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这是威胁】
    妞妞在刘家早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被祖父母不喜,相反还因为许家的关系,在刘家可以说是没谁敢欺负数落她。

    她心里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更加应该用功读书,只有自己以后出息了,才算是真的能挺直腰杆,不然总是靠着外婆,自己不知道努力,外婆也会对她失望的。

    之前杨小琴也明里暗里的想要从妞妞手里抠出点钱,可是都被妞妞给直接拒绝了,就算弄得杨小琴在晚辈面前丢了面子,可是她也不敢对妞妞做什么。

    尤其是今年许建军去了县政府工作,这就和在镇上的性质不一样了,再加上许家现在似乎也发财了,谁敢来找他们的晦气,怎么着也算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了。

    时间进入十二月里,在一个鹅毛飞雪的日子里,谢铮那边给她打来了电话。

    谢铮告诉秦雪娟,有关地铁线的事情上面已经批复下来了,秦雪娟手里的两块地现在已经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两块地加起来总面积五十万平方米,这若是打包拍卖,绝对是近十年内的地王了,明年也会有几块地进行拍卖,可是面积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多万,而秦雪娟手里的七号地就差不多三十万平米,关键还是商宅两用的土地,帝都乃至全国的一些新崛起的地产商都瞄准了秦雪娟,纷纷透过各自的途径打听秦雪娟的电话,谋求合作甚至是转让的机会。

    他们知道,秦雪娟或许可以拿下这两块地的使用权,可是恐怕没有能力经营这两块地,现在国内真的没有几家公司能一下子运作五十万平的本事。

    “小铮,你让熟悉的人帮我和拍卖行透露一个消息,明年五月份我将会去帝都,我准备把七号地以拍卖的形式转让出去。”秦雪娟在这边和谢铮说道。

    谢铮在那边答应了,“三婶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我建议这块地的起拍价格定在一千六百万!”

    “这么高?”秦雪娟有点吃惊,“这可是比咱们拍下来的价格上涨了四倍。”

    “您放心吧,七号地这里用不到十年,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有预感,这块地再过二三十年,就划到市中心里来,要知道现在这块地还只是市郊。”

    “若是真的这样,那这一千六百万可是很便宜了。”秦雪娟笑道。

    “是啊,起拍价是这个数,至少拿到手里能达到两千万,还掉之前的一千万,三婶净赚一千万。”

    “这也都是你的功劳。”秦雪娟真的相信谢铮就是她的福星了,“到时候你想要什么三婶都给你买。”

    谢铮在那边低声笑了笑,“我不用三婶给我买东西,不如您多给宁宁准备点嫁妆?”

    秦雪娟瞬间反应过来,感情谢铮这小子真的觊觎着她的女儿啊!

    “你这臭小子,心眼还真多。”她笑骂道。

    “三婶您不会反对吧?”

    “只要宁宁愿意,我和你三叔就不反对,你好歹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知根知底的孩子,若是能和宁宁在一起,我和你三叔心里宽慰着呢。”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谢铮把这件事和殷墨说了,那边很快就安排拍卖行放出了消息。

    国内的一些地产商得知这个消息,也都纷纷开始做准备,五月份就半年的时间,而且七号地的面积也足有三十万,谁能不动心?

    虽然就只有这一块,可是在现今政府的扶植下也足够大赚一笔了,国家现在鼓励商业的发展,银行贷款方面都很容易,比起后面那些年手续真的是非常少了。

    晚上秦雪娟把这件事和丈夫在饭桌上说了,许建军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打哆嗦。

    “娟儿,你说你五百万买回来的地,起拍价就是一千六百万?这会不会太多了呀?”

    “不多!”秦雪娟轻轻摇头,“若是给你个选择,你是愿意住在距离公车站点近的地方,还是愿意住在交通不便的深山里?”

    “这根本就不用问,当然是乐意住在离着公车站点近的地方啊,这种地方的发展是最快的。”

    “这就是咯。”秦雪娟笑着点点头,“七号地这边在明后两年就会开始修建地铁站,之前乏人问津,现在却不一样了,再说有的地产公司也会利用炒地来盈利,我若非没有资金,两块地都想留着自己开发,现在我卖掉手里面积大一点的地,然后开始筹划自己留下来的这块地,到时候若引进国内外大牌公司进驻的话,咱们就可以靠着租金盈利了。”

    听秦雪娟说的头头是道,许建军父女也就是这么静静的听着,就算是想插嘴,也不知道说什么,父女俩都不懂。

    “妈,到时候你还会自己留一栋大厦吗?”

