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参与竞选】
    英语六级考试和四级口语结束,许家在秦钊的陪同下,迎来了一个棕发碧眼的法国人,他叫维克托,今年约有五十岁左右,看上去并不显老且面色红润。

    他就是秦钊帮忙从国外邀请的酿酒师,据说维克托祖上五代都是酿酒师,维克托年轻的时候就在专门的培训机构做讲师,后来进入一家葡萄酒庄担任酿酒师方面的指导,后来推掉工作带着夫人在世界各地旅游,也是因为这样才认识了秦钊。

    秦雪娟也不知道秦钊认识这么厉害的酿酒师,纯粹就是以试试看的心态让侄子帮忙打听一下,谁料想秦钊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维克托就带着夫人来到了这里,他的妻子维克托太太身材娇小,但是看面容就是个不到四十岁的性感女子,可实际上她也就比维克托先生小一岁,两人是在一次品酒大会上认识的,维克托太太是法国葡萄酒协会的副会长,在儿女成人后就辞掉了工作,之后不断应酬于各大葡萄酒品鉴会,长期下来她似乎有些厌倦,维克托先生才放下一切,和她到处旅行。

    得知今天这对夫妻要过来,秦雪娟很早就准备妥当了,主要是女儿空间里种植的个品种的葡萄,按照她咨询的有关葡萄酒方面的问题,很多的酒庄都会栽培几百甚至上千种葡萄,秦雪娟虽然也想,可种类并非那么好找,国内的她几乎托人到处寻找,目前也就只有三十几种。

    这个时候,老药叔也和两位打过招呼后,就带着老伴出去了,毕竟老伴也不懂英文,虽然老药叔能听懂一点,也不过就是日常用语,待在这里也是干瞪眼,还不如领着一点英语都不懂的老婆子去社区中心和那些同龄人玩玩,他依旧下棋,老伴却似乎是对跳舞很感兴趣,整天在社区中心和那群同龄老太太挥舞着大扇子,跳得别提多起劲了,有时候在家里做饭,也会在原地转几圈。

    秦雪娟将维克托夫妇请进客厅,然后去厨房里端来了两大盘葡萄和各种水果,让两位品尝看看,酿制葡萄酒是否合适。

    若是自家喝的,什么样的葡萄都可以,但是很显然秦雪娟的野心很大,她是准备打入市场的,那么就得格外的精益求精了。

    维克托看着盘子里洗的很干净的葡萄,对于和葡萄酒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夫妇俩来说,被邀请来帮忙看看心里还是不抵触的,他们之所以现在辞掉工作只是想着儿女都长大了,也不需要过分的拼搏,但是对于葡萄以及葡萄酒两人还是打心里喜欢的。

    再者说也是秦钊邀请的,这个年轻人的性格和博学都让维克托夫妇很喜欢,对于他的邀请自然不会拒绝。

    看着眼前各种葡萄,端上来的这一刻,维克托的眼神就微微一亮。

    先不说葡萄的个头硕大整齐,就是这股葡萄的香味混杂在一起,却没有破坏各自的气味,就已经让维克托心生期待了。

    捏起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口舌微微一压,一股芳香馥郁的葡萄汁就在口中炸裂开来,特别的口感,特别的香味,让他忍不住露出一抹赞叹的笑,“非常不错。”

    而维克托夫人也是吃了另外一个品种的白皮葡萄,也浮现出了和丈夫差不多的表情。

    葡萄酒的成功与否,前期看葡萄的品质,后期看酿制的工艺手法,缺一不可。

    维克托的酿制技艺就如秦钊之前说的,那是大师级别的,现在国外各大葡萄酒庄的酿酒师,很多都是维克托家族的学生,虽然他或许不能说是世界顶尖的酿酒大师,但是至少能拍在前二十名内。

    秦雪娟也没有急切的询问,反而等着两人将每一个品种的葡萄都品尝了一遍,才询问两人的意见。

    “维克托先生,不知道这葡萄是否能酿制出品质优良的葡萄酒?”

    维克托作为法国人,其实看待华夏人的长相都差不多,但是一袭淡雅紫色旗袍的秦雪娟却似乎在第一眼就非常的清晰。

    他以前也是在国外见过很多富贵女子去品酒的,但是能将华夏旗袍穿的如此有韵味的,他目前还是第一次见到,今儿他也会在秦雪娟的面容上找特点,若非没有什么特点,他真的无法比较,恐怕明天再有一个人穿着同样的衣服出现在他面前,维克托就分不出谁是秦女士了。

    “非常出色。”维克托面容很认真的点点头。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秦钊为之一惊。

    几年前他是无意在澳洲认识维克托夫妇的,之后两人就好似忘年交,经常会采取书信联系,也就是这两年电脑逐渐兴起,才该用邮件联系。

    经过几年的交流,他也知道维克托在国外红酒领域的地位,必然也是见多识广的,能让他就葡萄这一话题说出这四个字,很显然其质量必然是没有半点虚假的,不然就算是法国总统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在葡萄这件事上给半点虚假客套。

