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叶家做客】
    许建军在三月里就被调到县里的财务科,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回家吃饭,母亲倒也不用像去年那样,觉得孤单。

    在车铺修完自行车后,她也没有急着回家,骑着车子准备去转转。

    可是拐进一条胡同的时候,她看到前面一位老人弯着腰,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许宁赶忙下车走了过去。

    “老爷爷,您怎么了?”见是一位老者,许宁把车子停好,上前来将老人搀扶起来,看到对方那满头大汗的模样以及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身体肯定是很不舒服,“您别担心,我这就送您去医院。”

    说罢,她将老者搀扶上自行车,然后推着老人就往医院去了。

    这个年代还没有什么碰瓷,再说这老者的穿着很是不错,家境应该很好,也犯不着碰瓷。

    一路上,许宁不断的安慰着老人,也加快了脚步往医院跑。

    因为老者趴伏在车坐上,许宁也没办法骑,只能这么推着。

    等将人送到医院,许宁高声喊着医生,里面已经有两位护士飞快的跑过来,将老人从车子上搀扶下来,看到这种状况,一个人回去推了一张移动病床出来,将他扶上去,然后推着老人就进去了。

    许宁也顾不得逛街,就坐在医院里等着,很快就有一位护士过来让许宁办理手续。

    看着账单上的费用,许宁倒也没有含糊,直接帮忙付了钱。

    “护士姐姐,里面的老爷爷没事吧?”许宁看着这位很清秀的小护士问道。

    小护士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好奇,“你不认识这位老人家吗?”

    “不认识。”许宁摇摇头,“我是在一条小巷看到这位老爷爷的,当时他很痛苦,我就将人送到医院里来了。”

    “好姑娘。”小护士冲许宁点点头,“老人家现在还在接受检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吧,等老人的病情稳定下来,我们会询问老人家的家庭情况,到时候老人家的家人过来,也会还你钱的。”

    “嗯,不过那位老爷爷的身体重要,我没关系的。”

    老人家很快就稳定下来了,那位小护士从病房出来,对站在外面的许宁说了老人家的病情。

    “里面的这位老人是因为冠心病引起的心绞痛,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们也问过了老者的家属,现在我就去给对方打电话,老人家让你进去。”

    “谢谢姐姐。”许宁和对方道了谢,看到这位护士离开,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人家现在的状况稳定下来了,可是看脸色似乎有些疲倦,不过看到许宁后,还是抬手招呼她上前去。

    “是你把我送来医院的吧?”老者笑眯眯的看着许宁,“谢谢你了。”

    “没关系,谁看到这种情况,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许宁规矩的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来,“再说我以后的愿望是学医。”

    “想做医生啊,真是个很好的理想。”老者哈哈笑道,“听刚才的护士时候你帮我垫付了医药费,现在这里坐着等会儿,很快爷爷的家人就过来了,我让他还给你。”

    “好!”许宁乖巧的点点头,也没有拒绝。

    一老一少在这里低声说着话,等梁丹从外面冲进来的时候,看到老先生的气色,这才放下心老。

    “老爷,您还好吧?”梁丹上前问道。

    “已经没事了,多亏了这个小姑娘把我送到医院来。”老者对梁丹道:“医药费也是人家帮我付的。”

    梁丹赶忙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许宁,“谢谢你了小姑娘,真的非常感谢。”

    许宁看着这张钱,有些苦恼的说道:“我找不开,你有零钱吗?”

    “不用”

    “咳咳!”梁丹刚要说不用找,却听到老者咳嗽的声音。

    梁丹赶忙照着账单的价格,将钱给了许宁,“有零钱。”

    许宁低头抿唇轻笑,“我帮助老爷爷不是为了你家的钱的,但是我自己的钱还是要收下的。”

    梁丹顿时觉得有些羞愧,人家本身送老爷来医院,也不是看着钱,他刚才的做派,倒显得有些过分。

    “既然您的家里人过来了,那我也先走了,老爷爷您好好养病,祝您早日康复。”许宁和对方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老者等许宁离开,才对身边的梁丹道:“去查查这是谁家的孩子,日后也好谢谢人家。”

    “知道了,老爷。”梁丹点点头,就出门去办事了。

    这件事对许宁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很快就忘在脑后。

    老人家叫叶永嘉,是帝都叶家的当家,也是叶琳的祖父,这次来这边是探望当年的一位老战友,虽然这位老战友军衔不高,可是当年和叶永嘉也是过命的交情,后来国家解放,他就回到了老家,这些年两人一直都有联系,只是前些日子听到这位老伙计的状态不是很好,才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探望。

    今天是想着在街上随便转转,原本也是带着梁丹的,可之前被叶永嘉派去买东西,他也在这个时候恰好发病,药都放在梁丹的身上。

    多亏了许宁,不然自己这身老骨头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住呢。

    等梁丹将许宁的情况调查完后,叶永嘉倒是了然了,这小姑娘的性子倒是很不错,而且还和帝都谢家以及殷家都有点关系,之前殷墨离开帝都就是处理这件事情的。

    想到之前孙女说喜欢谢铮,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谢铮那小子和许宁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许宁这姑娘长相和气质都很不错,谢铮看上这小姑娘也无可厚非,自己那个任性骄纵的孙女还是别掺和进来了。

    再说就因为人家谢铮长得好看她就喜欢上,这是什么毛病啊,简直肤浅。

    看人能只看表面的吗?

