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你的眼里有我】
    晚上七点半,年夜饭上桌,家里也瞬间变得更加的热闹喜庆。

    一道道菜端上来,浓郁的饭菜香味,让他们都赞不绝口。

    “我还真喜欢宁宁的这一手厨艺,小丫头也长大了,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个臭小子,你们可得好好的帮她掌掌眼,咱家就这么一个闺女,以后可不能让人欺负了。”江爷爷在餐桌前坐下,对老药叔说道。

    “这种事情咱们也只能看着,她要是真看上,别人估计也劝不动,不过宁宁这孩子心里有数儿,以后的日子肯定能过好了。”老药叔心里也美滋滋的。

    谢铮将许锐带到餐桌前,听着两位老爷子这番谈论,心里道,外公您说的臭小子就是他。

    许宁和谢铮的事情,大概也就秦雪娟知道,平时这俩孩子的保密工作好着呢,瞧着一点苗头都没有。

    谢铮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高秀兰一方面舍不得许宁,一方面还要催促这外孙早点带个姑娘回来,这两头的思绪折腾的她总是郁卒。

    “小铮明年要去部队里?”饭桌上,老药叔给谢铮倒了一杯白酒,“喝一盅就行。”

    谢铮没拒绝,他的酒量还是很不错的,“嗯,一边工作一边继续考研。”

    “宁宁大学毕业后也是这样?”江爷爷问许宁。

    “我是想在药学的基础上再攻读一下临床,若是有机会的话还想去国外的大学去进修一下,中医咱们国内自然是世界顶尖的,可西医还是要去国外再努力一下,具体怎样还要看我自己的努力。”拧开一瓶果汁,给自己和弟弟倒上,两位奶奶和母亲是喝黄酒。

    谢铮看了许宁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还要出国进修,他什么时候才能娶到老婆?没有个十年八年恐怕是没指望了吧?

    这丫头是存心的想废了他?

    可她喜欢学,自己这边还必须得支持,毕竟这不是坏事。

    希望这丫头能努力点,争取早点完成学业,自己也好抱媳妇回家生孩子。

    很快,几位老人就说起明年想出去旅游的事情,结果四位一拍即合,等出了正月就结伴去海城转转,然后觉得体力还行的话,在一起出国玩玩。

    当然出国的话他们四个不通外语的是没办法自由行,到时候就看看有没有作伴的会外语的人,这附近有老年活动中心,虽然他们不太经常去,可那里面有退休的教授等各行各业的,总能找到人一起吧。

    八点整,春晚开播,而他们的晚饭刚刚过半。

    许锐看到这个,让姐姐帮他碗里夹了菜后,就端到沙发那边坐着边吃边看,其余人则是照旧围坐在饭桌前边吃边聊天。

    八点半,晚饭结束,许宁准备收拾饭菜,却被奶奶给拿走了。

    “你也忙了一晚上了,晚饭我们收拾就行,去看电视吧。”

    “没事儿,也就是十几分钟的功夫。”许宁还想坚持,却被奶奶给直接哄走了。

    客厅里,众人坐在沙发和软凳上守着电视机看春晚,茶几上摆的满满的各种唐果和干果,而许宁也去厨房里冲泡了白糖水给弟弟,她则是端着茶杯喝着自家炒制的茶叶。

    “晚上一起出去吧。”谢铮对许宁道。

    “去哪里?”外面可是很冷的,虽然现在过年的气氛很浓烈,可依旧无法抵御严寒。

    谢铮指着外面的一个方向,笑道:“紫禁城广场今晚放烟花,不想去看看?”