    “当然,咱们以后也是要成立公司的,而且若是你争气考到帝都,妈就带着爷爷奶奶和你弟弟陪你一起过去,让你爸爸自己在这里行了。”

    许建军顿时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不想被扔下,你也努力工作,争取再往上面冲一冲。”秦雪娟往丈夫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我相信你的能力。”

    “谢谢老婆。”

    其实秦雪娟觉得,若是这块地再放些年,价格会疯长的更加厉害,可是若是拖延下去,她也会耽误这几年的高速发展期,时间可是不等人的,至少她的手里目前还是有一块地的,这也足够她慢慢的吃了。

    贪多嚼不烂,她比不得那些财力雄厚的大公司。

    这一年的新年,江家没有回来,因为高奶奶的身体似乎不是特别好,冬天里生了一场病,感冒后就一直没好利索,也是为了不让她在路上遭罪,一家三口是留在帝都过的年。

    两位老人年纪都大了,香山村虽然是他们的祖居,可是家里的地已经租给了村子里别的人种着,每年回来不过就是看看许宁一家人,这次没回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谢铮却买了很多东西,从帝都邮寄了回来。

    这一年来许家拜年的人多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许家现在今时不同往日,又或者是老药叔和于春花在一起了,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过来和老药叔聊天,一坐就是一上午一下午的,好在过年期间不兴在村子别的人家家里吃饭,不然指不定要天天在这里蹭饭呢。

    或许也是新婚,这年正月里刘永涛带着崔萍和两个孩子来到了许家。

    过来的时候刘永涛的神态非常的拘谨,其实许宁也觉得他的确该觉得不好意思,其实刘永涛已经不算是许家的女婿了,这次更是带着崔萍过来了,她是不怎么待见的。

    不过于春花倒是观察了崔萍很久,看到这个女人似乎真的疼爱自己两个外孙,她也没有给对方脸色看,临走的时候还给刘家带走了不少吃的东西,腊肠猪肉水果等等,就算是反季节水果,刘家人也没觉得奇怪,许家现在有钱,真的想买还是能买得到的。

    之前崔萍也和丈夫回了一趟崔家,毕竟两个村子离的不算远。

    他们带过去的东西还可以,可是两人离开崔家的时候,娘家就给他们俩装了两颗大白菜回来了,当时崔萍真的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得了,虽然丈夫没有说什么,可是她也知道丈夫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其实她真的很不愿意回娘家,这不过是新媳妇出嫁的第一个年头,不回去的话指不定刘家庄的村子里人该怎么说了,可就是走个过场,她也觉得心烦意乱的。

    再看看来到许家,临走的时候许老太太给他们装了很多的年礼,还都是实打实的,腊肠就有十好几斤,新鲜的猪肉也有七八斤,还有水果,以及给两个孩子准备的书本和笔,就连新衣服也有,这种对比真的让人很沮丧。

    “回去后要不要给二叔家里送点?”崔萍和刘永涛商量着。

    “送点过去吧。”刘永涛点点头,“送多送少你和妞妞商量着,以前都是她给老二家的准备东西,心里有数。”

    “行!”崔萍点点头。

    她发现这些日子和继女相处的非常好,吃的虽然不如许家好,可是却比崔家好很多,至少家里的饭菜经常能看到肉腥,也能天天吃白面馒头,而这中间弟妹杨小琴当面明讽暗刺的挤兑了她好机会,妞妞不知道还好,知道的话总会当面就让杨小琴吃个哑巴亏,在刘家的日子好过,她也真心的想融入到这个家里,对继子继女也是发自内心的好,毕竟她这辈子是没法生孩子了,以后还是得指望这俩孩子。

    “就给二叔家四根腊肠和一碗肉吧。”回到家里,妞妞拿起刀,熟练的割了一条肉,看样子也就一斤,四根腊肠好歹也有一斤多点,“他们家也有娘家,从没想着给咱送点,主要是看在我哥那人在外面混不吝,对我和弟弟却很好,不然我懒得给他们家东西吃。”

    崔萍笑笑,说的还真是,二房家那小子可真的是个混不吝,除了学习不少,啥歪门邪道的都感兴趣,可真的对这大伯家的弟弟妹妹非常好,外面摸了鸟蛋鱼等东西,都会想着妞妞姐弟俩。

    “姨就在家先做饭吧,我送过去,免得二婶又说话不待人听,我去她不敢说的。”妞妞说着端起碗,拎着四根腊肠就往外走,“晚上我喊爷奶过来吃饭,大哥可能也会过来,姨多做点吧。”

    “行,放心吧。”崔萍想着晚上用肉片炒几个菜,再蒸一盘腊肠,她还从来没吃过腊肠呢,从小到大,今儿中午在许家是第一次吃,就是切片后放在盘子里入锅蒸熟,然后再准备一碗蒜泥,到时候腊肠沾着蒜泥,又香又辣,特别的下饭,碗底的那层腊肠里沁出来的油,蘸着馒头吃,那味道别提多垂涎了。

    如今的日子平静而温馨,她觉得格外有盼头,比留在崔家幸福多了。

    出嫁前各种忐忑不安,都化作了现在的细水长流,相濡以沫。

    来到隔壁,杨小琴看到妞妞手里端的东西,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哎哟妞妞,这是去姥姥家了吧?咋就给了这么点啊?”

    “给我们还行,淡那是我姥姥给我和弟弟的,二婶要是想吃,和你娘家要去呗,我们一年到头可见不到你给我们点东西,现在您也别嫌少了。”妞妞说罢,看到杨小琴一下子黑了脸,她也不害怕不在乎,“赶紧倒出碗来,我姨在家做饭,我还得帮忙呢。”

    说着走进炕间,见到爷爷奶奶在炕上说话,“爷奶晚上过去吃饭吧,我姥姥给了点东西,哥也过去。”

    刘洪波听了点点头,“有啥好吃的?”

