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忍你很久了】
    结果还没等许宁去找叶瑾算账,她就被系主任给叫过去了。

    “唐教授!”许宁看到这位银发苍苍的老教授,一脸苦笑,“您是想让我参加选举吧?”

    “你还真猜着了。”唐教授笑的一脸得意,“咱们医学系可是从来都没出过学生会主席,这次叶瑾那小子还真是做了一件让咱们医学系扬眉吐气的决定。”

    见许宁一副并不打算接受的样子,唐教授直接扔下一句话戳中了许宁的软肋,“你想出国进修,参与竞选也是一条很便捷的途径,要是工作开展的顺利,人家也更愿意接纳你,毕竟你出国可不是为了镀金,而是去吸取真才实学的,若是没点本事,怎么让别人刮目相看?而咱们帝大是国内最顶尖的大学,能在这样的学校里担任学生会主席,就足以说明你的优秀,到时候推荐上有这一条,在外面你也会得到重视的。”

    “”许宁怀疑的看着唐教授,“您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话来堵我的?”

    “哈哈哈,你这孩子,你本身就很有能力,系里的教授看看哪个不对你交口称赞,再说学生会主席的任务虽然重,可是能起到非常好的历练作用,对你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虽然这次是叶瑾直接向校领导推荐的,但是你也不能直接走马上任,之后还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到时候能否被选上还要看你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叶瑾将会继续担任一直到这学期结束,你可以多跟着他取取经。”

    许宁见老主任这么的煞费口舌,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能点点头,“好吧,我会精心准备一下的。”

    “这才对嘛,历届的学生会主席经管系出的最多,叶瑾是,上一届和上上届都是经管系,我还就不信了,咱们医学系怎么就不能出一个学生会主席,他们这是歧视咱们。”唐教授喝了一口茶,“再这样,以后他们生病,别找医生啊。”

    “唐主任,您是认真的?”许宁笑眯眯的看着这位性格很活泼的老人家。

    结果她就被唐主任给瞪了一眼,“老头子开玩笑你听不明白?你这孩子,真是没有幽默细胞。”

    “得嘞,唐教授您品着茶,我去听课了。”

    “今天有谁的课?”唐教授问答,他记得上午药学和临窗没有课,几位教授都带着研究生在做实验呢。

    许宁回头笑道:“我去计院听课,准备考证。”

    “去吧去吧,我听说你去年下半年把帝大其他系搅和的怨声载道的,这次别放过计院那群小家伙,碾压他们。”

    “明白。”

    一路来到计算课堂,许宁在后面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讲台上的老师也看到了猫着腰进来的许宁,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现在在帝大老师中间还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想知道你的课在学生心里重要与否,就看许宁是否来过你的课堂。

    这位老师看到许宁后,心里突然觉得好笑,这小姑娘今年可是来听了好几次了。

    课堂结束后,许宁收拾书本直奔学生会办公室。

    敲门进去后,看到叶瑾在里面低头写东西,她在沙发里坐下,没有打扰。

    大概十一点钟,叶瑾才搁下笔,看到沙发里的许宁,起身来到她对面,“来了?”

    “叶瑾哥你这是闲得无聊。”

    “还可以吧。”叶瑾没反驳也没承认,“其实你之前并未在学生会担任过职务,是不能直接竞选学生会主席的,不过你去年一年的表现很优秀,再加上我的举荐,你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当然我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但是我对你有信心,选举是在今年十月份,其中有两个月的实习期,做的好就能直接上任,不好的话就要下台咯。”

    “这样啊。”许宁敛眉沉思。

    叶瑾见状,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别想着直接认输,那样太难看了,好歹是我在校领导面前举荐的你,你可别给我脸上抹黑。”

    “我需要准备竞选稿就可以了?”

    “是。”叶瑾点点头,“因为其他的条件你都已经具备了,比如在导师眼里的印象,比如我的举荐,比如你的优秀成绩等等,这些也都是竞选成功的要素。”

    “还有呢?”

    “余下的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演讲稿最好脱稿,写完了我可以帮你看看,你害怕被人说长道短我也可以帮你找人润色,不过我相信这点对你来说还是不难的。”

    许宁在心里整理了一下,才起身离开。

    其实在许宁心里,叶瑾的面子她不想顾还真的就不顾了,但是有这个经验,出国留学会很容易。

    唐教授说得对,她不是出国镀金的,而是学习真正的西医知识的,出国的条件有轻松点的渠道,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而既然做,那就要做到最好。

    关于许宁要竞选学生会主席,寝室里的三姐妹以及医学系上下几乎都是全力支持,学校里认识许宁的导师也对这个学生很满意,再加上还有现任会长叶瑾的推荐,许宁几乎是已经成功了一半。

