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处对象吗】
    ,精彩小说免费!

    外面蝉鸣不停,房间内暧昧丛生。

    衣服下面是一件白色的小可爱,只一眼就知道这姑娘发育的真不错,然后视线黏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就挪不开视线。

    事实上,她的肌肤真的比衣服都要白。

    “铮哥……”许宁被看的全身泛红,这已经严重超纲了,接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谢铮此时**蠢蠢欲动,可也明白绝对不能越过雷池,所以真的只能过过眼瘾?

    盯着胸口的肌肤看了好一会儿,谢铮才稳住气息将她的扣子重新扣回去。

    许宁无语,既然如此你干脆出去就行了,她睡觉还是要脱掉衣服的,何必多此一举?

    “睡觉吧。”谢铮说了三个字,起身出去了。

    他觉得自制力越来越差了,刚才差点就吞了她。

    许宁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脱掉衣服睡过去。

    谢铮回到屋里,许锐这小子不知愁滋味,睡得别提多香了,哪里知道她姐姐刚才把哥哥给折磨的够呛。

    抬手在许锐的脑门上戳了两下,才自我放弃的仰躺在炕上,现在天气热,晚上也根本用不着被子,扯过一张床单,任命的叹口气,忍着吧。

    以后还是别看到许宁就亲上去,不然遭罪的还是自己,明知道不能吃到最后,他还会忍不住。

    在香山村待了半个月,三人就收拾东西回市里去了,中途还在县城停留了半天,探望了一下高中的老师。

    回到帝都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份,谢铮到家后第二天就去部队里报道了,许宁闲来无事就在家里宅着,偶尔会去公司里帮帮忙。

    自从那天后,谢铮似乎克制了许多,不会总是抱着她又搂又亲的,但是眼神却越来越炙热。

    许宁知道他在忍耐,虽然心里觉得铮哥很可怜,却并没有心软。

    这种事情可是没办法心软的,难道她能主动告诉对方,你可以和我再进一步?

    “有件事我一直都没和妈说。”办公室里,许宁倒在沙发里,今天的气温已经飙到36度了,惹得她头晕眼花的全身没力气。

    办公室里面有空调,可正因为吹得空调,才舒服的更想睡。

    秦雪娟抬头看了女儿一眼,“什么事儿?你和谢铮的?”

    “……”许宁心里咯噔一下,“我和铮哥什么事?”

    “不是这件事?那是什么?”秦雪娟以为女儿要和她坦白了,结果居然不是。

    许宁清清嗓子,“我和铮哥……不是,我是说我空间里面有一颗非常大的樱桃树,不过那棵树花期已经好几年了,始终都没凋谢,就是不结果。”

    “还有这种事?”秦雪娟挺吃惊的,毕竟女儿的空间里时间流速很快,按理说真的有樱桃树,每天都能收两三回,这好几年不结果,倒是真的很奇怪。

    许宁懒洋洋的道:“之前我以为可能是空间的地拓展的不太够,现在发现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可那颗樱桃树很明显不是观赏型的,不过我肯定,等樱桃成熟后,果子必然好吃的不得了。”

    “说的好像你种植的其他东西不好吃似的。”秦雪娟勾唇笑道:“等商业城竣工,咱家再开一家超级商场,你空间里的水果都送到里面贩卖。”

    “这个主意很不错。”许宁笑赞同地点点头,“其实我还可以种植别的作物,比如小麦,相信咱家的小麦粉做成面食,味道肯定不一般。”

    “小麦粉的话也不错,这个可以供应酒店的,我准备把三四五层楼用作酒店的餐厅。”

    许宁静静的听着母亲和她说的商业规划,很显然之后的事情都在母亲的设想当中。

    或许中途会做出改变,但是总的路线已经制定好了。

    九月份,新学期开学,许宁去查询了她英语四级的考试成绩,总分710她丢掉了三分,在作文的那里丢掉的,这个许宁就算是再厉害也只能认了,不过随后她就直接去报了六级的考试,考试时间实在十二月份,具体的哪一天还没有看。

    谢铮看到陈倩雯的时候,觉得非常意外,他没有想到陈倩雯会主动找他。

    “找我有事?”谢铮问道。

    陈倩雯抬手将发丝别在耳朵后面,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有时间吗?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谢铮没有拒绝,“跟我来吧。”

    他转身往陆军总部旁边的河边走去,陈倩雯则是攥着肩上的挎包,看她的力道,就知道此时心里是很紧张的。

    来到河边垂柳旁边的木椅坐下,谢铮看着前面波光粼粼的河面,“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你要不要和我相处看看?”陈倩雯窘迫的开口。

    谢铮很惊讶,陈倩雯和前世有些不同。

    “我不认为你对我有意思。”他微微抿唇,“而且我觉得你心里有喜欢的人。”

    之前许宁还觉得和自己在一起,是对不起陈倩雯。

    其实哪里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就算这辈子许宁不和他在一起,他也是不会再娶陈倩雯的。

    “我……”她没想到谢铮居然能看得出她的心思,“我也是没办法。”

