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殷墨请客】
    谢铮没有纠结陈倩雯的事情,上辈子的夫妻情分也是上辈子的,而这一生提前见到了陈倩雯,他给自己的印象与曾经不同。

    他能看出来,现在的陈倩雯还在为感情所累,自己不会去做那个开解对方的人,两人的性格不适合在一起,都是倔强不懂得妥协或者是退让的人。

    或者说对方都不值得自己退让,至少他对许宁,如何的让步都心甘情愿。

    初六这天早上,许宁陪着弟弟在院子里散步,就听到家门口有汽车引擎的声音。

    整个胡同只有他们一家人,肯定不会是找别人的。

    来到门口,就看到秦钊拎着大包小包的从车上下来,一身黑色西装,黑色的长款厚风衣,衬得他身形更加的挺拔,眉眼也更显温润清雅。

    “表哥,过年好。”许宁笑着和对方打招呼,“车子开到前面那个门,我给你打开门,你开进来就行。”

    “好。”秦钊将东西放在门口,上车发动引擎,开到前面去了。

    许宁上前从里面给他打开门,秦钊将车开进来,停在墙边的一个位置。

    “过年好。”下车后,秦钊笑吟吟的和许宁打招呼,然后看到姑姑从客厅里出来,“姑姑,姑父,过年好。”

    “阿钊来了?快点进屋,你从魔都一路开车过来的?”秦雪娟看到侄子,热情的招呼他进门。

    许建军帮许宁把秦钊带来的东西拎进屋里。

    许宁看不明白秦钊,哪怕她两世的年纪加起来也有六七十岁了,可是面对这个二十多岁的表哥,依旧觉得他非常的难以看透。

    秦家对于秦雪娟来说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是骨肉至亲,一方面是亲人的凉薄冷血,可谓是既挂念又不愿意靠近,而秦钊过来后但凡秦雪娟不询问秦家的时候,他总能毫无违和感的避开,这个男人真的非常厉害。

    他在家里住了一晚,这段时间一直都和父母在一起聊天,说的大概都是公司方面的事情,许宁平时就是静静的坐在旁边喝茶,他们的谈话也都听在心里。

    母亲以后要打理公司,明年商业圈那边就要开始动工,许宁能帮忙的自然也是要帮的,毕竟父亲不在母亲身边,而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平时就是在家里做饭,然后接送许锐上下学,现在也就自己能帮帮母亲了。

    她对商业方面的事情并不懂,但是不懂可以学,或许她智商不高,但是时间却非常的冲虚,一天一夜在空间里或许就是无数年月了。

    有这么好的听见,她没道理浪费掉。

    初七中午用过午饭,秦钊就开车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说以后或许会常来帝都,毕竟他也在帝都买下了一块地。

    因为宁瑞地产目前只有肖炳生这么一个职员,所以秦雪娟也没有提早开工,过完元宵节也不晚。

    初九这天上午,许宁接到了张梦的电话,张梦说她是晚上十点钟的火车,因为是特快,所以明天上午大约八点钟就能抵达帝都,让许宁去火车站接她。

    初十一大早,许宁直接打车来到火车站,等待张梦的到来。

    这个时候的火车站人流量非常的大,很多都是年后返回工作岗位的,几乎每一辆火车到站,整个车站都会变得如同炸了锅似的。

    许宁夹杂在各种味道混杂的火车站,将围脖往上面拉了拉,遮住自己的口鼻,主要是味道的确不太好,汗味不算,还有海鲜等乱七八糟的味道,或许是家里的环境很好,所以对这种味道尤其是难以忍耐。

    听到张梦那班特快火车抵达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快八点半,她并没有在这里等太久。

    站在出站口的位置,看着眼前的旅客一拨拨的过去,终于瞧见了从里面拎着大包小包出来的张梦。

    “张梦,这边。”许宁抬手高喊着对方的名字。

    看到许宁,张梦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拎着东西踉跄的走过来,然后把手里的两个塑料袋放在许宁手里,“哎哟,可把我给累坏了,这是我妈腌渍的各种小鱼干,让我给你带过来。我和你说,这小鱼干就这么蒸着吃,或者是炖菜味道都特别好,我可是用好几层塑料袋包着呢,一点味道都闻不出来吧?”

    许宁见她这幅样子,又帮她临了一个大包,“你来就来,不用给我们带东西的,咱们出去坐车回家吧,今天就在家里待着,明天我再领你在帝都转转。你打算什么时候返校?”

    “在你家过个元宵节?十六我就回去,三天的时间够我转悠的了。”

    “行。”

    在火车站外面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家。

    对于许宁的家,张梦已经垂涎了一年了,等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喜欢的不得了。

    和许家的长辈打过招呼,也顾不得外面冷,拉着许宁在院子里转悠了好一会儿才算解了馋。

    躺在许宁的床上,感受到屋里暖和的温度,她在许宁身边蹭了蹭,“咱们晚上一个被窝睡觉吧。”

    “当然可以。”许宁和张梦多年的感情,自然不会在乎这个,“你在学校里怎么样?”