    “去看看也行。”许宁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

    许锐一听,赶忙举手,“我也去。”

    “少不了你的份儿。”许宁搂着弟弟笑成一团。

    十一点钟的时候,许宁就领着弟弟回房换上了厚实的衣裳,然后带着他和谢铮一起出门了。

    此时虽然已经临近半夜,可是整个帝都灯火通明,今晚很多人家门前都挂着灯笼,有的还赶时髦的挂着的是彩灯,各种颜色的小灯泡走马灯似的闪过,引得许锐赞叹连连。

    街头巷尾都是人声鼎沸,尤其是来到大马路上,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人就更多了,这些人几乎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去的,目的地和许宁一行人是一样的。

    从这里溜达着走过去,半个小时就等抵达故宫广场,而烟花也是在午夜整点开始一直到半点,至于年夜饭回去再吃也可以,左不过就是晚一点的功夫。

    今晚的气温很冷,哪怕街上这么多人,可是风声呼啸而过,照样也得跟着打哆嗦。

    来到故宫广场,这里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而此时距离烟花盛放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因为今天的人实在密集,他们三个没有挤到前面,而是在马路对面观看,因为前面一片平坦,没有任何建筑物的阻隔,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待会儿看不到。

    谢铮站在许锐的后面,一手搭在小家伙的肩膀上,一手拉着许宁,因为后面就是植被灌木丛,虽然有路灯照明,不走过来谁也看不到这对小情侣的亲密样子。

    之前还觉得很冷,此时被谢铮握住手,许宁突然有点冒汗。

    “锐锐冷不冷?”谢铮低头问着。

    许锐摇摇头,“哥哥,咱们在这里能看到放烟花吗?”

    “能!”谢铮揉揉他的头,“靠前的话你个子矮可能会看不到,在这里没问题,而且今晚广场上的人很多,万一不小心挤散了,我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安全最重要。”

    “好吧。”小家伙也没有沮丧,只要能看到就好,前后都无所谓。

    等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伴随着第一声响,广场那边就沸腾起来了,然后一整排烟花瞬间飞上天空,在抵达某个高度的时候,逐渐消散。

    虽然这些年每年都在这边放烟花,可是丝毫不妨碍民众来观看,哪怕去年看过,今年再看还是会觉得很新鲜。

    在许宁旁边不远处好像也有一家人,一个小姑娘被父亲抗在肩膀上,看到那烟花忍不住笑出声来,悦耳清脆。

    随后烟花汹涌的飞上高空,整片天空在这段时间内被渲染的璀璨夺目。

    谢铮并没有过多关注烟花,前世他三十岁之后,每年过年几乎都是和众多的领导人聚在中央礼堂里过年,然后也会在这个时候和他们站在紫禁城城楼上面看烟花,当时身边是陈倩雯,谢铮能看出来,站在自己身边的陈倩雯对这种活动是很不耐烦的,而他怎样都无所谓,反正两人之间也不过是形式上的,没什么共同语言。

    这辈子身边若是站着许宁的话,多年后她是否也会和今晚这样,盯着那夜空中绚烂绽放的烟花,眉眼含笑,心神愉悦?

    握手改成十指紧扣,看到小姑娘扭头看了她一眼,“铮哥,你的眼神里有烟花,很漂亮。”

    谢铮心内一片柔软,弯腰凑到她的耳边,哑声道:“你的眼神里有我,很漂亮。”

    许宁被这句话撩的不轻,接下来虽然全程盯着广场上的烟花,可心却平静不下来。

    十二点半,烟花结束,三个人转身往家走。

    许锐不知道哥哥姐姐之间有点什么,任由两人拉着他的手,他调皮的在中间荡秋千。

    谢铮没有继续逗许宁,他知道这姑娘面对自己害羞着呢,若是继续逗下去,指不定能把自己给烧死。

    反正,来日方长,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和她在一起,也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逗弄这个小姑娘。

    回到家里,长辈们还没有做饭,在厨房门口站着聊天的两位奶奶看到他们回来,赶忙进去下饺子。

    许锐则是冲进屋,扑进爸爸的怀里,兴高采烈的说着广场烟花有多好看。

    摸着儿子那冰凉的身子,许建军将他抱在怀里暖和着。

    吃过水饺,许锐就打着呵欠去睡觉了。

    “宁宁,你困了也早点睡,咱们没在村子里,你们小孩子也不用跟着守夜,早上吃饭喊你们,去睡吧。”

