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乔迁之喜】
    张晓敏三个人过来的时候,在三号餐厅里好是一顿找,这才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许宁和一个帅气的男人在一起。

    男人的穿着非常的得体干净,白衬衫黑色的长裤,衬托的他非常的清爽。

    “你们来了?快点坐下吃饭吧,这是大三经管系的叶瑾学长。”许宁给叶瑾介绍了自己的三个室友,“今天是叶学长请客,够你们吃的?”

    其余两个女生都纷纷看向陆佳佳,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陆佳佳自己是很能吃,可是说道这个这坑爹的是有齐刷刷的看着自己,她不要面子的?

    “足够了,不够可以再要嘛。”陆佳佳端着面前的面条,埋头狂吃,她不想理会身边的几个人。

    叶瑾可以说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和许宁聊天的同时也会兼顾这身边的三位学妹,周围各年级的学生都有,对于叶瑾几乎没有不认识的,校内的各处公告栏里几乎都有叶瑾的照片。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他是个忙人,长得好看这点自然不用说,而背地里喜欢他的女生非常多,却几乎没见过他和哪个女生走的这么近,现在他却和一个新来的学妹坐在一起,这让其她的女生心里如何不嫉妒甚至怀着恶意的揣测。

    “爷爷说让我放假带你来我家吃饭,这个礼拜有时间吗?”这还真不是叶瑾随便乱说,的确是叶永嘉吩咐的。

    许宁想了想,“这个礼拜恐怕不行,不过你可以带着他老人家来我家,我们家的房子刚收拾好,这个礼拜要在家里举办乔迁宴。”

    “去年暑假房子不是就装修好了吗?”叶瑾说完恍然道:“家具都做好了?”

    “嗯,对方的速度挺快的。”

    “那好,我会和爷爷一起去的。”

    礼拜六中午,许宁从学校门口打车直接回了自己的家。

    这也是开学一个月来第一次回自己家,站在家门口就已经听到家里很热闹了,大门是两扇木门,原先的铁栏门已经撤掉了,那扇门已经锈迹斑斑,严重影响美感,铁门刷的红色油漆,门上都在四周雕着花纹,中间一块长方形的区域是平整的,这是留着贴春联的地方,花纹许宁不认识,大概就是写寓意着吉祥喜庆的纹路。

    刚准备进来,就听到胡同口传来汽车的引擎声,许宁停下扭头顺着声音看过去,见车牌是殷墨开的车子。

    “回来的比我早啊?”谢铮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拎着单肩包,“刚才墨哥去接我,顺路去帝大找你,听说你已经回来了。”

    许宁冲谢铮露出一抹甜笑,“我打个车回来很方便的,不用过去接我,快点进屋吧,我还没看看家里的情况呢,特别期待。”

    “进去吧。”

    来到前厅,家里的大人看到他们回来,招呼他们赶紧准备准备,待会儿就要开饭了。

    许宁则是跑进厨房,冲着秦雪娟道:“妈,今天中午叶家老爷子会过来,应该会带上叶瑾,就他们两个人。”

    “知道了,我再多准备两个菜。”

    拎着书包来到后院自己事前挑好的房间,进门后踩着木质楼梯上了楼,楼梯经过后期的加固和重修,踩上去只有非常轻微的声音,而且让她惊讶的是楼梯上居然都铺着地毯,她记得秦家的楼梯也是有地毯的,看来有钱人家都是这种装修模式的。

    推开雕花木门,里面宽敞而带着复古的奢华房间就映入眼帘。

    地板擦的很亮,看不到一丝灰尘,踩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打的蜡,却没有那种滑溜的感觉。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房间里的那张大床,床大概有两米宽,从这个角度看似乎宽度比长度都要长,床上铺着海蓝色的缎面床单和同色系的被子,两边都有和床头同色系的柜子,床尾是一张和床一般长短的脚蹬,下面铺设着一张白色的短毛地毯。

