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真不省心】
    下午两点钟开始,许宁和楚俊杰几人就为音乐节的开幕做准备。

    这只是属于大学生的节日,而且也因为年代的关系,上台演唱全部都是素颜,没有所谓的浓妆艳抹,前期的准备工作还是很轻松的。

    主持人是帝大新闻系的两位学长学姐,听说他们毕业后就回去央视实习,前途还是非常不错的,尤其是这位学姐,许宁也是知道的,多年后成了央视新闻频道的当家主持人。

    从两点多开始,众多的学生就纷纷涌进音乐节现场,现场内已经架起了摄影机,还有一些恶报社的记者也挂着相机在前面占据了一些位置,虽然现场的位置很多,却也无法容纳今天的这么多人,所幸很多人都站在了四周和过道上,累的话就出去走走,反正也不是强制性的。

    三点整,两位支持人出现在台上。

    “各位莅临现场的领导,老师,各位亲爱的同学们,欢迎你们。”

    “这里是第一届帝都大学生音乐节的演播现场”

    两位在台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约有三分钟的时间,两人才把许宁他们给引出来。

    “第一个节目,是有帝大选送的一首歌,踏浪,演唱者是许宁、楚俊杰让我们掌声有请。”

    坐在下面的张晓敏等人听到后,简直是高兴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帝大就这么一个节目,而且还是出自她们寝室,让她们如何不兴奋。

    谢铮则是坐在临近中排角落的位置,静静的看着台上。

    很快,许宁和楚俊杰等人出现在台上。

    踏浪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听过,几年前朱逢博老师的一首踏浪,很快就成为广为流传的校园歌曲,一般的学生都能跟着哼哼两句,很多的女同学也几乎都会唱。

    所以对于帝大凭借这首歌被选上音乐节,不少人心里都觉得有点吃惊,甚至觉得是不是看在今年帝大东道主身份的份上,给他们特意留的面子。

    尤其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其中也有唱这首歌的,然而却没有被选送上音乐节,她们不承认自己唱的不如帝大的学生,怎么着她们也都是科班出身,学的就是唱歌,再差还能比不上许宁?这很明显不可能。

    当许宁的歌声响起的时候,伴随着后面楚俊杰的架子鼓以及键盘和贝斯的演奏,在场很多学生都瞪大了眼睛。

    “这和朱老师唱的踏浪不一样啊。”有音乐学院的学生看着上面的许宁众人说道。

    “嗯,很明显是加入了现代流行元素。”

    许宁一开嗓子,配合着楚俊杰他们的演奏形式,瞬间就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毕竟这首歌他们都听过,哪怕不会唱,学校里的广播也会放这首歌。

    此时再加入年轻人喜欢的超前卫流行元素,他们如何能不好奇。

    都是年轻人,很容易能接受新事物,包括流行的音乐。

    就好比当初许宁第一听周董的歌,很抱歉,她真没觉得好听,甚至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华华和小钟却喜欢的神魂颠倒,甚至做蛋糕的时候,都会哼哼唧唧的唱着,然而因为带着口罩,许宁更是听不懂。

    并非周董的歌不好听,而是不适合许宁这个上了年纪的人。

    她就喜欢听邓丽君这个年代的歌,新的东西她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接受能力也很缓慢。

    “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的走过来,请你们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山上的山花开呀我才到山上来,原来嘛你也是上山,看那山花开”

    音乐声很欢快,而许宁背后的楚俊杰等人,也是演奏的酣畅淋漓,台下的气氛瞬间变得火热。

    “晓敏,许宁太厉害了,真给咱们帝大长脸。”陆佳佳激动的握着张晓琳的胳膊。

    而音乐学院之前对许宁的入选不服气的人也都觉得自己想当然了,虽然他们可能唱的不会比许宁差,但是谁也没想着为这首歌加入新的流行元素,现在听到的时候,觉得若是让他们改编也是可以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点,这就是眼界的问题了。

    “小小的一阵风呀慢慢的走过来,请你们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海上的浪花开呀我才到海边来,原来嘛你也爱浪花,才到海边来”

    下面的学生有的抖腿有的晃脑,站在四周的人干脆有不少整个身子都跟着摇晃抖动起来,好似癫痫似的。

    谢铮眼神柔和的看着台上的姑娘,台风文件大气,远看有种朦胧感,好似透过薄雾缓缓走过来的洛神,艳丽而自信的五官,哪怕不是那么清晰,且依旧存在感十足。

    他不用四处观望也知道,此时的许宁必然吸引了无数男生的视线,甚至一见钟情的人也不在少数。

    现在的许宁值得别人对她瞬间钟情,这种想法让铮哥非常的不开心。

    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下巴,心爱的姑娘太优秀也不是一件好事儿,总能被别人给觊觎,这种感觉很微妙。

    此时铮哥想要是会法术就好了,弹指间将所有男人的眼珠子给炸掉,省心。

    “老修。”一曲结束,最前排的领导席位,一个年约五六十岁的女子靠在椅子上,喊了隔着两个人的一位同龄的男人。

    被唤作老修的男人闻声看过来,“怎么了?”

