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喜闻乐见】
    “左边那个是殷墨的亲弟弟,右手边的那位则是谢家的遗孤,开国元勋谢宏佳老先生的孙子,同时也是我国最杰出的两位军事科学家谢宇航和江婉华的独生子,谢铮!”看着面前瞬间变了脸色的商界大佬们,秦钊的心里只觉得好笑。

    进门就听到几位大佬聚在这里说姑姑身边的几个青年男子,他就知道这几位必然是想打姑姑手里的地的主意,却因为殷墨的出现而心里有点计较。

    可知道了谢铮的身份,他们只会更加的计较,甚至还会产生后怕的情绪。

    就看着他们现在的表情,就一清二楚了。

    在任何年代,若是没有背景,想要崛起都是困难重重,姑姑本身就很辛苦了,他绝对不能容忍别的人打姑姑的主意,包括秦家也不行。

    她赞成姑姑和秦家断了联系,可是他和姑姑的血缘亲情却是不会断的,只因为姑姑是他对秦家能容忍至今的因果。

    霍宇驰说他对亲情淡薄,是个冷血的人。

    这只是因为他把霍宇驰当做最知心的朋友,很多事情在他的面前都不需要掩饰。

    可是在除了霍宇驰外,在其他熟悉或者认识秦钊的人眼里,他是个温润,随和,有风度,以及孝顺长辈的人。

    他之前也是很疼爱妹妹秦湘的,可因为当年那件事,害的姑姑伤心,而且秦湘的手段也的确下作,对这个妹妹秦钊也不再真正的疼爱了。

    也透过这件事,他对秦家血脉里的本质更加的清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姑姑,谢铮。”秦钊笑着走上前。

    谢铮看到他过来,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只是让秦雪娟意外的是,竞价的激烈程度真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之前以为能达到两千万,她也就烧高香了,谁知道最终竞拍的价格居然高达三千八百万,就只是这么一块地,秦雪娟没花一分钱,就赚到手里两千多万,这其中有谢铮的一千万,待对方缴清款项后她就能还给谢铮,而且还有一部分税款等一行的手续款项,到了手里的大概有两千二三百万。

    要知道这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空手套白狼了。

    秦钊看到这场拍卖会,眼角眉心都透着高兴的笑容。

    难怪今天谢铮会带着殷墨过来,原来目的在这里啊。

    秦雪娟也不是笨蛋,等走出拍卖场也明白过来这点,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并不是看在这块地的价值以及秦雪娟的面子,而是秦雪娟背后的能量。

    背后站着殷家和谢铮,这已经是让整个商界震荡不已了,买下这块地实际上就是和秦雪娟建造了良好的交际关系,若是这层关系打理的好了,那么这个人在帝都将会非常的便利,背后有殷家这座巨无霸就已经是非常的了不起了,还有谢铮。

    别看谢家现在就只有谢铮一个人,但是他的能量绝对比殷家还要牛,活着的英雄,哪里有死去的英雄来的更加震撼,若是这个谢铮还是个争气的,以后谁也无法保证他能走到哪一步,毕竟在他这一生当中,恐怕没人敢去不要命的做谢铮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提前结下一个善缘,傻子才不愿意。

    商界讲究和气生财,可不仅仅是嘴上说说,哪怕你心里怎样mmp,嘴上也必须的笑嘻嘻。

    这笔款项非常的庞大,对方也不是能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不过转让书上写着结款期限,她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就可以,秦雪娟手里的这块地反正不会贬值,只会越来越值钱。

    “阿钊有认识善于土地规划和商业建筑类的设计师吗?我想将这块地提前规划一下。”秦雪娟问道。

    “有,我知道有以为法籍华人的顶尖商业建筑设计师,他参与了美国法国英国等好几处商业地段的设计建筑,叫谭如渊,我大学期间这位设计师来我们学校讲过课,不过说实话比较难请。”

    殷墨勾唇笑道:“我可以想想办法。”

    “谢谢你们了。”秦雪娟是真的感谢这几个人,“阿姨能有现在,都是亏了你们。”

    “秦阿姨别客气,好歹您以后也是谢铮的丈母娘嘛,我和谢铮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咱们不用这么客气。”殷恪大嘴巴,说起来丝毫不觉得羞窘。

    而秦钊听到后,再次看了看谢铮,发现倒是挺合适的。

    毕竟谢铮和许宁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双方应该都是很了解的,当年暑假在许家,他也接触过江家老爷子夫妇,是非常喜欢许宁的,至少许宁嫁给谢铮不会受委屈。

    “墨哥,商业和绿化都要到位,而且我建议你和对方提提,可以多设计几个地下停车场,免得以后没地方停车。”

    这话不只是殷墨,秦钊也听了进去。

    其实看看现在全国各大城市的街头,轿车还是很少的,大城市里摩托车占据主流,自行车也不遑多让,轿车却少得可怜,至于说以后轿车能多到放不下,没地方停,现在想想似乎有点夸张,不过却也值得深思。

    谢铮是知道的,后世轿车最为最主要的代步工具,很多店面是否红火,停车场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

