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老太太再婚】
    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公布成绩的时候,许宁的表现让很多的任课老师都非常的高兴,尤其是一班的班主任蔡老师。

    年纪第一,压过了年纪第一的高伟。

    之前蔡老师还担心许宁因为陈昭的事情,心理受到影响而成绩下滑,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学生真的是给了她很大的惊喜,中间因为养伤半个多月没来上课,依旧不影响她的状态。

    年底工厂的订单非常的多,秦雪娟是不能按时回家的,工厂里要一直忙到年底二十六才能放假,许宁却已经提前回家了。

    今年母亲回家晚,她就得多帮着奶奶做点家务,不然还真的是忙不过来。

    和张梦在工厂里住了一晚,第二天许宁就骑着自行车,载着张梦回家去了。

    路上两人累的了话会走一会儿,张梦是不会骑自行车的,不过一路回去,两人这么互相扶着,这姑娘也能偶尔在车子上蹬两下。

    “等我考上大学,也攒钱买辆自行车。”张梦畅快的对许宁说道。

    “行啊。”

    许宁把张梦送到家,张妈妈看到许宁,热情的招呼她进去坐。

    中午在张梦家里吃过午饭,她才回到家里。

    许锐看到姐姐回来,高兴的扑过去抱着她不撒手,老太太则是笑眯眯的望着孙女,“咋样,考试成绩。”

    “您就放心吧,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孙女,年级第一。”

    “是嘛。”于春花美的合不拢嘴,“晚上咱们包饺子吃,庆祝一下。”

    “好哇,什么馅儿的?”许宁很喜欢吃饺子。

    “你那里面有啥,想吃啥,咱们就做啥,今年咱家中的大白菜不多,锐锐这孩子不爱吃地里种的,都是惯出来的。”

    “这也没办法,空间里的菜味道好,他自小就是喝着空间水,吃着空间里的菜,胃口都养出来了,外面的菜自然吃的不习惯。”

    谢铮一家人是在腊月二十四回来的,回来的当天下着小雪,许宁则是在院子里收衣服。

    虽然衣服已经晒干了,半干的衣服早就冻住了,先回家化开了冻,等雪停了再继续晒。

    “宁宁”谢铮从外面大跨步进来。

    “铮哥!”许宁大喜过望,“你们回来了?”

    还不等谢铮说什么,江叔和高秀兰就走了进来。

    “江爷爷,高奶奶,你们回来了。”许宁笑眯眯的和两位老人打招呼,“你们快进屋暖和着吧。”

    刚说完,堂屋的门打开,于春花看到这一家人回来,也是高兴的和什么似的,抬手招呼他们赶紧进屋。

    谢铮却一把拉住许宁的手,对三位老人道:“你们先进去,我和许宁说会儿话。”

    “说话也不能在外面啊,没看见飘着雪花吗?”高秀兰嗔怪的瞪了孙子一眼。

    于春花却不在意的摆摆手,“你们家里也在小年那天生了炉子了。”

    谢铮这才招呼许宁跟他走。

    来到江家,谢铮将房门关上,望着她,淡淡的道:“把衣服脱了。”

    “”许宁当然不会以为谢铮要做什么,无非就是想看看她后背上的伤而已,“别担心,药爷爷给我配的药,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脱掉,我得亲眼看了才放心。”谢铮继续说道。

    “你这可是耍流氓我告诉你。”许宁哭笑不得,可还是脱掉身上的外衣,将里面的秋衣直接背对着谢铮撩起来,“你看吧,说的好像我骗你似的,说是不留疤很定不会留下。”

    小姑娘白花花的后背就这么暴露在谢铮的面前,那细腻的肌肤如同顶尖的白瓷,闪动着诱人的光泽,等察觉到的时候,他的手掌已经摸上了她的后背,小姑娘敏感的颤抖了两下。

    许宁赶忙把衣服放下来,回头红着脸用力的瞪着他,“你还真的要耍流氓啊?”

    “我这是提前收点福利,怎么能叫耍流氓呢?许宁小姐,请注意你的措辞。”谢铮邪气的勾起唇角,然后将她一把搂在怀里,“有没有想我,不过宁宁你发育的挺不错啊。”

    “谢铮。”许宁羞恼的捏了他的腰一把,可外面套着羽绒服,里面也有毛衣,根本就不痛不痒的,“我还是个孩子。”

    谢铮舒服的叹口气,“是是是,你是个孩子,发育很好的孩子,以后我有的忙了。”

    “不过得知你被那个老妖婆打了,我差点没冲回来,可惜学校走不开,就只能麻烦殷墨了。”谢铮低头在她的青丝上亲了一口,“三婶未免也太大方了,居然给了他四箱罐头,其实给一两瓶就行了,你家的罐头在帝都卖的很好。”

    “那是肯定的,我家的罐头可是全国独一份啊,这半年的生意非常好,我妈说若是当初工厂的规模大一点,明年在一年就能收回成本,不过她说短期内是不打算扩大规模的,再过些年看看,反正到时候我家的罐头依旧好吃,不怕别人复制。”

    “三婶有能力,以后肯定是个女强人,万一你家富裕起来了,你以后可得养着我。”

    “陈倩雯当年也是个女大款啊,你让她养你了吗?”