    “腊肠。”妞妞说了后,出来拎着碗就往家里走,压根不理会身后碎碎念的杨小琴。

    这点妞妞可就没办法了,若是当年训斥她,她或许还不会让对方如愿,可在背后这么瞎嘀咕,她也懒得理会,反正她不敢和自己当面怼。

    小灰灰已经长得很大了,这不是宠物狗,而是农村里常见的大狼狗,养的好了,两条前腿抬起来,和一个成年男人差不多。

    或许这个小家伙一直喝着空间水,吃着空间里出来的饭菜,特别的有灵性,尤其是和许锐的感情特别好,而且还极其的护短,有时候跟着许锐出门,谁也不能靠近许锐的身,谁想逗逗许锐,小灰灰保证呲着牙威胁着对方,那样子,没人敢轻易招惹,一口叉上身可不是闹着玩的。

    过年这段时间,灰灰更是整天欢快的摇晃着那条狗尾巴,家里的各种骨头和菜汤油水都非常的充足,吃的这家伙别提多痛快了。

    过年是村子里的人来拜年,灰灰总会听到脚步声就汪汪汪的冲到门口。

    这个时候许锐也会冲着灰灰喊一嗓子,小灰灰就会摇晃着尾巴跑到许锐的身边,牢牢的保护着小主人,不让他叫唤,它保证听话,把村子很多养狗的人,真是羡慕的不得了,都纷纷询问这条狗是怎么训练的。

    五月里,秦雪娟出现在拍卖会场,今天是她手里那块地拍卖的日子,起拍价一千六百万。

    这一日适逢礼拜天,谢铮也亲临现场陪着秦雪娟一起。

    “秦女士,你的运气可是真的好,那么偏僻的地段居然瞬间翻身,成了现在的福地。”

    “是啊秦女士,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嘉航合作,一起开发你手里的五号地?”

    “你们嘉航的财力是不错,可是李总,秦女士手里的五号地总面积可是二十万,真的能吃的下来?我看秦女士还是和我们风讯合作才是上上之选,我们风讯的财力在国内也是很不错的。”

    “不好意思诸位,五号地目前我还在评估和规划阶段,这一两年内恐怕是不会进行开发的,若是有机会再说吧。”

    “秦女士,你要知道,地产界这一块是讲究收手气和财气的,今儿你拒绝了我们的好意,明儿可能就会被孤立,我们多少也打听过秦女士的身家背景,以你自己的一人之力,是很难支撑起那块商业地段的开发运营的,商界这个圈子,讲究的是和气生财,有钱大家一起赚嘛!”说话的这个可不是简单的人物,而是州城地产界的大佬陶国良的儿子陶家俊,在国内也是数得着的地产商,州城那边第一块商品房就是这家公司做的,也为国内的地产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秦阿姨。”后面谢铮一身简单的白色休闲装走了进来,面容清隽,笑容很淡,在他旁边还有殷墨和殷恪兄弟一起同行而来。

    或许不是多少人认识谢铮,可是殷墨是谁,只要有点消息门路的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现在国内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开国元勋殷焯华的长子长孙,绝对的青年才俊,且手腕非凡,欺负是公安部部长,其母更是社科院的院士,而他也在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是外交部重点栽培的人物。

    这个青年能和殷墨走在一起,其身份必然也是不低的。

    而这个青年居然喊秦雪娟为秦阿姨,就连殷墨也不例外。

    之前很多人都调查过,秦雪娟的出身只是魔都的一户有钱人家的小姐,可是这个有钱的概念也要看在什么人眼里,至少秦家在陶家俊的眼里是不值一提的。

    所以他才敢说刚才那半威胁的话来,可现在这个场面让他有点懵。

    秦雪娟看到他们三个,笑道:“小铮来就来了,你们兄弟俩也跟着来凑热闹?”

    “来随便看看,似乎开没开场就有点不太顺利啊?”殷墨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位陶家俊,察觉到对方那略微瑟缩的眼神,这才移开目光,“还要恭喜秦阿姨,可以说是手气很旺的开门红了。”

    “这也是运气。”秦雪娟和面前的几位大老板点点头,领着他们三个人就在角落的位置坐下了。

    望着秦雪娟身边的三个风格迥异却同样出色的青年,在场的不少人都非常的好奇。

    压低声音和身边的人打听其余两个人的身份。

    一个温润儒雅的青年走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含笑在几位大佬面前停了下来。

    “不用到处打听了,我知道。”秦钊唇角带着略显玩味的笑容,眼睛微微眯起,璀璨夺目。

    ------题外话------

    宁妹:哥哥,有人威胁你丈母娘。

    铮哥:胆儿挺肥,待哥哥摘过来给你下酒。

    宁妹:谢谢哥哥。

    铮哥:嘴皮子倒是利索,敢不敢来点实际的?

    宁妹:老汉推x,晚上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