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父母爱情】
    拐进胡同里,老药叔正陪着孙子在门口玩。

    看到车子里的殷恪,他指了指前面的位置,“从那个门进来,里面有停车的地方。”

    说着,转身进院子,走到另外一边的门,从里面打开。

    殷恪开车进来,看到这栋四合院都已经拆掉了,而进门的墙边有几个停车位,里面宽敞而有意境。

    将车子挺稳,三个人从车上下来,许宁拎着包回自己屋了,殷恪则是拉着谢铮在许家四下里转悠着。

    踏进游廊,顺着这条游廊走向湖心亭,里面是石桌和石凳,而湖心亭是八角形状的,在亭子里面四周还有雕花护栏,内圈是木质的一圈坐的地方,下面做成了推拉门的储物空间,里面平时放的有老太太亲自绣的坐垫和茶具等。

    不过此时在这里站一会儿,就冻得全身冰冷。

    客厅里,殷恪一进门就舒服的打了一个哆嗦,屋子里早就通上暖气了,虽然房屋是木质的,可是木质的保暖效果却很不错,外面寒风凌冽至少零下十度,屋内却温暖如春的二十度,冬天睡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享受。

    “小铮,厨房里炖的冰糖银耳羹,你们俩去盛了喝,暖暖身子。”于春花正在客厅里一边绣花一边看电视剧,“对了,电视上说,今年正月里要放西游记,好像是正月初一晚上就开始。”

    “真的吗奶奶?”殷恪窜到老太太身边坐下,“去年放了一点,然后就没了,我压根就没看够呢。”

    “奶奶也看了,今年正月还能看。”老太太哈哈笑道。

    “啪——”房门从外面推开。

    一阵呼啸的风声夹杂着雪花飘进来,许锐领着灰灰如同两颗小炮弹似的冲了进来。

    “奶奶,下雪了。”许锐咧着小嘴说道,“哥哥,今年堆雪人吗?”

    “下大了才能堆雪人。”谢铮上前捧着许锐的小脸,冰凉的好像冰坨子似的,也亏得他年纪小,火力旺,“要是能下一晚上的话,明天我就陪你堆雪人。”

    “肯定能下一晚上的,是不是灰灰?”许锐扭头和灰灰说道。

    灰灰高兴的冲着小主人汪汪了两声,小主人说啥就是啥。

    中午秦雪娟在公司里没有回来吃饭,许宁去厨房里做的。

    许家目前就属许宁做饭最好吃,殷恪在这里吃的汗流浃背,下午就带着谢铮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许宁就和奶奶在客厅里说话,帮着老人家做绣活。

    此时于春花正在做的是一件复古风的上衣,斜排扣的,扣子是盘花状,袖口和下摆都是连理枝的花样,看样子不是给她做的,而是秦雪娟穿的。

    五点多天就有些暗了,许宁上前去打开灯,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许宁,是我。”刚接起来,喂了一声,那边张梦的声音就传过来,“你们放假了吗?”

    “今天刚放假,你们那边呢?”听到张梦的声音,许宁很开心,之前她们俩都是书信联系的,电话费可是很贵的,而且这还是长途,谁也不舍得,打个几分钟的电话,俩人能写五六封信了,而且接到信时候的心情,可是比通话更加的激动。

    “我们明天放假,学校里给准备的火车票,我是后天早上九点的票,明年我定的初十的火车票,到时候开学前去找你玩好不好?”

