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两个醋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竞选结束后,并非马上就会决定结果,这边还需要讨论和考察,这不是小班长,几乎是当堂课讨论当堂课就能走马上任。

    接下来让许宁意外的是,静淮路那边的宁瑞大厦居然有一栋楼拔地而起了,这才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建造速度也太快了吧?

    许宁跟着母亲过来的时候,这栋建筑已经高耸在面前,虽然内部的装修还一点没动,可是外面看上去已经趋近完工。

    “真够快的。”许宁感慨道。

    “帝建第一梯队的建筑工人手艺好,而且工人近千,他们都是帝建的合同工,接的也都是大建筑,一般的民房之类的也用不到他们,这速度自然很快,不然两年的时间哪里能建造玩这片商业区。”秦雪娟绕着整栋楼转了一圈,而之后的一应材料也将会陆续抵达,这边商业区的各种材料他们都是用的最好的,至于内部的装饰这个秦雪娟只会重点装修宁瑞大厦和一座商业购物中心,其余的都是要租赁出去的,装修也是他们商户个人负责。

    主要是每个人的审美不同,而且这些商业旺铺也不一定要经营什么,你这边脑子一热为了多收租金给人家装修了,人家还不一定满意,指不定要敲了重新装潢,根本就是一种浪费。

    宁瑞大厦内部的装修秦雪娟是交给了杨慧娴,而下半年开始杨慧娴就忙的脚不沾地,不仅仅是宁瑞总部的装修,还有旁边宁瑞酒店也是她着手,有时候她顾不过来,还会经常打电话想师兄弟姐妹请教,毕竟杨慧娴精通的是建筑设计,而不是室内设计,而她是个精益求精的,自家公司的产业,自然是想做到最好。

    宁瑞大厦前面有很宽敞的空地,甚至还会修建一处面积很大的花坛,大厦前面的主干道也是异常的宽敞,为了之后不造成交通堵塞,直接做的是左右分别四条主干道,正好和帝都市中心的那条主干道在某个地段交汇,只是看着就让人非常舒服敞亮。

    各处店铺的前面也会留有不小的空地,也是方便来往的人短时间停车,还单独在商业区内部修建了两座地下停车场,许宁看到都在动工,还没有建成。

    曾经的七号地那边也在开工,兴建的是居民住宅区和商业街,当然那边的商业街是无法和宁瑞商业广场相提并论的,不过她相信紧邻着静淮路商业区,那边的房屋预售时必然会很火爆,紧邻商业旺铺的住宅小区,一向都是中上层消费者的首选。

    “跟我来。”秦雪娟领着女儿往回走。

    许宁静静的跟上母亲,两人走了十来分钟,在一座大致框架的建筑前停下来。

    秦雪娟指着面前在建的架构,笑道:“这里以后是给你开店铺的,到时候你喜欢什么风格,就自己装修。”

    “当然是中式风格。”许宁心内高兴,脸上也带着笑容,“紧邻着宁瑞地产,妈您怎么这么好。”

    “是我想离着你近点,以后说不定妈会常来你这里吃饭呢。”

    “这个压根不用您说,想吃一个电话打给我,我亲自给您送过去。”许宁挽着母亲的胳膊,想到以后自己这家店开业时的前景,忍不住的畅快开心。

    见女儿高兴的模样,秦雪娟问道:“你和小铮怎么样了?”

    “……您真的知道啦?”许宁略微有些囧的问道。

    “你是我生的,我还能不知道你?”秦雪娟点点她的眉心,“几年前我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说,当时是怕耽误你学习,怕我问了后你会分心,现在你大了,也懂得孰轻孰重。”

    “我今年才20岁,前段时间才19周岁,您不会这么着急就把我嫁出去吧?”

    “妈不着急,在我跟前多待几年才好呢,既然是小铮,妈是放心的,早点晚点都可以。”这是秦雪娟的真心话,说起来两人也秘密的相处了三四年了应该,既然现在感情还好,以后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再加上两家的情分,早早晚晚的事情。

    许宁嗯了一声,靠在母亲肩头说道:“我想出国留学,回来后再说和铮哥的事情,而且前段时间铮哥也说不着急,他应该也是想着先拼搏事业的。”

    “这样也好!”秦雪娟点点头,然后看着女儿,一直把女儿看的怀疑起来,才轻声道:“你们婚前可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许宁乌龟囧,“您说什么呢。”

    “妈也是为你着想,年轻人不懂节制,而且以后发生意外,受伤害的也是女孩子。虽然小铮不应该是那样的孩子,但是你是我的女儿,我自然是要为你考虑的,男女之间不应该因为这种事情绑在一起。”

    “我明白。”许宁虚心的点头。

    或者说有点心虚?

