观的村民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众位村民得知是许杏芳闹得这么一出,纷纷开口谴责。

    它们并非就是待见于春花,只是相比较起于春花来,许杏芳更加的让他们不待见。

    “老五婆娘摊上这个小姑子,也是糟心啊。”

    “可不是咋地,这都十好几年没登门了,咋现在好意思舔着脸来咱们村。”

    “听说是看上许家现在赚了点钱,想着上门来捞点好处。”

    “这种事,许杏芳可真的能做得出来,她和她那个亲妈一样一样的,好吃懒做还多嘴多舌,村子以前可没少让他娘俩折腾的鸡飞狗跳的。”

    许杏芳或许根本就不怕许家有个许建军,可民警的话她却不敢不听,说是再闹腾恐怕就要坐牢?

    而且还有什么私闯民宅罪?那以后没有于春花的准许,许家门她这不是一步都跨不进去了?

    许宁在县里照顾了母亲约么半个月,回来后,谢铮一家人也准备回京了。

    今年暑假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两人也没有什么太过亲密的举动,不过骨子里都是中年人了,对这种事情虽然会想却不会放纵,亲热也是要看时候的。

    送走了江家人,许宁也准备收拾东西搬到县里去。

    礼拜天,许建军后面载着许宁,前面挂着一些衣服,踩着自行车带着女儿往县里去了,老太太则是领着孙子做客车。

    父女俩来到工厂的时候,秦雪娟正抱着儿子和老太太说话。

    “建军,待会儿你领着宁宁去买辆自行车吧,还剩几天就要开学了,你也教教她。”秦雪娟叮嘱道。

    “行,喝口水就去,我看县里的自行车行有没有小点的,不行就让城里的朋友帮着捎一辆过来。”他这次过来,明天也要直接去城里学习了,为期两个月,中间可能半个月回来一趟。

    许建军知道,这次学习回来,或许年底他就能被调到县里来,到时候家里人都要搬过来了。

    听到要给自己买自行车,许宁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虽然这个年代的自行车只有黑色这一种色彩,可却也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甚至也可以说是最便捷的运输工具。

    她当然会骑自行车,上辈子每日里去单位好的天气就骑自行车,阴雨天气就坐公交车,因为自行车是二手的,看着也挺破旧,平时都放在楼道阴暗的角落里,也不用担心谁会偷走,毕竟左邻右舍的可都是再熟悉不过了,谁家有个什么样的代步工具,几乎都是门清。

    况且她租住的那种老旧楼房里,电动车还是挺多的,谁也不会为了那几十上百块去偷自行车。

    而且当时的那栋老楼里,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别看这样其实家底都非常的殷实,拆迁款也是一辈子都吃喝不愁的。

    歇了一会,许建军就喊许宁出门。

    载着许宁来到县里的一家自行车行,店老板就热情的迎了出来。

    “咋啦?修自行车?”

    “不是。”许建军指指门口停放的几辆崭新的自行车,笑道:“给我闺女买辆女式的自行车,上下学的时候骑着。”

    “哎哟,这样啊。”店老板更加的高兴了,热情的给他们父女俩介绍起来。

    其实在许宁看来真的没什么可介绍的,女式的自行车也就是有两个款式,有横梁的和没有横梁的,和许建军的自行车差不多,不过就是小了两个号。

    许宁很快挑了一辆不带横梁的,“爸,就这种款式的吧。”

    “行,我给你试试。”

    许建军骑着这辆自行车在店门口转了两三圈,觉得很是不错,回来后,对店老板说:“老板,帮我们在前面加个车筐吧。”

    “好嘞。”

    结了账,俩人就推着自行车往厂子里走。

    许宁很想就这么直接骑着车子往家走,可是想着还是别那么张扬了,没学就会骑未免有些不太好,大不了今儿回去在厂子门口学一学,半天功夫足够了。

    “别怕,放心的踩踏板,爸在后面给你扶着!”

    “大胆点,保持平衡!”

    “好,就这样,好好好!”