    在进门对面左边的窗边摆放着一张红木书桌,左手边则是一组定制沙发和茶几,隔壁的屋子有一间更衣室和一间洗手间,洗手间的地面和墙壁都是白色带着淡淡粉色花纹的瓷砖,干湿分离,有浴缸和淋浴,淋浴地下则是打磨的很光滑的鹅卵石,浴缸很大,在许宁看来躺下两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古代的窗户大多都是窗户纸,而现在则全部换成了玻璃,推开对面的门,就是阳台,微风吹进来,吹起了天蓝色的缎面窗帘和内层的薄纱帘子,如梦似幻。

    她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住这样的屋子,想想曾经住过的老旧居民楼,再看看眼前的房间,总觉得这辈子太虚幻了,似乎闭上眼睛再睁开,她依旧躺在那老旧居民楼咯吱作响的床上。

    阳台原本是六间房直通的,可因为她住在右边的三间,父母以后住在左边的三间,所以在中间用同样的木雕隔扇隔开了,隔扇是雕花镂空的,雕花枝蔓缠绕,这个图案许宁是知道的,就是鸢尾花,非常的漂亮。

    从隔扇可以看到对面,但是人却钻不过去,而且站在这里也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

    谁是六间屋子,因为每一间屋子都很宽敞,所以左边两间屋子和右边的两间屋子都没动,只是左三和右三的屋子分别取了各一半的空间,重新打造了一间客厅,客厅里面是看电视以及待客的地方,就算以后父母在屋子里怎样,也是听不到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

    这个大概是谢铮当初监工的时候考虑到的,难道是打了什么坏主意不成?

    去洗手间里洗了一把手,看到水龙头有的台基那边有两个颜色的豆豆,红色和蓝色的,作为活了几十年的人来说,这个许宁还是知道的,酒店里这种水龙头简直不要太常见,冷热水嘛,难道现在就有了?

    不过现在太阳能热水器在国内几乎还很少见,目前也正在大肆研发阶段,而现在家里用的是电热水器。

    闻着从窗外吹进来的清新空气,许宁将自己抛在大床上,床下面有席梦思,将她整个人在床上弹了两下才停止。

    谢铮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许宁正躺在床上扑腾的非常的欢快,好听的笑声挠的他心里痒痒的。

    “喜欢吗?”谢铮走到阳台上,站在这里看不到多远,却给人一种辽阔视野的感觉,心旷神怡。

    许宁小脸闷在被子里,点点头道:“喜欢,谢谢铮哥。”

    谢铮扭头看着她趴在那里晃悠的两条雪白的小腿和**的小脚丫,还有包裹在半身裙下翘起来的小屁股,抬手在唇边轻咳一声,“好好坐着,这样像什么话。”

    许宁扭头看了谢铮一眼,见他的视线盯着自己的后背,顿时脊椎划过一道酥麻的战栗感。

    小脸瞬间涨红,飞快的跳下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眼神带着点儿不自觉的媚态,娇嗔的瞪了谢铮一眼。

    “我忍的其实很辛苦,你就差不多点吧,别撩拨我了。”谢铮想亲一口心爱的姑娘,可是随后一想一口怎么够,肯定得深吻啊,奈何很快就要开宴了,吻的太深这姑娘的唇会红肿,只能压抑着小腹那一团燎原的火,他决定今晚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反正家里是有地方睡觉的,除了三间主卧,前院二楼可是还有两间客房的,虽然客房不如主人房来的讲究和考究,可是床都有席梦思床垫,床单都是崭新的,屋子里同样窗明几净。

    许宁被他毫不遮掩的话语羞的无法直视,抬手遮住自己的脸,转身往外走。

    “去吃饭了。”

    铮哥看看扭动着纤腰翘臀跑出去的姑娘,再看看面前这张复古而绚丽的大床,突然觉得就连这张大床都染上了一股禁欲的感觉,他这是得疯。

    看来是他禁欲太久,连看到许宁的床都有点冲动。

    强制性的驱散脑海里旖旎的画面,抬脚往前院去了。

    来到前院,叶永嘉也带着叶瑾过来了,还看到殷恪正在和一个女孩子鼻子不是鼻子的对峙着。

    许宁没想到叶琳居然也跟着过来了,而且还和殷恪杠上了。

    “谁请你来的?”殷恪看到叶琳,面上带着很直接的厌烦,一点都没有让着对方。

    叶琳看到从后面和谢铮一起过来的许宁,眼里闪过一抹不自在,却还是冷着一张脸回怼道:“管得着吗?又不是你家。”