    偶尔她也会想着和谢铮冲破那层纸的,可到底是觉得有点害怕。

    不知道害怕什么,是怕谢铮终有一日会离开她?还是别的?说不清楚。

    许宁再次见到谢铮的时候,她已经在学生会跟着叶瑾忙碌了一个礼拜了。

    在门口看到谢铮,他正单腿跨坐在一辆崭新的自行车上,见许宁出来,谢铮拍拍后座,“上来,我带你去北海转转。”

    看到后座上的软垫,许宁抬腿斜坐在上面,伸手搂着谢铮的腰,“铮哥今天倒是真有闲情逸致。”

    “劳逸结合,前两个礼拜你都说有事情,让我也在家里连着闷了两个礼拜,这次说什么也得带着你出去走走。”

    许宁清脆的笑声被风带走,洒落在来时的路上,“若是你多缠我几次,我肯定就跟你出去了,你一点耐心都没有。”

    谢铮唇角带着愉悦的笑容,“你这操作倒是挺清新脱俗的,也是怪我,以前没有哄过女孩子的经验,这多少第一次都用在你身上了,下个礼拜咱们就这么玩。”

    “……你可是未来的陆军元帅,能讲究点原则吗?”许宁嘴上念叨着,心里却甜到齁。

    “我和自家的小媳妇讲究什么原则,我的原则就是无条件的惯着你,最好惯坏你,除了我任何人都要不起你。”抬手握着许宁环在他腰间的手,单手攥着车把手依旧骑的稳得一批。

    被“小媳妇”三个字羞红了脸,许宁顿时想起一件事,“我妈知道咱们俩的事儿了。”

    “嗯,这个我早就知道了。”还是他透露的呢。

    “你知道?”许宁拇指戳了戳谢铮的小腹,“原来是你这个双面奸细告的密,我还以为是自己隐藏的不好。”

    谢铮被这一下子戳的车把手一歪,很快就重新稳住,将她交叠的手攥在掌心里,“无心之失,当年三婶买地的时候说是成功了给我分点,我没要,说是给你做嫁妆,估计她就是那时候知道的。”

    许宁岂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谢铮,张嘴在他后背上咬了一下,却只是磨疼了自己的双唇,“你为了让别人知道,真是变着法的耍心眼,以后我还不得被你欺负死?”

    “你是认真的?”谢铮清越的笑容飘过来,“咱们俩之间谁欺负谁?明明就是你一直在欺负我,我还得心甘情愿的受着。”

    “那你可以不用受的。”许宁笑嘻嘻的搂紧他的腰,嘴上抱怨,身体却在搂紧谢铮以宣誓主权。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谢铮拐了一个弯,“栽你手里了,你若是敢对我始乱终弃,我会拉你跳进北海里。”

    “咦,我好怕。”

    “怕就对了,我凶起来自己都怕,你可要好好的待在我身边。”

    “知道啦,你就是个醋精。”许宁小脑袋在他后背拱了拱,好似一只求主人疼爱的小奶猫。

    “你也不差。”想到前段时间,只是看到陈倩雯,这姑娘就别扭成那样,铮哥这心都要化成水,融入到远处的北海湖里。

    北海公园是明清时期保存下来最完整的皇家园林之一,里面的景色自然是非常不俗的,自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国内外游客。

    将自行车挺好,谢铮领着许宁买了票,两人就手拉手进去了。

    其实不仅仅是国内外的游客,很多帝都人也会三五不时的来这里闲逛,里面风景优雅,环境清新,虽然享受不到古时帝王级别的待遇,却能看到他们曾经看过的风景,这也很值了。

    “喂喂喂,快看那女孩子是不是许宁?”远处一个男生指着许宁这边和身边的三五个朋友说到。

    “还真是,旁边的男人是谁?她哥?”

    “……我觉得你应该直面现实,那绝对不是和哥哥相处的神情。”

    “对象?”

    “咱们预备主席居然有对象了?”

    因为隔得有点距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再说就算注意到也不会怎样,毕竟进门的时候两人就是手牵着手了,怕人看到之前也不会这么做。

    比起别的男女处对象恨不得隔着两米远,这俩人却并没有那种顾虑,没偷没抢的有什么值得别人说的?再说国家也没有规定谈恋爱的男女不允许手拉手吧?

    许宁现在好歹是大学生了,手拉手有什么稀奇的,等再过个十几二十年,初中生都看不起这种相处方式,小学生还差不多。

    所以两个这么大岁数的人,谈的实际上是未来小学生的恋爱,本身就落后太多太多了,若是还顾虑着别人,谈什么恋爱。

    在这边转悠了半天,去特色饭馆吃了午饭,下午两人才慢悠悠的往家里走。

    “下个礼拜我带你去爬长城。”谢铮说道。

    许宁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她在帝都生活了一年多了,长城也就去过一次,至今还赞叹从上面看到的风光,雄伟壮阔,泱泱华夏似乎在踏上长城的那一刻,尽收胸间。

    长城在去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当时电视上很是一顿的报道,许宁当时还在学校看的,那时候的自豪感,真的要从胸口冲出来了。

    “明年是不是大学就要开始收费了?”许宁靠在谢铮背上问道。

    “嗯,不过你不用交费。”谢铮放松了踩踏的动作,免得后面的许宁颠得慌,“学费也还可以,每年一两百块,不过对于贫苦地区的学生来说就有点困难了。”

    “那他们到时候就没办法读大学了?”

