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苦命鸳鸯】
    ..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晚饭是中午的剩菜剩饭,殷家家境虽然很丰厚,可是殷老爷子和殷恪的父母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从里都不会嫌弃剩饭剩菜,殷恪自然也不是那种吃不得这种饭菜的孩子,不然非得让殷老爷子给打死不可。

    许宁在厨房里做了一小锅疙瘩汤,里面用的是空间水,味道鲜美醇厚,哪怕中午已经吃了很多,可是几个男人依旧每人喝了三碗,若不是肚子里实在没地方装了,肯定还要继续喝下去。

    碍于今晚殷恪死赖在这里,谢铮也没有机会和许宁有点什么暧昧,只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机是进口货,彩色的二十九寸,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了,价格自然是不便宜,可是架不住有色彩啊,许锐就特别喜欢和小灰灰凑在一起看动画片。

    一直到晚上十点钟,秦雪娟上前抱起睡在沙发里的儿子,招呼小灰灰一起去睡觉。

    其实秦雪娟不希望小灰灰睡在屋子里,奈何自小就守着许锐一起,晚上不让它进屋小灰灰能挠着门一直叫,吵醒了许锐照样是得放进去,不过她在卧室角落给小灰灰搭了一个窝,里面也垫的东西,灰灰也知道方便是去卫生间里,不然儿子再哭闹,秦雪娟也是不会答应的。

    等明年秦雪娟打算让许锐自己一个人睡觉,也该锻炼一下了。

    见母亲回去,许宁也和谢铮以及殷恪打招呼,“你们俩别看的太晚,我也去睡觉了。”

    “去吧,晚上别忘记关窗,刚才天气预报说今晚可能有小雨,不要着凉。”谢铮仔细的叮嘱一句。

    殷恪贱兮兮的看着好哥们,这么关心就跟着去啊。

    他哪里知道若不是自己厚着脸皮留下,这俩小情侣早就找地方亲亲我我了。

    “我知道。”许宁起身打着呵欠沿着抄手游廊在家里慢悠悠的往后院走去。

    抄手游廊是从大门进来后,顺着道房沿着墙壁的屋檐修建的,而且在抄手游廊的廊檐下还有卷起的帘子,全部放下来的话,也可以保障脚下的地板不至于过早因为风雨的侵蚀而霉烂,也可以在各个房间穿梭的时候,不至于经过抄手游廊而淋湿。

    殷恪站在床边,看着后院亮起的地灯,将后院点缀的如梦似幻。

    “这里明明就是帝都,可是在许宁家中,却如同置身江南水乡似的。”

    谢铮勾唇道:“这房子从买下来,到后期的修缮,然后到现在,可是花了很多钱的。不过相比较起那些新建的高楼,我还是喜欢这种风格的房子,复古和现代相结合,而且日照也最大限度的采纳进来,比起那钢铁架构的高楼大厦,舒服惬意多了。”

    “就是这个意思。”殷恪张嘴打了个呵欠,“上楼睡觉吧,我昨晚在学校里折腾到凌晨才睡着,早上很早就被寝室的兄弟给吵醒了。”

    “嗯,你先去,我看完新闻就去。”谢铮指了指电视上的央视新闻说道。

    殷恪也没有多说,打着呵欠往楼上走了,他下午可是去楼上先看过了,屋子虽然不大,可是床却非常的舒服。

    夏天若是前后窗户打开,晚上睡觉绝对凉爽舒适,而冬天的话,房间里有暖气片,可以自己供暖的,保证不会冷。

    许宁洗了澡就算进了被窝里,被子带着些微的凉,却不会让人觉得冷,稍微躺一会儿顺滑的面料贴着肌肤,犹如让人置身在云雾里。

    她只是将窗帘里面的那层薄纱拉上了,外面这层厚重的天蓝色窗帘并没动,窗外那隐隐的亮光透过薄纱窗帘照射进来,带着一种朦胧的美感,房间里有种淡淡的木头香味,很轻而不刺鼻,这种草木香会让人精神放松。