    “我和许宁可是好朋友,你和这里的谁认识?不会也是许宁吧?”殷恪冲叶琳翻着白眼,“叶琳,我太了解你了,你就不是个心肠好的。不是我说你,叶瑾,你和叶爷爷来就来,还带上你这个堂妹是想怎样啊,你跟着来蹭饭还不够,还得带上一个蹭吃蹭喝的?”

    叶瑾被殷恪的直脾气说的哭笑不得,好歹他们都是同龄人,都是一年出生的,再说叶琳就算再怎样,也是个女孩子,你这样公然让女孩子下不来台,也不太好是吧?

    “她惹到你了?”叶瑾上前拍拍殷恪的肩膀,“那我代她替你道个歉,今天可是来庆贺许宁家里乔迁之喜的,你别和我妹妹一般见识。”

    “哥,我又没做错,凭什么要替我道歉?殷恪,你别太过分,我惹你了没有?”

    “那是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殷恪哼了一声,招呼他们进去吃饭,“走了走了。”

    今天的人不算多,只有许家、江家、殷家和叶家,中年一辈的人都没来,毕竟还没有相处多久,不算是很熟悉,再说许建军也没有回来,就算一起过来只靠着老药叔一个人也招待不过来,就请了这么些平日里经常相处的人一起聚聚。

    一楼的客厅很宽敞,房屋的摆设也都很考究,有现代气息浓厚的沙发套组和彩色电视机,也有古典韵味悠长的贵妃软榻和炕桌棋盘,角落里摆放着一盆修建的非常有型的盆栽松景,抄手游廊也每隔两米摆放着花盆,里面的都是些绿色的植被,没有开花,却赏心悦目。

    长辈们坐在客厅的圆桌前,许宁他们则是在沙发的长兴玻璃茶几上吃饭,还可以边吃边看电视。

    “还真没想到,这一装修居然会这么漂亮,之前我跟着谢铮过来看,里面破破烂烂的,现在完全就是变了一个样子。”殷恪是真的喜欢这里,虽然他们家也住着这种院子,装修的风格却完全不同。

    “后面的池塘里什么都没有,等栽种一些莲花,然后放些锦鲤,里面那座假山石景压下去很大一块,下面我也让工匠打通了一些洞,不用担心锦鲤在里面没地方。”谢铮看着许宁,“明年上午一起去花鸟市场看看吧。”

    “好哇。”许宁点点头,池塘也不知道怎么做的,水会从假山石景中间冲上来,然后顺着石景那蜿蜒凹凸的纹路重新滑落下去,非常的漂亮。

    地面还安装着地灯,打开开关,后面的花园晚上也能变得特别亮,这不仅仅是住宅,简直可以说是艺术品。

    “我也去。”殷恪举起手,然后指了指侧面楼上的位置,“我可看过了,这里有两间客房,我知道谢铮今晚肯定是睡在这里的,哥,今晚我不回家睡了,和谢铮一起。”

    谢铮:“”

    操,老子晚上还想和宁宁亲热一下,你这个该死的跟屁虫真的是存心捣乱,狗都嫌的年纪明明都过了,你这发育的是有多晚?

    “家里客房多,当然可以。”许宁笑眯眯的直接答应了。

    叶琳心里很不舒服,明明是她自己跟着爷爷过来的,之前爷爷似乎也不怎么想答应,大概是之前她说过喜欢谢铮的事情,怕自己过来惹的许家人不高兴。

    可是谢铮长得这么出色,很难有女人不喜欢吧?她喜欢有什么错?