    比如一家出行逛街,家里有车自然是要开车出去的,可有的店面门前根本就没有停车的地方,总会让人觉得去不去都行。

    同样条件的店面,有地方停车和没地方停车的客源还是有差别的。

    “我觉得也应该这样。”秦雪娟点点头。

    占地二十万平米的设计图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尤其是目前地铁线还在筹备阶段,至少也要等到地铁线的线路敲定下来,他们这边才能开始准备,既然是商业区,里面办公楼,商场,酒店,各种餐厅等等都将会囊括其中,而且秦雪娟力求打造的是高端消费场所,所以趁着这段时间,她还需要继续赚钱,当然到时候将这块地抵押给银行也能贷到不少的款项。

    接下来就是要修缮他们在帝都的四合院,许宁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按照女儿的成绩,考到帝都是十拿九稳的,秦雪娟也想早点修缮完毕,到时候他们一家人可以搬过来住。

    许宁在高二这一年,以学年第一的成绩毕业,这一年她没有跟着母亲去帝都,反而留在工厂里帮母亲打理这边的生意,不懂的话她可以询问父亲,或者是打电话询问母亲,虽然她没有想着以后经商,可能学点东西还是没坏处的。

    当然空闲的时候她会学习高三的课程,也会拿起针线练习绣活,虽然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可是许宁的进步是很大的,毕竟怀揣着空间这一时差利器,她其实算是学了很多很多年了。

    老太太平时很少看到孙女做绣活,当看到许宁给她绣的鞋面时非常吃惊。

    哪怕知道许宁是在空间里学的,可若是没有多年的勤学苦练,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就算是你的手再巧,若不下苦功夫也是白搭,看到许宁能达到这种程度,于春花真的是大喜过望。

    之前许宁的空间两三年才扩展了一亩地,前两年都是一年一亩地的扩展,而年前刚扩展了一亩地达到五亩,这个暑假居然又扩展到了六亩,而且许宁还发现土地扩展后的好处,她不需要钻进空间里亲手摘,只需要在外面想着将来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就会出现在现实中,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更加的便利,一键处理什么的。

    这个暑假谢铮没有回来,因为他要在暑假期间帮着秦雪娟看管宅子以及里面的工匠,而秦雪娟因为有谢铮留在那边,这才终于一身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里。

    而这一对小情侣也会三天两头的打电话聊天,幸亏这边接电话不用花钱,可就算如此,这可是长途电话,不想后世那各种电话套餐,打一分钟两毛钱什么的,现在的两毛钱可是很扎实的,能买很多东西呢。

    不过谢铮不在乎,许宁却经常替谢铮那边心疼。

    “还没嫁给我,就开始替我省钱了,以后你会是个好老婆的。”

    这是许宁和谢铮通话的时候,那家伙经常说的。

    最开始听许宁还会觉得脸皮烫的慌,听到后来干脆就麻木了。

    “按照预期的工程,咱们居住的那座四合院也得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工,毕竟都是木质结构,全部都是精细活儿,和砖瓦房屋很是不同。”秦雪娟和许宁上午在办公室里闲聊的时候说道。

    许宁躺在沙发上,看着在另一边捧着罐头吃的欢快的弟弟,说道:“旁边的那座院子妈没有动吗?”

    “你不是说以后留着开药膳馆吗?妈也没有插手,等明年你考上帝都后,妈再找人帮你设计修缮一下,现在不用着急。”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许宁说罢,轻轻叹口气,“一年没看到铮哥了。”

    “傻丫头。”秦雪娟抿唇笑道:“今年过年他们就回来了。”

    许宁点点头,看着母亲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是知道了自己和谢铮的事情。

    “妈,您什么时候知道的?”许宁有些羞涩的问道。

    “去年小铮说的,这次妈能赚到这么多钱,都是小铮那孩子出的力,不然妈到现在还在厂里看看账本呢,我说要谢谢这孩子,他却说不需要,让我多给你准备点嫁妆就行。”

    说到这里,秦雪娟嘴角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小铮是个好孩子,是妈看着长大的,你和他在一起,以后肯定会很幸福的。”

    “人可都是会变的,万一铮哥以后看上别的女人了呢?”许宁开玩笑似的问道。

    谁知道秦雪娟却很干脆的摇摇头,“不会的,你真当妈一点看人的水准都没有啊?”