    朦胧间,外面的光好似按下去了,而许宁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次日清晨,她是被亮光喊醒的。

    窗外隐隐能听到灰灰的叫声,许宁赤脚下床,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推开阳台的木门,一股淡淡的湿气扑面而来,昨晚应该是下过一场微雨,远处的天空都染上了雾气,楼下的草坪上,许锐正和灰灰你追我赶的,灰灰的尾巴如同螺旋桨似的,边追着小主人跑,边汪汪的叫唤着,偶尔看到许锐有快要摔倒的迹象,灰灰会冲过去给小主人做肉垫儿。

    “姐姐,起床吃饭了。”看到阳台上的许宁,许锐在下面抱着灰灰的脖子冲她笑呵呵的喊着,声音清脆,活力十足。

    “来了,你也别玩了。”回来换上衣服,洗漱完毕后,下楼来到了前院。

    许宁起床还不算太晚,殷恪这个点还没起,谢铮也在楼上没下来,倒是爷爷奶奶似乎已经绕着房屋转了几圈,晨练刚回来。

    “爷爷奶奶早!”许宁瞧着两人手拉手跨进门,“附近不是有个公园吗?早上晨练的人多不多?”

    “不老少。”于春花瞧着孙女,“昨晚睡得好不好?”

    “新床新被子,当然睡得好了。”许宁挽着奶奶的胳膊,“您二老呢?”

    “当然舒坦。”老药叔眯着眼别提多高兴了,这可是他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而且现在和老婆子睡得屋子,也是小时候睡过的,虽然格局稍微做了点改动,床也不是他小时候的那种拔步床,可是依旧舒服的让他心神舒畅。

    因为两位老人上了年纪,秦雪娟也没有给他们弄席梦思,只是床板上面铺设几层软和的被子,老人身子骨经不起那席梦思的折腾,睡一晚估计就得全身酸软了。

    而在前院的东厢厨房隔壁,还有一张火炕,是为两位老人冬天准备的,睡火炕对身体很好,驱寒养身,天气冷了就可以搬进去睡了,虽然房间不大,采光也不算好,胜在只睡觉,不做别的。

    毕竟家里的每个房间都装的暖气片,冬天在家里的任何一个房间都不会冷。

    秦雪娟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晨练的回来了,对许锐道:“锐锐,上楼喊哥哥起床吃饭了。”

    “哦,我现在就去。”许锐迈着小腿,冲进客厅往二楼跑。

    谢铮已经起了,此时正捧着一本伤寒杂病论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隔壁的殷恪估计还在赖床,现在早上刚七点钟,那家伙一向喜欢在被窝里磨蹭。

    “哥哥。”许锐冲进来,看到被子已经叠好,然后扭头往隔壁去了。

    七点半,众人坐在客厅里吃早饭。

    “你们上午要去花鸟市场?”于春花看着面前的几个孩子,“那就买点花回来,不要那种爱招虫子的。”

    “我们打算看看有没有卖莲藕的,回来种到后院池塘里,然后再买几种颜色的锦鲤放进去。”许宁喝着小米粥,“这种话好看也干净,总觉得别的特别香的话,不可能不招虫子吧?要是开了招惹蜜蜂也不好。”

    “荷花也行。”于春花点点头,然后对身边的老药叔说道:“还是咱们村子后面的那座荷塘好看,咱家后院这个吃糖顶多就能种上二三十颗,房子再大点就好了。”

    老药叔闻言哈哈笑道:“再大点你想要多大的?清朝当官的时候,官员的府邸大小都有严格的规制,当然那些宠臣另算,说不得皇帝能给他们御赐宅邸,再就是那些皇亲国戚住的府邸,看看现在毁的毁,败的败,保存完整的就是那有限的一些王府府邸,也是被国家改成了景点,怎么可能卖给咱们。”

    “说的也是。”于春花点点头,“我也不是说想住大房子,感觉在咱们村子里出门就一片宽敞,再看看帝都,出门除了房子还是房子,说起来咱们家就很不错了。”

    许宁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奶奶若是觉得家里花园小,咱们就把隔壁的宅子打通了,后院的房子都破败的不像话了,可以拆掉扩建个花园。”

    “隔壁宅子你以后不是要开店的嘛。”

    “我现在读书就需要读八年,隔壁的房子却不能放置八年,大不了以后再看,我妈手里那块地估计这两年就要动工了,也可以在那边让我妈给我一个位置,或者以后我妈再买地的话,我可以挑一挑。”

    “我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谢铮赞同许宁的意见,“奶奶还没有去隔壁看过吧?”

