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最亲的人】
    食堂里,几个女生聚在一起,从之前的四个人变成了现在的六个人,还有一个是赵文燕的同桌。

    “许宁,你们班里一眼望过去,全都是男的,这还真是”

    几个女孩子忍不住抖肩乐的要死。

    “你们文科班不还是女多男少?”许宁也觉得有些乐。

    “这倒是,我和雪莹一个班,班里男生有八个,文燕他们好歹还有十一个呢。”张梦也觉得这样很有意思,高一的时候班级里男女比例还是差不多的。

    现在干脆就和尼姑庙和尚庙差不多,只是中间混进起了间谍。

    “不是许宁,你明明各科成绩都很好,干啥要选理科啊,反正我是觉得理科超级超级难。”赵文燕唉声叹气,“生化物,我看着上面的字就头晕。”

    “这你不知道了吧?许宁以后是要学医的,不选理科难道还要选文科啊。”

    “梦想这么大?居然要学医?”赵文燕看着张梦,“你以后要学什么?”

    “我还不清楚了,等能考上大学再说吧。”张梦之前压根想不到还能考上高中,现在的成绩虽然也不错,可是能不能考上好大学还说不准,至于以后想要从事什么职业,还太遥远,暂时没有考虑过。

    严雪莹却很认真的说道:“我觉得我想学服装。”

    “学服装去厂子里做样板师?”赵文燕问道。

    “不知道,想想又觉得亏了,以后要是我考上了大学,就是找一家服装厂打样板,不太合适哦?”

    “可不是嘛。”张梦点点头,“花了那么多钱读完大学,你居然就只是打个样板,我看你还不如自己做衣服卖呢,现在不是还有个职业叫服装设计师吗?”

    “哎,这个职业好,就这个了。”

    谭媛媛总觉得自己插不上嘴,身边三个女生真的太能说了。

    再看看对面的许宁,也没说什么话,就是一边吃饭,一边静静的听着,丝毫不在意旁边的热火朝天,她之前自卑失落的心情很诡异的平复了。

    谭媛媛是个读死书的孩子,她的成绩在班里保持在中游水平,虽然学习很刻苦,但是接下来的几次考试,愣是没有挤进班级前二十,她心里挺着急的。

    身边坐着的可是年级第一的人,她这个成绩真的是一点都不够看,虽然经常询问许宁问题,当时她也很努力的记下来了,可是稍微一个不注意,没有秦加复习,过段时间又会忘记,就算脑子里知道这个问题她之前是明白的,可是偶尔就会变成浆糊,模模糊糊的写错。

    理科不像文科那样,答案有的时候是一目了然的,理科题里面总会有很多的弯弯绕以及陷阱,而历史地理一类的,只需要通篇熟悉了,考试就没什么问题,可理科这边还需要你扩散思维,有时候会让各种问题搞得头晕脑胀的。

    谭媛媛之所以选择理科,是因为她文科的成绩真的很差,现在选择了理科可以排在班级中游水平,高一没有分文理的时候她的成绩被文科拖的名次更差,这纯粹就是矮子里面拔高子。

    不像许宁,选择什么完全就是看未来的职业走向,她有着清晰的规划和目标,并且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步步的前行。

    课堂上,老师经常会讲完备课的课程后,询问有同学哪里不懂,谭媛媛总会很频繁的举手回答问题。

    次数一多,许宁顿时也察觉到老师的无奈了,甚至看到谭媛媛举手,老师的脸色都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是老师不喜欢勤学好问的学生,而是谭媛媛的问题总是问不到点子上,甚至课堂上讲解的知识明明涉及到她问题的答案,可是谭媛媛总是能变着法的将问题稍微变化一点再问一遍,明明问题和老师讲解的一样。

    对于这样爱钻牛角尖的同学,不只是老师,许宁也会觉得很头疼。

    打个简单的比方说,有人问你昨天晚上吃的什么饭?对方回答吃的萝卜丝包子。

    而后对方又问了一句,你吃的什么馅的包子。

    萝卜丝包子:难道我的肚子里装的是白菜?都说了是萝卜丝的包子了。

    谭媛媛就是这种状态,所以有的老师真的是很头疼,尤其是物理老师更是如此,每节课都被谭媛媛折腾的精疲力尽,两大杯水都不够缓解那种口干舌燥。

    物理老师就是这么一个“萝卜丝包子”。

    可是能怎么办?学生不懂还知道问,回答再多遍也得教,只要肯学就行。

    然而物理老师批改完谭媛媛的试卷,依旧只有七十多分,心里顿时有种无力感。

    同学,你每节课都把我问的口干舌燥,学习劲头还那么足,这次居然比上次考试还要低两分,你对得起我对你的苦口婆心吗?

    许宁看到谭媛媛那失落的表情,在看到试卷上那鲜红的分数,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

    说什么别气馁,下次继续努力?

    天知道这个姑娘真的很努力了,上课很积极,下课也会忙着预习功课,几乎从来不玩闹,还想怎样?