    “当然好了,我不知道多欢迎呢,上火车之前别忘记给我打电话,我会过去接你的。”许宁声音里带着喜悦。

    张梦听到许宁欢愉的声音,心里也非常的激动,但是后面已经有同学开始催促了,她赶忙道:“先不说了,后面有同学也要打电话,许宁,咱们明年见。”

    “好的。”

    刚挂断电话,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

    “宁宁。”许建军听到闺女的声音,哈哈笑道:“刚才谁往咱家里打电话了?我都没打通。”

    “是张梦,她和我说明年回学校前会来咱们家里玩几天,爸,您什么时候回家?”小半年没见到父亲了,许宁非常的想念。

    许锐从外面进来,看到姐姐在打电话,过来听了一会儿知道是爸爸,赶忙拉着姐姐的衣服,“姐姐,让我和爸爸说会儿话。”

    “好,给你。”许宁将话筒塞到弟弟的手里,然后回来在沙发坐下,“我爸说他们小年放假,二十七就能过来,今年的工作业绩很好,年底不需要拖拖拉拉的。”

    于春花听得眼神都变得柔和起来,“早点回来好,也好几个月没见了。”

    许宁点头,“我爸这么厉害,以后谁也说不准,指不定就能在帝都工作呢?”

    “小年放假,二十五就能过来了,拖两天干什么?”

    “工厂里还要给工人发年货呢,虽然有厂长和会计,可他也得盯着,而且工厂里的账目也要我爸重新核对,肯定不能立马就回来。”

    “说的也是,厂里的效益听你妈说很不错,今年怎么着也能赚个四千五千的。”于春花点点头,然后对孙女道:“我明年和你爷爷出去转转。”

    “旅游啊?”许宁笑道:“您二老要去哪里?”

    “去海城看看,那边冬天也不算太冷,还是临海城市,奶奶这辈子还没有看过大海呢。”于春花想到老伴和她说的话,唇角的笑容就如何也止不住,“你爷爷说,等过几年你弟弟大了,就带我出国去玩玩,国外有啥好玩的?”

    “那就要看去哪里了,肯定有好玩的地方,我没出去过也不知道,不过学校图书馆里有不少的外国书,每个国家都有他们的特色。”

    “那就好。”

    看着奶奶似乎越来越年轻的心态,许宁也为二老高兴,这是一对幸福的老头老太太。

    许建军为了不让家人大半夜的去火车站接他,定的是上午的早上的火车票,抵达时间是次日的上午十点左右。

    火车站出站口,秦雪娟母子三人是九点半过来的,一直等到十点快二十分钟,才听到许建军乘坐的那列火车进站的广播。

    “爸爸到了吗?”许锐仰头看着妈妈。

    秦雪娟弯腰将儿子抱起来,“是啊,爸爸来了”

    许宁举着写有父亲名字的纸板,探头看着走出来的人,一个个旅客过去,终于在后面看到了父亲的身影。

    “爸爸!”许锐看到许建军,抬手冲着他激动的挥舞着。

    许建军快步上前,将两大袋行礼搁在地上,接过儿子抱在怀里,“哎哟,儿子你沉了吧?”

    “不沉不沉,我是长高了。”许锐高兴的搂着爸爸的脖子,乐的见牙不见眼,“我可想爸爸了,妈妈和姐姐也想爸爸,爷爷和奶奶也想爸爸。”

    “乖儿子,爸爸也想你们。”许建军激动的揉了揉儿子的脑门,然后瞧着更显妩媚的妻子,眼里柔情万千,“媳妇,咱们回家吧。”

    “好。”秦雪娟眼里沁着蜜一样的笑容,将儿子交给女儿,帮丈夫拎着行礼走出火车站,在外面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里。

    来到家门口,老药叔也于春花都站在门口等着,等许建军下车,两位老人赶忙招呼他们进屋。

    许建军当初送家人来到帝都后就回去了,所以装修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此时回到家里,见到大变样的房子,也是新奇的错不开眼,尤其是进屋后,那温暖的温度,更是让他四下里转悠打量。

    许锐干脆做起了向导,拉着爸爸的手在家里屋前屋后的四处走,小嘴儿一下子都闲不住。

    后面卧室里,许建军看到他和妻子的房间,心里突然聚起了一团火。

    “儿子,今晚你要自己睡了。”

    许锐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好吧,我可是男子汉,自己睡肯定没问题的。”

