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抵达帝都】
    ..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流水席一直到晚上五点钟才结束,整个香山村热闹了大半天,才在秦雪娟等人的招待下离开,而离开的时候每家还能拿到两斤肉,当然前来参加宴席的老师和县领导也有份。

    两斤肉也有差不多一块五毛钱,而本村一百多户,前来吃饭的老师和领导也有不少,就只是肉许家也花了二百多块钱,而且还有剩菜剩饭也让本村的人带回去了,至于那些县里来的,临走的时候老太太直接给每人装了两个四喜丸子带回去,放到锅里蒸蒸就能吃,方便的很。

    有的吃还有的拿,一分钱没花,一方面赞叹许家的财力的同时,也觉得许家真的很会做人。

    流水宴席结束后,秦雪娟回到厂里,仔细的交代了厂离的事情,而且还聘请了一个厂长一个会计,都是男的,厂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多年前参加完高考没有考上大学后就一直留在县里的一家暖瓶厂担任副厂长,可是那家暖瓶厂去年年底倒闭了,这个男人就暂时留在家里,秦雪娟也是多方打听才决定聘请这个人,人品可以保证。

    而会计则是这位赵厂长推荐的,也是暖瓶厂下岗的,年纪约么有五十多。

    这位杨会计听说儿媳妇挺不孝顺的,平时几乎不会来探望公婆,就连丈夫也管的死死的,秦雪娟倒是管不着这个,不过厂里反正有住的地方,睡觉的地方就有三间屋子,两家人搬进这里面住着也挺好的,这里距离买菜的地方不远,隔着县大集也近,生活很方便。

    而且许建军还留在这里呢,也不怕这些人在背地里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好歹许建军也是个掌管财务的公务员,别看平时脾气温和,心里也什么都明白的。

    而于春花也没闲着,家里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带走的,她就直接将这些家具送到了村支部大院的办公室里,许双全干脆也过来帮忙了,家里的东西还是用着的好,不然这么放着很容易招虫子,岂不是要浪费了。

    虽然许宁有空间,可是若不注意,肯定是瞒不住爷爷的,她至今都没有向爷爷坦白自己空间的事情,这搬家才变得麻烦起来。

    电视机于春花是想带走的,可是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是这次带的衣裳什么的都拿不动呢,主要是许宁想着去了帝都后,在家里换上彩电。

    最后还是许宁拍板决定,将家里的电视机放在村支部的一间宽敞的屋子里,毕竟村里很多人家都没有电视的,这样晚上也能有人过来看,聚在一起也热闹不是。

    虽然于春花舍不得,可是被许宁三言两语说的也是心疼的放弃了,说的也是,这一路带上这么重的电视机,那可是遭了大罪了。

    村子里的人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好事,在许双全指挥着村里两个男人将电视装好之后,村里的大人孩子们就举到村支部里打开看着,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灿烂了。

    目前香山村百多户人家,只有不到十户有点事的,现在好了,村支部里就有一台免费的电视可以看,也不用跑到别人家里的院子外面伸长脖子往里看了,这间屋子的空间可是很大的。

    七月底,许家一行人踏上了去往帝都的行程。

    这天一大早,全村的人几乎是倾巢出动的过来送许宁一家。

    于春花对许双全道:“双全呐,那房子婶子也住了几十年了,得空你就去帮着婶子通通风,还有你江叔家里,没事儿你也帮忙看着点,他家那点事你偶尔去给他开开,免得坏了。”

    “五婶您就放心吧,钥匙在我家里放着呢,我不能去还有你侄儿媳妇和家宝不是,没事儿。”许双全笑容爽朗,“得空你们也别忘记回来看看。”

    “行,肯定要回来的。”

    众人在这边都热情的和许家人道别,因为许家平时在村子也没有和谁关系特别的密切,所以送行的人也没有哭的,这样的气氛倒也很不错。

    客车来了后,许双全和许建军帮忙把行礼都塞到行李箱里,然后一家人上了车,挥手和这个村子里的人道别。

    一直到车子走出很远,村子里的人才开始往家里走。

    “以后许家就是帝都人了,哎,你说咱们村这么多孩子,出息的咋就在五婶家里呢?”

