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爱咋咋地】
    下午,姑侄俩坐在院子里就这次的土地竞拍后续的发展开始了讨论。

    秦钊是打算将这块地在手里多留一段时间,看看后面的情况,真的要直接开发,目前秦钊还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毕竟他也刚开始创业,就算是把这块地抵押给银行,其后续的资金也会出现乏力。

    听到秦雪娟准备把五号地留下,七号地看情况出手,秦钊总觉得有点可惜。

    这两块地其实都算是商住两用,而七号地的面积要稍微大一点。

    若是手里资金非常充足的话,两块地一起留在手里,以后的价值以及盈利必然能让无数人垂涎,可很显然若是她真的要留下一块地的话,必然就要抛出另外一块地,不然别说后续如何,就是现在也已经捉襟见肘了。

    秦钊和霍宇驰在当天晚上就开车走了,秦雪娟则是等到谢铮休息,和他说了一些事情,这才返回江城,至于说这手里的两块地,可不是他们厂的罐头,放着还能变质。

    等后续国家的政策出台后,她会亲自过来处理手里的七号地,她准备以挂牌拍卖的形式,出售七号地的七十年使用权。

    至于留在手里的这块地,她其实有自己的打算,准备建造帝都最具标杆性的商业圈,当然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形态,后续如何也是要看她自己的手段。

    若是这次两条地铁线真的确定下来,谢铮还说以后有情况会向她透露,她发现这孩子真的很厉害,若非要去部队,进入商界发展的话,恐怕用不了多少年就会成长为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商人的眼光和信息是最重要的。

    时间进入冬天,气温一日日降下来,因为这边的空气没有污染,一年四季异常分明。

    礼拜天,他们一家三口刚进家门,就听到于春花对儿媳道:“前两天我接到刘永涛家的电话,说是有人给他介绍了个婆娘,刘家就打电话过来了。”

    许建军并不太吃惊,“我二姐也没了好几年了,刘永涛也年轻,家里总少不得婆娘的,不过妈打听对方的情况了吗?”

    “又不是我儿子和闺女的,我打听干啥,他们想咋样就咋样呗。”于春花暗中翻了一个白眼,“那俩孩子他们想养就好好养活,不想养活就给我送回来,我好歹也能看着那俩孩子长大。”

    “您说的是。”许建军倒是不在乎多供养两个孩子读书,虽然许春梅出嫁后很多年不会来,可是小的时候她宁肯自己饿着,也要让许建军吃饱,那种年代的情谊真的是难以轻易忘记的。

    “不过我听刘家那老婆娘说,这个女的好像是不能生。”于春花摇头叹息道:“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我是觉得不能生也没啥事,反正刘永涛也有俩孩子了,生不生的吧,他家日子本身就不宽裕,刘永涛的腿也落下了病根,重活也不能干,再生孩子哪里养活的起?”

    秦雪娟觉得若是这样,大姑姐留下的俩孩子可能不会让后妈苛待。

    “若真的这样我觉得也挺不错的。”她将手里洗好的韭菜递给婆婆,“等那媳妇进了门,以后养老还是得妞妞姐弟俩,那后妈也不会折腾这俩孩子。”

    “是这个理儿,不过我听这刘家那老婆娘似乎不大乐意。”于春花冷哼一声,“我是懒得管,他们爱找啥样的找啥样的,只要别作践我那俩外孙就行。”

    许宁领着弟弟站在猪圈面前看里面的大肥猪,再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宰杀了,现在的分量也很不轻。

    “不过我就纳闷了,他有爹娘,而且我姑姑没了,现在唯一联系两家关系的也就是妞妞和小宝了,他想再娶也是他的事情,和咱们家说什么,难道咱们说不让他结婚,他就能单身一辈子?”许宁玩弄着弟弟头顶上的一嘬呆毛,“其实在他们家打电话前就应该很明白,我们家为了那俩孩子,也不希望他们结婚,现在还故作好商量似的和咱们说一声,真的是很没意思。”

    “你这孩子。”秦雪娟无语的看着闺女,这孩子说话还真的是挺噎人的。

    虽然很有道理。

    “可不是咋地。”于春花也很赞同孙女的话,“想娶就娶呗,和我说啥,以前他们家可不是这么客气的,现在整这么一出,恶心谁啊。当初要是这么好说话,春梅也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爸,明年他也该上幼儿园了吧?”许宁反复的顺着许锐头顶的呆毛,一遍遍的压下去,一遍遍的又跳起来,晚上睡觉真的是太不老实了。

    小家伙的头发长了,过年之前奶奶应该会给他剪短一点。

    “年纪正合适,幼儿园就在隔壁村子,明年麦收后就把他送过去。”儿子转眼就要四岁了,送过去也好,两位老人在家里也能轻松些。

    老刘家,最近有关刘永涛准备再娶的消息,可是讨论的很频繁。

    刘永涛兄弟俩分家了,平时吃饭也都是两口锅,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因为刘永涛的腿脚不好,早两年跟着村子里的老木匠学手艺,现在倒也是有模有样,一年也能赚些钱,日子并不比刘永波家里差多少,再加上大房手里还有好几千块钱,这让二房媳妇心里一直挂念着,偶尔会和婆婆说起儿子读书差钱什么的,可是这么些年愣是没有从公公手里扣出一分钱来。

    杨小琴儿子学习不咋地,在班里算得上是下游水平,考上高中是没指望了,这夫妻俩似乎也不在乎儿子学习咋样,反正学得再好还不是得娶老婆生孩子,还不如手里攥着钱来的有安全感。

    可要不出来钱,她也只能干瞪眼,总不能上手抢吧?