    工厂门口,许宁听到父亲的话,心里多少有点尴尬,旁边奶奶他们也在看着。

    也就三个多小时的功夫,等到黄昏的时候,许宁已经能故意歪歪扭扭的骑着往前跑了。

    许建军觉得自己闺女的悟性真的很好,满意的点点头,“学的很快,趁着开学这几天在家里每天学学,到时候就能骑着自行车上学了。”

    第二天许建军就坐车去市里了,许宁没别的事,每天都会在厂子门口骑自行车,还提前去学校里转了一圈,这个时候高三的学生早就开学了,门口大叔原本还不让她进,得知这小姑娘过几天就要来这里上学,才问了几句放行了。

    张梦是在头天带着行李过来的,来之前还给许宁打了一个电话。

    原本她是准备五号的时候,顺便去接许宁一起来县里,张梦他爸在村子有认识开三轮车的,却不想许宁早就过去了。

    这样也好,这样也就不用麻烦别人了,许宁让张梦提前一天坐客车过来,第二天早上她再帮着张梦把行礼送到学校里,有自行车也方便,从工厂到学校,走路也就二十多分钟。

    “许宁。”客车刚停下,张梦就从里面冲出来,“你买自行车啦?”

    “前几天刚买的。”许宁帮着张梦从客车的储物箱里将行礼拿下来,有一大卷被褥,有脸盆毛巾衣服什么的,分量可不轻,“暑假你去哪里玩了?”

    将被褥放在自行车后座,衣服挂在车把手上,脸盆张梦自己拎着,俩人慢悠悠的往厂子去了。

    “去了姥姥家里,昨天给你家把海鲜送过去了,就于奶奶和你弟弟在家里,本来我还想说明天过去接你一起去学校,于奶奶说你已经来县里了,然后我就要了你的电话,所以我也提前一天过来吧,也省的麻烦村子里的人家了。”

    五号,高中新生开学的日子,大清早秦雪娟就起来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饭,招呼许宁和张梦吃完了去学校。

    秦雪娟也是要跟着过去的,陪着这俩孩子办理入学手续,顺便看看学校的环境等等。

    早饭后,三个人就推着自行车出了家门。

    县一中是新校,这里不是联排房,而是楼房,总共三层,一个学年占据一层,学生寝室则是在教学楼后面,是联排房,都是崭新的。

    学校里的植被不算茂盛,毕竟学校建成的时间还短,很多的树木也都是一两年的树龄,好点的是连根挖过来栽种的,有个三五年,不过环境肯定是比中学要好,操场也非常的宽敞,教室里雪白的墙壁,窗明几净,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此时的学校里人山人海,很多都是拎着大包小包来送孩子读书的家长,一眼看上去就好似春运大军似的,闹哄哄的。

    学校门口有老师在接待,其中也有高年级的学生帮忙指路。

    秦雪娟带着他们俩排着队,轮到他们俩后,和接待的老师说了名字,然后老师在名册上翻了翻,先找到了张梦,说了教室和寝室的号码。

    轮到许宁的时候,秦雪娟笑着对这位老师道:“老师,许宁准备走读。”

    “走读?”老师抬头看着秦雪娟,“你是许宁的母亲吗?”

    她是知道许宁的,中考全县第二名,这个成绩想不注意都难,“从高一开始每晚都要晚自习的,八点半才能放学,不住校准备住在哪里?”

    “是这样的,我们家里在县里有一家小工厂,骑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

    “这样啊。”老师点点头,提笔在寝室后面的号码上划了一笔。

    这样的情况不少,学校附近的学生不少走读的,他们也不强制这点。

    三人准备先去张梦的寝室里,将她的东西放下。

    “我们俩居然没有在一个班。”张梦非常的失落,她在高一二班,许宁则是在一班,虽然就是隔壁,可也始终不如一个班级来的方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咱们课间还是能在一起的,再说上课都要认真听课,想想也没什么的。”许宁柔声安慰着她,“中午和晚上也能一起在食堂吃饭。”

    “那好吧。”张梦点点头,心里多少好受了点。

    “不过你也要多交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嘛。”

    “我还是想和你做最好的朋友。”

    “那是当然的。”

