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她喜欢你】
    前面两位学长一听,顿时脸色也拉下来了。

    这表面骂的是许宁,暗地里还不是说他们俩被许宁勾引了?

    “王婷,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胖学长蹭的站起身,一脸不悦的看着对方。

    王婷根本就不害怕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敢和自己动手不成?

    “哟,心疼啦?我又没说你,你操的哪门心呐。”

    “你”胖学长抬手指着王婷,对方的话让他根本就无从反驳。

    此时教室里不少的学生都闻声看过来,因为还不到上课时间,老师并没有过来。

    “学姐!”许宁看着王婷,“这里是学姐的私人领地吗?还是学校哪条校规上说不允许越级听课?”

    当然没有。

    王婷没想到许宁敢反驳自己。

    “既然都没有,我想在哪里听课,是否有我的自由?”许宁继续问道:“之前我不认识学姐,学姐是挺谁说我勾引别人了,还是亲眼看到了?以至于用这么恶毒的话来污蔑我?若是这件事在学校传遍了,学姐是否有能力,或者是有本事找到确凿的证据来坐实这件事?”

    “牙尖嘴利。”王婷眼皮子一翻,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她,“身为学姐,我有义务指点你,别好高骛远,一年级的学生就想学我们三年级的课程,还不是来我们年级里勾男人?”

    “指点?学姐这不是指点,是对我指指点点吧?”许宁丝毫不示弱,“就因为我来三年级听课,学姐就因为我是来勾引男人的,心胸和眼界未免太过狭隘,怎么就不能认为我是来认真听课的?身为新社会的大学生,理应心态端正,健康阳光,学姐却以莫须有的罪名来贬低我,我也可以说学姐是嫉妒我。”

    “嫉妒?简直笑死人,你有什么是值得我嫉妒的?”王婷被说中心事,顿时恼羞成怒,脸色瞬间变得狰狞。

    “既然不是嫉妒,这教室里有上百位学长学姐,而你也不是学生会干部,更不是学校老师,别人没有找我的麻烦,你来我面前找什么存在感?”许宁眼神顿时变得冷冽起来,“我认识你吗?你就来我面前蹭脸熟?不是嫉妒难不成还是仰慕?这也不是仰慕人的态度。”

    “不要脸你。”王婷被许宁说的怒不可遏,她就是看不惯许宁,怎么了?“你占了我的位置,还不许我说你了?”

    她只能用最拙劣的借口来驳斥对方。

    许宁也没有和对方继续争执,收拾起面前的书本,走到最后排中间的位置。

    “位置让给学姐了。”

    许宁的态度彻底惹恼了王婷,她扭头冲身边的女孩子看了一眼,那女生拎着书本走到许宁这边,将她的书本少开,“这是我的位置。”

    许宁依旧没有在意,再次收拾书本重新找了个位置。

    这次在王婷还没行动的时候,许宁笑吟吟的看着对方。

    “学姐,事不过三!”她的嗓音清甜柔软,笑容更是明媚而艳丽,“能考入帝大,就说明学姐本身的学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既然如此,就别急着将丑恶的嘴脸暴露出来丢人现眼,若是学姐自己都不要那张脸,我也没必要给你兜着,反正丢人的也不是我。”

    原本还想来找许宁麻烦的另外一个女生悄悄地缩回脚,她被许宁盯着的时候,从心底感到一阵阴寒。

    “这是怎么回事?”叶瑾站在门口,看着许宁正在和三个女生对视,直接认为许宁这是被高年级的学生给欺负了,“马上就要上课了,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看到叶瑾,教室里的学生倒是没什么,反正现在还不到上课的时间,再说大学里的课程很弹性,就算你今天不来,只要在修够了学时就没问题,但是叶瑾的身份不同,他除了是学生会主席,其本身的能力和影响力才是让所有人尊重和仰慕的。

    “宁宁,她们欺负你了?”叶瑾走到许宁面前,回头看了王婷三人一眼。

    见到叶瑾看向她们,王婷三个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许宁歪着头,想了想后笑道:“没有欺负我,不过就是骂我是狐狸精,到处勾引男人罢了。”

    原本王婷三人听到许宁前面的那句话,整颗心才算是放下来,可没想到下一句话却让三个人瞬间全身发抖。

    “狐狸精?勾引男人?”叶瑾清冽的嗓音在后面缓缓散开。

    “是啊,我勾引谁了?”许宁叹口气,“是叶瑾哥,还是前面的这两位学长?”

    叶瑾转身看着王婷三人,“既然你们能说,那就拿出证据来,随意以这种言语侮辱他人,这就是我帝大的校风?”