    维克托夫人也是吃了十几种葡萄后,优雅的擦拭着口手,“葡萄的果香非常的有层次感,每一种葡萄的味道都很丰富也很诱人,虽然还不知道制成葡萄酒会是什么品质,但是我相信若是有维克托的指导,必然会享誉国际的,秦女士家里的葡萄,是我目前尝过最好吃的。”

    “不知道维克托先生,是否有兴趣担任我们的顾问?”秦雪娟内心激动的问道。

    维克托和妻子都可以说是酒痴了,不说子女,就说对于酒,他们都是真心的热爱的,对于每一种红酒都会当做儿女一般的疼爱呵护。

    面前的葡萄质量是他们见到的最高的,而支撑红酒后的品质他们自然也都非常的期待。

    “虽然我真的非常心动,只是之前答应过我太太,要带她环游世界”

    维克托夫人轻拍丈夫的手背,“环游世界的机会很多,我知道你心里非常的期待,其实不仅仅是你,就连我也非常期待看到这些葡萄酿制出来的红酒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维克托听到太太的话,心里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之前他还真的怕夫人不答应,毕竟他也差不多有一年半没有和酒窖打交道了,心里还真的是痒的厉害。

    虽然这一年多,也有很多的酒庄邀请维克托去担任顾问,但是他都委婉的拒绝了,这次让他们夫妻答应留下来,小葡萄表示全部都是它的功劳,谁让它长得就是这么好吃。

    首先就是酒庄的选址,面前秦雪娟手里有两块地,因为五月份拍卖下来的两块地是紧邻在一起的,也被秦雪娟划为了一体。

    不过那边的位置不太合适,首先云雾山那边的位置不算,另一块位置之后要修建大学城的,自然不能动。

    云雾山特殊的地理位置,目前也是不合适的,而且之后还要种植各种观赏植被,虽然她并没有打算在外面种植葡萄,主要是因为不管外面如何的精细栽培,始终都不如女儿的空间实在。

    空间里的水可以取出来,可好的作物水是一方面,土壤才是重中之重,土壤是带不出一点的,到时候哪怕用空间水灌溉,葡萄的口感必然也会无法达到空间里种植的。

    所以这地只能重新选购。

    继老板花大价钱买下了两块不被看好的土地后,这次还要投资葡萄酒庄。

    宁瑞公司的两位高层表示,他们完全跟不上老板的脚步。

    现在公司账面资金是非常多,可是目前还有两块地都要准备开建,你现在又要投资酒庄,他们作为员工真的很头疼。

    就算这样,该办的还是得办,谁让人家是老板呢。

    酒庄的选址在帝都郊区的位置,秦雪娟走访了好些部门,最终以很优惠的价格拿下了未来七十年的使用权,毕竟那块地本身就是闲置土地,村里的人很多都搬到了市里,田地也基本空置,有近半的田地无人耕种,当地政府看到秦雪娟想要在这里建造酒庄,而且也能为本地增加一部分的收入,自然很容易的就答应了。

    土地拿到后,酒庄的设计图也从杨慧娴的手里设计完成,而酒窖的设计图让维克托夫人非常的喜欢。

    之后的时间,秦钊因为公司里有事情并没有在本地停留多久,而维克托夫妇因为要在这里工作,也趁着酒庄建造的这段时间回国去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

    等许宁放假回到家里的时候,酒庄的事情已经敲定下来了,真的是又快又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以后酒庄我是要留给你的,在被人手里也没办法维系下去。”秦雪娟在女儿的房里和她聊天,“还有咱们公司,若是以后做大了,也是你和弟弟一分为二,妈谁也不偏不倚。”

    “公司我不用。”许宁拒绝,“留给弟弟就可以了,我虽然也学习了一点,可还是不太喜欢打理公司。”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等公司静淮路那边走上正轨,咱们公司可能还会开发别的产业,我看现在文化行业越来越好,以后说不定还要进军这一领域”

    许宁惊讶的看着母亲,“您能忙的过来吗?”