    还不等许宁说什么,秦雪娟继续说道:“小的时候你不知道多调皮呢,当时我偶尔会想,是不是你这孩子让我和你爸惯坏了,可不管你怎么闹腾,小铮那孩子始终都包容着你,平时也喜欢带你出去玩,甚至一点都不会不耐烦,这个孩子心性好,爸妈都很喜欢他,曾经你高奶奶还和你奶奶商量,给你们俩人定个娃娃亲呢,是你奶奶觉得你们俩年纪还小,不定性,万一以后没成,还会让两家的关系变得不好,现在好了”

    许宁有点尴尬。

    幸亏没有定亲,不然的话之前的自己指不定要如何的跳脚呢。

    当时的自己肯定是看不上谢铮的,毕竟比起颜值,许宁更看重的是钱。

    幸好这辈子她没有错过,只是想到陈倩雯,偶尔她还是会觉得不安。

    不过想到谢铮曾经说过,陈倩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子宫癌去世,希望这辈子她能帮到陈倩雯,这样或许能抵消她心里的愧疚。

    但是若让许宁放弃谢铮,这是不可能了。

    谢铮喜欢她,她也喜欢谢铮,就算以后陈倩雯看上了谢铮,她也会捍卫这段感情的。

    上辈子是个坏女人,这辈子依旧如此,她还是做不来那种太过心善的人,不管前世今生,还是不想委屈了自己。

    若是能看到陈倩雯这辈子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婚姻,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陈倩雯是无辜的。

    进入高三,许宁的同桌不再是谭媛媛,而是换了另外一个女生。

    一班只有五个女生,其中必然会有一个是男女同桌的,但是其她四个女生不管是谁,肯定不会是许宁。

    许宁是现在一中重点培养的学生,虽然高伟也很不错,比起许宁来,高伟则是成绩有点飘忽,在高二下半年的多次测验当中,高伟甚至掉出过年级第五,而许宁进入高二后,成绩始终保持在年级第一,遥遥领先。

    其实江城大学每年在各县重点高中都有三个保送名额,而许宁这所学校的老师也就这三个保送名额真的是煞费苦心。

    他们都很看重许宁,就这稳定的成绩,考入江城大学应该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可各位任课老师也许宁接触了一年,心里都非常清楚,区区一座江城大学根本就入不得许宁的眼,这个姑娘想要往最高的地方飞过去。

    因为每年的保送名额都是固定的,所以学校在每年学生升入高三就开始考察,然后一模之后才会开始讨论敲定。

    当然在名额确定之前,也要和学生以及家长商量,万一人家能力好不想去江城大学,他们也不会硬逼着,能去更好的大学,对他们这所高中也是一件好事,没有谁会傻傻的干涉,江城大学也不会和更高的大学争生源。

    他们这个县也属于江城,若是真的能走出一个帝大或者华清的学生,整个市感觉也会上升一个档次,现在这两所大学可是国内最顶尖的,想要考进去那可是比起过独木桥还要独木桥,脑子塞了稻草的才会给你使绊子。

    上辈子许宁初中都没毕业,自然也没上过高中,对于什么一模二模的完全就是一头雾水。

    不过和谢铮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告诉她这只是高考前的模拟考试,氛围不如高考紧张,当然也不如后世的一模那样严谨,这就是比起平时他们小测验的时候要稍微正规一点而已,现在国内的教育刚起步,比起后来那越来越多元化的教育模式,中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们现在只能算得上是探索者,让她不用太过担忧,保持平常心。

    听到这个许宁就放心了,其实她考试的时候很少有紧张的情绪,心态会非常的端正和平静,或许是活的年岁太长了,区区一个考试,还能比得上她上辈子临死前的恐惧来的深?那不可能。

    中秋节前一天,学校在这天放了一天的假期。

    许宁带着张梦回到家里,就被父亲喊了过去。

    “宁宁过来看,小铮给咱们寄来的房子的照片。”

    许宁赶忙拉着张梦上前,照片有厚厚的一沓,而且还都是菜色照片。

    “这房子真漂亮,古色古香的。”张梦看到照片里的宅子,惊讶的问道:“许叔,这是你们家的房子啊?”

    “是啊。”许建军笑眯眯的点头。

    “真漂亮。”

    两个姑娘凑在一起看着手里的照片,许宁看的尤其认真。

    房屋都经过精细的修缮和粉刷,前院的青石板路也重新铺设了,而且两边还铺上了碧绿的草坪,房屋的屋檐窗棱已经不复之前的破败和陈旧,此时看上去颇有种雅致甚至贵气的感觉。

    屋子里都是空空的,还没有家具填充,这些都需要他们一家到了帝都后再相看家具。

    后院的吃糖也已经清理干净,甚至还在上面修建了一个喷泉,池塘中间放着一座石头假山,照片后面还要谢铮龙飞凤舞,铁画银钩的钢笔字,说是这奇石是花了上千块从花鸟市场买回去安置在中间的,竹林那边也搭建了一座小凉亭,里面石桌石椅都非常的讲究,在石桌的边沿和石椅上都吊着鸟兽花纹,看上去好似是龙行纹路。

    全部看完后,谢铮还在照片背部标注着一句话,说是房子的摆设都是找风水大师看过的,他反正是不相信,可也是宁可信其有,小心无大错。

    许宁看完后,心情很是激动,真的想现在就飞过去亲眼看看,那感觉想必又是不同。

    ------题外话------

    宁妹:遭了遭了,咱俩的关系暴露了。

    铮哥:老子就那么见不得人?老子说出去的,咋地?

    宁妹:你居然凶我?

    铮哥:装傻我没凶你,凶你的是老子,不是我,乖宝宝。

    宁妹:

    月票两百了,明天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