    “你说,老大家的真的要娶那个婆娘啊?”杨小琴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不屑的。

    以前好歹许春梅的弟弟还是镇政府的,虽然不是他们镇子里的小官。

    可看看这个,听说是生不出孩子被扫地出门的,现在居然有可能成为她的大嫂,杨小琴心里咋想咋膈应,这以后在村子里转悠,人家指不定在背后怎么指指点点呢。

    “现在还不知道呢,这不是正在相看着嘛。”刘永波靠在热炕头上剥花生种子。

    “我反正是看不上那人,人家不要的,凭啥咱家就得不嫌寒碜的娶回来?老大家的不嫌弃,我还觉得恶心呢,一个不下蛋的老母鸡,还不找口井跳进去死了得了,凭啥来恶心咱们一家子?这以后在村子里闲逛,人家张口就说咱大哥家娶了这么个老婆,我还有脸吗?”

    刘永波蹙眉,“这是大哥娶媳妇,你管那么多呢,和咱们这房有啥关系,再说不能生就不生,反正大哥也有俩孩子了。”

    “哼,你知道个屁,这娶媳妇不花钱啊?咱爹手里那五千块可是一分钱都没动呢。”说到这里,杨小琴磨蹭道丈夫身边,胳膊肘拐了拐刘永波的大腿,“你说咱爹妈是不是真那么狠心啊,那么多钱他们不花,不能先借给咱们使使?”

    “你要钱干啥?家里没钱了?”

    “你是不是傻啊?”杨小琴气氛的拍了刘永波的大腿一下,“以后肯定是咱儿子先结婚是吧?现在就得为儿子的房子做打算了。”

    刘妞妞知道她爸在相看老婆,其实之前也有过这么几次,别看她爸之前说的多好,什么儿女没长大之前不娶老婆,可是这怎么可能。

    不过这次她觉得娶了就娶了吧,反正这个女人不能生孩子,以后也威胁不到她和弟弟的地位,嫁到这里来无非就是为大小一家操劳,老了她和弟弟可以给她披麻戴孝,养老送终,这都无所谓。

    若是这个女人安分还好,假如敢在背地里打什么乱七八糟的注意,刘妞妞觉得自己也不是那种被人欺负了就不还手的人,她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个女人,反正不是自己亲妈,她动起手来也没什么压力。

    别以为真的嫁给她爹就是她亲妈了,这世上没那么便宜的事情。

    两日后,媒人带着一个穿着朴素,两只胳膊肘还带着布丁的女人来到了刘永涛的家里。

    因为要相看媳妇,刘永涛这两天也没有出门做工。

    之前刘妞妞给姥姥打电话问了很多问题,于春花也将自己的心思和外孙女说了,让她等这个女人进门的时候多观察观察,从头到尾都得看着仔细点,然后也要提前和她说说一些家里的情况,要是她真的想认真过日子,以后他们姐弟俩自然会孝顺这个女人,若是婚后在背地里整啥幺蛾子,那是绝对不行的。

    她仔细的打量着坐在炕沿上的女人,模样长得很普通,皮肤也听粗糙的,尤其是那双手,明明刚三十出头的年纪,皴裂的很严重,一看就是常年做活计的关系,看着样子就是个手脚勤快的。

    “涛子啊,这就是婶子和你说的崔萍,家是崔家庄的。”媒人笑呵呵的和刘永涛说了一句,然后对刘老太太笑道:“老姐姐,你也知道我做媒人有几十年了,说过的媒每年都有好几十,谁和谁有夫妻相我是通常能看的**不离十,崔萍可能干活呢,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就是命苦不能生,可是这没啥关系,反正你家也有孙女孙子是吧?”

    崔萍此时很拘谨,听着媒人的话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之前听说刘永涛的老婆在婆家的日子不太好,婆婆和弟媳妇合着伙磋磨她,后来去县里打工被车撞死了。

    不过今儿过来看着刘永涛和他娘,不像是那种坏人,尤其是刘永涛的模样长得真不错,就算腿脚有点不好,可现在好歹也是个木匠,每年还是能赚不老少的钱,她倒是觉得挺满意的。

    就是不知道刘家人能不能看得上她。

    就在崔萍从刘家走了之后的一个礼拜内,刘家那边来了消息,说是这事儿就算是成了。

    当时崔萍真的是无比欢喜。

    她真的是在崔家待的够够的了,爹妈背地里唉声叹气不说,两个嫂子更是每日里在她面前阴阳怪气的,说话很不好听,崔萍也因为是无法生育被婆家赶出来,觉得给崔家丢了脸,每日里就是将家里的活计全部包揽下来,以求爹妈和两位嫂子少给她点脸色看。

    可面对着村子里人的指指点点,整个崔家就好似一个高强度的压力锅,她在这个环境里被挤压的连腰都直不起来,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

    得知刘永涛要娶她,崔萍其实一分钱彩礼都不想要,可是这个时候两位嫂子就在爹妈面前拼了命的鼓吹彩礼方面的事情,让崔萍心里别提多丢脸了。

    “我不想要彩礼。”崔萍在一个晚饭后将心里话告诉家里人。

    然后就听到两位嫂子相继“啪啪”的撂下筷子。

    “你说啥,不要彩礼?妹子你这是要倒贴他家里去啊?”

