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谁的后台硬】
    ,精彩小说免费!

    许宁说的话都非常的清晰有条理,没有添油加醋,更没有夸大其词。

    当得知许宁挨打,是因为做错了一道题而被老师当着全班的同学训斥的时候,小微着实有些吃惊。

    因为许宁的话中说的,就算错了一道题,那可是班级第一,而且许宁说的那道题本身出的就不对,根本就没法选择,这点她并没有和老师说出来。

    可是身为一名人民教师,居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辱骂学生招蜂引蝶,这未免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她不是说许宁在撒谎,而是不明白那位老师是存着什么心态。

    询问完笔录后,小微就起身离开了,并说让许宁好好休息,有需要的话他们还会来的。

    秦雪娟出去送走了两位警察同志,回来准备陪着女儿。

    可还没等她坐下,却听到女儿提到了一个名字。

    “妈,您去给江爷爷打个电话,把我的事情告诉铮哥一下。”

    秦雪娟知道谢铮的身份,而她却深深的蹙起眉头,“宁宁,你是担心……”

    “陈老师的丈夫是省城大学的教授,据说在县城里颇有威望,我咽不下这口气。”

    “好,我这就去。”秦雪娟起身就出去了。

    女儿咽不下这口气,她何尝能咽得下去。

    想到那位陈老师霸道蛮横的言语,秦雪娟就怒火中烧。

    她和丈夫从小将女儿呵护到大,夫妻俩舍不得动女儿一根手指头,结果居然在学校里被老师打的皮开肉绽,若非她还有点理智,恐怕直接拎着刀去学校里将那个贱人给捅死了。

    晚上七点钟,杨淮还在局里没有走。

    小微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却看到杨淮连动都没动弹。

    “淮哥,七点多了,你还不回家?”小微拎着包走过来。

    杨淮将手里的一份资料推到小微面前,“你看看。”

    小微拿起那份资料,一分钟后,她才迟疑的问道:“淮哥是认为当初这个女生自杀不单纯?”

    “废话,自杀哪里有单纯的?”杨淮指着资料上的一段话,“她母亲的笔录里面,这个女生死之前已经辍学两个多月了,家里人如何劝解,她都不愿意去学校,而巧合的是,当初那个女生也被陈昭给责打过。”

    “不是淮哥,这份资料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自然是在旧资料室,那里面的案件都是悬案,没事你也多看看。”杨淮将这份材料锁到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拎起搁在脚边的公文包,“走吧,我送你。”

    “哎哟不用了,我和淮哥又不顺路。”小微不太诚心的抗拒道。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外面天都黑了,送你也花不了几分钟,赶紧的吧,你嫂子可能还在家里等我吃饭呢。”

    “来了来了。”

    “回去后别就知道吃喝拉撒,也想想这次事件,明天咱们还要去县一中走一趟。”

    “明白。”

    第二天,杨淮就带着小微来到了县一中。

    此时正值课间,不少的学生都看到了停在学校门口的警车,纷纷讨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陈昭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许宁居然敢报警,直到警察找到她,说是要询问当天发生的事情,她才反应过来。

    让杨淮和小微毫不意外的是,陈昭的说辞和许宁的几乎不一样,她不断的强调着许宁这个学生如何的不正经,整日里就知道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引得学校不少的男同学都无心读书,也说当日的事情都是许宁不懂得尊师重道引发的,说许宁公然在课堂上和她顶嘴,她只是恨铁不成钢,让许宁重视一下学习,少学那些歪门邪道,当然并没有就打伤许宁的事情辩解,却多次强调她这是为学生好。

    小微当警察也有好几年了,自然不会只听谁的一面之词。

    “陈老师,请问许宁在学校里的学习成绩怎样?”

    “……”陈昭无言以对,因为许宁的成绩真的没什么可说的,平时的小测验从来没有低于九十分的,这对任何学生来说都是很高的水准了,可是她并不想夸赞许宁的成绩好。

    “陈老师,请回答我的问题。”小微再次问了一遍。

    “许宁的成绩非常好,平时的小测验也都是年级数一数二的。”说话的是在旁边备课的一位面容柔和的女老师,年级约么在四十来岁,看相貌平时保养的还算不错,“之前的测验都是遥遥领先。”

    陈昭暗中眼神阴鸷的看了这位老师一眼,对方是一般的班主任,教语文的阮老师。

    杨淮敏锐的捕捉到了陈昭的视线,他眉峰几不可见的缩了一下,随后恢复如常。

    “昨天我询问过许宁,她的试卷错了一道题,可是那道题出的就有问题,不知道陈老师是否如此?”

    “怎么可能,那试卷是我亲自出的,有没有问题我会不知道吗?”陈昭扬声反驳,“我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生,错没错我还能不知道?”