    “我也是要面子的好吗?怎么可能让她养我。”

    “那你还让我养活你。”

    “你是不一样的。”谢铮说起甜言蜜语来倒是一点都不打盹。

    “你自己赚的钱能花的完了?”许宁在他下巴上蹭了蹭。

    谢铮觉得有点痒,将许宁一把按进自己怀里,“花不完,以后都归你管,每月别忘记给我生活费。”

    “好,每月三百块够不够啊?”

    “过个几十年,每月三百块够做点什么的?”谢铮抿唇笑的很是温柔,“再加点嘛。”

    “行吧,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再给你加一百。”

    “谢谢大佬。”

    两人倒是没有急着回家,今天高奶奶回来,晚上包饺子也用不着她了。

    只是他们也没有机会享受接下来的二人世界了,许锐那小家伙屁颠屁颠的找过来了,看到谢铮也一点都不生。

    谢铮将小家伙拎起来掂了掂,“沉了。”

    “他今年都要三岁了,你还当是小孩子啊。”

    “锐锐要快点长大,这样哥哥就能早点把你姐姐娶回家了。”谢铮抱着未来的小舅子上炕,然后将从帝都带回来的好吃的,一股脑塞进他的怀里,“给你,以后帮哥哥看着你姐姐,别让她被坏人欺负了,更不能让她被坏人给拐走了。”

    许宁在旁边抿唇笑而不语,看着这俩人凑在一起瞎嘀咕。

    晚上许家很热闹,老药叔也被许建军给喊过来了。

    “高婶,您就给我妈和老药叔做个媒,明年正月里让这俩人把事儿给办了。”许建军拿起酒杯和高秀兰碰了碰,“我妈和老药叔都不容易,这么大年纪了,也应该找个伴儿了。”

    高秀兰看着于春花,见她没有反对,顿时乐的合不拢嘴,“那感情好,这些年多少人给你老药叔介绍婆娘,他就是不乐意,感情是看上春花了。”

    “啥看上不看上的,这都一把年纪了,说出来也不嫌害臊。”于春花有些害羞,这可是很难得的事情,“就是觉得和他合得来,凑活着过吧,谁知道还能活个几年。”

    “你说啥就是啥吧。”还凑合呢,真能凑合也就不用守寡这么多年了。

    老药叔倒是没有跟着起哄,不过看着于春花的眼神,里面都带着温情。

    “妈,等你们俩的事办成了,明年真不跟着我们去县里住啊?”许建军问道。

    “先不去了,等以后看看再说吧,妈又没缺胳膊断腿的,在家里能自己做饭,又饿不着,等过几年看看宁宁是不是能考到帝都,到时候看看我们在跟着你们全家去帝都住着,我就想看看那四合院。”

    “那到时候家里怎么办?”高秀兰问道。

    谢铮却开口说道:“房子就这么放着吧,咱们这边很难有大发展,不用担心。”

    “到底是住了几十年的房子了,想着有一天就这么扔下,怪可惜的。”于春花有些伤感。

    “奶奶,只要咱们一家人在一起,不管去了哪里,哪里就是家。”许宁是不打算撇下奶奶的,老人家辛苦了一辈子,到了这个时候也理应享受天伦之乐了。

    “就是这个理儿。”

    年底里,家家户户开始杀猪蒸馒头打扫屋子,许宁也是和奶奶紧张的忙碌着,磨豆腐,蒸馒头,每天都是从早上忙碌到天黑,虽然很累,可是却非常的充实。

    年前和谢铮是没有太多幽会时间的,只能等到年后了。

    秦雪娟是在二十九上午被许建军接回来的,一回家就把手里的存着塞给了于春花。

    “妈,这是咱们半年赚的钱,总共两千六百多块。”

    “半年就赚了这么多啊?”于春花很是吃惊。

    “还算可以吧,这是纯利润,算上发给工人的工资,以及这半年来上缴的税收和水电费等乱七八糟的,大概也有小六千,主要是咱们厂的规模实在太小,手里还积压着很多订单,明年初八厂里就得上班。”秦雪娟抱着儿子亲热着,“不过我听建军说妈和老药叔要在正月里办事儿,是出了元宵节吧?”

    “就是正月初十,你江叔他们可是要早点回帝都的。”于春花说道。

    “那行,我就晚两天回厂里也不碍事。”

    听母亲这么说,许宁想着哪里还用明年一年就赚回成本,这都已经差不多赚回来了。

    忙忙碌碌又一年,这个春节两家聚在一起很是热闹了一番,翻过年来,许家人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因为很快就是给两位老人办喜酒,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了,都纷纷送上祝福。