    于春花收拾碗筷叮嘱道。

    许宁真好也觉得困了,和他们打了招呼就打着呵欠回房间了。

    谢铮是不能跟着过去的,现在许宁是去睡觉,他的房间则是在这边的楼上,明晃晃的跟过去也不像话。

    好在今天已经亲了一回了,暂时缓解了饥渴,以后找机会再说。

    今年过年,许宁没有地方去拜年,而且年初二这天晚上下过了一场大雪,气温更是下降了好几度,冷的让人恨不得缩在家里不出门,也正好如了许宁的愿。

    可家里却从初三开始就有老头老太太来玩,都是爷爷奶奶在外面认识的老友,也有在老年社区相处的比较好的。

    比起老太太,老头倒是每天都有,全部都是来找爷爷下棋的,让许宁诧异的是,爷爷居然会下很多种棋。

    围棋和象棋都很厉害,而国际象棋,军旗,跳棋也都很厉害,甚至连五子棋也超牛。

    爷爷毛笔字铁画银钩,龙飞凤舞的,而且还有一身超厉害的中医医术,若是再年轻个几十年,指不定喜欢他的姑娘要从自家门口排到紫禁城了。

    谢铮过年是闲不住的,帝都里很多的军门世家的老爷子都是他的长辈,每年都要趁着元宵节前去走一趟的。

    而今年谢铮来到陈家,却见到了陈倩雯。

    “谢铮来了,快进来坐。”陈老爷子陈元奇和蔼的招呼谢铮进门,“这是我孙女倩倩,陈倩雯,高中之后一直都在国外留学,平时那边圣诞节回来,好几年没有在家里过年了,去年毕业才能在家过春节。”

    “陈爷爷过年好。”谢铮进门将年礼递给帮佣,然后在陈元奇对面坐下,冲陈倩雯点点头,“倩雯你好。”

    陈元奇的身份当初和谢宏佳一样,但是本事却没有谢宏佳厉害,只因为谢宏佳是留过洋的,知识很渊博,之后将列强赶出华夏后,他就在中央担任很重要的职务,可惜后来在那场浩劫中没有熬过来。

    当初他和谢宏佳的感情很好,现在也是把谢铮当亲孙子看待。

    可是再如何当做亲孙子,谢铮终究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现在自己身边有个懂事且深受他疼爱的孙女,这俩小年轻倒是可在一块磨合磨合。

    陈倩雯和谢铮打了招呼,给他倒了一杯茶,坐在爷爷身边听着两人聊天。

    在谢铮来之前,陈倩雯就听爷爷说起过谢铮,语气里是说不完的喜欢,而且还询问她的意见。

    她不傻,爷爷说这些其背后的目的是什么,陈倩雯心知肚明。

    而现在当面见到谢铮,她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但是并不能因为他很优秀,自己就要喜欢他,若感情是这么随便的事情,这世上优秀的男人太多了,她根本就喜欢不过来。

    陈倩雯心里有喜欢的人,可是在喜欢上对方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无法得到幸福,对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和她心意相通的。

    既然不能在一起,可是她这辈子也不能单身到老,嫁给谁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但是婚后的生活,她却无法做到在家里相夫教子,她读这么多年的书,不是要消磨在柴米油盐里。

    “毕业后就要去部队了,准备的怎么样了?”陈元奇看着谢铮,眼神里的长辈慈爱根本就压不住,那关爱的眼神丝毫没有算计在里面。

    如今谢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而陈元奇现在虽然退休,可影响力一点都不低,也没什么是值得他算计的。