    虽然从进门口,谢铮几乎就没有正眼看过她,可饭桌上他们集体忽略自己,也未免太过分了。

    一只雪白的瓷勺舀了一勺豆腐蛤蜊汤送到她的碗里,不用抬头看,就瞧着那比瓷勺还要白的手就知道,这是许宁。

    “叶琳姐多喝点汤吧,我奶奶做的,味道特别好。”

    “谢谢。”叶琳声音有点硬,点点头道了谢。

    叶瑾见状,冲许宁微微点头致谢,之前许宁去叶家两三次,叶琳的态度都是冷冷的,碍于大伯和大伯母以及叶珏大哥都在,他这个哥哥也没那个资格说叶琳什么,可今天叶琳是硬跟着过来的,真的算是不请自来了,而且进门就和殷恪吵嚷了一番,许宁还能这么做,他是感激的。

    铮哥的脸有一瞬间黑成了锅底,但是却让人无法察觉。

    许宁突然觉得有点冷,扭头看了看后面敞开的窗户,明明吹进来的是暖风,奇了怪了。

    她看了眼身边优雅进餐的谢铮,叉起一块小鸡腿放到他的碗里,“铮哥吃个鸡腿,就是没有自家养的好吃。”

    谢铮微微勾唇,冲她轻笑,“奶奶的手艺好。”

    众人看着许宁和谢铮的眼神,只要眼睛不瞎,就知道这两个人是互相喜欢的。

    叶瑾倒是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殷墨和殷恪兄弟俩更是早就知道了,只有叶琳低着头,眼里带着点点的烦躁感,恨不得今天没有跟过来。

    下午三四点钟,该走的人都开始往回走,叶瑾和叶琳搀扶着叶永嘉走出去,今天开车过来的是叶瑾,像叶永嘉和殷老爷子这种身份的人,国家都是给配发的轿车,都归他们所有。

    殷墨坐在驾驶座上,看着站在外面的殷恪,叮嘱道:“在秦阿姨这边安分点,别太闹腾了。”

    “哎哟哥,放心吧,你还真啰嗦。”殷恪有点羞窘的摆摆手,“我在外面可是很注重面子的,你这样就是在拆我的台。”

    身边的众人忍俊不禁,秦雪娟倒是没觉得殷恪闹腾,年轻人嘛,有活力是好事儿。

    “你也是,家里又不是没地方睡觉,跑到你秦阿姨这边蹭吃蹭住,真好意思。”副驾的殷老爷子看着小孙子,边说边摇头。

    殷恪上前摇晃着爷爷的手,“我说好,明天带着许宁和许锐去花鸟市场看看,去买一些锦鲤,谢铮哪里有我熟悉是不是?好了,哥你快点开车走吧,早点送江爷爷他们回去休息。”

    送走了客人,许宁一家人回到屋里,许锐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和灰灰玩。

    一家人可算是空闲下来了,这一天真的是忙的晕头转向的。

    “老婆子,咱们下两盘棋?”老药叔进门就坐在软蹋上,盘着腿等着于春花。

    于春花也没客气,过去坐在老药叔对面,“我执黑先行。”

    “可以。”

    殷恪见状,搬着圆凳走到他们身边坐下,“爷爷奶奶还会下围棋啊?”他之前还以为是象棋呢。

    “会,爷爷和奶奶都是小的时候就跟着家里的先生学下棋了。”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往棋盘上落子。

    秦雪娟望着许宁,笑道:“宁宁,觉得房间还满意吗?”

    “特别满意。”许宁兴奋的点点头,“我真的没想到居然会这么漂亮,床单被套都是妈找人新做的?”

    “是商场里面有卖的,我买床垫的时候还顺带买的被褥,四件套也买了十六套,因为买的多,还多送了一套,就是你房间里现在铺的,质量特别好,现在是天气还不算冷,晚上睡觉会很舒服,过段时间天冷了,在你衣柜里还要一套带羊绒的,到时候再换上。一个人怎么着也得准备个三五套床单的,等过段时间我再去买一些,勤换洗着,后院的左厢是洗衣房,妈还买了两台洗衣机,以后可不用手洗了。”

    许宁点点头,难怪人人都爱钱,有了钱日子也会变得享受起来。

    ------题外话------

    回老家看父母了,然后回自己家就晚了点,第二更会很晚,大概要凌晨五六点,所以别等了,早上醒来就能看到了。最近几天身体状况不太好,更新就浮躁了点,明天就没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