    “人家教的好。”

    “可不是咋地,宁宁爹妈都是厉害的。”

    “真不知道建军家还回不回来了。”

    客车抵达江城,然后在江城坐火车,一家人来到帝都的时候,已经是满身的疲惫,只有许锐因为睡的好,精神头十足十。

    因为新家里什么家具都没有,晚上肯定是不能住的,所以他们在来帝都之前就给江家打了电话,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就看到谢铮和殷墨举着牌子站在出口那边。

    “铮哥,墨哥。”许宁看到他们俩,抬手和对方打招呼。

    两人看到后,赶忙抬脚过来帮他们把东西接过去,“爷爷奶奶累了吧,我奶奶已经在家里准备饭菜了,咱们快点回去吧,吃完了都好好休息休息。”

    这次过来殷墨是开着车的,但是很遗憾,一辆车根本就放不下这么多人,当然这些行礼一个后备箱也装不下。

    谢铮对殷墨道:“墨哥先带着于奶奶他们回家,我带着许宁和锐锐打车回去。”

    “可以。”殷墨点点头,招呼许建军他们上车。

    现在可是半夜十一点钟,不过因为谢铮的关系,秦雪娟也不会担心,搀扶着老药叔上车,然后殷墨就开车走了。

    谢铮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让许宁坐在副驾,他则是抱着许锐坐在后面。

    “现在家里休息两天,然后再去看家具吧,我已经在帝都转了两天,有好几家实木家具的店,到时候带你们去看看,当然他们也能上门量身定做,虽然价格贵点,不过质量都是不错的。”

    “家具现做要多久?”许宁扭头问道。

    “按照你家的面积,至少也得两个月。”谢铮看着小姑娘那模糊的样子,喉结滑动了两下,总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明天我带你去看看吧。”

    “好啊,铮哥你放假了吗?”

    “三天前放的。”若不是知道他们要过来帝都这边发展定居,谢铮肯定是要回去的。

    多年的苦日子终于算是熬到头了,以后这小姑娘就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了,每个礼拜都能见面,不用和之前那般半年才能见一次,他真的太想念这姑娘了。

    回到江家,人都已经聚齐了,于春花和秦雪娟正在帮着高秀兰在厨房里忙活着饭菜。

    殷恪看到许宁进来,赶忙招呼她上前。

    “我本来也想去的,可是他们俩都说我占地方,不过许宁你真的很厉害啊,居然是全国理科状元,不是不知道当时我们学校的几位老师看到后,简直是捶胸顿足啊,你怎么不考我们学校呢?”

    谢铮拉着许宁坐下,“他是华清的。”

    “哦!”许宁点点头,对殷恪笑道:“我是看中了帝大的医学部,想去里面学医药学,目前咱们国内的大学,学医不是首选帝大的吗?”

    “我们学校也有啊。”殷恪语重心长的说道:“宁宁,至少你来了华清我还能就近照顾你不是?帝大,离着我们华清有点远。”

    “还好吧,我不是那种主动惹事的人。”

    “嘿,你这小丫头,你不惹事难道别人不会主动招惹你啊?”

    “你管的可真够宽的。”谢铮斜睨了殷恪一眼,什么就近照顾,还用得着这个毛都没长全的臭小子瞎操心?