    “乖,不愧是爸爸的好儿子。”

    厨房里,许宁一个人在忙碌的准备午饭。

    之前奶奶和母亲要进来帮忙,却被许宁给赶出去了,父亲难得回来一趟,本应该让她们和父亲多说说话。

    这半年来,母亲别看整日里看着一点事儿都没有,可是她知道,母亲是很想念父亲的,只是嘴上不说。

    就看偶尔俩人打电话,说着说着就忘记了自己和弟弟,每次这个时候,她就替父母觉得心酸。

    “宁宁!”许建军走了进来,“爸给你烧火。”

    “这边我一个人就行,您还是陪着我妈多说说话吧,她心里可想你了。”许宁熟练地翻炒着锅里的菜。

    “我在家里要住半个月呢,爸也想你和锐锐。”许建军在灶口前坐下,“在学校还好吗?”

    “挺好的,我寝室里的三个同学相处的也很不错,爷爷奶奶身体很健康,弟弟在学校里和小朋友处的也很好,就是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能升迁到帝都来,那时候咱们的日子就更好过了。”

    “你当爸不想啊。”许建军笑,“只是爸这个工作和你上学不一样,就算要升迁也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你看现在这些中央里的干部,都是凭借着资历一步步走上来的,爸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咱们一家人都在帝都,爸肯定是不会懈怠的,就算以后调不上来,也是爸自己的问题。”

    午饭难得的丰盛,一家人终于能一个不少的聚在一起吃顿饭,许建军陪着老药叔喝着小酒儿,秦雪娟也给自己和婆婆倒了黄酒,黄酒是在水壶里面煮的,里面放的冰糖和姜片,味道带着淡淡的辛辣和丝丝的甜味,特别的好喝,当然这酒也是有点后劲的,不过两人也不准备喝太多,水壶里面只煮了一斤而已,大不了午饭后睡会儿觉,反正现在日子就是这么清闲,也没那些乱七八糟的琐碎事情。

    许宁则是和弟弟一起喝着点父亲从厂里带来的罐头当做饮料。

    “这是咱们厂里今年一年的收入,共计五千七百来块钱,原本有六千多,因为今年的工人很努力,我拿出三四百给厂里上上下下发了奖金,这其中也包括咱们年底分的福利。”许建军将信封里的钱塞到媳妇手里,“明年十六这边还要发货,我就跟着货车顺路回去,也省的去坐火车了。”

    秦雪娟接过那包钱,里面都是整张的百元大钞,还有一点零头。

    从里面取出那点零头递给许宁,然后点了七百块塞到婆婆手里,“妈,这七百您拿着,平时家里的开销,余下的等银行上班我存到银行卡里面。”

    于春花接过来念叨着:“我手里还有不少钱,你都存着就是了。”

    “家里多预备点钱,以防万一遇到什么事儿,您二老想买什么就买,也别省着,咱们赚钱就是为了花的,这过日子也不是省出来的。”

    “咱家什么都有,也没地方花的。”于春花说着还是讲钱放到自己的裤袋里,“不过也行,明年我和你爸去海城转转。”

    “这很不错。”许建军哈哈笑道:“海城那边发展也很快,而且作为沿海城市,也是咱们国内风景不错的城市了,气候比帝都要暖和,去玩玩很不错。”

    聊了好一会儿后,家里人各自回房去休息。

    许宁中午可没有喝酒,带着弟弟在客厅里看电视。

    后院卧室里,一进门秦雪娟就被丈夫给打横抱起来了,然后大跨步的上前将她放在大床上。

    “建军,你不累啊?”秦雪娟双颊酡红,本就韵味十足的妩媚女人,此时更显诱惑。

    许建军上前将窗帘拉上,回头看着妻子,“看到你,就一点不累了。娟儿,我想死你了。”

    “说的好像我不想你似的。”秦雪娟娇嗔的瞪了丈夫一眼,然后勾着他的脖子,低声道:“不在你身边,我还真怕你被别的女人给缠上。”

