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理科状元】
    随后的两次模拟考试,许宁都稳稳霸占着年级第一的名头。

    高伟之前是以县第一的名次考进来的,可是接近三年的时间,他居然发现自己被许宁越甩越远,之前他还能时不时的和许宁争取第一的名次,高二他就有些力不从心,等上了高三后,他有时候居然还能掉出前五,虽然这个成绩应该是能考上大学了,可到底是不能让他舒心。

    这两年多他已经拼命的努力了,可每次考试都有点心慌,这样的情况不用别人说,高伟自己也知道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和许宁一竞高下的资格。

    最终县一中将近六百名高三学生,能去参加高考的只有不到四百人,余下的两百人要么高中毕业后去工作,要么就是继续复读。

    其实许宁觉得这种设定对他们不太公平,不过因为大环境的影响,想想而已。

    七月初,天气已经变得格外炎热,全国高考也轰轰烈烈的来到了。

    这个年代的高考,家长都是在家里该干啥干啥,不像后来那样,孩子在里面考试,家长在外面苦苦等候。

    在很多这个年代的家长眼里,考不上就回家种地,或者外出打工,他们把孩子们的学习成绩看得并不是太重,或者说国家刚进入新的篇章,而在很多的人眼里,学习还是如同古代的科举制度似的,状元榜眼探花就那么三个人,他们的祖坟又没有冒青烟,指定是考不上的。

    或者说他们连能不能考上这点都没有想过,反正种地也能过一辈子,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心里只有今年的收成好不好,读不读书反正家里有地,怎么说都不会饿肚子。

    可许建军夫妇却不这么想啊,两人都是大学生,他们的儿女以后也是要读大学的,他们明白知识的力量,可以改变人生,所以也更加的关注。

    高考是三天的时间,这三天夫妻俩注定是不能安稳了。

    许宁和张梦没有分在一个考区,张梦是在母校参加高考,许宁则是去了临近镇子的高中参加考试,考生都有免费的旅馆住,旅馆里面是两张床,不过因为是免费的,而且谁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一个房间里要睡四个人,每张一米二宽的床要睡下两个人,不意外第一晚许宁就睡得脖子酸疼,好在没有落枕,不然真的会影响考试。

    知道今年的物理很难,可是别的考卷许宁也没有放松警惕,依旧以最严谨的态度面对。

    第二天下午是物理考试,拿到卷子后,许宁发现还的确是有些难度,里面有很多的陷阱,可是只要你认真审题,仔细思考,你就会发现这些题学校里的老师都讲过,就是看你平时听得是否认真,并且是否善于发散思维,由简入深。

    谢铮给她从帝都带回来的资料还是有用的,不过真正让她松口气的是春节期间对方给她进行的十天补习,现在看来,若是没有补习的话,她的考试恐怕是真的有不小的难度。

    不意外,从考场里走出来的考生,一出门很多都是捶胸顿足的,很显然是考砸了。

    其实并非只有这一门考试,其他的考试每次走出考场,总有考生一脸的挫败和懊恼,恨不得时光倒流,重新答题。

    其实许宁觉得并不需要这样,高考是可以有很多次机会的,觉得这次不行你可以再复习一年,然后参加下一年的高考,只要你有毅力,总能如愿的。

    活到老学到老,不是还有七老八十的老者参加高考的吗?

    听父母说77年国家恢复高考后,孙子和爷爷一起参加高考的事情都屡见不鲜。

    三天的高考结束,许宁乘车回到家里,整个人也觉得有些虚脱,进门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回房就是一顿昏天黑地的深眠。

    等再睁眼是被母亲喊醒的,时间已经快七点,让她起来吃完饭。

    “宁宁,考的怎么样?”饭桌上,许建军有些忐忑的问道。

    “我觉得是没什么问题的。”许宁嚼着口中的酱黄瓜,因为黄瓜是空间里种出来的,所以味道特别的好,口感爽脆咸鲜,绝品。

    “预估能考多少分?”

    秦雪娟噗笑:“这可是高考,又不是寻常的测验,哪里好预估。”

    “我心里有个差不多的分数线。”许宁咽下饭,看着父母道:“总分是710,我觉得自己最多能丢掉四十分,大概是在六百七八左右吧。”

    许爸爸听到这个分数,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闺女,现在高考题目这么简单吗?”

    “你说什么呢。”秦雪娟娇嗔的看了丈夫一眼,“咱闺女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厉害。”

    “我知道很厉害啊,可这是高考啊,之前每年都有文理科的状元,好的一本线也就是六百分左右,咱们闺女这可算是接近满分了,娟儿你见过啊?”

