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偶遇陈倩雯】
    又是一个休息日,许宁领着弟弟跟着谢铮乘坐公交车,三个人一起去爬长城。

    现在的天气不冷不热,当然也不是旅游旺季,对于生活在帝都的人来说,爬长城真的是最好不过的时节了。

    许锐倒是跟着爷爷奶奶来过好机会,小家伙跑在前面,还能时不时地回头和许宁说说前面有什么地方等等,整的喝个博学多才的小博士似的。

    今天本身就是出来玩的,谢铮也没想着做点什么,所以小舅子想来,他自然也乐意带着。

    就算他想做什么,小舅子要来,他还是得带着,这就是做人姐夫的悲哀,谁让他想要抱走人家的姐姐呢,而许宁还特别的疼爱这个弟弟。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许宁念着毛大大的诗词,“想必冬天漫天风雪过后的长城风光会更加的波澜壮阔,可惜那个时候我懒得动。”

    “等过几年买了车,我带你冬天过来看看。”谢铮道。

    “那样不错。”许宁虽然冬天不乐意出门,可还是想看看毛大大诗词里说的长城雪景。

    抚摸着长城的砖墙,指腹下的粗糙感却让人觉得心安,这是华夏的底蕴,历史的遗产,剧说长城最长的时候达到两万千米,现今保存下来的城墙还不足一半,很多地方的城墙墙体都已经一点不见了,据说还有的被附近的人挖走带回去盖房子了。

    两千年前的生产力低下的封建社会,以血泪勾住的这座万里长城,能保存下这些够现代人敬仰,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毕竟既要防止人为的破坏,还要抵御自然界风雨的侵蚀,还能看到如今这雄伟壮阔的城墙,真的是万幸了。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两人看过去,就见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样子,似乎是身体出现了问题。

    谢铮和许宁赶忙上前,许宁则是为那个人查看起来,她的学习成绩很不错,平时也会跟着老师进实验室,而且涉猎的知识面也比较广,虽然比不得人家那些医生,却也能看出点门道。

    “阿姨,叔叔这是哮喘一类的病症吧?您出门给他带药了吗?”许宁看着旁边的女人问道。

    “没,今天我们也没打算走远来着,所以出门就没带!”女子一脸焦急,若是带了丈夫也不会发病,在最开始就吃上了。

    许宁微微蹙眉,让谢铮帮忙把老人放在地上坐着,对谢铮道:“铮哥,你先给他人工呼吸,送气的力道不要太大。”

    谢铮点头答应下来。

    许宁起身看着面前的众人,让他们都散开一个位置,并高声道:“诸位谁有行动电话,帮忙拨打一个急救电话好不好?”

    老人的脸憋得通红了,很显然哮喘病的生病时间很长,虽然谢铮有力气可以背着老人下去,但是老人胸腔压在谢铮的后背上,必然也会阻碍对方的呼吸,这种方法是不可取的。

    现在这年头医疗也是比不得多年后的,许宁记得她租住的那栋老楼里的邻居就是个有哮喘病的,每次发病都会讲一个便携式的氧气罩缓解痛苦,而这个时候也有,可不是每一位哮喘病人都必备,很多人更习惯随身带着药片,不舒服的时候吃药缓解。

    这年头能买得起心动电话的都是老板级别的,此时围着的人里面还真的有人带着,是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士。

    “小姑娘别担心,我已经打过电话了。”那身穿毛领呢料大衣的女士说道。

    “谢谢您!”许宁松了口气。

    谢铮这边给老人人工呼吸,却只能稍微缓解不让病情加重,并不能让老人平复。

    然而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若是靠着人工呼吸就能平复哮喘,这个病也不会那么折磨人。

    大约半小时后,就有三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抬着担架跑了过来,给老者带上氧气罩后,将他小心的搬到担架上抬走了。

    好在他们爬的并不快,而医生的效率也很高,虽然现在是休息日,可照旧该出诊的时候出诊。

    许宁还记得当初在酒店里工作的一位大厨,在一次休假时期突然脑溢血,他的家人讲这位大厨送到了一家医院,因为是礼拜天,医院里的主治医生没有上班,而后中途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位大厨在隔天的晚上去世了。