    “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再也放不下别人了。”许建军给媳妇解着衣扣,“这半个月我会天天折腾你的。”

    说罢,掀开被子将两人盖住,一时间被翻浪花,很是激烈。

    许宁在客厅里看着新闻,旁边弟弟已经躺在她沙发里睡着了,她打开旁边的储物柜,从里面取出一条毛毯给他盖上,瞧着弟弟粉嘟嘟的小脸蛋,低头宠溺的亲了一口。

    父母都四十岁了,人到中年,许宁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好在自己怀揣着空间,里面的菜品和泉水很显然有延缓衰老的作用,父母看上去就是三十左右的年纪,一点都不显老。

    看看他们夫妻,再看看香山村同龄的那些人,她真的很庆幸。

    其实之前在厨房里父亲说过,升职也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父亲在机关单位也工作了十几年了,作为父亲这个年纪的人,他的资历一点都不缺,可是现在还只是县政府的一个财务科小职员,一层层的上来,难道要等到五六十岁?那也该到了退休的年纪了。

    她对政治方面一点都不懂,就算是想帮忙也是无处下手。

    贵重的东西许宁是不会让父亲送的,她不希望父亲靠送礼上位。

    但是不送贵重的东西,别的许宁手里却有很多。

    她想着等父亲临走的时候,给他装一些礼盒带回去,里面不带别的,就是带些空间里的水果就行,当然自家产的茶叶应该也是没问题吧?

    不是花钱的东西,也算不得送礼,不管在什么岗位,良好的人际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秦雪娟睁开眼的时候,墙上的表已经指向下午的三点钟。

    准备起床,可是稍微活动了一下,觉得全身酸软,刚才许建军可是折腾了她两回,大概是憋的太久,第一次时间不长,第二次却是久久都无法结束,羞恼的她将丈夫的后背都挠红了,好在没有受伤也没有见血,她的力道并不大,舍不得。

    “媳妇,再睡会儿。”许建军迷迷糊糊的,察觉到媳妇的动静,身后将她捞进了怀里。

    秦雪娟哭笑不得,真的该起床了,这都很快吃晚饭了,继续睡下去,爸妈和孩子该笑话了。

    “你继续躺会儿,我去前面看看。”秦雪娟拍拍丈夫的背,然后挪开他的手,去洗手间里冲了一个热水澡,换上衣服就准备出去。

    “媳妇!”许建军听到开门声,睁开眼喊了一声。

    “怎么了?”秦雪娟走回来站在床边看着丈夫,任由着他拉着自己的手捏着。

    许建军拾起媳妇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我公文包里有六百块钱,是下半年存下的,你拿着买衣服穿吧。”

    “怎么没有给咱妈呀。”秦雪娟拿起脚凳上的黑色公文包,打开后从中间的隐形兜兜里取出六百块崭新的钞票,心里如同喝了蜜一般的甜,“专门留给我的?”

    “嗯,这是我赚的钱,虽然没你多,可也能让你吃得饱穿的暖。”许建军刚睁开眼,嗓音还有些沙哑。

    秦雪娟脸颊顿时喝醉了酒一般的红,“你从来都没有饿着我,冷着我。再说我赚的钱也是咱们俩的,其实我能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咱们闺女的本事,可是你走到现在这一步,却是你自己的本事。建军,就算以后我这边生意做的再大,你也不准和我离心,生意一点都不重要,咱们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咱们一家人能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你说什么呢?”许建军知道媳妇这根本就是想多了,“你要是以后成为女强人,我自豪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和你离心,傻姑娘。”

    ------题外话------

    铮哥:亲妈,岳父岳母都这样了,我啥时候是个头啊?

    许宁,他想早点睡了你。

    宁妹:铮哥,你只是贪图我的身体吗?委屈脸

    铮哥:后妈,绝对的后妈。咬牙切齿,宁妹,你听我解释我也有生理需求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