    主要是许宁这个学生的确是让人喜欢,学习能力很强,虽然喜欢到处钻教室听课,但是人家绝对不是囫囵吞枣,甚至学一课,精一课,很多老师觉得许宁学医可惜了。

    比如别的系的老师就总是在医学系的老师面前说,许宁应该去他们系,在你们医学系浪费啊之类的。

    有段时间可是把医学系的老师给骄傲的不轻,学医可以造福人类,怎么就是浪费。

    竞选稿自然是难不倒许宁,其实她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接下来的时间该学习学习,有时候偶尔想起点什么,会重新润色一下稿子,反正距离竞选还有一个多月,没有什么好着急的。

    餐厅里,许宁四个人在吃饭,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她们身边走过去,许宁心口一跳,抬头看着那走过去的女子。

    虽然只能看到对方的侧脸,可她就是知道,这个女人是陈倩雯。

    或许是印象里一直都有这个人的存在,在她出现的时候,许宁会第一时间就注意到。

    “许宁,你认识?”张晓敏碰了碰许宁的胳膊肘。

    许宁沉默三秒钟,才摇摇头:“不认识。”

    陈倩雯走到一张餐桌前坐下,和对面的两个人说着话。

    她怎么出现在帝大?不是在国外留学吗?

    铮哥知不知道陈倩雯已经回来了?

    看到她后,铮哥会不会想念两人之间的点滴?

    会不会想着和她再续前缘?

    看到陈倩雯,她觉得自己和谢铮已经有快半个月没见面了,陈倩雯回来多久了?

    心不在焉的吃过午饭,四个人准备会寝室休息。

    经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许宁停住脚,对她们三个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打个电话。”

    “等你呗。”陆佳佳靠在旁边的梧桐树上说道。

    “不用了,我还不知道多久。”许宁拒绝。

    三个人也没有啰嗦,点点头结伴走了。

    站在电话面前,许宁拿起电话后,犹豫很久最终放下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你上辈子的老婆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心里还有没有想她?

    没见倒陈倩雯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可是见到后才发现,居然有点心慌。

    精神恍惚的来到周末,许宁调整好了心情回到家,免得被家里人看出来。

    去厨房里和奶奶打了声招呼,没有看到迎接她回家的许锐。

    “锐锐呢?”许宁拿起一根黄瓜咬了一口。

    “你爷爷带着锐锐去别人家里吃午饭了,是老年社区认识的棋友,中午不会来。”于春花将蒜苗倒进锅里翻炒,“你妈中午没空回来吃饭,你进屋吧,别在这里碍事,小铮在屋里看电视呢。”

    “铮哥来了?”许宁愣了一下,然后收拾好心情来到客厅,果然看到谢铮在啃着苹果看电视。

    “回来了。”谢铮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许宁在他对面的圆凳上坐下,“铮哥怎么有空过来了。”

    “来和你说清楚一件事。”谢铮将果核扔进垃圾桶里,“陈倩雯是不是在你们学校?”

    许宁心里一疼,扭头看着电视,故作满不在意的点点头,“在。”

    “其实她过年回来后一直都没走,既然她出现在帝大,就说明没打算再离开。”谢铮看着许宁的后脑勺,如墨青丝乖巧的披散在纤细的美背,遮住了那条让他垂涎的脊骨曲线。

    “那挺好的。”许宁觉得屋子里的气氛闷得慌,站起身背对着谢铮道:“铮哥先坐,我去帮奶奶做饭,中午在这里吃吧。”

    刚走两步,却被谢铮抬脚上前攥住手腕,“她是你心里的刺吗?”

    “不是!”许宁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宁宁,你知道自己是骗不了我的。”谢铮声音带着笑意,“就连重生你都骗不过我,何况是这种事情。”

    “然后呢?”许宁心里堵得慌,“我不是想和你吵架,也知道你一点都没错,我就是心里堵的难受,我自己的问题,铮哥别管我了。”

    谢铮将她拉到洗手间,将她压在墙壁上,“我不管你的话,你岂不是要在这个圈子里绕不出来?”

    “我真的没事。”许宁略微有点疲倦,从看到陈倩雯的那一刻,许宁晚上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她知道谢铮和对方已经没关系了,可是两人终究也是夫妻一场,想到这点她心里难过的同时也觉得自己简直无理取闹,不过也只是闷在心里,因为她明白,谢铮和陈倩雯都没错。

    低头,如墨的瞳孔静静的看着许宁,将她眼底的情绪尽数接纳,然后拉高她的双臂,俯身在她的红唇上肆意的亲吻,热切而浓烈。

    “铮哥!”这个混蛋,她心情这么差,这家伙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做这种事。

    谢铮没理会她的抗拒,将她衬衣领口解开两颗扣子,在她胸口中间用力的落下一个湿热的吻痕,离开的时候上面有一颗殷红的阴极。

    “许宁,别逼我了。”谢铮伏在她雪白的颈项上微微喘息,偶尔还会伸出舌尖在她脖颈上轻舔两下,“我忍你已经忍的很辛苦,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说罢,将她用力的搂进怀里,身体紧贴在一起,让他感受自己的所言不虚。

    “我和陈倩雯之间是不可能的,心里面是不是只装得下你自己,你真的一点数都没有?”说着,谢铮有些恼意的在她脖子上轻咬一口,看到很淡的痕迹,唇角勾起一抹笑,“不见你**都不知道怎么纾解,你居然还在这里胡思乱想,多疼我一下吧。”