    “赶明儿你带上礼物去谢谢人家。”叶永嘉交代了一句。

    梁丹应声答应了下来。

    次日等到梁丹上门说了一番,秦雪娟才知道了这件事,心里暗暗思忖着女儿回来居然没有和她说。

    听到梁丹说他家老爷子姓叶,而且是来自帝都,梁丹只是对方的司机,秦雪娟就知道对方的身份必然是非富即贵的,秦雪娟也没有推辞,接下了对方送的礼物,看着对方开车离开。

    “宁宁,你昨儿送一位老人家去医院了?”晚上回来,秦雪娟问道。

    “妈怎么知道的?”许宁吃着葡萄问道,“对方居然找上门来了?挺厉害啊,我当时只留下一个名字。”

    “你这孩子,也不知道和我说一声。”秦雪娟嗔怪的看着女儿,“今天人家司机上门来道谢我才知道的,那位老人家姓叶,是帝都来的,今天来的那个年轻人是人家的司机。”

    许宁将一颗葡萄塞到母亲的嘴里,笑道:“这不过就是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说不说的有什么重要的,我以后可是要学医的,看到有老人家发病,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反正也不麻烦。”

    “说的也是。”秦雪娟突然笑笑,觉得自己的确有点小题大做,“好了,你也早点睡,别太晚。”

    “知道了妈。”

    上了高中后,许宁经常会钻到空间里,困了就会出来直接睡觉,时间真的不要太充裕。

    学校里很多同学觉得她聪明,其实她用在学习上的时间,是他们的很多倍,她知道自己一点都不聪明,一切都是用心以及肯下苦功夫而已。

    水潭边的一颗樱花树下,她从外面弄进来一张桌子和椅子,都是让秦雪娟帮忙买的,在这种氛围下读书,总觉得很轻松也很享受。

    她之前也调查过这株樱花树,发现并不是如同日本的那种单纯的观赏类树木,而是可以结出樱桃的,可惜这都几年了,这棵树始终都没有结果的迹象,枝头上的樱花已经开了快一年了,现在还是绽放在枝头。

    许宁之前还觉得可能是没有授粉的迹象,可随后想想苹果树之类的没有授粉照旧结果,不会是这个问题。

    最后她得出结论,那就是还没有达到结果的条件,虽然这个条件也非常的不靠谱,她完全不知道。

    所以说,她有一个从古到今最任性的空间,完全就是凭它自己的心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完全插不得手。

    四月份,沈沧澜带着人从杭城过来,直接带走了鲜茶叶,五月份他将十斤茶叶以及六万块钱交给了秦雪娟。

    暑期,许宁和秦雪娟以及爷爷奶奶和弟弟一起来到了帝都,身上还带着他们家积攒下来的一大笔钱,准备买下隔壁的那栋四合院。

    不过是一年多的时间,这栋房子的价格居然飙升了小两万块钱,简直让许家人惊得目瞪口呆。

    等办理完一切手续的时候,他们看着手里旧式的房产证,总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明明是一样大的房子,咋价格差的这么多啊?”老太太心疼的说道。

    谢铮笑着解释道:“于奶奶,帝都是咱们国家的首都,以后的房价还会越来越高,再过个几十年说不定就得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这是都有可能的。”

    “我的妈呀,咱们这还不是占了大便宜了?”老太太可是被谢铮口中的数字给吓得不轻。

    “也不算是占便宜,钱币会随着时间而逐渐编织,现在的六万块,放到之后的很多年,说不得就是上千万,不过咱们的四合院位置好,关键是空间很大,现在购买还是很划算的。”

    于春花没有再说什么,反正都已经买到手了。

    “原本还打算着用手里的钱装修一下,现在可是没钱了,只能等到明年了。”她的语气颇有些惋惜。

    一行人先去看了房子,两个院子都转了转,格局差不多,房屋都是木质结构,而经过数百年的风雨侵蚀,房屋的木架结构还是很结实的,不过就是看上去很破旧,需要重新的粉刷装修。

    老药叔看到隔壁的房子,笑道:“宁宁以后在这里开一家药膳馆挺好,到时候咱们一家就住在隔壁,这样也不用分开了。”

    “我就是这么想的。”许宁满意的点点头,“既然是药膳,房屋就应该是古色古香的,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门前没有停车的地方。”

    谢铮笑道:“这个倒是不用担心,以后城市规划,总会有能停车的地方的。”

    “希望吧。”许宁上辈子没有来过帝都,以后具体怎样她根本就不知道,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天傍晚,一家人回到谢铮家里,一眼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家门口。

    跨进家门,就看到江老爷子夫妇正在和一位老者再说话。

    叶永嘉是亲自过来的,得知许宁来到帝都,他就想着过来接这个小姑娘去叶家玩玩,顺便吃顿饭。

    “老爷爷,是您呐?”看到这位老者,许宁笑着上前打招呼。

    “是我是我。”叶永嘉看到许宁,很是开心,“我听说你来到帝都,就过来看看你,然后接你去爷爷家里吃顿饭。”