    “咋没去,半个月前还去隔壁转了转,里面以前是不是没人住过啊?杂草丛生的,里面虫子老鼠到处钻,脏死了,而且屋子也破破烂烂的。”于春花一脸惋惜的说道。

    说起这个,殷恪就比谢铮知道的清楚点了,“原来这个房子是园林局住的,隔壁好像也是个什么单位在办公的,可是于奶奶不知道,这种房子保养起来很麻烦的,之后隔壁的部门就搬到新政府大楼了,这差不多都搬走六七年了,屋子也没人管。就算是想管也没时间啊,二三十年前帝都这种房子可是很多的,后来从小十年前开始,这些房子也因为长期无人居住,很多都干脆没法住了,就算有人想买,看到那种样子谁乐意买啊,还不如买套新的,比起这种木头房子,他们更愿意住那种外国式的别墅。”

    “不管怎么样,隔壁既然都买下来了,肯定不能由着房子继续荒废着,等得出空来的话,就修缮一下吧。”于春花和秦雪娟说道。

    秦雪娟含笑点头答应下来了。

    其实不用婆婆说,秦雪娟也是要修缮的,既然女儿不准备在这里开店了,那就打通院子,扩建一下池塘,里面到时候多种点荷花,多养一些锦鲤,然后还能在中间盖一座凉亭,顺便再种植一点树,当然还要在另外一边加盖车库,以后家里是肯定要买车的,想想家里很快就能变成小两千平,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她很喜欢这种复古风格的屋子,毕竟欧式别墅从小住到大,也就是那么回事儿,而昨晚她在房间里睡了一夜,睡眠质量非常的高,一夜好梦,就连儿子起床自己去嘘嘘她都没听到。

    早上小家伙还自豪的和他说起这件事来呢。

    “那就早点动工吧,争取过年之前装修完。”秦雪娟望着谢铮笑道:“过年带上你外公外婆来这边住着。”

    “好。”谢铮点头。

    殷恪张张嘴也说想要来,可是再一想自家和许家的关系哪里有谢铮一家人亲密,只能作罢。

    “殷恪想来也别客气。”秦雪娟笑的很温暖。

    殷恪叹口气,“大过年的,家里人也不能让我出来乱跑啊,不过正月里我回来和爷爷奶奶叔叔婶子拜年的。”

    “好,我们在家里等着你。”

    既然要重新修缮,那么今天的花鸟市场就不去了,不过住在皇城附近,能玩的地方可不少,后海,景山等等,随便一个地方转转,一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中午去全聚德吧。”谢铮看着许宁,“还没有去吃过吧?”

    “没有。”许宁的眼神顿时就亮了,虽然没吃过,但是这三个字,却声名远播。

    谢铮看到小姑娘那亮晶晶的眼神,唇角带着浅笑,眼神里柔和如水,“中午带你过去尝尝。”

    “嗯!”

