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恶有恶报】
    在之后连番的审问下,陈昭的精神终于崩溃,她哭闹着说出了自己做出这种事情的原委。

    起因是她儿子的死亡。

    陈昭的儿子叫闫明伟,在陈昭的心里,儿子自小就表现出很高的学习天赋,毕竟父母都是老师,父亲当时更是大学老师,闫明伟也的确没有辜负陈昭的期望,自读书开始学习成绩就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而且性格开朗,乐于助人,是陈昭的命根子。

    可是一切的起因都发生在儿子高中的时候,当时闫明伟喜欢上学校里的一个漂亮的女同学,这位女同学的家境也很不错,陈昭在暗中考察后,发掘儿子和那个女同学并没有因为暗中互相欣赏就落下学习,而且那个女孩子性格乖巧文静,她也觉得能有这样的儿媳妇很不错,想着只要两个人不会耽误学习,现在开始这样也挺好的。

    只是这种美好的愿望在儿子即将参加高考前的一个月,突然好似镜花水月似的,猝然破碎。

    那天是儿子的生日,正好也是礼拜天,陈昭带着儿子去外面好一顿采购,买了好几套新衣服,也去菜市场买了很多的菜,准备晚上回去给儿子做一顿好菜庆生。

    只是等母子俩回到家里,发现门口放着一双女孩子的鞋子,闫明伟看到后唇角带着笑,他认出这是那个女生的鞋子。

    可之后发生的一切却让母子俩如五雷轰顶,闫克己居然和那个女生在客厅里行苟且之事。

    两人那慌张无措的样子,如同雷击般,瞬间将这对母子的心,炸得粉碎。

    一个是陈昭的丈夫,一个是儿子喜欢的女孩子,这俩人居然衣不遮体的在客厅里就行着禽兽之事。

    自认为和丈夫恩爱非常的陈昭当时就晕头转向,她当时甚至有种可悲的想法,就算丈夫出轨,至少也该找别的女孩子,这可是他儿子心仪的女孩子啊,以后若是没有意外,甚至能做他们的儿媳妇了,而且这女孩子只有十七岁。

    更扎心的是,被他们母子看到,闫克己惊慌失措却不忘记将那个女孩子护到身后。

    那个女孩子似乎不怎么惧怕,只是说她最开始是有点喜欢闫明伟,可是后来看到闫克己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上男友的父亲了,甚至要让陈昭成全他们的爱情。

    若这件事是陈昭变化的开端,那么儿子的死则让陈昭整个人彻底改变。

    几天后,那个女孩子就被人发现死在一个桥洞里,而当天闫明伟也死在一辆大卡车的车轮底下。

    陈昭知道,儿子是自杀的,那个女孩子也是儿子杀的。

    之所以杀那个女孩子,不是因为对方的背叛,而是怕那女孩子的存在伤害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也怕女孩子以这件事情威胁到闫克己。

    在陈昭看来,那个小贱人死有余辜,闫克己却更加的该死。

    是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毁掉了这个家,害死了她的儿子,这个世上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都不是好东西,用那种天真无邪的脸去勾引别人的丈夫,都该死。

    事件的结局就是两人都面临着牢狱之灾,据说被判的年限还挺长。

    县城的名片,居然是如此衣冠禽兽,也当真是让人唏嘘。

    这天上午,心上人的副局杨淮来到了许宁家里,还带着点心和水果。

    他不是来感激的,而是来道歉的。

    “秦女士,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不过你们放心,今后我会努力维持本地治安的,绝对不会让人情关系凌驾于法律之上。”

    秦雪娟没有觉得杨淮做错了什么,他是个真心为百姓着想的好警察。

    “杨淮同志严重了,之前你们为宁宁做的我都记在心里,你能有今天也是你自己的努力。”说罢,她叹口气,“若是当初社会上能对李静那孩子多点关注,一条鲜活的生命也不会消失。”

    “是啊,我也感到很遗憾。”杨淮面露憾色。

    “不过这次李静的案子能明朗,你在其中出了很大的力气,我们县里能有你这样的领导,也是百姓的福气。”

    “我还做的不够,以后会继续努力的。”

    杨淮没有在这里待多久,询问了许宁的病情后就离开了,现在新官上任,前任可是给他留下了很多的烂摊子要收拾,估计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按时上下班了,通宵都有可能。

    这次机关部门大换血不仅仅是他们这里,市里和省里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剔除了很多的害群之马,提拔了很多为民请命的好领导,一时间整个县市区都变得蓬勃而有朝气。

    许宁的事情也被省电视台在新闻里报道了,当众多人看到许宁那两极化的手掌,纷纷谴责陈昭的恶毒行径。

    他们不反对老师的棍棒教育,可是下这么重的手,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谁家的孩子也不是水沟里捡来的,自己打可以,身为老师居然如此恶毒,以后谁还敢把孩子送到学校里磋磨?

    我们好不容易养这么大,是让你们给折磨死的?