    许宁微楞,然后笑道:“这不用了吧?您不用这么客气的,这都过去好几个月了。”

    “用的用的,你可是救了我的命,过去再久这点也是无法改变的,你这小丫头不会驳了爷爷的面子吧?”叶永嘉对许宁的印象很好,不卑不亢,不骄不躁,也是爹妈教养的好,和自己的孙女一比较,还真的是高下立现。

    许宁只得苦笑道:“您都这么说了,我若是还不去,不是太过分了嘛。”

    “哈哈哈,瞧你委屈的,晚饭后爷爷就让梁丹把你们送回来,许先生和许太太也一起过去吧,老哥哥和老嫂子也一起。”

    于春花赶忙摆手道:“我们俩老的就不去了,这都累了老几天了,真的经不起折腾。”

    “那好吧,我就不勉强你们二位了,在帝都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情,就让谢铮给我打电话,虽然老头子我不管事了,可还是有点影响力的。”叶永嘉叮嘱着。

    许宁和父母坐上了叶家的车,许锐因为年纪还小,秦雪娟没有带上他,毕竟是去别人家里做客,免得小孩子调皮,做出让人不喜的事情来。

    叶家住的是别墅,占地面积挺大的,大概和他们家买的四合院差不多,占地小一千平米,是典型的欧式别墅。

    下车后,叶永嘉指着这栋房子说道:“这是前几年我儿子让人设计建造的,许先生听说也买了四合院,若是喜欢这种房子,可以尽管开口。”

    “叶老先生不嫌弃的话还是喊我一声建军吧。”许建军真的有些拘谨,来之前谢铮在他耳边小声嘀咕着这位老者的身份,可是让他差点没吓出一身冷汗。

    许建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之前女儿救的这位老者居然是开国元勋叶永嘉,和谢铮爷爷同一时期的大人物。

    虽然不如谢宏佳牛气,可也不是许建军这等地位的人能高攀的上的,这真的是国家顶级的人物了。

    叶永嘉似乎也察觉到许建军的紧张,笑呵呵的改口喊他建军。

    “我挺喜欢四合院的,虽然这种别墅也很漂亮。”许宁拒绝了老人家的提议。

    因为今天叶永嘉要请人来吃饭,叶家的人都聚集了过来,他们都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居然能劳动叶永嘉亲自出面邀请。

    进门后,看到客厅里这么多人,叶永嘉笑道:“你们都来了?要留下来一起吃饭?”

    “爸,这就是您要请的人啊?”叶家长媳笑眯眯的看着老爷子身边的三位,很显然是一家子,相貌倒是都很不错,可是瞧着却很陌生,“这几位是谁?”

    “这是许宁,之前我去探望你们周叔叔时,心绞痛发作,就是这孩子把我送到医院的,这两位是许宁的父母,许建军和他的太太秦雪娟。”

    一听这话,叶家的众人都对他们一家人表示感谢,之前的少许不满也变得热络起来。

    毕竟叶永嘉是整个叶家的擎天柱,他可绝对不能出事。

    叶永嘉的冠心病是老毛病了,无法根治,只能吃药缓解着,万一他出了事,叶家非得乱套不可。

    叶琳看到许宁,依稀记得对方的模样,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是见过许宁的,当时就跟在谢铮身边。

    前段时间爷爷和她说过,以后别去打谢铮的主意,她心里很是不服气,之前爷爷明明是不反对的态度,怎么突然就改变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许宁的关系。

    老爷子大概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却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什么,他心里明白叶琳虽然骄纵,可是却不会在自己面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今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家的众人也都做过介绍,叶永嘉有两子一女,长子叶元哲膝下有一子一女,儿子叶珏女儿叶琳,次子叶元培膝下只有一子叶瑾,还有一个女儿叶元珍已经嫁去了国外,听说丈夫是个外籍华人,对方和叶元珍是同学,毕业后夫妻俩留在当地的生物科技公司工作,很少回来。

    “许宁,谢谢你救了我爷爷。”叶瑾很诚恳的和许宁道谢。

    许宁看着面前的男子,身材欣长挺拔,面容俊美,其父叶元培的相貌不算多帅,可是叶瑾的母亲却很是柔媚,叶瑾是中和了父母的长处,虽然很俊美却不显得娘气,气质非常的干净。

    “不用客气,我也是举手之劳,看到叶老先生当时很痛苦,就送到了医院。”

    “不管怎样,你的举手之劳对我们叶家是大恩,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能帮的我都会帮你。”叶瑾的态度非常的认真。

    许宁真的有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她救人的时候也没想着对方回报,可似乎真的是超出了预期。

    不过她心里也为叶老爷子高兴,他的家人对他如此的孝顺和重视。

    ------题外话------

    铮哥:叶瑾的气质很干净?嗯?

    宁妹:酸味好重,开窗通通风。

    铮哥:mmp,好气。

    叶瑾:我这是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