    “爸妈想不想吃?”秦雪娟看着两位老人。

    老药叔笑的很是得意,“你们玩你们的,我们想吃就自己结伴去了。”

    好吧,这两位老人的感情是真的非常好,平时晨练逛街甚至是接孙子上下学都是一起的,偶尔人家也会趁着孙子上学时的工作日,会手拉手乘坐公交车去附近的各种旅游景点玩。

    最牛的一次是上上个礼拜,两人工作日五天的时间,全部都耗在故宫里,一直看完了为止,这才换到了景山等别的景点,甚至还想着等得空俩人要去长城转转。

    秦雪娟是不放心的,你们两位老人去爬长城,那多累啊,可惜劝不住。

    当天下午,谢铮就返校了,而许宁因为礼拜一上午没课,并没有急着回去。

    中秋节,因为只有一天的法定假,许建军是没办法过来一家团聚的,只能和媳妇打电话以解相思之苦,并且在电话里不断的念叨着想快点过年,他想媳妇了。

    秦雪娟在旁边听得小心翼翼,毕竟客厅里公公正在陪着孙子看电视,婆婆和女儿在厨房里做午饭,她还真怕让公公和儿子听到丈夫在电话里那撒娇的声音,羞死个人了。

    “你以为我不想你吗?”秦雪娟压低声音说道。

    许建军在那边笑的和二傻子似的,“肯定想我,我知道的。”

    “知道就好,你工作也多努力,都从镇上到了县里了,我相信你肯定能从县里来到帝都的。”秦雪娟捧着电话,说的脸颊泛红,“我是最清楚你的能力的,肯定没问题。”

    “那我从镇上到市里,然后省里,然后才能跑到帝都,这没个十几二十年可不行,那时候我都要老了。”许建军嘴上这么说着,声音却不见失落,反而还干劲满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继续往上走,以后你不管去哪里,提起你人家就会说你秦雪娟的眼光没有错。”

    秦雪娟眼眶顿时湿润起来,在这边连连点头,“嗯嗯,我期待着,就算是现在我也可以告诉所有人,我的眼光从来都没错过。”

    “今儿可是过节啊,你可不能哭,免得让爸妈和孩子们笑话你。”许建军心里也觉得酸酸的,这有多久没抱着媳妇睡觉了,真他妈的痛苦,“我后面有人等着打电话,今天先不说了,等晚上回去用厂里的电话打给你,十点以后等爸妈睡着好不好?”

    “好,我等你电话。”

    “媳妇再见。”

    一对苦命鸳鸯这才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

    秦雪娟准备去厨房帮忙,一转身差点把身边的儿子给蹭倒了。

    “哎哟我的好儿子,你站在妈妈后面做什么?”

    “爸爸的电话?”许锐和灰灰一起抬头看着妈妈,“我还没有和爸爸说话呢。”

    “……”秦雪娟想挖个洞钻进去。

    刚才只顾着和丈夫说话,都忘记让儿女和他们爸爸说两句话。

    可是她怎么好意思说忘记了,万一让公婆和女儿知道,肯定的笑话她了。

    “锐锐乖,爸爸工作忙,等晚上再让你和爸爸说话好不好?”

    许锐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看着妈妈,好一会儿才抿着小嘴点点头,“好吧,这次妈妈可别忘记了。”

    秦雪娟捂脸出去了。

    好吧,她失败了,没有骗过儿子。

    这小子才多大,也太精明了吧?这都能看出来?

    许锐领着灰灰在爷爷身边坐下,“妈妈刚才肯定是忘记还有我这个儿子了。”

    老药叔看着孙子这副小模样,哈哈大笑起来,“你爸妈这都多久没见面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我和爸爸也很久没见面了。”锐宝略微有点委屈。

    “还有四个多月,爸爸就过来了,到时候天天陪着你。”老药叔安慰着小孙子,也只能如此了,许建军毕竟是国家干部,还是工作重要。

    小孩子,心情虽然很容易反复,可是恢复的也很快。

    等到香喷喷的饭菜上桌后,这小家伙根本就忘记刚才想爸爸想的难受。

    爸爸?先吃完饭才有力气想爸爸。

    ------题外话------

    殷恪:谢铮,睡觉咯。

    铮哥:睡你麻痹,老子想跟媳妇一起睡,你个魂淡。

    殷恪:你信不信我天天缠着你!

    铮哥:皮鞭,蜡烛,辣椒水,你选一个吧。

    宁妹:哥哥,你的趣味好……别致,我享受不起,再见了。

    铮哥:宁妹妹,你听我解释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