    被人说中心事,陈倩雯眼里闪过一抹无奈。

    他说的没错,自己不喜欢谢铮,可回国后左看右看,似乎也唯独有谢铮适合她了。

    他父母不在了,家里只有外公外婆两个人,结婚后他们应该会搬出去住,不用和那两位老人住在一起,没有公婆的约束催促,不用逼着早点要孩子,关键是谢铮长得不错,她相信多相处一段时间,自己应该会喜欢上对方的。

    “那个人知道我喜欢他了,而他的女朋友和他闹得很不愉快,我和那女人说过自己有个快要结婚的未婚夫,可对方居然说要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

    陈倩雯自顾说着,却没发现谢铮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阴沉。

    “所以你为了让对方放心,就来让我牺牲自己的婚姻?”

    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忽略了什么,上辈子的婚礼办得很简单,自己身边只有外公外婆和几个平时相处的很不错的朋友,而陈倩雯那边是陈家众人和她的一些朋友。

    当时参加婚礼的人里面,是不是有一对年轻男女的,男子带着儒雅的金丝边眼睛,女伴则是个脸盘圆圆的女孩子?

    具体长得什么样子,谢铮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毕竟都几十年了。

    “抱歉,我就是存着侥幸,想问问你。”陈倩雯并非是个心思坏的人,她只是觉得自己长得不差,身份也不低,至少和谢铮也算是门当户对的,哪怕自小两人没有相处过,可爷爷很疼谢铮这点她是知道的。

    谢铮并未觉得难过,好歹心理已经非常成熟了,“何必要勉强自己,直接和对方说明白就好,对方都已经如此咄咄逼人了,你又何必为了那种男人,将自己的一辈子随便交代出去。”

    “其实也是我自己的问题,若非我控制不住自己,也不会让那对有情人差点翻脸。”

    “能翻脸的不算有情人。”谢铮看得很开,“但是你为那人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对你自己和你未来的丈夫很不负责任。你愿意把自己的婚姻搭进去,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可是再拉一个人陪着你,未免就显得太自私了。你为那样的人都能做出这样的牺牲,没道理再让另一个男人牺牲自己成全你的伟大。”

    陈倩雯久久没有说话,一直到一片柳叶飘落在她的膝盖上,她才回过神,“你说得对,我也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算了,恕我冒昧,再见。”

    “慢走。”谢铮起身送她离开,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去继续工作。

    她知道谢铮说得对,陈倩雯何尝也想把自己逼到这一步。

    她好歹也是陈元奇最疼爱的孙女,在帝都几乎无人敢惹,说是陈家的小公主一点都不过分。

    这样的她有骄傲的资本,可面对爱情,再骄傲的人也会变得卑微如尘埃。

    从十七岁那年就默默地喜欢这个男人,他温润儒雅,心地善良且博学多才,自独自在国外留学,对方就对她颇为关照,让她情窦初开后一点点的陷入到对方的温柔里。

    可陈倩雯心里也明白,那个男人待她没有男女之情,对她的关照只是看在同是留学生这一层面上。

    不能因为对方对你好,你的喜欢得不到回报,就说是对方的错。

    她曾经也看过小说,女孩子对男孩子说:“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这种时候陈倩雯是嗤之以鼻的,很显然这根本就是强盗逻辑,对你好肯定是喜欢的,可是喜欢不是爱情。

    你的喜欢得不到回报,就说人家对你好是在玩弄你?要点脸吧。

    她做不来这种羞耻的事情,可是谢铮的话也让她陷入了迷茫。

    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既不伤害那对有情人,也能让自己得到解脱?

    她也想过,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可那个女人居然说要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说到底这件事还是怪陈倩雯自己,前段时间和对方通电话,她为了让对方放心,才说自己有了未婚夫,而且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既然这样,作为相处了好几年的那个男人自然很高兴的说要来参加婚礼,作为女友自然是要一起出席的,这是她自己把自己给逼到了这种地步。

    也许谢铮说得对,她不应该被对方逼到这种地步,毕竟她只是简单的喜欢一个人,并没有死缠烂打,也没想过要拆散对方,她没有错。

    回到家,父母和大哥都在上班,家里只有帮佣。

    “小姐,您回来了。”三十岁左右的朴实女人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饭的菜,“中午给你做最喜欢的青葱拌面,你还想吃什么菜?”

    “张姐看着准备两样青口的小菜就可以,现在天气热,油腻的没胃口。”

    “哎,听你的。”

    来到楼上,她拨通了越洋电话。

    接电话的是那个男人,那边现在是凌晨三点多,声音还透着一丝沙哑,哪怕是被电话吵醒,对方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聂宗,我的婚期大概要延后,因为我准备在国内读研,所以等我什么时候结婚再给你们发请柬,当然你们的婚礼我不一定有时间参加。”

    对方听到这句话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笑道:“我知道了,不过你现在还年轻,晚点结婚也不错,至少先和对方磨合一下,万一脾气不合适至少还有后悔的机会,我会等你请柬的。”

    “嗯,打扰你休息了,很抱歉,我这边要下楼吃午饭了,有时间再聊吧。”

    “你以后还会有时间吗?”聂宗的感觉很敏锐,“偶尔我也会给你打电话的,你学习起来总会废寝忘食,多注意身体。”

    “……好!”陈倩雯刚拎起来的心才算是放下了,她还以为对方要把话给挑的明明白白,结果聂宗还是那个善解人意的性格。

    挂断电话,她长舒一口气,其实说开了也不是那么难,现在不就是没事了吗?