    杨淮从小微手里接过笔和本子,对她说道:“你去一班将许宁的试卷找来。”

    “好的淮哥。”

    小微离开了,可是陈昭却瞬间坐立难安。

    她自然知道那道题出的有问题,而许宁也在题目中将问题改过来了,全班许宁之所以考了第一,就是因为这道题谁也没有答对,若是题目没错的话,许宁是能得到满分的。

    杨淮不会凭主观意识查案,可是他看到陈昭这个样子,突然觉得四年前的那个年轻女孩子自杀的事情,肯定是因她而起。

    而巧合的是,自杀的那个女孩子长得同样很漂亮,虽然比不上许宁,可也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漂亮学生。

    小微很快就将许宁的试卷找了过来,杨淮看了看后,摊开在陈昭面前,以公式化的语气说道:“请陈老师看看,您出的题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陈昭哑然。

    “我承认打许宁那么重是我的错,可是许宁当初顶撞我,班级里的学生可都听到了,再说学生挨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哪个学生在求学期间没有挨过打?我不过就是下手稍微重了点,难道这样也要坐牢吗?”

    知道自己无法辩驳,陈昭却干脆耍赖起来。

    从学校里出来,小微一脸嘲讽的望着学校里的景色,“这也算是老师?淮哥,我真的怀疑这位陈老师和四年前的自杀案有牵扯了。”

    “我们查案子讲究的是证据,无凭无据你可别乱说。”杨淮瞪了小微一眼,“你在一班问到什么了?”

    “当然有,一班里的好些个学生都说,昨天许宁根本就没有顶撞老师,是陈老师侮辱许宁,被许宁以理辩解,然后陈老师恼羞成怒,痛下毒手。”

    说完,小微看着杨淮,“淮哥,咱们不把陈老师带回警局调查吗?”

    “我说你是第一天做警察啊?现在还在取证阶段,这可是师生关系,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抓人的?”

    双方各执一词不说,这种情况本身就不好处理,不能因为许宁受伤,他们就直接抓陈昭判刑,法律哪里是这么随便的事情。

    本想着回警局后,和上面汇报一下这次的事情,可是上司的话,却直接给了杨淮一记闷棍。

    “这件事你不用查了,本身就不归我们管。”

    “副局,这是怎么回事?”杨淮板着脸问道。

    “怎么回事还用我说?你心里不清楚吗?师生关系本身就不好处理,学生不学好,被老师棍棒教育下就报警,这是想干什么?还懂不懂尊师重道了?”副局倒也没有拍桌子,毕竟杨淮在局里也干了好些年了,这点面子副局还是要给他的。

    杨淮心里一阵恶心,其实副局说的很隐晦,什么师生关系是主因,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人情关系在中间作怪。

    “副局,先不说这次许宁被打的事情,我担心这背后还牵扯着一条人命,我们不能这么做。”

    “杨淮。”副局真的是头都大了,就在早上上面直接给打来了一个电话,让他低调处理这件事。

    什么是低调处理?还不是告诉他们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陈昭的丈夫可是他们县走出去的大学教授,是他们县的文化招牌,现在陈昭责打学生,学生直接报了警,这是给他们脸上抹黑呢?

    “你也在局里是老资历了,有些事情一点就透,不需要我说的太明白,这件事我们无法处理,让学生那边也安静安静,多大点事儿啊就报警,警察不干别的事儿啊?”副局说完,就烦躁的挥挥手,“出去吧,很久没放假了,给你一个礼拜的假期去陪陪家人孩子。”

    杨淮压抑着心底的怒火从副局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抬手就是重重的一拳砸在办公桌上,上面的笔都跳了起来。

    “淮哥,副局和你说什么了?”小微上前来问道,怎么去了一趟副局那边出来就这幅德行?

    “跟我走一趟,去看看许宁。”说着拎起椅背上的外套就自顾往外走。

    小微赶忙放下手里的文件,急匆匆的跟了出去。

    车内,杨淮抽了一根烟,“副局不让我们调查这件事了。”

    “……为什么啊?”小微一脸不解,“许宁都被打成那样了。”

    “陈昭的丈夫是大学教授,还有别的身份,副局说那人是咱们县的文化名片,不能动。”杨淮重重的吐出一口烟雾,“真他妈的操蛋。”

    小微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她突然想到之前秦雪娟还问过他们,这件事是否能处理。

    她和淮哥都给了保证,可是现在……

    “咱们怎么有脸去见秦女士和许宁啊?”小微突然觉得有点不忍心,甚至有点心疼和抗拒见到秦雪娟母女。

    “没脸也要去见,副局让我明天后休息一个礼拜,有些事情我们总要和她们说清楚,某些时候就只能忍耐了,不然的话许宁很可能会面临着被学校开除的结果,被开除后会面对什么,你应该能猜到一点。”

    听到杨淮的这句话,小微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对自己的这个职业产生了一丝怀疑。

    难道警察不是人民警察吗?警局大院的墙上可是用红色的涂料写着“为人民服务”的。

    她当初也是一腔热血,时刻怀揣着打击罪犯,为民请命的热情,为什么现在心里会觉得堵的难受。

    “淮哥,我心里特难受。”她扭头看着窗外,眼窝里痒痒的。

    杨淮没有说话,他何尝不是憋屈的厉害,可是有什么办法,上面不让查,就算是他查出来也没有什么用。

    秦雪娟看到他们俩过来,发觉到两人的面色有点不自然,似乎并没有太吃惊。

    杨淮见状,总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灰头土脸的,“秦女士,你是不是知道了?”