    好吧,平时的口角争执叶瑾是管不了的,但是他直接上升到了校风问题,这就是他的处理范围。

    校风校纪是归纪检部管的,而叶瑾是学生会主席,必须管得着的。

    许宁的名字在帝大是很出名的,认识她的人更是不少,但也不是出名到谁都认识,她又不是叶瑾。

    但是,叶瑾很关系许宁这点,帝大几乎是人尽皆知。

    这可是一件很让人吃惊的事情,叶瑾作为学生会主席,平时几乎都待在学生会的办公室,要么就是在课堂上,在校园里几乎很难看到他,再加上他为人性格不错,声望是历届学生会主席最高的一位,不过他的作风却非常的严谨,从来没听说过他对某个女同学特别好的情况。

    王婷心都碎了。

    尤其是看到叶瑾的态度,更是让她痛不欲生。

    她真的非常喜欢叶瑾,喜欢到都快疯了,以前叶瑾对谁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没有例外。

    可自从出现一个许宁,甚至经常看到他们俩在一起吃饭的画面,这让王婷的心里几欲崩溃。

    其实她哪里有说错了?叶瑾就是被这个狐狸精把魂儿都给勾走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公然护着一个女生的时候。

    “叶瑾哥也是来听课的吗?”许宁见叶瑾想说什么,主动开口了。

    “一起坐吧。”叶瑾点点头,之后扭头看着王婷严肃道:“下不为例。”

    这种情况他还真的不能怎么着王婷,不然的话谁骂人就得处理,估计每天光处理这种事情学生会就得炸了天。

    若是他处罚了王婷,对许宁也有不好的影响,必然会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所以许宁才会岔开话题。

    许宁凑到叶瑾身边,低声说道:“我觉得她喜欢的是你,而我只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你说真的?”叶瑾蹙眉,“我不认识那位同学。”

    许宁噗呲轻笑,“好吧,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你刚才可是被神女给欺负了。”叶瑾含笑望着身边的女孩子,真可爱。

    “你不是帮我镇住了她们了嘛。”许宁没有往心里去。

    “要不要来学生会,以后几乎会没有什么麻烦。”

    “进学生会本身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你还没放弃啊?”

    叶瑾护着许宁这件事,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了。

    不少暗中爱慕叶瑾的女生,全部纷纷觉得心口疼的厉害,今儿对许宁简直就是厌恶到了骨子里。

    凭什么许宁能得到叶瑾的关爱,她们就只能远远的看着?

    难道就因为许宁那张招蜂引蝶的脸?

    一方面怀疑这一点,另一方面又在心里反驳,叶瑾绝对不是这种肤浅的男人,他和别的男人是不同的。

    亏得许宁不知道,不然那些女生不累,她都替那些人感到累了。

    你们喜欢尽管去表白啊,没事儿在心里扎她的小人,纯熟浪费时间。

    这就好似后世的脑残粉,偶像和谁传出绯闻,总会被这群脑残粉给黑的乱七八糟。

    春暖花开,许家的院子开始从寒冬中苏醒过来。

    池塘里,爷爷亲自去找来了莲藕让人栽种进去,而后老夫妻俩闲的没事儿溜达去花鸟市场买回来好几种颜色的锦鲤,根本就不需要许宁操心。

    客厅里,许宁坐在软凳上,听着奶奶在旁边拨弄着琴弦,面前的琴是秦雪娟给她老人家买回来的,价格不是多贵,可是也绝对不便宜。

    大概是好多年没有弹琴了,奶奶有些手生,不过在家里练习了一个礼拜之后,逐渐的让听者享受起来。

    “人老了,脑子不灵光,手指也觉得跟不上了。”她弹完一曲后感慨的说道。

    爷爷在旁边安慰道:“我是觉得很好听,宁宁呢?”

    “当然好听。”许宁很捧场的拍拍手,“奶奶,您教教我啊?”

    “想学我就教。”于春花还颇有几分好为人师的态度。

    大概是老伴和孙女的话,让老太太找回了点自信。

    她重新做好后,说道:“我给你们从头到尾弹一曲。”

    老太太弹琴的时候可谓全神贯注,许宁不懂音乐,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听出什么好坏,只是之后随着奶奶的手指以及琴声的流泻,她居然觉得这首琴曲真的是非常的有韵味。

    有时候感觉高山流水似的,有时候又觉得兵戈之声在耳边杀伐不绝。

    等她弹奏完毕后,爷爷捋着胡须笑眯眯的点点头,“不过不过,广陵散弹得不错。”

    “广陵散?”许宁表示没听过这个名字,广陵这个地名倒是知道。

    “广陵散是一首古琴曲,是魏晋时期的一位琴师嵇康弹奏的,据说嵇康死后就已经失传了,现在的都是经过整理后流传下来的。”爷爷和许宁简短的介绍着。

    奶奶看着爷爷,眼神里带着欢喜的笑容,“以后经常弹给你听。”

    “谢谢夫人。”爷爷抱拳作揖,“真是不胜荣幸啊。”

    瞧着两人的相处模式,许宁也觉得非常的好笑,同时又为两位老人送上祝福。

    七弦琴,对许宁来说真的挺难学的,最开始真的和弹棉花似的,好在奶奶也没有嫌弃她笨,而且平时许宁还要上学,就只能在礼拜天休息的时候跟着她学点。

    四月初,土地拍卖的消息就放出来了,宁瑞的三位职员得知秦雪娟要买下云雾山以及旁边的那块地,总面积共计八十万平米的土地,除了不懂得这个的杨惠珊,肖炳生和白朗都不赞同这件事情。