    晚饭很快就上桌了,两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天。

    许锐没吃几口,就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而小灰灰也是第一次坐火车,虽然之前很麻烦,不过火车后面的几个车厢都是运货物的,养了小灰灰这么久,许家人都有感情了,尤其是爷爷和许锐,祖孙俩每天早上都要出去溜圈,小灰灰总是随时随地的跟在身后,摇晃着尾巴寸步不离,若是因为全家搬家就把小灰灰扔下,恐怕于春花第一个不答应,就算是麻烦,她也得带上,前期虽然麻烦了点,可还是把这个家伙给带来了。

    “灰灰,带你洗澡了。”吃过饭,许建军招呼灰灰。

    灰灰一听,汪汪两声跟着许建军的屁股后面打转,狗爪子在地上欢快的跳着挠着。

    殷恪眼神顿时就亮了,“三叔,它能听得懂你说话呀?”

    “那当然,灰灰非常聪明。”许建军骄傲的说道。

    “汪汪——”灰灰吐着舌头喊了两嗓子,看那张狗脸的表情很是高兴的样子,它就是这么聪明的狗子。

    现在不只是殷恪,就连谢铮和殷墨也感兴趣了,这只狗很有灵性。

    灰灰是狼狗,体型修长,看上去很精神也很有力量。

    而且在几个男孩子看来,灰灰的长相一点都不比那些宠物犬逊色,反而因为那透着灵性的眼神,更加的讨喜。

    殷恪一时忍不住,上前想要摸摸灰灰,可是灰灰一看殷恪靠近,冲他“汪”了一声,然后一扭头,一甩尾巴,跟着许建军后面走了,根本就懒得理会殷恪。

    殷恪抬起的手真的想剁掉,他觉得自己被一只狗嫌弃了。

    灰灰是在厨房门口洗澡的,许建军勾兑好了热水,让它站在大塑料盆里,撩水就给它冲喜起来。

    没办法,晚上灰灰都是谁在儿子床边的,不洗澡可不行。

    殷恪上前站在许建军身后,见灰灰洗澡的时候很安分,让它抬头就抬头,翘爪子就翘爪子,每一个动作都很准确的执行,丝毫不拖泥带水。

    洗完后,许建军在灰灰的身上拍了一下,小灰灰接到指令,走远两步,全身电动马达似的抖了抖,身上的水珠四处乱飞,许建军抬起毛巾遮住自己,殷恪却倒了霉了。

    给灰灰擦拭身上的毛,等不再淌水了,才让灰灰在院子里转悠,平时许建军都是给它在厨房里洗,夏天的时候才会在外面,尤其是八月初的帝都就是一个大蒸笼,晚上同样如此,再说灰灰是狼狗,在农村里长大也没有那么娇气,农村里的狗在遇到热的受不了的时候,看到水就会往里面钻,也没见出什么事儿的,结实着呢。

    等身上的毛干的差不多了,灰灰冲着许建军汪汪了两声。

    许建军抓了抓它头顶软软的毛,笑道:“去吧。”

    “汪!”灰灰吐着大舌头,循着小主人的味道就跑了。

    它要去陪着小主人睡觉了,谁也不能阻止它。

    殷恪全程看着,虽然之前被灰灰甩了一脸的水,可依旧不能阻止他对灰灰的莫大兴趣。

    “三叔,你平时咋训练的灰灰?这也太聪明了吧?”

    “我也没训练它,平时我都在县里上班,灰灰是和锐锐一起长大的。”

    殷墨笑道:“灰灰看来能听得懂人话,做警犬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那可不行。”老药叔捋着胡须哈哈笑道:“锐锐肯定舍不得。”

    许建军只在帝都待了两天就一个人走了,而秦雪娟则是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家里的家具全部都定做。

    找了帝都最好的一家家具店,经过两日的讨论和研究,最终确定下了所有的家具摆设,全部采用红木打造。

    “铮哥,红木家具很贵吗?”