    “忙不过来就招聘人才,我只需要做出决策就可以,你看看古代的皇帝不都是坐在上面指点江山吗?真正亲力亲为的几乎没有,妈自然不是说要做皇帝,只是管理公司就和皇帝的职责差不多。”

    “说的也是。”

    许宁这段时间在学校里也是不太安生,大概是新学生会主席的竞选一事,让她备受瞩目,不说是普通学生,就是学生会里对她也是诸多不服气。

    毕竟这个职位太招眼,学生会里的不少干事也是有心竞争,再加上许宁现在还只是一名大二学生。

    虽然叶瑾也是大二当选的学生会主席,可几乎在所有人心里,许宁是无法和叶瑾作比较的,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可就算是再如何的不甘愿,学生会竞选如期来临。

    此次参加竞选的有十二人,许宁的排在第五个位置,其余的十一人都是最低大三,而且有一半都是出自学生会干事。

    不过许宁的支持率可是很高的,至少在大二的学生看来,许宁的出色有目共睹,虽然经常因为许宁的蹭课而被自己的导师耳提面令这点让他们很不服气,奈何人家就是有这个本事,面对学长学姐说什么许宁仅仅是大二,根本没资格参与竞选,这点大二的学生集体在心里不服气,大二怎么了,好像你们不是从大二过来似的,你们就是不想看到低年级的压到你们头上吧?

    其实参与竞选并没有要求脱稿,可是叶瑾告诉许宁最好是脱稿演讲,这首先就是一个加分项,前面五个有三个是照着稿子读的,两个是脱稿的,而脱稿的两位大概写好之后背诵下来的,偶尔因为紧张的时候也沉默了一下,但是说他们没有能力,这点首先是不可能的,帝大的学生本身个个都是学习拔尖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没有能力。

    学生会主席是学生自治的第一把交椅,是全校师生共同关注的焦点,而在这么多老师和同学的眼神里,想要不紧张还是挺困难的,脱稿比不脱稿首先心理压力就高出不少。

    你想通篇真善美的夸大其词这首先不行,必须还要告诉师生你竞选后的行动和举措,想要夸大这很容易,但是想要找出不足这就很难了,叶瑾这个主席本身能力就极高,在他的监督和管理下,学生会的办事效率非常的高,说是历届最出色的学生会主席也不为过。

    而在这样的人手中找到学生会的某些不足,恰恰也说明了你的能力。

    这其中也有几位在鸡蛋里面挑骨头的,结果引起了不少叶瑾拥护者的不满,明明你竞选稿里面的问题根本就是挑刺,你是来竞选的还是来拆台的,至少也要拿得出让他们信服的举措或者是能接受的不足。

    明明叶会长做的已经很好了,你只说上任后会更加的“精益求精”,倒是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哪里精,精哪里,你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窜,这很明显就是急功近利,咋呼谁呢?

    很快就轮到许宁了。

    李雨薇在这边拍拍许宁的背,“加油,我们大二全体师生都会给你暗中鼓劲的。”

    许宁点点头,面容平静的走上了演讲台。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医学系药学32班的许宁”

    她的声音很清悦,脸上也带着温和的浅笑,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信心十足的姑娘,而且演讲词也是辞藻在兼顾着雅致的同时给人一种活力且积极向上的力量,当然针对学生会的一些隐晦的弊端许宁也指了出来,也并未对这些弊端说什么这里那里的不好,至少不像前面的几位说某某某的工作领导弊端这种词汇,招人不喜,而且对于之后学生会的改革措施,也让在场的师生位置眼前一亮,从学校统一的各项活动一直到班级的小活动,都在演讲稿里做了细致的解说。

    “你帮忙润的稿子?”地下,一位导师看着叶瑾。

    叶瑾摇摇头,“我倒是想帮忙,可惜许宁不乐意,认为我是在作弊。”

    “那这个小姑娘的确是很厉害。”

    “不厉害我也不会举荐了不是,她之前也没有担任过任何职务,我只是将学生会的一些例行的情况告诉了她,她却从中找出了一些不足,这倒是让我惊讶了,我任职期间看来也忽略了不少,面子有点挂不住。”

    “那就拿下来,还挂着做什么。”老师忍俊不禁笑道。

    “您说的是。”

    其余几位竞选人此时听到许宁的演讲词,脸上都挂着挺难看的表情,就算心里不喜欢许宁,可是也不可否认她的演讲的确很精彩,不想他们太多的纸上谈兵甚至为了表现自己而可以钻营的不是漏洞的漏洞,演讲完的心里失落,没演讲的也开始忐忑。

    在许宁演讲结束后,下一位选手也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下台,表现可谓是一塌糊涂,前后语句也因为紧张而无法连贯,并且这种现状从这位同学后一直延续到最后,哪怕是照着演讲稿,也依旧会觉得自己的稿子不够出色而在中途往里面添加新的东西,却到底是失败了。

    其实竞选学生会主席的演讲稿,谢铮也是出过力的,不然凭借着许宁自己还真的是要逊色一些。

    不过就算再逊色,她也是有机会进入学生会的,比起这些揣摩了一个月的竞选人来说,她准备的时间是他们的十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有了充足的准备,其胜率自然也会更高。

    自从在空间里学习,许宁总会将准备做到极致,哪怕是很有信心的英语四六级,她也不会粗心大意的认为自己就不需要复习。

    复习是个温故而知新的阶段,加深记忆的同时,还能领悟出新的知识。

    ------题外话------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点左右,我先做饭去。

    152759566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