    只是两人对这件事情的出发点是不同的。

    肖炳生认为云雾山那块地根本就没有什么价值,毕竟他也在帝都生活了很多年了,对那块地的了解一点都不比秦雪娟少。

    而白朗的出发点则是从公司的资金考虑,目前公司的账面上虽然有两千万,可这些钱还要全部投入到接下来的建设当中,就这样也有近一半的缺口还需要走银行的路子,现在老板还要再次从这里面拿钱买地,未免有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意思,而且摊子开得太大,对他们公司的发展是没有好处的,毕竟公司的规模摆在这里。

    秦雪娟当然知道他们两人反对的理由,可是若是现在不拿下来,等几年后上面发下消息,他们几个肯定会懊恼的,这是不需要怀疑的。

    “我做事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这两块地我是肯定要买下来的,若是公司的款项不够,咱们可以把手里的地抵押给银行,这块地的面积很大,而且现在的发展前景有目共睹,再加上现在的国情,抵押一个亿是没问题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白朗蹙眉看着秦雪娟,既然进入这家公司,他必然是要以公司的发展为首要目的,老板若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他必须要阻止,“咱们先不谈资金,就说说云雾山这块地。刚才炳生也说了,云雾山就算有商业价值,也是在这座山被推平的基础上。可是秦总是否仔细的计算过要推平这座山所支付的费用是多少,测量费以及其他的各项费用咱们先不谈,就是这挖掘费和运输费以及人工费就是一笔天价。而不推平的话,面对着种什么死什么的枯山,咱们是建风景区还是别墅区?风景区首先不行,别墅区的话谁也不想出门就看到后面那么一座荒山,而且山里面也没有什么矿藏,秦总就和我们说,买下来有什么商业价值?甚至还因为这座山,直接影响到旁边的这块地。”

    “一切等我买下这两块地的时候,我再和你们谈,当然若是价格很高的话,或许我会放弃这块地。”秦雪娟指着拍卖资料上的那块地,“不过据我的推测,就算再高,也绝对是个咱们能承受得住的价钱。”

    两人见秦雪娟心意已决,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当晚回到家的白朗,差点把家里的一套茶具给摔了。

    突然后悔进入这家公司怎么办?老板真的是很难沟通。

    其实这两块地的拍卖,政府也是没办法,总不能就放在这里吧?

    能交给地产公司,政府也算是了却了一块心病,毕竟放在那里有碍观瞻,他们这里可是帝都,全国的政治和金融中心,世界闻名的国际都市,能美化谁愿意看到这块疤。

    肖炳生自然也轻松不到哪里去,劝解老板没成功,连晚饭都吃的不顺心,害的肖妈妈还以为儿子在公司里被同事给挤兑了,可听说儿子公司里只有三四个人,两男两女,这么少的人都能被挤兑?

    难不成是两个男人争抢喜欢的女孩子才闹了别扭?

    想到这种可能,肖妈妈看着儿子的眼神都毫不掩饰,如同屋子里这枚闪闪的电灯泡,看的肖炳生全身发毛。

    秦雪娟在接下来的时间,就进入了忙碌的阶段,竞拍钱需要交纳一笔款项,这两块地直接就拿走了三百多万,看着账面上少掉的一笔钱,秦雪娟也没有心疼,早晚都是能回来的。

    她就大学城这件事和谢铮私下里谈过,知道这件事应该是真的,就算是假的也没关系,反正地留在手里也不会糟蹋了,不管是盖商业楼或者是民用住宅,地段在这里,肯定亏不了。

    拍卖会是在五月二号,虽然植树节是在三月里,但是也需要因地制宜,南方的气候温暖,三月份植树容易成活,而北方的三月份还是天寒地冻,所以在五月份栽种的话,若是辅以许宁的空间水,成活率将会非常的高。

    她并没有提前预定观赏树,毕竟土地还没有到手,万一到时候没有拿到地,那可就闹了笑话了。

    不过肖炳生和白朗的态度,却让秦雪娟欣慰。

    他们都是以公司的利益为出发点,不惜当面反对自己这位老板,这种态度让她很放心,若是女儿没有空间,她在两个人的劝说下应该会放弃的,但是若遇到以后决策错误的时候,至少这两人还是会持反对意见,不至于让她一意孤行下去。

    “白朗,你觉得秦总到底是怎么想的?”肖炳生靠在椅子里说道。

    白朗从资料里抬头看了他一眼,“明知道这块地利润不高,却还是一意孤行,大概是有什么办法或者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吧。”

    经过一夜的考虑,白朗也算是明白了,秦总真的不是个独断专行的,可这件事她却不顾公司“一半”人员的反对,应该不是昏了头,背后肯定有他们所不知道的消息。

    ------题外话------

    二更。我去写第三更。

    15271854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