    “没有。”秦雪娟摇摇头,“但是我知道,宁宁是很厉害的,咱俩的闺女。”

    “你有理。”

    第二天上午,张梦就跑来了许宁这边,一进门就拉着她询问考试的事情。

    “我这边有几个题,当时看的时候有些模糊,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许宁取出纸和笔,将张梦迟疑的那些考题都一一简单的写出来,然后仔细的帮着张梦重新解答。

    这一上午,秦雪娟偶尔会过来看看,就见张梦这丫头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沮丧的,就知道这两个孩子在讨论高考试题。

    她也没有过来打扰,只是打开两瓶罐头给她们送进来,就回办公室处理事情了。

    快中午的时候,两人核对完考试的一些答案,张梦拖着下巴有点恹恹的。

    “许宁,我觉得总分也就五百多,大概在五百七左右浮动吧。

    “这个成绩也很不错了。”许宁安慰道。

    “可是这个成绩进不了帝大啊,我想学建筑。”张梦沮丧的说道。

    “我建议你报考明济大学,铮哥和我说,明济大学的建筑学比帝大只好不坏,若是你对建筑学喜欢的话,考这个也是可以的,就是目前还不知道明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再说现在成绩还没有出来,你这只是凭猜测,自然是不太准的,过年铮哥回来我帮你问过,明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大概在五百九。”

    “啊!”张梦捂着脸趴在桌上,“那我有点悬了。”

    “对自己有信心点,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希望如此吧。”

    谢铮趁着这个礼拜也给许宁打了一个电话,听到许宁预估的分数,谢铮心里的自豪感差点没撑死他。

    这才对嘛,许宁可是他从小培养的小姑娘,若是成绩太差,岂不是辜负了他前些年的心血?想起当初他每晚都拎着小丫头补课,那日子如今还真的是令人怀念。

    自己的讲课功底很厉害呀,看来以后当老师也挺好的。

    不过这也只是调侃自己一下而已,他还是要走上辈子的哪条路,相信这次能走的更加长远,若是他不往前冲,以后如何保护这个小姑娘,被人欺负了可不行。

    她并没有急着去帝都,帝都的吸引力现在可比不上高考的成绩。

    而在江省的几所的大学指定阅卷点内,一群阅卷人员正在省人大以及十几位特殊巡查队伍的监督下,开始了今年的本省高考试卷批阅。

    高考试卷考生信息都是密封的,没有批阅完毕谁也不知道试卷的主人是谁,这也是高考的重要性决定的。

    经过上千位老师的努力下,经过半个月严密端正的态度,江省的高考试卷终于结束。

    后期的成绩检查以及统计,最终一份考生的试卷成了省领导和阅卷组的领导重点关注的对象。

    “语文成绩先不说,数学的扣分点也不算是粗心,这道题本身都超出了高中的范畴,涉及到大学的知识领域,而英文满分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今年的物理试卷的确出的很难,可是这学生却得到了92分,字迹工整,思路情绪,答案明确,着实厉害。”

    “今年的物理我觉得也很怪异,批阅的时候看到那乱七八糟的答案,我当时是觉得能有考过六十分也算是烧高香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学生跟了咱们惊喜。”

    “今年的高考试卷是全国统一出题,这个许宁同学的总分居然高达684分,统计成绩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也就是说,江省理科状元?”一位染上银丝的女教授眼神带着喜悦,“这个成绩去帝大华清一点问题都没有吧?”

    “常教授,何止是没问题,说不定这两所大学还要争取这个孩子呢,这可是咱们江省的荣耀啊,今年帝大和华清的招生线都在六百一左右,这学生可是足足超出了六十分啊。”

    “了不起,了不起。”

    高考过去二十多天了,各学校早已经是暑假状态,学生或者学生家长可能并没有太过关注这次高考,可是身为学校的老师,却整天心情忐忑的等带着。

    韩遂是许宁高三的班主任,年龄已经快五十岁了,从二十岁那年开始任教,十年前担任毕业班的班主任,如今作为教师也快三十个年头了。

    每一年走一批学生,韩老师心里都会觉得舍不得,甚至都会希望他的学生全部能考出去,可是真正能考出去的,每年他的班级里也就那么两三个,好点的去了外地的普通大学,要么就是作为保送生去了江城大学,可不管去哪个大学,能多考出一些,他心里就高兴。

    这天他在家里陪着小孙子写毛笔字,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上前打开门,看到是家对面供销社的老板娘。

    “韩老师,刚才接到你们学校的电话,说是让你过去一趟。”

    韩遂知道,可能是高考的成绩出来了,和对方道谢,回来换上一套衣服,和妻子说了一声,骑上自行车就往学校冲。

    这一路他心脏跳得很厉害,实际上每年这个时候他心脏都是跳动的特别厉害。

    平时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路,今天愣是让韩老师狂踩了十五分钟来到了学校,然后就看到学校里不是一般的热闹,这种场面,他还真的是没见过。

    更让他意外的是,校园里居然还停了两辆轿车,都是桑塔纳的,所以看到这个就知道来的人肯定不简单,大概是县级以上的领导。

    “老韩,你快点。”二楼上,一个人正冲着韩遂挥舞着手臂,“大喜事。”

    韩遂一听,也顾不得其他,停下自行车大跨步上了楼。

    来到办公室,就看到几位身穿中山装的陌生男人坐在椅子上喝茶。

    “老韩,大喜事,你们班的许宁,高考总成绩684分,是咱们江省的理科状元,而且还是全国理科状元。”

    “嗡——”

    韩遂说不出话来了,他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好似瞬间被诡异的抽空,耳朵里只有不断的嗡嗡声。

    他能看到面前众人喜悦的表情也一张一合的唇,却听不到他们说话。

    684分?