    “别人看不出我心情不好。”许宁有些无辜,“而且我并没有觉得你会和陈倩雯有什么,就是看到她我心里难过,你别曲解我的心思。”

    “好,是我胡思乱想,迫不及待的跑过来和你解释,是我小心眼,觉得你是个小心眼。”谢铮说着又是一顿用力的热吻,将怀里的姑娘吻的双颊醉红,气喘吁吁,那小模样真的是艳丽不可方物,“每次看到你,我无时无刻不想把你从女孩变成女人,所以别想太多。”

    “我都说了,没有想别的。”许宁暗中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我想了。”谢铮低头在她春嫩的唇瓣上啾了一下,“想你在我看不到的时候,会不会被别的男人觊觎,哪怕只是有这个念头,我就想把你锁起来,有时候更想着怕你跑掉,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等等!”许宁赶忙在他腰眼上捏了一下,“你说的是真的?”

    “半真半假!”

    “哪个真哪个假?”打断腿什么的,真够渗人的,铮哥脑子没病吧?

    谢铮被她这小谨慎的模样给逗乐了,将她按在自己怀里,轻声道:“不让别的男人觊觎你是真,想把你锁起来只给我自己看是真,后面那句我也得舍得。”

    “这才对嘛,你那样的想法很危险我告诉你,怎么能有那么血腥暴力的念头呢?”许宁被他扣在宽敞的怀抱里小嘴儿喋喋不休,“虽然有时候我也会担心你,在外面会不会被别的女人缠上,但是我可从来没想过把你拷在家里,更没想过打断你的腿,你居然能毫无压力的说出这么恐怖的念头,我未来的安全真的有保障吗?而且我以后可不是要呆在家里当全职太太,还想着创业的,到时候肯定要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可能,你”

    谢铮懒得听她说下去了,干脆堵住她的唇,这丫头嘚吧嘚吧的越说越上瘾,看来这一个礼拜真的是让她感到煎熬了。

    其实也是他的错,他应该早点告诉许宁,陈倩雯回来的事情。

    可是之前谢铮觉得,若是告诉她陈倩雯回到帝都了,这姑娘指不定还在心里觉得自己一直关注着上辈子的老婆呢。

    结果让他这边里外不好整。

    不过难得看到这姑娘担心紧张的样子,倒也是赚到了。

    趁着于春花做好饭之前,两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去哪里?”看到许宁往外走,谢铮勾着她的小指问道。

    许宁低头看了看两人小指勾勾缠的样子,笑着将自己的手指抽出来,“我去帮奶奶看看饭菜,你等着。”

    “去吧。”

    厨房里,于春花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见她进来再次往外赶人。

    “我这都快做好了,你就别进来站着碍事了,出去等着吧。”

    许宁只好哭笑不得的出去了。

    中午饭桌上只有他们三个人,所以饭菜做的也不算多,三菜一汤。

    “小铮工作怎么样?”于春花问道,还往谢铮碗里夹了一块鸡翅中,老太太做麻辣鸡翅中味道特别好,又麻又辣超带感。

    “好不错,工作虽然不轻松,可是很能历练人,反正我现在也年轻,多接触些工作没坏处。”

    “年轻人就该这样,工作哪里有不累的,整天在家里躺着还累人呢。”于春花道:“你这也23了,有没有找个对象回来?”

    “咳咳”许宁突然用力的咳嗽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于春花见状,赶忙给她倒了一杯水,“你这孩子,吃饭也不注意点,没人和你抢,快喝点水,还是奶奶做的菜太辣了,下次我少加点辣椒。”

    “没事,我就是不小心呛着了。”许宁灌下一大杯水,低头继续扒饭,根本就不敢看谢铮。

    这家伙现在肯定在心里笑话自己。

    “对象的事情还不着急,过两年再说吧,现在先拼拼事业,总不能让女孩子跟着我受苦吧。”谢铮笑着说道。

    于春花也不疑有他,“你家那样的日子还能受苦?看来你这是想娶个公主回去啊。”

    “还真让奶奶说着了。”谢铮眼底有璀璨的笑容流转,“我就是要娶个小公主回家哄着。”

    谢铮都这么说了,于春花能说啥,“你这纯粹就是自找罪受,娶媳妇别看长相,别看家事,要看人品,妻贤夫祸少,老话说的一点都不假,长得好看有啥用”

    老太太觉得自己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太对劲,然后纠正道:“当然,人品好还长得好看,那倒是再好不过了,像你三婶,就是个好媳妇。”

    “奶奶说的是!”谢铮心里暗暗念叨,所以我要将你家的小公主娶回去哄着。

    ------题外话------

    铮哥:严肃脸许宁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宁妹:怒怼呵呵,谁让你忍了?不想忍就别忍啊。

    铮哥:扛起来往楼上走

    宁妹:喂,我在跟你吵架,你干什么?

    铮哥:君子动手不动口,咱们上楼打架,妖精打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