    第一天开学是没有课程的,安排住宿问题,熟悉班级和同学,召开新生代表大会以及说一些在校注意的事项,剩下就是拿到新课本,然后等到后天星期天放假,学生们就回家取学费等等。

    既然能让孩子来读高中,学费很显然在暑期都差不多准备好了,真正交不起学费的,估计也就不会让孩子来报道了。

    开学有几天了,一班里有两个风云人物。

    县第一名的高伟和第二名的许宁。

    高伟是因为木讷以及死读书,而许宁则是因为长得漂亮。

    比起许宁的成绩,学校里的同级生更关注的则是许宁的长相,甚至因为这个长相,很是不得某些人的喜欢,就连教授他们生物课程的女老师,她似乎对许宁这个长得漂亮且学习优异的学生格外的不讨喜。

    每次上生物课程的时候,各种回答问题,十次里面就有三次是喊到许宁的。

    下课的时候,同桌的女生说生物老师待她很看重,许宁却不是这么想的。

    她的感觉很敏锐,生物老师待她不是那种看重,而是一种偏见或者是不喜欢,虽然她也觉得好奇,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老师,可是却也没想着去弄明白原委。

    若是每一个不喜欢她的人,她都要去搞明白内幕,这辈子估计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

    暑假时,她听谢铮说起过,在今年高中就有文理科的区分了,不过现在许宁还不着急,等到二年级的时候再说,不过她是想着到时候选择理科的,文科说实话,成绩和理科不相上下,可是因为下定决心要学医,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偏重那个科目,选择起来也就变得容易许多。

    铮哥告诉她,女生普遍选文科的比较多,而男生选理科的很多。

    甚至还说起多年后殷墨的儿子高中生时选择的理科,班级里的女生连十比一的比例都没有。

    食堂里,许宁和张梦一起吃饭,旁边还有两个女生,许宁的同班同桌严雪莹和张梦的同桌赵文燕。

    “许宁,生物老师是不是对你有意见啊?”张梦压低声音问道。

    许宁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赵文燕凑上头来,眼神还四下里转了转,看到没人注意这边,才接着话说道:“我们最后一节课是生物,因为班里一个女生没有回答对问题,她就说女孩子别总是整天想着打扮,不要和一班的某个女学生那样,自以为长得好看就不认真读书什么的,说的我们班的那个女生都哭了。”

    严雪莹点点头,“应该是吧,生物老师几乎每次上课都要抓着许宁使劲的提问,好在许宁都回答对了,要是没答对……应该比你们班的那个女生还要惨。”

    许宁面色入场,心里却有些不太高兴,整天想着打扮?生物女老师说的真的是自己?

    她哪里有时间打扮,平时最多就是在脸上和手上擦点雪花膏,头发也是一直都束成马尾,衣服也是中规中矩的,哪怕她想穿漂亮的衣服,可是这个年代的审美她还是有数的。

    所以生物老师到底是对自己哪里不满意?这张脸?

    对方的年纪可是快四十岁了,应该不至于吧?

    “这还真就奇了怪了。”张梦咬着嘴唇,冥思苦想也没有一点头绪。

    明明有的老师就非常喜欢许宁的,因为两个班相邻,所以大课都是两个班一位老师,别的老师都在他们班级里面夸赞过许宁,学习态度认真,字写得好看。

    若说同性相斥也不应该啊,英语和语文老师都是女的,这两位老师就很喜欢许宁。

    想不通,张梦也没有钻牛角尖,不用理会就是了。

    就算不喜欢,左不过就是一年的时间,升入高二,就不是这位老师了。

    若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和老师闹起来,估计在所有老师的眼里,就成了喜欢顶撞老师的学生,那可是很不划算的。

    二班几乎每天都有学生挨打,用一根打磨出包浆的木棍打手心,都是些没有写课外作业的学生。

    不说亲身体验,就是看着别的学生挨打,张梦心尖都跟着发颤了,打在手心里那得多疼啊。

    ------题外话------

    晚上朋友搬家,所以去聚了餐,然后喝了点桃花酒,居然上头。

    下一章放到中午12点,以后照例凌晨更新。

    看完这一章,早点休息,睡个美容觉,肌肤吥呤吥呤,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