    “可不是咋地,不要彩礼?你想啥呢?知道的是你心眼好,不知道的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寒碜咱们家呢,说是咱们家苛待你,连彩礼都不要,就是为了让你早点离开崔家。”

    崔萍心里很呕,你们这前后的态度未免差别也太大了。

    尤记得没嫁人的时候,爹妈和两个哥哥以及嫂子都待她很好,谁能想到出嫁小十年,在婆家被磋磨的好不容易离了婚,回到家里娘家人也对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没有一个娘家人待见她。

    就连侄子侄女也在背地里说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小的时候她可是很疼爱这几个孩子的,真的让崔萍伤透了心。

    听到家里人你一眼他一语的数落着自己,崔萍忍了很久,一把将碗仍在桌子上,气恼的站起身。

    “总之我不要彩礼,若是你们逼我,我就不嫁了,我吊死在崔家门口。”

    说完,拉开门气呼呼的走了。

    崔家人你看我我看你,许久之后崔家老头才一脸嫌恶的道:“她爱咋地咋地,让她赶紧滚,留在村子里省的咱们让人指指点点,不要彩礼咱家也没哈给她的,空手跟着走吧。”

    崔萍到底是空着手离开了崔家,临走的时候就带走了她之前离婚带回来的破衣烂衫,其他的东西崔家说啥也不让崔萍拿走。

    刘老太太看到这一幕,当时差点没让老崔家给气疯了,她觉得找这么个媳妇回去,简直就是到了血霉了。

    可是两人要结婚的事情都传开了,现在散伙他们还丢不起那人,只能自认倒霉的将崔萍给接走了。

    这个年代就应该买辆自行车带着新娘子回家才叫脸上有光,可是整个刘家庄没有一辆自行车,不过用驴车接走崔萍,也是挺好的。

    临走的时候崔萍向爹娘磕了头,然后走的义无反顾,刘永涛也不是个傻的,看崔萍走的这么寒碜,崔家居然一个人也不去喝喜酒,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内幕,只是这个时候却不方便问。

    回到刘家庄,刘永涛的屋子里都贴着红对联和喜庆的剪纸,这些东西村子里很多婆娘都会,原本很普通的小院子此时也显得格外干净喜庆。

    想到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崔萍心里就无法抑制的激动起来。

    外面有很多人在喝喜酒,妞妞则是从外面走了进来,屋里有几个婆娘正在陪着崔萍说话。

    “妞妞来了,快看看,这是你新妈妈。”几个婆娘看到妞妞进来,赶忙乐呵呵的打趣开玩笑。

    “几位婶子赶紧去吃饭吧,这里我守着就行。”妞妞冲几位同村的身子打招呼,让他们去外面吃饭。

    几个婆娘心里其实也着急,这可是喜宴,虽然不是多么丰盛,可是也比他们平常吃的好太多,谁不想赶紧装进肚子里。

    “那行,我们就出去了,你和你妈说说话吧。”几个婆娘笑呵呵的离开了。

    崔萍看着面前这个很精神利索的小姑娘,突然觉得有些紧张。

    她怕自己不被这个继女喜欢,那样她在刘家的日子必然会很难过,甚至不比在崔家好多少。

    “我以后和弟弟喊你姨吧。”妞妞在炕沿上坐下,看着一身还算喜庆的崔萍,她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这身衣裳还是刘永涛买的,“我们家人口简单,就这么四个人,爷奶是两边轮换着住,一次一个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希望你能和我爸好好过日子,只要你对我们家人好,我也会对你好的,等很多年后也会养你老哦,若是到时候二婶或者奶奶欺负你,你尽管和我说,我也会帮你。”

    崔萍心里很惊讶,她不傻,继女的话她还是能听得明白的。

    之前媒人就说过,刘永涛前妻死后的这几年,都是这个小姑娘支撑着这个家,每日里帮着家里做饭,还要教导她弟弟,可愣是没有被谁给欺负,足见是个有主见有能耐的。

    今天听到她的话,崔萍心里就明白了,要是想在刘家呆得住,就得仰仗着这个继女,若是得罪了他们姐弟,自己的下场恐怕将会是再被扫地出门。

    不过她怎么想,这都不是一件坏事,反正她不能生孩子了,现在一下子有了个闺女和儿子,挺好的。

    ------题外话------

    更新晚了,宿醉后上吐下泻!忌烟戒酒,从今日做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