    “不会,学校会设立奖学金,而且交不起学费的也会延期缴纳……你有奖学金吗?”谢铮问道。

    “有啊,每年都有。”许宁点头,她学习成绩很好,原本她也是不关心这个的,是系里的老师推荐的她。

    她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学校里的奖学金其实要不要都无所谓,她不要别的同学会享受这个名额,可老师说了,有奖学金也是证明她学习优秀,出国留学或者将来就业会更容易。

    谢铮点头,这才对嘛,他教出来的姑娘,这点本事还是要有的,不然只能说明他不称职。

    在许家吃过晚饭,抱着心爱的姑娘好事一顿折腾,谢铮才在三婶那诡异的眼神里骑上自行车,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秦雪娟临睡前来到女儿房里,看她正在翻看着书,神情不似有所隐瞒的样子,才简单的和她聊了几句回房了。

    其实倒也不是信不过这两个孩子,只是年轻男女,**的……难免擦枪走火。

    她和丈夫当初……

    当初也挺放纵的,不过很快怀上了许宁,两人才算是消停下来。

    那个时候的男欢女爱对秦雪娟来说,真的是既紧张又刺激,毕竟他们和婆婆的房屋是斜对门,中间只隔着一间堂屋,薄薄的门板,声音稍微大点估计就能听得到,她哪里敢放肆。

    现在好了,婆婆住在前院,她和丈夫住在后院,除非是她撕心裂肺的大喊,不然根本就听不到。

    奈何丈夫还在江城任职,不知道等丈夫以后调来京城,他们还有没有那个心情。

    有句老话说得好,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

    秦雪娟看着和丈夫的照片,红着脸去洗手间四连刷牙准备睡觉了。

    十一月底,叶瑾卸任学生会主席的职位,许宁正式走马上任。

    然后整个大学生活也彻底变得忙碌起来。

    其实许宁知道,她至多也就能担任两年,有了这个管理经验后,她差不多也就该毕业了。

    学生会里需要许宁处理的事情很多,而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不配合的干事,不过不配合许宁也不会去勉强,只会抓住他们的工作漏洞来让他们一步步的改正自己的态度。

    自己能做到这个位置不是走的谁的捷径,是她自己用实力争取来的,你不服气也只能憋着,反正难受的不是她自己。

    新官上任,一系列的措施也开始实施,都是对学生很有意义的活动,这其中有的人看不过眼,但是支持的还是占据多数,有的干事在私底下抱怨许宁没事找事,被许宁知道后,也是比较直接的回了对方。

    “学生会自然是以学生为本,让你进来不是享受和培养官僚思想的,不想做事的可以卸掉自己的职务让给下面的人,你们既要名声还要想着什么事情都不做,何必占着位置阻碍真正想锻炼自己的人。”

    被会长当年说了,他们心里就算再不乐意,可还是得憋着,这种感觉说实话很折磨人。

    许宁却自问上任后,没有动下面的干事,已经是很给面子了,然而他们非但不知道改正自己的态度,反而在背后埋怨自己多事,这个许宁就无法容忍了,若是她这个会长不表态,以后指不定谁能都在背后里碎嘴她,一个学生会的会长没了名望,距离下台也是迟早的事情。

    况且许宁参与会长评选也不仅仅是为了出国履历上的好看,在其位谋其政,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学生会长对下面的人有绝对的任免权,当然这个权利不能滥用,但是只要下面的人不作为,许宁的意见几乎会通过的。

    既然她都把话说到明面上了,下面的人纵使心里再不甘,也纷纷歇了心思。

    免得到时候许宁没有被撤掉,他们反而丢了职务,到时候踏入社会这必将会成为污点,他们可不敢以未来的前程冒险。

    “适应的怎么样?”餐厅里叶瑾笑眯眯的问道。

    许宁搅弄着碗里的米粥,“还行吧,虽然有几个背地里想跳脚的,总的来说还能压得住。”

    “我就知道你会没问题的,毕竟是我看中的继任者。”叶瑾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加油吧,学生会里的工作还是非常忙的,琐碎的事情更是不少,平时处理不来的可以去找我,我会不吝赐教的。”

    “你早这么好心,当初提前和我通个气也行,叶瑾哥你很喜欢先斩后奏啊。”

    “还好吧,我是觉得你很合适,而且还能培养你的管理水平,再加上你还想出国留学,很需要这一次的历练。”

    “话是这么说没错。”许宁喝着碗里的粥,“心里还是好气啊。”

    叶瑾见她表现不似生气的样子,知道许宁不过就是想当面念叨他几句,笑笑压根就没当回事儿。

    ------题外话------

    宁妹:我哥其实很幼稚。

    铮哥:……今晚体力劳动加倍。

    宁妹:昨晚已经忙了三回了。

    铮哥:我幼稚,我不管。

    宁妹:

    铮哥:要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宁妹: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

    下一章要半夜,不能等就明天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