    “不如你把许宁送到我们学校深造,我听说改编曲子的主意是这个孩子自己想出来的,而且她的嗓子不唱歌可惜了。”女子是音乐学院的校长,看到许宁就起了惜才的想法。

    而所谓的老修是帝大的校长,听到后笑道:“这个我可说了不算,不过许宁这个学生的确是少见的天才,学习能力非常厉害,医学院五年的本科课程她一年级学的七七八八,医学系老孙说,用不了两年她就能修完全部的学业,你说说这样的孩子,去学音乐多可惜啊,她就应该在医学领域发展,以后指不定还能造福人类呢。”

    “你说真心的?”音乐学院校长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老修轻哼,“我对自己的学生都寄予最深的祝福,你歇歇吧。”

    “”现学现卖的老东西。

    结束后,许宁帮着楚俊杰将音乐器材搬下去。

    “学妹,咱们表演的应该很成功。”

    许宁看着几个学长很明显有点走神,笑道:“是的,很成功,学长们很厉害。”

    “厉害的是你,没有你我们现在哪里能选的上啊。”楚俊杰直接把全部功劳都推给了许宁。

    键盘学长点点头,“就是,这次可全部都是你的主意。”

    “没有你们的伴奏,我一个人可是半点用都没有。”这是实话。

    唱歌许宁比起音乐学院的专业学生来说,差的很远,而这次之所以能成功,他们的作用才是最大的。

    这个年代也有重播,但是一般的这类节目都是直播的,至少这一届的音乐节是如此。

    因为是在央视台播出的,看到这次表演的并不仅仅只有帝都人。

    张梦大学考试完就回家了,其实她也打算来帝都找许宁的,但是临放假前许宁给她写信,信中说她参加完音乐节就会回江城,张梦干脆也没有过来帝都折腾,车票倒是好说,关键是太累了。

    还不如回家里等着许宁,一整个暑假他们可以尽情的玩。

    中午饭过后,张梦就对母亲说去午休,让两点半喊醒她。

    “有啥事儿?”张妈妈不太在意的看着闺女,“反正都放假了,家里也没啥事儿,想睡就睡呗。”

    “今天下午,央视三套有大学生音乐节的节目,许宁要第一个出场的,你可一定要喊我啊。”现在天儿太热,中午很容易就开始犯困,不睡觉的她怕熬不住。

    张妈妈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许宁?就是香山村的你那个同学?她上电视了?”

    “是啊是啊,下午就能上电视,我先去睡了,妈别忘了喊我。”张梦打着哈欠,眼角噙着泪花往自己屋里去了。

    “去吧去吧,肯定忘不了。”听到许宁上电视,张妈妈也很兴奋,到时候肯定也得跟着看。

    不行,她得招呼左邻右舍的人来家里看电视,这种时候人多才热闹。

    其实这种节目都会有提前预告的,若是家里定报纸的话,也会看到报纸上有节目预告。

    不仅仅是张梦这边,就连香山村里,许双全也在村里大喇叭上广播这件事儿。

    他们不知道许宁会演唱歌曲,但是村里定的报纸上说,这次的音乐节是在帝都大学举办的,帝都大学可不就是许宁就读的学校吗?

    哪怕看不到许宁,至少可以看看这所大学啥样,好歹他们村有人考进去了,让村子里不少人都觉得,帝都大学离着他们并不远。

    下午还不到三点,村支部的一个屋子里就坐满了村民,男女老少都有,矮板凳的做前面,高凳子的做后面,免得挡着前面的人。

    “你们说能看到宁宁那孩子吗?”

    “谁知道呢,要是录像机能照着就肯定能看到,不然白瞎。”

    “宁宁是真出息了,我家那臭小子学习白瞎一溜烟,要是也能考上大学就好了。”

    说着话的人,并不能理解知识的重要性,至少在许宁考出去前,村子里的家长几乎都觉得学习好不好没所谓,反正都得种地吃饭。

    可等许宁考上大学后,许家众人都直接跟着去了帝都,一下子就成了城里人,他们才后知后觉的认为,学习好了真的很管用,至少能当个城里人。

    而后悔也没啥用,只能干瞪眼。

    三点一到,屋子里的人都渐渐安静下来,当听到第一个节目就是许宁的时候,空气有好长一段时间的安静。

    随后看到许宁出现在台上,村里聚集的人直接炸开了锅。

    “哎哟妈呀,许宁这孩子上电视了。”

    随着这个老娘们的一嗓子,屋子里熙熙攘攘的开始讨论起来。

    别的地方如何许宁不知道,此时她在人群中找到谢铮,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坐在他的旁边。

    原先还对许宁“一见钟情”的男生此时看到这一幕,心瞬间碎了,失恋来的猝不及防,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也太扎心了。

    身边那穿陆军军服的男人和她什么关系?兄妹吧?