    “自然是不便宜的,你家这么些家具下来,至少也得小十万块,不过药爷爷和于奶奶都是懂得欣赏的,用着自然不会被人说是附庸风雅。”谢铮和许宁站在许家四合院的小花园里看风景。

    此时正值盛夏,花园里墙角的花开的很是繁盛,而竹林清幽,在微风下簌簌摇曳,曼妙的如同一位幽香美人,许锐和灰灰在院子里闹腾的很是欢快,却没有践踏到什么。

    “家具没送过来的时候,你们就先住在我家,不用着急搬走。”谢铮眼神闪过一道光,“你想住哪一件屋子?”

    “这里二楼。”许宁指着后院的两层小楼的上面那一层,“爷爷奶奶住在前面的二楼,我和妈住在后面,最满意的就是上厕所不用跑外面了。”

    “去年暑假我监工的时候就这么设计的,这座四合院算是古今结合了,单纯的古代宅院已经不适合咱们现代住着了,现在这样就很不错,家里总共有四套卫生间,前面客厅隔壁有一间,你爷爷奶奶屋里有一间,后面这栋楼里有两间。”

    “谢谢铮哥。”

    谢铮唇角勾了勾,“晚上回家再谢我。”

    “……”许宁白皙的小脸瞬间飞上两抹霞色。

    他们一家搬来了帝都,可是县里的工厂却需要继续生产,许宁不在,就只能采取别的方式,那就是货源配送。

    现在帝都有不少的货运公司,秦雪娟这两天也去帝都的工业园区租下了一个囤货量很大的冷库,而罐头厂货源不够的时候,会给秦雪娟打电话,这边会找货运公司将货源运送过去。

    从帝都去江城的路况很不错,而且秦雪娟给的价格也公道,所以很快就和一家货运公司商谈了这件事情,对方也很痛快的答应了。

    其实秦雪娟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她也想过用女儿空间里的水种植果树,可是目前女儿的空间水塘面积并不大,取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在现在水果的采摘不想以前那么麻烦,现在供应罐头厂都有些紧张了,别的事情暂时也无法提上日程。

    不过她是准备等家里收拾好后,就开始动工,那块地的商业规划图纸,殷墨已经帮忙联系上了,地铁线路也标示清楚,一切就等对方的消息了。

    帝大新生报到的日子是在九月六号,而在九月二号的早上,许宁陪着母亲带着许锐来到了凤山幼儿园,接下来的两年许锐将会在这里读书,一直到七岁上小学。

    虽然这里是帝都,可是几乎看不到有谁开着私家车来送孩子的,几乎都是自行车,有家境稍微好点的是摩托车,帝都街头的轿车很多,却也几乎都是出租车和政府工作人员的公车,私家车的数量真心不多。

    凤山幼儿园算是帝都很不错的学前班了,却算不得最好的,这里首先距离许家比较近,这才是秦雪娟选择这所幼儿园的原因,毕竟以后都是两位老人过来接孩子,距离太远不方便。

    这样的距离,走路十来分钟就到了,不管谁过来接许锐,也就是溜达的功夫。

    谢铮开学比许宁要早,临走的前天晚上,拽着许宁很是一顿缠绵,至于说到那最后一步,谢铮还没那么狂躁,想到新婚夜能看到这姑娘的落红,在肆虐的肾上腺也能被他给干脆的压回去。

    他将新生入学需要带的东西和许宁仔细的说了两三遍,次日下午就返校了。

    六号上午,许宁带着提前准备好的一应物件和行礼,准备去帝大报道。

    “宁宁,真的不用我送你?”秦雪娟看着穿的干净整洁的白衬衣和半身白色碎花裙子的女儿,不放心的问道。

    许宁笑道:“妈,我今年都十九岁了,您别担心我,我一个人没事的。”

    “是啊,宁宁十九岁了。”秦雪娟听到这个岁数,心里顿时有点惘然,女儿一晃眼都这么大了,她是不是也老了?

    ------题外话------

    铮哥:亲妈你不让我和宁宁亲亲抱抱举高高?

    铮哥:老子是你在臭水沟里捡回来的吧?】】

    么么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