    “挺好的,也认识了几个相处的不错的朋友,就是我们寝室有一个本地的女孩子,平时别提多傲气了,在宿舍里总是一副眼镜长在头顶上的样子,真搞不懂她。”张梦在厚实的被子上蠕动了两下,“你知道的,寝室里面晒衣服都是在阳台上,去年有天刮大风,因为都没有关窗户,结果我隔壁床铺的一个外语系的同学晒得内衣吹到了她的书桌上,回来后她直接就炸了,而且魔都那边的方言说快了我们根本就听不懂,她自己在那边叽叽喳喳的念叨了快俩小时,若不是她经常不在寝室里面住,我真的可能要找老师换寝室了,真的太烦人了。”

    许宁没有说让她看开点,若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哪怕对方不是针对自己,估计也会难以忍受。

    “还有我这次回去,听村里的初中同学说,陆雪娇嫁人了。”

    “这么小就嫁人?”许宁诧异,陆雪娇才二十岁啊,也太早了吧?

    “哦,不对,是定亲了。”张梦纠正道:“年前和我妈去赶大集的时候,我看到她了,和一个个子不算太高的男人在一块,那男人长得也不怎么样,黑黑瘦瘦的。当时陆雪娇穿着一双挺时髦皮鞋,和那个男人走在一起,听说家里条件很不错,有电视有摩托的,也算是咱们那边四里八乡不错的人家了。”

    “那也不错。”许宁道。

    “不错什么啊,你是没见陆雪娇那表情,很明显是不乐意的,可是有找不到比这男人条件还好的,也活该她这样。”张梦很不客气的落井下石。

    许宁勾唇,“好歹还有人要。”

    “说的也是,她看上男方家里的条件,还要嫌弃人家长的难看,真以为自己是仙女下凡啊,什么好处都让她捞走?心里没点数。”

    “你还真的很讨厌她呀。”许宁揶揄的看着张梦。

    张梦抬头看着许宁,“你不讨厌她?”

    “不讨厌,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哪里值得我浪费情绪在她身上。”

    张梦噗呲一笑,“刚才我还以为自己很坏,结果你比我还坏。不过这样才对,她算个什么,值得咱们浪费情绪,不过看到她那个模样,我很痛快倒是真的。”

    “想她做什么,今天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故宫博物馆看看,中午领你去全聚德吃烤鸭,下午咱们去景山。”

    “好啊,等你什么时候去魔都,我带你到处去转转。”张梦露齿笑的开心,“不过我这半年也没怎么出去玩,就是在学校附近转了转,今年回去我和寝室的两个朋友趁着没课的时候走的远一点,到时候你去我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相比较起学校的三个寝室的同学,许宁和张梦在一起才是最无忧无虑的,两人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觉得有任何勉强,你喜欢的我陪你去,我喜欢的你也跟着高兴,谈谈过去,再疯疯癫癫的展望一下未来,偶尔还能聊一聊学校里的男孩子们,百无禁忌。

    “天哪,这就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全聚德啊?”两人在故宫待了一上午,就来到了全聚德,走进店面的时候,张梦打量着内部的装潢和摆设,赞叹道:“感觉金碧辉煌啊。”

    “烤鸭和各种菜品的味道也很不错。”许宁领着张梦进去,在大厅里找了一张四人位的桌子坐下,“想吃什么?”

    “当然是首选烤鸭了,别的菜你点吧,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什么好吃。”张梦欢快的看着许宁,看眼神,期待感十足。

    许宁含笑点了一只烤鸭和三样店里的特色菜,她也没有来几次,偶尔也是和谢铮一起过来的,什么最好吃都是谢铮给她推荐的。

    这边的烤鸭油而不腻,肉质鲜嫩,表皮酥脆,里面还带着一种淡淡的果香,再配上面皮,酱料和葱丝,那种感觉回味无穷。

    “趁热吃啊,凉了味道可就不好了。”烤鸭是师傅端上来在饭桌前亲自剔肉的,剔肉的手艺也是一绝。

    许宁吃这个喜欢鸭皮和鸭肉放在一起吃,单纯的鸭肉总觉得缺点什么。

    张梦是第一次吃,瞬间就征服了她的口感,这姑娘一块接着一块,吃的不亦乐乎,若不是还保持着女孩子的矜持,估计人家剔鸭肉的师傅都赶不上张梦吃的速度了。

    “师傅,你们家的丫头真的是极品。”张梦冲着面前的男人竖起大拇指。

    带着口罩的师傅眼神里染上一抹自豪的笑,“谢谢您的夸赞,我们全聚德的烤鸭有上百年的历史,味道经过不断的钻研和改良,力求更好。”

    许宁对吃的赞不绝口的张梦笑道:“不是所有挂着帝都烤鸭的店就是全聚德,有的相同的店名,做出来的味道也是不完全相同,这家店也是铮哥吃了好几家才带我来的。”

    “我口舌可不如你精细,不过超级好吃。”

    桌上的菜两个女孩子自然是吃不完的,事实上一只烤鸭俩人也好不容易吃下去,所以饭桌上的菜也准备打包带走。

    吃完饭,张梦靠在椅子上揉着肚子,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是吃撑的难受。

    “你先喝杯茶,我结账。”许宁抬手招呼在厅里的服务员。

    等那服务员走过来,冲许宁笑道:“您的账单已经有人帮忙结算了。”

    “”许宁愣了一下,“谁帮我们付的钱?”