    观众:你们开心就好。

    虽然周围的不少人都盯着台上,可眼神还是时不时的看向这对金童玉女。

    女孩子笑颜如花,帅气的男人眉眼温润,人家这就是天造地设,他们本就没有一点机会。

    之后的节目也都很不错的,许宁反正是看的有滋有味,这里面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想到以后他们会在电视上撑起影视行业的半壁江山,自己突然有种很骄傲的感觉,她这种身份的人,也曾经和那些大腕是站在一个舞台上的。

    谢铮和许宁十指交握,身边的女孩子看节目看的很认真,可他却心不在焉的盯着前面,感受着掌心的柔软。

    偶尔有学生看过来,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可对上谢铮的视线,总会最先不好意思的别开视线,好想耍流氓的不是谢铮,而是他们似的,真不嫌害臊。

    他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看到最好,以后都离着许宁远远的,这姑娘已经有主了。

    “铮哥,这女孩子以后不就是红透大江南北的罗雪吗?”许宁看着台上的女孩子,“我挺喜欢她唱的歌的。”

    未免被身边的人听到,她还是凑近谢铮的耳边说的。

    如兰般的馥郁香气让谢铮口干舌燥,却还得端着架子一本正经的话她聊天。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嗯,好像是95年开始红起来的,红了也有十几年吧,之后就不行了。”谢铮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女人上了年纪是一方面,以后的审美也是一方面,还有数字时代取代碟片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当然就算能跟得上流行的脚步,她的年龄也不适合了。

    这就是那个圈子里的悲哀,更新换代太快太快。

    不过至少罗雪的名声是非常好的,后来据说嫁给了公司的高层,生了两个孩子,过得挺不错的。

    就算这个时代不如后世繁荣,但是这个时代的文化却都具有很高的含金量,很多的歌传唱度很广,几乎每一首歌都是金曲。

    一直到晚上八点半,音乐节总算是结束了,许宁从重生以来,第一次参加这种规模的文艺活动,非常过瘾。

    陆折招呼谢铮一起回学校,谢铮拒绝了,带着许宁在校门口打车回家。

    “这几天在家里好好休息,等15号咱们去江城走走,你也半年没看到三叔了吧。”

    “是啊,挺想念我爸的。”

    将她送到家门口,看着许宁进门,他才让司机送他回家。

    一进门,许宁就收到了全家人的夸赞,尤其是于春花更是一脸的骄傲。

    “我孙女也是上过央视台的人了。”

    “瞧把您老给高兴的。”秦雪娟高兴的合不拢嘴,“你表哥也看到了,下午还打电话过来呢,累不累?”

    “还别说,折腾了一天是真的很累。”许宁全身疲乏,“你们也别熬夜太晚了,早点睡觉吧,铮哥说15号和我去江城,许锐去不去?”

    “去!”许锐听到能出去玩,连地方是哪里都不知道,举起手就激动的喊着,“我去,姐姐别把我落下了。”

    “行,带你去。”

    现在女儿长大了,秦雪娟虽然也会担心,却不会太过小心,出门去走走也好,难不成一整个暑假都圈在家里?那也太无趣了。

    “走的时候给你爹把鞋捎上,我给他做的两双布鞋和两双棉鞋。”于春花叮嘱道。

    “知道了,那你们先聊着,我回房睡觉去。”

    之所以要延后几天,谢铮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现在音乐节结束,也是大学生返乡的**,车站必然是人满为患,还不如等几天,学生走的差不多他们再动身,免得到时候人挤人,不安全。

    提前将要带的行礼收拾好,也帮着许锐带了几件衣服。

    空间里,许宁看到已经囤积了很多的水果,想着明天和母亲一起送到冷库里,虽然她可以直接送到厂里,但是少了必要的流程也会不安全,以前都是货运车送过来的,这次怎么车没来,货却到了。

    而且之前工厂里的一切事情都是秦雪娟在打理,现在却多了一个厂长和会计,许宁这边也根本就没想过多此一举的折腾,维持现在这种状况就很不错了,何必要去自找麻烦。

    冷库里,秦雪娟将大门推开一道缝,母女俩走进去。

    这冷酷是他们家租的,每月都要付租金。

    其实秦雪娟也想着将罐头厂关闭,但是想到在厂里做了好些年的工人万一没了工作,家里的日子必然难过,再说现在就是麻烦一点,何必要做的那么冷酷,而且多多少少也是一笔收入。

    看到许宁熟练的将空间里的水果取出来,秦雪娟笑道:“这次倒是多了不少。”

    “前段时间没去学校,我经常在空间里学习,看到熟了就会摘下来,日子一长就存的比较多。”许宁递给母亲一个苹果,“而且空间里的地也有八亩,我都种上了水果,以后面积再大点,看看咱们就种别的。”

    “先不着急,我目前在联系国外的一位酿制葡萄酒的大师,咱们可以进军这一行业。”

    ------题外话------

    第一更,今天可能只有两更。

    152735845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