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遭到毒打】
    ,精彩小说免费!

    “许宁,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能答错?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要知道你可是全县第二名考进来的,别的学生答错我可能还不会说什么,你是怎么回事?”陈老师站在讲台上,对着下面站着的许宁说的一脸义愤填膺,“每个老师都对你期望这么高,我自然也不例外,你就是用这份答卷来回报我的?”

    陈老师就是许宁班级的生物老师,昨天下午他们有一场生物小测验,许宁在一个选择题上面回答错误,扣掉了两分,得到了九十八分,却也依旧是班级第一名。

    就算是这样,陈老师也好像终于抓到了许宁的把柄似的,直接在今天的课堂上,对许宁很是一番训斥。

    至于全县第一名的高伟则是考了九十六分,却没有得到陈老师一句埋怨。

    这个时候若是还不知道这位老师是针对自己,许宁就真的是没脑子了。

    班级里面不少的学生都对陈老师的态度非常的不喜,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得出来,陈老师从第一天上课就格外的针对许宁,身为一位老师,这未免有些过分。

    再说许宁是个很好的同学,长得漂亮却非常的开朗,没有身为漂亮女孩子的傲气,学习成绩也非常的好,真的搞不明白为何陈老师如此不喜欢许宁。

    “老师,我以后会继续努力的。”

    “努力什么啊?”陈老师翻了一个白眼,“努力继续错?这个问题我难道没有讲过吗?根本就是你上课不认真听讲的问题,女孩子长得漂亮没什么,可不能仗着自己漂亮就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招蜂引蝶……”

    “老师!”许宁的声音突然拔高,适才虚心接受批评的脸庞染上一抹肃然,“您是老师,我非常尊重您,可是也请老师尊重一下您的学生,若是因为学业的问题,您如何训斥我我都没意见,可若是上升到对我外表的人身攻击,我是不会沉默的。”

    “啪——”陈老师握着教鞭重重的在讲桌上敲了一下,脸色因愤怒而显得有点狰狞。

    “这就是你对老师说话的态度?”陈老师没想到许宁居然敢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来反驳她,“要记住你的身份,我说什么你就得听着。”

    “陈老师您是认真的吗?”许宁心里不是不生气的,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由着老师批评她招蜂引蝶,她无法接受,上辈子她毁掉了自己的名声,这辈子她会拼命的护着,“我自认从开学到现在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对于您口中我所谓的招蜂引蝶我无法接受,做错了题目,是我的错,这点我无法反驳,可是上升到人身攻击,这是一位老师的所作所为吗?我对每一位老师都非常的尊重,但好像从陈老师第一天看到我的时候,就似乎对我存在着偏见。”

    “你给我闭嘴。”陈老师用教鞭指着许宁,厉声道:“你给我上来。”

    许宁推开凳子走了过去,刚走到讲台边上,那根教鞭就闪过一道影子,重重的抽在许宁的身上,一股剧烈的疼痛,迅速传遍全身,她也条件反射似的向后退了一步。

    可陈老师此时正在气头上,哪里肯这一鞭子就善罢甘休,抬手冲着许宁又是猛抽过去。

    胸前的一道鞭子让她觉得火辣辣的疼,只得咬牙转过身去,四五鞭子下来,她整个人的额头沁出了汗珠,也因为咬牙硬撑着,一道道闷哼听得教室里的所有同学都不由得瑟缩着,就连平时再调皮的男生,此时看到许宁的样子也是心生怜惜。

    她可是全县第二名考进来的学生啊,平时听课认真,回答问题从没出过错,更是除了这位陈老师,其他任课老师都明里暗里最为欣赏的学生,此时看到这样年级前几名的学生,被老师疯狂的抽打,他们自己会不会也要面临这一天?

    “还敢不敢躲了?”陈老师微微喘息的看着许宁,“把手伸出来!”

    许宁一脸倔强的看着陈老师,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左手。

    陈老师脸上闪过一抹厉色,“你是左撇子?右手,哪只手做错了题就打哪一只,不给你点教训,你是记不住的,免得你下次再犯。”

    “陈老师确定不是在泄私愤吗?”许宁忍痛咬牙说道。

    “你还敢和我顶嘴?给我伸出来!”陈老师差点没被许宁的这句话给气炸了,“我是人民教师,我的职责就是教导你们这群不省心的,做错了问题居然还敢公然和老师顶嘴,你爹妈是怎么教育你的?”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今天我就勤快一下。”说罢,对着许宁的右手用力的抽打上去。

    “啊!”强烈的痛感让许宁差点没晕过去,这位老师是真的一点都没有留余地,雪白的掌心,一道殷红的痕迹瞬间浮现出来。

    “躲什么,喊什么?早知道疼,之前就不应该写错问题,伸出来!”陈老师怒目圆瞪,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严师态度,让人觉得她似乎是为了自己的学生,简直就是殚精竭虑。

    许宁觉得自己的精神有点恍惚,火辣辣的痛感,让她想晕过去,可是却也被疼痛的感觉刺激着神经无法如愿。

    她又想起了前世临死时候的那种感觉,虽然是两种不同的痛感,却诡异的融为一体。

    “老,老师……”坐在最前排的一个女生突然怯生生的开口。

    陈老师一道眼里的眼神甩过去,“什么事?”