    谁也没说于春花老不羞,毕竟许家现在的条件真的是让很多人都羡慕不来,首先是许建军明年就会被调到县里财务科,这是高升,而秦雪娟办的工厂也是众所周知。

    现在许家这样的人家,村里人谁敢轻易得罪啊。

    所以在喜宴前几天,就有不少人来送贺礼了,现在这年头,村子里处的不错的可以给个块八毛的,一般的人家也就是送点鸡蛋什么的。

    许家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的,许家人也跟着忙的脚不沾地。

    初十一大早,高秀兰就帮着于春花换上一件颜色比较喜庆的衣裳,不是大红的,颜色是偏暗红的呢料外套,而老药叔也提早就买了一套黑色的中山装,因为老人家虽然腿脚不好,可是皮相还是比起别的老头挺有看头的,此时显得很是精神。

    两人在江叔夫妇的陪伴下来到了村支部大院里,此时村里的乡亲们都来齐了,做的满满当当的,请的大厨也已经就位,开始忙活着炒菜。

    村子里的人都是一脸热情的向两位“新人”道喜,嘴里吉祥的话儿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而许建军夫妻俩则是领着一对儿女上前给两位老人磕了头,并且改口喊老药叔为爸爸和爷爷,乐的这位老人热泪盈眶,抱着许锐泣不成声。

    在场的乡亲们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挺酸涩的,这些年老药叔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他是整个香山村的大恩人,这些年谁没有个头疼脑热的,只要找到老药叔,老人家都是不遗余力的帮忙。

    此时看到两位老人坐在一起的情形,都是真心的祝福,这样的好人也值得所有人的祝福。

    饭菜很丰盛,每一桌都是九菜一汤,鸡鸭鱼肉都不缺,猪肉的分量也很足,吃的所有人酣畅淋漓,也再次确认了许家的财大气粗。

    当晚老药叔就在许家住下了,不过他也只是将自己的衣物搬过来了,至于他的房子还是要每天回去的,家里可是有很多的药材,但是老药叔却把家里的钱全部都交给了于春花,一分钱都没留下。

    “给我干啥,你自己收着呗。”于春花有些不好意思。

    “都是一家子了,谁收着都一样,我也不乱花钱,不过外面还有小两千的帐,都是村里的人这些年欠下的,每年还有政府补贴,以后你都管着。”想到有了媳妇,以后也不用吃饭随便凑合,老人家还是很自得其乐的。

    瞧着老药叔这眉眼带笑的模样,于春花也没有继续推诿,很干脆的就打开自己的小箱子,将这些钱放了进去。

    “以后想买啥就和我要。”于春花说的很干脆。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爱乱花钱,以后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的,没别的开销。”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好。”

    很快,房间里的灯熄灭了,只是两人似乎都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老药叔摸摸索索的摸着于春花的手,察觉到她似乎想挣脱出去,老药叔没撒开,不大会儿对方就安静下来,老人家这才含着笑睡着了。

    清晨,两位老人一起起床,然后结伴去厨房里做饭。

    于春花炒菜,老药叔烧火,期间还聊着天儿。

    许宁出来的时候,看到两人的互动,心里觉得很是有趣,不知道自己老了,是不是也能和谢铮这个样子。

    “爷爷奶奶早!”许宁打了一声招呼。

    “宁宁咋起这么早啊?”老药叔笑眯眯的看着孙女。

    于春花笑道:“她每天都起的很早,去洗脸然后让锐锐起床,别耽误吃早饭。”

    “晓得了。”

    吃过早饭后,许建军就和秦雪娟出门了,秦雪娟骑走了许宁的自行车,许宁是打算开学前一天去县里,坐客车就行。

    “宁宁,我明天就要走了,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谢铮对面前的姑娘说道。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许宁很认真的说道,“我也是。”

    “就这样?”铮哥不满足。

    “还想咋样?”许宁没有崩住,笑眯眯的问道。

    “我可有很多要说的。”

    “你说,我听着。”许宁正襟危坐。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谢铮淡漠脸。

    许宁顿时被逗得前仰后合,“不过铮哥别担心,我以后有事还是会找你的,不会自己扛着,再有两年半我肯定能考到帝都的,到时候咱们见面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你知道就好,真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想早点抱着你睡觉。”

    “你今年才二十岁。”

    “骨子里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了。”谢铮抱着许宁一顿耳鬓厮磨,一直到听到门口传来高奶奶的说话声才松开,“要不你跳级?”

    “别闹了,我该回去帮奶奶做饭了,铮哥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免得明天来不及。”

    “晚上去你家吃饭。”谢铮叮嘱道。

    “行,我给你顿红烧鱼。”

    谢铮走了,许宁的作业写完了,新学期的课本也温习了不少,接下来就跟着爷爷用心的学习药膳知识。

    今年于春花再次抓了小鸡和一头小猪仔,老人家准备再养两年,等许宁准备高考的那年就不养了,收拾一下两人会跟着一起去帝都。

    开学后,许宁再次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日常学习当中。

    礼拜天早上,许宁吃过早饭,就和母亲打了声招呼,推着自行车出了家门。

    车胎在两天前放学的路上扎破了,也不知道是谁将破碎玻璃渣就那随后仍在路上,她一个没注意压过去,车胎瞬间干瘪下来,只能推着自行车,走回了家,昨天早上干脆是让父亲将她送到学校的。

    ------题外话------

    下一章要稍微晚点,大概在一两点,别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