    理科状元?江省都困不住这个学生了,居然还是全国的?

    “老韩,老韩”校长看到韩遂那呆呆的表情,他很理解,毕竟连他自己当时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差点没跳起来。

    “校长,这是真的?”韩遂有点傻乎乎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位可是咱们江省的王秘书长,他亲自带来的消息,这还能有假?”

    “我教出一个理科状元来?”韩遂一会儿笑,一会儿老泪纵横,蹲在地上哽咽起来,“好样的,好样的。”

    王秘书长看到韩遂这副表情,也没有觉得失礼,毕竟他也觉得与有荣焉。

    许宁也是在当天下午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拆开之后就看到一张比高中的录取通知书还要精致点的卡片,上面写着自己被帝大录取了。

    她当时就觉得这可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而后回去将这张卡片递给了正在厨房门口捡豆子的奶奶看。

    “啥呀?”于春花抬头看着举在面前的卡片,上面的字其实很少,可是她足足看了有两分钟。

    许宁手酸的实在拿不动了,才将卡片放下,“奶奶?您看到了吗?”

    “药老头,出大事了。”于春花起身冲着外面跑去,这个时间爷爷还在老房子里摆弄药材。

    许宁看到奶奶这腿脚麻利的瞬间跑没影了,目瞪口呆。

    这是咋回事儿?

    村子里不少人也都看到了于春花这疯疯癫癫的样子,看她的方向,就知道是去老药叔的老宅子里。

    “五婶,您这是干啥去呀?”

    “我孙女考上大学了。”于春花喊了一嗓子,继续往老房子跑,然后直接冲进屋,“药老头,宁宁考上大学了。”

    “是吗?”老药叔一听,也是大喜,“录取通知书来了?”

    “刚来没一会儿,考上帝都大学了。”

    “”老药叔愣了两秒,然后狂喜的一拍大腿,“哎哟我的老天爷,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啊,快点老婆子,咱不整了,回家回家,今晚一定要给宁宁多做了好吃的。哎,不对,我先给宁宁爸妈去打个电话,你赶紧回家。”

    老夫妻俩这才一个回家,一个往大院里跑。

    “药老头,咱家你说要不要办个流水席?”于春花难得大方了一次。

    她可是知道帝都大学到底有多厉害,每年江老头和高秀兰都在他们耳边普及知识,帝都大学可是他们国家最牛的大学了,当然也有华清。

    这两所大学哪怕是在世界上也是有很大知名度的。

    而现在她孙女居然考上了,这还不是老许家祖坟冒了青烟了?

    想到这个,于春花突然有点嫌弃,和老许家没关系,是他们老于家祖坟上冒了青烟了。

    老许家除了她那个早死的老头子,每一个好东西。

    孙女是她的,那些人可没资格跟着沾光。

    “先稳住,这个等建军他们夫妻俩回来,再商量。”

    “行,那你快去吧,我这也回去杀鸡去,咱们早点吃完,不然过段时间去帝都也带不走。”

    “你说咋办就咋办。”

    两人在村子里分开,老太太回到家,看到许宁正在和弟弟玩,她美滋滋的进了厨房,出来后手里就攥着菜刀。

    “奶奶,您要做什么?”许宁见奶奶进了猪圈里,拎着一只鸡,飞快的在鸡脖子上抹了一刀,“您要杀鸡啊?”

    “你考上大学了,今年暑假咱们一家人就要去帝都住着了,这些鸡也带不走,我都杀了,想着等啥时候咱们开始走,就提前两天在村里办个流水席。”老太太以前可是很宝贝这些鸡的,都是养了好些年的老母鸡,因为她喂的精细,下蛋可勤快了,但是现在杀起来真的是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老母鸡们被主人这利索的刀工吓得到处乱飞,想躲过这次的杀身之祸,可是猪圈上面盖着一张网,它们根本就飞不出去,只能在猪圈里到处逃窜,弄得里面鸡毛乱飞。

    可最后,没有一只逃得过被宰杀的命运。

    许锐还好说,灰灰在外面看到这一幕,吐着舌头欢快的叫唤着,它也知道,自己要有鸡肉吃了,希望这次小主子的奶奶能给自己一条鸡腿吃,它不乐意总是吃骨头,要鸡腿鸡腿。

    ------题外话------

    铮哥:敲黑板宁宁,你走神。

    宁妹:老师,对不起。

    铮哥: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允许你贿赂我一下。

    宁妹:说好的问人师表呢?

    铮哥:我是你一百零八式的老师下流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