    “许宁她……她的衣裳渗出血来了!”那个女生说的一直吞口水,实在是因为现场的气氛太恐怖。

    许宁穿的是一件浅色的衣服,现在十月中旬,天气还只是凉爽,衣裳穿的并不多。

    陈老师一听,脸色顿时一僵,她并没想把许宁打的这么重,实在是心里有股邪火压不下去,现在把学生打出血来了,想必后续会很麻烦。

    她突然有点慌。

    许宁抬头望着陈老师,用衣袖抹了一把汗,“不好意思陈老师,我想今天我要早退了。”

    说罢,许宁捧着右手,全身颤抖的踉跄离开教室,这样是无法骑自行车回去的,不过学校门卫处有一部电话,她可以打电话让母亲来接她。

    陈老师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许宁离开,再望着下面不敢直视自己眼神的学生,胸膛里的那颗心脏,跳动的异常剧烈,她突然有点手足无措。

    “这节课自习。”她颤抖着嘴唇说了一句后,抓起讲桌上的课本就离开了,她得先和校长说明一下情况。

    许宁来到门卫处,和大叔说了一声,抓起电话拨通了母亲的号码。

    一刻钟后,等秦雪娟来到这边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女儿纤弱的身子,靠在门卫处的墙边蜷缩着,那副样子如同一枚枚钢针,瞬间扎透了她的心脏。

    扔下自行车,秦雪娟冲到女儿面前,看到她苍白的小脸,以及那摊开的手掌血淋淋的几条伤口,眼神瞬间就冒出来了。

    她声音哽咽的看着女儿,“宁宁,你这是怎么了?”

    警卫处大爷看到秦雪娟,也是皱着眉头,心疼的说道:“你是她的家长吧,快点送孩子去医院吧,好像伤的不轻啊。”

    许宁闻声抬头看着母亲,心里突然有了着落似的,“妈,我全身疼。”

    “……乖宁宁,妈妈现在就送你去医院。”秦雪娟擦了一把泪,抬头望着那大爷道:“大叔,我想打个电话。”

    “哎,打吧打吧,之前我就说让她去校医室去看看,这孩子也是个倔脾气,说什么都不动弹,非要等你。”

    秦雪娟拨通了医院的电话,那边二十多分钟后就过来了,前来的一位女医生看到许宁的样子,直接让人将她抬上了车,秦雪娟干脆将自行车放在警务处门口让大爷帮她看着,她跟着救护车一起离开了。

    救护车上,许宁是趴在上面的,看到女儿血淋淋的后背,秦雪娟抬手以拳捂嘴,却也怕女儿听到自己的哭声,用力的咬着拳头,生怕自己哭出来。

    车内,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低头看着许宁,柔声道:“你忍一忍,很快就到医院了。”

    许宁虚弱的点点头,笑道:“谢谢阿姨。”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女医生家里也有个这般年纪的女儿,现在是县一中高三的学生,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看到她的伤痕,这位女医生就知道,必然是被老师打的。

    可是到底是多么狠心的老师,能把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打的皮开肉绽?

    想到自己的女儿面临这种境地的时候,这位女医生心里就一阵阵的抽疼。

    看到旁边眼神含泪却极力忍耐着的秦雪娟,她有种感同身受。

    到了医院之后,许宁就被抬到了病房里,秦雪娟提前和这位女医生说过了,要给女儿一间单人病房。

    女医生也了解,毕竟处理伤口的时候是要脱掉衣裳的,单人病房**性安全,也是为了女孩的清白着想。

    当女医生剪开许宁的衣裳时,在场的几位全部都倒吸一口凉气。

    就看到许宁的后背错综交杂的几道痕迹全部都已经皮开肉绽,每一条痕迹都沁出殷红的鲜血,之前再撕掉衣裳的时候,还有的地方被衣裳黏住,趴在床上的小姑娘全程都在咬着牙全身颤抖,而且更让在场的人无法容忍的是,在小姑娘的胸前还有一条血痕,从左肩一直到后边胸口下面。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发育的稍微好点,现在的胸部也已经开始处于肿胀阶段了,疼爱女儿的家长谁不是让孩子精心调养着。

    许宁的肌肤白皙如凝脂,全身上下真的找不出半点瑕疵,卢医生在县医院里工作了也快二十年了,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娇嫩肌肤的女孩子,看到现在这幅惨状,她真的有点怒不可遏了。