    远在某处的一个村子里,最近也在谈论这件事情。

    而一个苍老的男人听到后,匆忙回到家里,对坐在院子里痴傻呆滞的妻子含泪说道:“月芬,当年害死静静的那个老师被抓了,还判了刑,咱们的女儿终于沉冤得雪了。月芬,你快点好起来吧,静静也不希望你这个样子,你也为我和康康想想吧,求你了。”

    许久许久之后,四年混沌的女人终于喃喃的念叨着“静静”,下一刻趴在丈夫的怀里啕嚎大哭。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母女俩就瞒着我?”此时的厂里,老太太于春花双手叉腰看着儿媳和孙女,若不是努力克制着,指不定要开口大骂了,“看那贼婆娘把我孙女的手打成啥样了?”

    秦雪娟苦笑着让婆婆坐下,“妈,我这不是怕您担心嘛。”

    “现在我就不担心了?”于春花哼着说道。

    许宁上前依偎在奶奶怀里,“奶奶,您消消气,是我不让妈和您说的,连爸都不知道呢嗯,不过爸昨天晚上已经打电话过来了。总之都是我,我当时就是疼,也没有生命危险,您知道了还不得为我担心啊,这么大年纪了,我哪里舍得?”

    “就你嘴甜,你可是我老婆子的孙女。”于春花自然不是真的生儿媳妇的气,就是觉得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她这个做奶奶的还是在电视上才知道,“这是你药爷爷让我带给你的药,每天晚上睡前煎好之后外敷在伤口上,说是保养的好了,以后不会留下疤痕。”

    “谢谢奶奶,您”

    “你们俩可气死我了。”老太太想了想,还是觉得有点生气。

    她这个娇滴滴的孙女,被那臭娘们打的皮开肉绽的,原本的肌肤可是毫无瑕疵的,看看现在

    想到这点,她真的很想去讲那臭娘们给拍死。

    “奶奶”许宁哭笑不得。

    老太太却抬手很轻的点了点许宁的头,“你也是,傻的吧?我老婆子咋有你这个不开窍的孙女,当时打你你不知道躲着?人家打你你就得受着?缺心眼是不是?”

    “”许宁想哭,被自家奶奶这么嫌弃,已经是很久没有过的事情了。

    “说话,你是不是缺心眼。”老太太板着脸怒气冲冲的问道。

    许宁叹口气,挽着奶奶的胳膊,“奶奶,那种情况我不能躲,不然性质就不一样了。我现在不过是受了点皮肉之苦,可是那对夫妻却坐了牢,若是我当初跑了,现在陈昭还是一中的老师,以后我的处境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这次我让妈给铮哥那边打了电话,我知道铮哥肯定会帮我的,陈昭必然要为打我付出代价。”

    老太太一听,这话也在理,可是再想想孙女的伤口,她还是咬牙切齿道:“那你也不能让她打你这么多下啊,看看你的手,这哪里是手啊,熊爪子吧?”

    “您怎么这么说我啊。”许宁娇俏的反驳道。

    “我还说错了?你这个缺心眼的死丫头。”老太太心里坠坠的疼,真的特别想砸东西。

    许宁却突然咧开小嘴道:“奶奶别担心,不会留下疤痕的,咱们有空间水嘛。”

    “神水管用吗?”老太太不放心的问道。

    许宁摸着奶奶的头发,“不管用,您的黑头发是染出来的啊?”

    “嘿,你这孩子。”不过老太太的心到底是稍微轻松了点,别留下疤痕就好,否则她可真的要心疼死了。

    炕上,许锐正坐在炕桌边,握着小勺子慢悠悠的吃着罐头,他现在还听不太懂,只是萌萌的在旁边边吃边乐,好像年画上的福娃娃。

    见到妈妈和姐姐他可是非常开心的,虽然家里有小灰灰。

    这次过来,他死活抱着小灰灰不撒手,老太太到底拗不过这个孙子,还是将那小奶狗带来了。

    于春花没有在这里过夜,下午就坐车回去了,毕竟家里还有牲畜等着她喂,可是一天都不能耽误。

    整天这样,于春花也觉得不大合适,想着明年还是别养了,跟着媳妇在县里就是了。

    儿子从市里培训回来,估计就要来县里工作了,到时候一家人也不能两头忙活。

    再说工厂这边还是有挺大的空地的,到时候在后门外面盖个猪圈,养点鸡鸭和猪,也不耽误。

    空间水虽然神奇,可也不是真的神仙水,按照许宁的预测,想要不留下疤痕,怎么着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行。

    等手上的伤好的差不多,许宁也开始上学。

    对于许宁返校,任课老师都很高兴,拉下的课程自然也会利用空闲时间给许宁补上。

    比起之前,许宁这次返校得到的关注更是不寻常,几乎每天都有不少男生来一班的门口转悠,就是为了看一眼许宁,学校的老师本身还挺担心的,怕许宁因为这种事情而耽误了学习,可是经过几天的观察,发现这个学生真的是定力很强,平时怎样现在还怎样,不会被外界影响到。

    食堂里,张梦看着许宁的右手,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还疼不疼了?”