    “是十九号桌的客人。”服务生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许宁扭头一看,居然瞧见了殷墨,他正在和三五个朋友吃饭。

    张梦蹙着眉头看过去,“你认识啊?”

    “嗯,你在这边坐一会儿,我去打个招呼。”许宁站起身。

    张梦摆摆手,趴在桌子上喝茶,“去吧去吧,正好我在这里喝杯茶消消食,撑死我了。”

    许宁抬脚走向殷墨那边。

    因为殷墨的视线,同桌的几个青年男子都注意到了许宁,还未走近的时候,他们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孩子长得必然不俗,隔着有点远,那种空谷幽兰般的气质就飘荡过来。

    而随着她走过来,那妩媚却清雅的面容逐渐清晰,纤侬合度的身段儿,虽然裹在羽绒服下,却依旧无法阻碍那种让人赞叹的视觉感官。

    “墨哥。”许宁来到殷墨身边,“和朋友来吃饭?”

    “嗯。”殷墨略显清冽的眼神染上一抹浅笑,“吃饱了?”

    “还有剩余的就打包带回去,点的有点多,一只烤鸭好不容易才吃下去,谢谢墨哥。”许宁没说把钱给殷墨,那样会显得不识好歹,人家帮你结账也不是让你还的,“今天你请我们吃饭,我给你一箱全家福罐头?”

    殷墨知道,全家福是里面十二瓶罐头,每样三瓶,四种口味。

    “你家有存货?”殷墨是真的喜欢宁瑞罐头,不仅仅是味道好,最重要的是逢年过节他都有很多的应酬,总是吃的胃里难受,而吃一瓶罐头之后,体内堆积的一些东西就会很自然的拍出去,一身轻松。

    他之前也找同学化验过,罐头里的水果含有丰富的膳食纤维,且里面的营养元素异常活跃,吃了能够增加肠胃的消化功蠕动速度,而且能更快的溶解体内堆积的日常饮食遗留下来的垃圾,比吃那些清肠胃药都要管用,立竿见影不说对身体也非常的有益处。

    “我爸年底过来的时候带过来几箱。”

    “那好,下午回家我顺利过去一趟。”殷墨没有拒绝。

    “知道了,那墨哥你们慢用,我和朋友先走了。”

    见她转身准备走,殷墨喊住她,“宁宁,不着急的话待会儿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没关系的,我朋友这次专程过来找我玩的,下午我们要去景山转转,我先走了。”

    等许宁和张梦离开,同桌的几个青年都以打量探究和揶揄的眼神看着殷墨,难道这个男人算是准备开花了?

    “你们吃饱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殷墨察觉到朋友们的视线,“别想太多,这是谢铮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真的假的?”一个男人看着殷墨,“谢铮喜欢的姑娘啊?”

    “嗯,你们出去可别乱说。”这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也没有那个必要藏着掖着,知道也好,以后说不定这几个人也能照顾着她。

    “谢铮是在乡下的外祖父家里长大的吧?这女孩子也是从乡下过来的?”

    “他们现在是帝都户口,在这边买了房子,而且宁宁的父亲是县政府工作人员,母亲是魔都的知青,现在她母亲在帝都开了一家公司,去年年初的那块七号地拍卖出三千多万的高价,就是秦阿姨的。”

    “嗬,这可了不得。”原以为就是个普通的乡下小姑娘,谁想到背景一点都不普通。

    “去年的全国理科状元,你们没听说?”殷墨好奇的看着他们,这不是什么秘密了吧。

    “”众人齐刷刷的在心里鄙视殷墨。

    他们知道全国理科状元叫许宁,可是你喊人家宁宁,他们怎么知道?

    张梦在这边一直玩到元宵节后,十六一大早就坐火车回魔都了。

    临走的时候张梦说暑假的时候再来找她玩,许宁想着若是暑假过来,到时候看看表哥那边什么情况,届时可以让表哥将张梦直接捎过来,省了火车票钱,路上也不用遭罪。

    张梦走了,许宁寝室里的三个姑娘来了,这次她们四个倒是没有在帝都乱转,毕竟就在本地读大学,平时没有课的时候也能去附近转悠转悠,坐上公交车很快就等到,今天转不完明天继续。

    许宁平时在学校里穿着并不张扬,都是很普通的衣服,吃的也都是和他们一样,这三个姑娘真的没想到许宁家里居然这么漂亮,家底殷实到根本不需要怀疑,关键人家家里人待她们三个人非常好,没有任何排斥或者是瞧不起的举动,而许宁的弟弟更是让三个姑娘爱不释手,这两天走到哪里都带着,虽然她们家里也有弟弟妹妹,可都不像许锐这么可爱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