    留下疤痕是必然的,想要一点疤痕都不留下,那是不可能的。

    等伤口结痂,然后血痂消失,必然会留下疤痕,真的是太令人惋惜了。

    “你放心,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的。”卢医生对秦雪娟说道。

    秦雪娟点点头,和卢医生道了谢,然后抬脚离开了病房,抓起电话报了警。

    她无法原谅伤害自己女儿的凶手,就算对方是老师。

    她把女儿送到学校里是接受教育的,而不是被人当做畜生下如此狠手责打的。

    警方接到电话后,很快就出警了,看到秦雪娟后,两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秦女士……”小微同志心里有点方,怎么又是这家人的事儿。

    秦雪娟一脸暗淡的看着来人,带着两人来到许宁的病房门前,“同志,咱们稍等等吧,医生在里面给宁宁处理伤口。”

    小微是见过许宁的,一个文静开朗的小姑娘,长得非常漂亮。

    “秦女士,您能先具体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小微拿出记事簿。

    秦雪娟将看到女儿后发生的事情和小微说了一遍,“我就知道这么多,不过我知道宁宁那一身伤口是被学校的老师打的……”她想到女儿身上的伤口,捂住嘴心如刀绞,“那位老师下手应该非常的狠毒,被教鞭抽打过的伤口全部都渗出血迹皮开肉绽,而她的右手也已经肿了起来,事关学校的老师,不知道警察同志是否能为我女儿做主?”

    旁边的淮哥一听,也是理解秦雪娟话里的意思,一脸正气的说道:“秦女士请放心,我们是人民警察,自然是为人民伸张正义的,若是您说的属实,我们自然会按照法律处理的。”

    “谢谢你们了。”

    三个人在病房门口一直等了约么半个小时后,卢医生才从里面走出来。

    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两位警察,她也瞬间明白了秦雪娟刚才趁着自己给她女儿处理伤口时,为何离开。

    “卢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你别担心,我已经给她的伤口上过药了,若是警察要取证的话,就让这位女同志进去吧,里面护士准备为你女儿包扎伤口了。”

    “谢谢您,卢医生。”秦雪娟开门将小微请了进去。

    小微最开始真的没有想得多严重,既然是被老师打的,顶多也就是稍微有点红肿。

    可是等她看到许宁背上那一条条伤口的时候,直接目瞪口呆。

    这老师和许宁是不是有着天大的仇恨?就算是恨铁不成钢,也没有如此把一个女孩子往死里打的必要吧?

    学校里女孩子挨打本身就不常见,就算是学习再差,也极少有老师会对女学生下如此毒手,一般都是对男孩子的皮糙肉厚会棍棒教育。

    可小微看着,许宁的伤口全部都裂开了,皮肉外翻倒是不至于,可现在后背上刚上的药,却已经有血迹渗出来了,原本脸色白皙粉嫩的小姑娘,现在一脸苍白,皱着眉头咬牙忍耐着。

    “同志,我女儿学习很优秀,之前就是以全县第二名考入的县一中,她是个很孝顺的孩子,每天早上天不亮就会起来做早饭,就是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儿,我真的没想到身为教书育人的老师,居然会对我女儿下如此毒手。”

    小微拍拍秦雪娟的手背,安慰道:“秦女士您放心,等包扎完伤口,我可以询问一下许宁吗?”

    女护士点点头,轻声道:“伤口稍微有点麻醉成分,你最好是别问太多,她很虚弱,现在需要休息。”

    “好的,谢谢。”

    小微从病房里出来,见靠在墙壁上的淮哥正摸着下巴盯着自己,她皱眉轻轻的摇头,“淮哥,伤口条条见血,背部起码有六条血痕,右手也是淤血肿的很厉害,至少短期内是无法拿得动笔的。”

    “你说身为老师,为何会对一个女孩子下如此重的毒手?”杨淮在外面想了好一会儿了。

    小微沉吟片刻后,说道:“那些血淋淋的伤口,绝对不是恨铁不成钢的结果,在我看来,下手的老师应该对许宁有着很深的恨意,可是淮哥,许宁是今年刚升入县一中的,怎么可能被一名老师这么仇恨?她还只是一个孩子,还是对方是神经病?”

    “嗯?”杨淮斜睨了小微一眼。

    小微赶忙摇头,“我说的神经病是字面意思,不是骂人的话。”

    杨淮想了想,“你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这件事不太好处理。”

    没等两人讨论出什么,里面的小护士就出来了,对小微道:“你有话就快点问吧,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足够了,谢谢。”小微推开门进去了。

    小微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摊开本子,望着许宁笑道:“许宁,能和我说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许宁侧着身子躺着的,只因为胸前背后都疼的厉害,虽然卢医生在伤口抹了一点麻醉剂,可因为量非常的轻,几乎没什么作用。

    她看了眼秦雪娟,哑声道:“妈,您先出去好吗?”

    秦雪娟自然是不想出去的,她也想听听到底是谁对她女儿下如此毒手。

    “宁宁你放心说罢,妈想知道是谁打得你。”

    许宁见母亲非但不出去,反而也拉着一张凳子在旁边坐下,只能苦笑一声,随后将之前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缓缓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