    这或许就真的可以说是天赋问题了。

    很多有天赋的上课听讲,平时随便玩,考试照样得高分。

    谭媛媛则是那个完全相反的例子。

    礼拜六晚上,一家三口吃着晚饭,许宁和父母说起了谭媛媛的这种情况。

    “她真的比谁都努力,可是分数依旧上不去,我就是觉得怎么都不应该啊。”说实话,许宁是真的搞不懂。

    许建军嚼着清脆的酱黄瓜,“问题还是出在你这个同学身上,她的学习方法很有问题。”

    秦雪娟也赞同丈夫的这个看法,“其实你看着她学习很努力,但她的大脑思维还是处在偷懒的阶段,并没有投入进去。像你刚才说的,有的学生平时根本就不复习也不,就只是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结果就能取得好成绩,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平时大脑的思维完全调动起来了。想要大脑长时间保持思维活跃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有的人看着很认真,其实思维早已经停止了思考,她只是自己觉得很认真而已。”

    “大概吧。”许宁点点头。

    “有的人会说,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成绩就是上不去。在他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盲点。宁宁,努力不是你自己觉得如何就如何的,想要取得好的结局,努力的方向最初就要确定好,不然你再如何的拼力,方向不对,结果也是无法圆满。”许建军笑道:“你说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我读书期间也遇到过,平时比谁都要努力,结果还是一事无成,这就是没有找对方向。”

    面对谭媛媛这种情况,许宁也是无能为力,甚至和这个女孩子坐同桌,她也觉得非常有压力。

    不过再有压力也只能忍耐着,明年就能换同桌了,忍一忍吧。

    许宁不禁庆幸她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不然身边的人肯定也会觉得很有压力吧。

    空间在不知不觉间扩大了到了五亩地,许宁随后在里面种植了半亩地的草莓。

    当天晚上,许宁将草莓从空间里取出来,然后直接放到了饭桌上,上面还洒了薄薄的一层白砂糖。

    “哎哟,个头可真不小。”许建军从小到大真的没吃过几回草莓,他们这边都没什么人种植,不过在江城下面的某个县,有个草莓之乡,并非就说这里的草莓是最好吃的,而是种植的面积不算小。

    可惜草莓这种水果,真的是极难保存和运输,以现在的条件保存和运输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一般草莓摘下来一天不到,外观和味道就会大打折扣。

    许建军吃了一个,那味道让他整个人似乎都有点飘飘欲仙,味美的差点让他落泪。

    “比起我几年前在江城吃过的味道都要好。”许建军咂咂嘴,望着媳妇道:“几年前我去城里出差,在那边第一次吃了草莓,现在想想都觉得回味无穷,按理说回忆是最美好的,可是碰到咱闺女的这份草莓,那个回忆也不怎么着了。”

    秦雪娟乐的哈哈大笑,“其实草莓也能做罐头吧?”

    许宁点点头,“能,但是妈,我觉得咱家的草莓罐头,价格肯定得涨涨,不然太便宜了。”

    “现在出售草莓罐头不会让人怀疑吧?”她有些担心。

    许建军却边吃边摇头,“放心吧,江城那边可是有塑料大棚的,冬天也能种植,虽然刚兴起没两年。”

    “还是再等等吧,现在这四种罐头的销量很不错,不用着急开发新品种,这些草莓咱们先自己吃。”秦雪娟对许宁道:“等这个星期回去,让你奶奶和弟弟也尝尝。”

    “当然了。”

    礼拜天回到家,许锐看到这个大味美的草莓,简直喜欢的不得了,吃的嘴角衣服上都沾着红色的草莓汁,若不是许宁空间里的食物都有保障,还真的不能让许锐一下子吃这么多。

    这小家伙从看到草莓后,小嘴巴不闲着都吃了十几个了,要知道这草莓的个头可是很不小的。

    “好吃吗?”许宁心满意足的看着弟弟。

    小家伙眯起眼睛,美滋滋的点头,“好吃,姐姐你吃。”

    “我不吃了,你也别吃了,不然待会儿就吃不下饭了。”

    “好吧。”许锐委委屈屈的点头答应了,这可是个很听话的小娃娃。

    晚饭饭桌上,于春花很机智的说道:“回来就回来,买这么贵的东西干啥。”

    “还不是建军,看到市场上有卖的,就想着买回来给你们尝尝,这个头还真大。”秦雪娟嗔笑着回答。

    虽然家里多了一位老药叔,许宁这边各种的藏着掖着,但是能看到奶奶轻松欢快的样子,她也乐意继续隐藏下去。

    许建军和秦雪娟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自然不会泄露。

    至于于春花,更是人精中的戏精,完全不需要担心。

    再说老药叔这个人真的非常好,是真正的好,不管怎样,他们一家以后都会很幸福的。

    “秦钊,你这罐头哪里买的?味道这么好?”魔都帝森家居建材代理店办公室,一个和秦钊差不多年纪的青年男子边吃着罐头,边嘟囔着问道。

    秦钊见好友这副狼吞虎咽的模样,笑道:“是我姑姑家里做的,就给你吃这一罐,多了没有。”

    “别呀。”霍宇驰瞪眼,“还有别的味道吗?按理说罐头黄桃才是王道,我就吃了一罐苹果的,有黄桃的吗?”