    许宁觉得,新学期自己在学校里的知名度更高了,大概是音乐节的事情,让她现在俨然有种明星待遇,这让她觉得有些头疼。

    每次出现在校园里,总有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在她身边转悠,也不上前打招呼,就是在附近盯着她,这种感觉说实话挺渗人的。

    因此除了上课去食堂,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寝室和图书馆里。

    “宁宁!”休息日回到家,许宁就被秦雪娟叫住了。

    “妈。”她跟着母亲上前,“怎么了?”

    “我让人从外面弄来了十几个葡萄品种,你种到空间里去吧,你表哥帮我在国外找的酿制葡萄酒的大师大约还有半个月能过来,到时候咱们让对方看看什么品种的葡萄酿制的酒好喝,以后就专打这个品牌。”

    看到后院角落里的十几株几十株葡萄苗,许宁噗呲一笑,她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母亲这神秘兮兮的样子还真的很有趣。

    “这都是什么品种啊?”

    “赤霞珠,品丽珠,霞多丽之类的,具体我也不太认识,国外很多葡萄酒都有严格的酿制时间和品种,不过咱们不一样,说不定什么品种都能酿制出好酒呢?”

    看着母亲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许宁挽着她的胳膊笑道:“您很喜欢葡萄酒啊?”

    “还不错,我小的时候过年在家里都会喝,有时候也陪着你曾外祖喝点,其实第一次喝都会觉得味道差,时间长了就好了。”秦雪娟看着女儿讲葡萄送到空间里,才走到竹林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来,“你爸当初第一次喝啤酒还说是和马尿似的,说的好像他喝过马尿似的。”

    “噗……”许宁一个没忍住,伏在桌子上笑的眼泪都飞出来了,老爹,你媳妇这么说你,你不知道吧?

    提起丈夫,秦雪娟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你这孩子,可别到时候在你爸面前说我坏话。”

    “不说不说。”许宁赶忙摆手,“等咱们家的葡萄酿成酒,我肯定得尝尝。”

    “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我听说红酒需要一段时间的窖藏,然后味道才会更加的香醇。”

    母女俩在这边聊了好一会儿,直到许锐来喊她们俩去前面吃饭。

    午休后醒来,许宁钻到了空间里,睡前种植下去的普通此时都已经成熟了,琳琅满目的挂在枝头,珠珠串串的非常好看,近前嗅一下,浓郁的果香扑面而来。

    “这种品质的葡萄,若是酿制的葡萄酒不好喝,应该不可能吧。”伸手摘下一颗紫皮葡萄塞进嘴里,酸甜的汁水瞬间充斥在口腔,让许宁不由的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

    这个酸甜度很微妙啊,恰到好处的微妙。

    若是可以的话,其实她更愿意在空间里摆弄瓜果蔬菜,可是这毕竟不现实,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到樱花树下学习吧。

    晚上的餐桌上就出现了葡萄,老爷子也只当是家里人买的,只管吃并没有问,毕竟家里的水果一年四季都不带断货的,而且味道也特别好,两位老人经常吃,感觉皮肤的皱纹都似乎减轻了不少。

    老人家也知道经常吃水果身体好,并没有往细里追究,再追究又能怎么样,水果不还是水果?

    “家里买的葡萄真不错。”老爷子边吃边夸赞道。

    于春花点头,“我买之前都会尝尝,不好吃谁买。”

    “夫人说的是。”

    真的说起饮食方面,许家可以说是全国最好的了,吃的几乎都是许宁空间里的,水果在这种交通不算便利的年代,更是一年到头的没断过,不说两位老人家身子骨棒棒的,就看许锐,现在都快七岁了,长得是唇红齿白的一枚超萌小正太,可以说是全幼儿园里最好看的小娃娃了。

    而且许锐从小到大就没有生过病,这点估计就连两位老人家都没有注意到。

    帝大今年有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叶瑾卸掉学生会主席的身份,第二则是叶瑾想校领导提议让许宁担任学生会主席的提议。

    当然提议始终都是提议,学生会主席的上任是有着严格的流程的,而叶瑾也明白这点,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而已。

    许宁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只剩下满脸的错愕,所以她之前说不想做这么麻烦的事情,叶瑾哥是完全当做耳边风了?

    ------题外话------

    今天妹子来了,顿时就没心情码字了,刚写出来,我去写下一章。

    这两天大概是无法恢复凌晨更新了,等我努努力。

    另外,这章没顾得上检查错别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