    “多少吧。”秦雪娟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许宁,然后重新拿出一个继续削皮,分别给了杨淮和小微,“尝尝吧,我们家的罐头就是用这个做的。”

    小微拿着苹果,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才愧疚的对秦雪娟道:“秦姐,对不起,是我们没用。”

    “我不怪你们。”秦雪娟柔柔一笑,“你们也是没办法。”

    “副局让我们不要查下去,陈昭的丈夫是省大学的教授,而且还有代表的头衔,对方也是从咱们县里走出去的,很有面子和势力。”杨淮不是个善于安慰人的,“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继续暗中调查的,只是我希望你们能忍耐下去,不然许宁有可能会被学校开除。”

    “谢谢你。”秦雪娟看着女儿的模样,“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们了,不过我们也是不会放过那位陈老师的,你看看我女儿的手……”

    秦雪娟将女儿的手轻轻的抬起来,原本纤细的手掌现在已经乌黑肿胀,说实话真的有些恐怖,上面也擦着消肿的药水,更是平添了几分渗人。

    “这哪里还算是一个小姑娘的手。”秦雪娟将女儿的左手抬起来,两只手一对比,就和西方童话故事里的美女与野兽似的,对比异常鲜明。

    左手白皙修长莹润,指甲也修建的整齐圆润,粉嫩嫩的很是可爱。

    不知道的哪里能看得出这是一个人的双手。

    “可是秦女士,现在还是要以许宁的学业为重……”杨淮继续劝着。

    在学校里得知许宁的成绩是年级数一数二的,若是因为这件事被学校开除,杨淮真的会觉得很可惜。

    “谢谢你,不过陈老师有门路,我们也不是两眼一抹黑,既然他们要靠后台办事,咱们就比比谁的后台硬。”秦雪娟说到最后,眼里的锋芒璀璨而锐利,“儿女是我的命,若是儿女的错,我身为母亲自然会教育,可若是别人主动欺负到我女儿的头上,我是绝对不会龟缩起来的,我不为他们出头,他们以后还会被别人欺负。”

    两人从医院里出来,小微一脸不解,“淮哥,你说秦女士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找县领导吧,我之前听说当初秦女士工厂开业的时候,县里两位领导都去吃过开业饭。”

    “会有用吗?”小微担心的问道。

    杨淮想了想,叹息道:“希望不大。”

    这件事到底没有调查下去,而陈昭也恢复了每日里的课业,甚至还变得变本加厉,不少同学在课堂上回答不出问题,陈昭就是一阵的言语攻势,说“废物”“饭桶”之类的,害的几个班级的学生简直叫苦不迭,却又不敢说什么,陈昭和别的老师不同,她是真的会下狠手打人。

    这期间陈昭也和校长怂恿过,说许宁顶撞老师还恶心先告状,这样的学生素质有很大的问题,学校就应该开除,可是校长始终都没同意。

    反映了几次后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陈昭也就放弃了,反正许宁早晚都要回到学校,她就不信管制不了那个小**。

    许宁在医院里住了五天后,就在卢医生的点头下,跟着母亲回到家里去修养。

    其实许宁是想试试空间水的作用,她不希望自己的身上留下疤痕,既然空间水能让奶奶的白发转黑,那么对于伤口的恢复应该也是有效果的。

    只是回到厂子修养的第二天,一个俊美的男人就出现在宁瑞罐头厂。

    “墨哥?”看到来人,许宁颇为吃惊,“你怎么来了?”

    殷墨看到许宁,笑着向她打招呼,“气色很不好啊,谢铮学校里走不开,让我过来处理这件事,你别担心,只需要在家里好好养伤就行,其余的事情都交给我。”

    “秦阿姨您好,我是从帝都来的殷墨,受谢铮的托付过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殷先生你好,快坐吧。”秦雪娟招呼殷墨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辛苦你了。”

    “不辛苦,权当度假了,而且我也很喜欢秦阿姨厂里生产的罐头,走的时候我可是要多带点回去,帝都那边虽然也有,却总是很快就卖光了。”

    “那当然没问题,这段时间厂里的罐头又生产了新品,有山楂和葡萄的,味道都很不错,晚上在这里吃饭吧。”

    “那就麻烦秦阿姨了。”殷墨没有拒绝,“秦阿姨先和我说说这件事的经过吧。”

    ------题外话------

    铮哥:比后台?老子一个手指就能碾死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