    “没有!”秦钊这次连眼神都没给好友一个,“差不多就行了。”

    “啧,你这就不够哥们了,让我多吃点,我可以介绍进我家的超市里,你不吃亏的。”

    说真的,这么好吃的罐头,霍宇驰这个家里开着多家连锁商超的公子哥还是第一次吃到,就是只有一罐,不过瘾,男人怎么着也得吃上个三罐两罐的才叫男人。

    “我姑姑是小厂经营,产量有限,就现在厂里的订单都压到一年后了,你们家拿不到订单的。”秦钊处理完手里的文件,靠在椅背上伸了一个懒腰,“他们家主要销往帝都,那边都是供不应求,我姑姑求不到你这里,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这么抠门。”

    “啧啧,你真是不够义气,我给你十块钱,你给我一罐黄桃。”霍宇驰颇有点耍无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拍在玻璃茶几上,“别忘记找我九十。”

    秦钊顿时哭笑不得,“你还真是不死心,我这边真的就只剩下这么一罐了,其他的都被家里人吃光了,这还是好不容易抢下来的。”

    说起秦钊的家里人,霍宇驰撑着下巴,眯眼问道:“听说你祖父祖母和你姑姑闹翻了?”

    “是啊,以后秦家没有白事,估计我姑姑是不会回来的。”秦钊没有觉得丝毫不自在,说的很是随意。

    作为和秦钊认识了很多年的好哥们,霍宇驰真的是太了解这个好友了。

    他看着温润儒雅,其实心有的时候真的很淡漠,对待亲情总觉得也有种若即若离,似乎血缘亲人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怎么重要似的。

    偶尔去秦家,看到秦钊和他家人的相处模式,他就觉得这个男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猜测。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姑姑在秦钊心里是特别的。

    “秦钊,你姑姑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定位?”霍宇驰问的很认真。

    秦钊微微抬起好看的眼眸,眼神里是如旧的温润,“最亲的人。”

    霍宇驰明白了,秦家所有人绑在一起,也不如这个姑姑在秦钊心里来的重要。

    “以前就听说小的时候你经常被你姑姑欺负到哭,现在居然在你心里是最重要的,你不会是受虐狂吧?”

    “我姑姑和秦家其他人是不一样的。”秦钊唇角弯了一下,“秦家骨子里的人都是带着算计和心机的,唯独我姑姑是个例外,她对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真心的,可惜呀。”

    “哎,我觉得你这个人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不然全世界的演员大奖,都阻不住你。”

    霍宇驰看看时间,起身招呼他出去吃饭,“过几天要去帝都了?”

    “嗯,我看中了2号地,准备去拿下来。”秦钊踏出店铺,“听说咱们这边江边有块地也要拍卖。”

    “想要的话就拿下来,钱不够和我说。”霍宇驰抬手搭在秦钊的肩膀,“今天去鸭记吃吧,很久没喝他们家的老鸭汤了。”

    “走吧。”

    两人坐上霍宇驰的车,就直奔目的地。

    秦钊真的对秦家的亲人没感情吗?当然不是。

    只是这种感情似乎并不纯粹,都带着一些试探和心机。

    他有一句话说的没错,秦家的人骨子里都透着算计和心机,夫妻之间,父子之间,兄弟之间,同辈之间,在外人看来好似亲密无间,实则都不是那种纯粹的亲情。

    在秦钊看来,这种算计和心机,是从他的祖父那边开始变本加厉的,他让父亲娶了母亲联姻,然后暗中以肮脏的手段搞垮了母亲家的生意,而后更是像让姑姑也走上这条路,甚至以下作的手段逼迫姑姑抛夫弃女。

    自己在秦家看似备受宠爱,可也是看在他有能力的前提下,否则按照祖父的性格,绝对不会如此疼爱他的。

    他自从几年前去过姑姑家里,看了许家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回来后突然觉得秦家的人没一个内心干净的,就连她的母亲也是压抑着本性在祖母面前装模作样,当初姑姑被祖父祖母骗回家,母亲也在背地里说姑姑别想带走秦家一分钱云云,还有妹妹做的那庄丢人现眼的事情,让秦钊偶尔或身心俱疲。

    家,本来是一个人最温暖的的港湾。

    可是待在秦家的时间久了,总会让秦钊有种窒息的感觉。

    想到姑父在他父亲面前的随意,再想想自己父亲在祖父祖母面前时的恭敬有加,言语在说出口都要在唇边滚三圈的相处模式,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哪里是亲父子和亲母子,完全就是上下级的关系。

    所以大学一毕业,他就搬出来了,他不担心继续呆在秦家会怎样,反正他很明白自己的忍耐力,只是突然不想勉强自己了。

    仅此而已。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