    许宁笑道:“你每个礼拜都去看我,难道你还不清楚啊?已经不疼了,就是有点痒,过段时间就能康复,我们村子里的药爷爷给我配的药,不会留下疤痕的。”

    “那就好。”张梦这才松了口气。

    赵文燕扒拉着碗里的大白菜,对许宁说道:“学校里不少人都说,你家有后台,愣是把陈老师给压趴下了。”

    许宁闻言却并不在意,抿唇笑道:“之前陈老师那么对我,难道不是以势压人吗?四年前李静被迫害的自杀,害的李静父母申冤无门,不也是以势压人吗?她既然能以势压人,我为何不能。她是手段歹毒,我这可完全就是自卫反击,若非如此,我的下场或许就是第二个李静了。”

    “说的也是这个理儿。”严雪莹点点头。

    在许宁看来,有权有势没什么值得丢人的,只要不做亏心事,就没什么可以讳莫如深的。

    若非有谢铮的关系,这个亏她是吃定了,可许宁上辈子那么凄惨,这辈子怎么可能还置于险境。

    只是别人强,永远都比不上自己强。

    她要继续努力了。

    许建军是在十一月中旬回来的,比预定的日程晚了差不多半个月。

    一回来就拉着女儿好一顿嘘寒问暖,许宁再三强调自己不会留下疤痕,亲爹这才绕过了她。

    晚饭时,秦雪娟看着丈夫问道:“你要调到县里吗?”

    “嗯,大概在年底考核之后,明年就可以过来了,正好明年咱们把妈和锐锐一起接过来。”

    “我觉得咱妈不能来。”秦雪娟沉吟后说道。

    “为什么?”许建军不明白。

    秦雪娟娇嗔的瞪了丈夫一眼,“之前我带着宁宁回家,看咱妈和老药叔之间似乎有点苗头。”

    “”许建军很是吃惊,“咱妈这是老树开花啊?”

    许宁嘴里的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爸,奶奶知道你这么说她,肯定要揍你的。”

    “咳咳。”许建军也知道自己说秃噜了嘴,“闺女乖,别拆你爹的台,不过媳妇,你是咋想的?”

    秦雪娟想了想,说道:“老药叔是个好人,咱妈也苦了大半辈子了,现在找个伴也有人陪着说说话,我觉得是好事儿。之前每年都有人给老药叔介绍对象,可是老药叔就是不肯答应,估计他心里是惦记着咱妈的。”

    许建军总觉得有些晕乎乎的,“或许吧,之前我好想听江叔说起过,当年咱妈被批斗的时候,老药叔也对咱妈有意思的,可是下手没有咱爹快。”

    “还有这样的事儿啊?”秦雪娟也难得八卦了起来。

    “嗯!”许建军点头,“不管咱妈做什么决定,我都是赞同的,她老人家为了儿女也操劳了快一辈子了,难得为自己着想,我也挺高兴的。”

    “说的是。”

    许建军第二天就回家了,临近年底了,单位工作开始忙碌起来,而且也两个多月没看到母亲和儿子了,他心里也想念的很。

    于春花看到儿子回来很是高兴,中午直接就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去看过娟儿和宁宁了?”

    “昨天回来的,顺便在县里住了一晚。”许建军吃着饭菜,偷偷打量着母亲,“妈,您和老药叔啥时候把事给办了?”

    于春花一点防备都没有,被儿子这么说,差点没噎死,喝了大半杯水后,她埋怨的说道:“你说啥呢,听风就是雨的,吃饭也堵不住你这张嘴。”

    “不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许建军颇有点委屈,“您也辛苦大半辈子了,老药叔虽然腿脚不太好,可是人品咋样,咱们这几十年的邻居,心里都门清。不是我诅咒老药叔的儿子,这都三十来年了,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毕竟他当年离家出走的年月,国内的形势可不如现在,只是老药叔不想面对这一点,估计他心里也是有这个揣度的,若是您二位有想法,咱们就挑个好日子办了,明年一块搬到县里去。”

    “去啥县里啊,这里我都住了几十年了,你们出去就行,我和你老药叔就住在村子里。”于春花不惧怕外面,只是单纯的舍不得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乡村而已。

    再说若是跟着儿子离开,这栋房子不就糟蹋了?虽然在这个房子里有很多痛苦的回忆,可也是用她儿子赚的钱翻修的,以前的事情她都不在乎了,人死灯灭。

    许建军听到这句话,眉梢都染上了欢喜的情绪。

    刚才还说他听风就是雨,现在这不打自招了吧?

    “妈,晚上让老药叔过来一起吃饭吧,咱们谈谈,然后等过年江叔他们回来,让高婶给做个媒,正月里给您两人把喜事办了,至于说你们什么时候登记,那就看您二老自己的意思了。”

    “你这臭小子,这都马上入土了,还登啥记啊,过一天是一天。”老太太是不在乎这些虚的东西的,又不是小年轻了,俩人都是活了大半辈子,见过大风大浪的了。

    许建军却一脸吃惊的看着亲妈,“我的亲娘哎,您这是连名分都不给老药叔啊。”

    “你就是欠揍。”老太太被儿子说的恼羞成怒,一筷子敲了上去。

    看到亲爹挨打,许锐在旁边拍着手,乐的见牙不见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