    当初在战场上,谢宏佳救过他一命,所以作为和谢铮爷爷过命交情的长辈,他自然希望谢铮的未来一片坦途。

    至于想将他和自己孙女撮合到一起,这没什么别的心思,谢铮是个很优秀的孩子,这样的孙女婿想必和他同辈的老家伙没有不喜欢的。

    谢铮笑道:“距离毕业还有半年呢,工作方面我心里已经有了目标,而且我还想一边工作一边继续考研。”

    “好,你自己有想法有目标就行,你父亲从小也是个有目标的人,他是爷爷看着长大的,自小就非常的聪明,做起事来总是比别人更加的容易,事半功倍,而你也很好,没有让谢家的长辈们失望。”

    “多谢陈爷爷夸奖。”

    陈元奇抬手凌空点着谢铮,“你这小子,值得爷爷夸奖。”

    在这边做了不到半小时,陈家的众人从外面回来了。

    陈元奇有两子两女,两个儿子都留在帝都,两个女儿一个嫁去了南方,一个嫁到了国外,平时两个女儿都是在元宵节前后回来,现在没有来。

    “建叔,康叔,过年好,两位婶婶过年好。”谢铮起身向他们拜年。

    “谢铮来了,过年好,快坐,来家里别拘束。”陈建抬手让谢铮坐下。

    陈倩雯是陈建的女儿,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叫陈乔飞。

    而此时一个面容有点清冷的女孩子和陈倩雯坐在了一起,她就是两年前在琉璃厂见过的女孩子陈静文,是陈康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读初中的儿子陈旭飞,两家人都过来了。

    中午的饭桌上,两家人做的满满当当的,幸亏陈老爷子家的饭桌很大,不然真的会放不下。

    陈建和陈康分别询问了谢铮的学业和今年就业的情况,就有着几个孩子聊天了。

    下午三点钟,谢铮告辞离开。

    陈元奇亲自送走了谢铮,回来后对陈倩雯道:“倩倩有什么想法?”

    众人看着陈倩雯,他们都知道老爷子的意思,是想让谢铮和倩倩相处看看。

    陈倩雯眉心微微一蹙,然后松开,“爷爷,您还是先别管我这件事了,我看人家也对我没意思。”

    “你这孩子,你是看不上谢铮?”陈建看着女儿。

    “倩倩,谢铮的身份可不低,虽然谢家爷爷和伯父伯母不在了,可是就冲着他是谢家人,就没人敢小瞧了。”陈乔飞不懂妹妹怎么回事儿,“他长得好,能力很强,今年毕业后会进入部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你可别错过啊。”

    陈倩雯知道父亲大哥和爷爷都是为她好,可是这种好让她觉得有些压抑。

    “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是谢铮看不上我呢?”她叹口气说道。

    这下子,陈元奇和陈建父子愣住了。

    “也是,这种事急不来,等得空我私下里问问谢铮这孩子。”

    “爷爷,爸妈,二叔二婶,我先上楼了。”

    “去吧,好好休息。”

    回到房间,陈倩雯坐在床上,看着窗外远处的景色。

    她今年只有22岁,其实国外的学业还能继续,可是留在那里势必要整日的面对着那个人,而对方早就有了心仪的女孩子,她熬不住了。

    陈倩雯怕自己继续在那边待下去,早晚会忍不住和对方剖白自己的心意。

    或许有人会说,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

    这话没错,可是也要看情况和场合,若是对方有喜欢的人,并且心意相通,你还要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对方,这完全就是一种自私的行为,她有自己的骄傲,不允许她做出这种破坏人家感情的事。

    若设身处地的站在对方女友的立场,有女孩子和喜欢的男友表白,她心里也会觉得对方着实可恶。

    我们的感情好好的,你为了自己的忠于心意过来恶心我们?

    所以,她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题外话------

    铮哥:宁妹妹,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

    宁妹:此地无银?

    铮哥:o(╥╥)o糟蹋我的真心,你很痛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