    酒店后厨还就这件事讨论过一段时间,大概是后来医生接到电话回到医院,却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毕竟那医院只是小型的医院,据说之前只是一家卫生所,后来扩大了经营规模,是因为认识里面的人,才直接送过去的。

    许宁无法理解这种事情,她觉得既然得病了,就应该送到具有一定规模的医院,只因为你有认识的人在那家小医院,就这么送过去,真的很欠考虑。

    那位阿姨在临走的时候想让许宁他们一起去,许宁并没有答应。

    她觉得没必要,自己只是懂得很简单的急救措施,跟上去也没有用。

    对方也没有勉强,跟着医院的救护车就走了。

    许宁把拎着的水壶递给谢铮,他知道谢铮是有洁癖的,但是刚才情况紧急,他的责任感也无法让他无视。

    不过这漱口就直接用掉了一壶水,就这样谢铮还觉得有点难受,甚至想把全身都洗一遍。

    因为这件插曲,他们只是在第一座烽火台上停留了一个小时,才原路返回。

    “三婶,家里有三叔的衣服吗?借我穿穿,我去洗个澡。”进门口,谢铮对正在客厅看电视的秦雪娟说道。

    秦雪娟看谢铮身上的衣服还是挺干净的,不过谢铮既然要,她也没拒绝,起身去后面给谢铮好来了一件上衣,“给你,你三叔还没穿过,不过你这出去一趟就得洗澡?”

    许宁笑着和母亲解释了这件事,秦雪娟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觉得难受洗个脸刷个牙就行了。”

    “倒不是因为这个,之前蹲着给那位大爷做了半个小时的人工呼吸,我出了一身的汗。”谢铮解释道。

    他的洁癖还真的没那么严重,连着半小时晃动着脖子给对方送气,他也是累的不轻,一身汗现在都干了,可就是觉得难受。

    许宁从客厅洗手间外的柜子里给谢铮找了一条毛巾,然后回来陪着母亲聊天看电视。

    “学以致用了。”秦雪娟笑道。

    “只是表面上的,老人家也没有带哮喘药,更没有呼吸器,只能采取这种方法了,好在医生来的及时。”

    “那老人家也是,不管去哪里药都得随身带着,不然多危险啊。”

    “是啊。”许宁点点头。

    在洗手间里好好的搓洗了一顿,谢铮才盯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许宁从柜子里取出一条毛毯递给他。

    “天气冷了,家里现在还没生暖气,你披着别着凉。”

    “谢谢。”

    看着两人的相处方式,秦雪娟居然诡异的看出了点“老夫老妻”的味道,这让她心里别提多无奈了。

    难道这就是绝大多数青梅竹马不在一起的原因?就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太过了解熟悉,以至于生活没有了激情的关系?

    她闺女和谢铮,以后真的不会有问题?

    俩人不知道秦雪娟心里的想法,聊着天吃着瓜果。

    “爷爷奶奶又去社区中心了?”

    “是啊,你奶奶最近喜欢上了跳舞,整天和社区的那些退休大妈在一起跳扇子舞,听你奶奶说,社区的老主任还准备开办一场老年人舞蹈大赛什么的,你爷爷就说他们也要开办围棋比赛,还说要限制年龄,年龄最小不能低于60岁,也真是有活力。”

    “我觉得挺好的。”许宁抿嘴笑道:“老年人的生活,就应该这样多姿多彩。”

    “妈觉得也挺有看头。”

    而就在当晚,老太太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一盘磁带,回来后就塞到了录音机里,按下播放键。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许宁和秦雪娟愣了一下!

    “奶奶,您喜欢听这个歌啊?”许宁问道。

    “我们过几天跳这个舞蹈,先听听。”老太太说着,还在屋子里旋转了两圈,“晚上想吃啥?”

    “您在这边跳着,晚饭我来做。”许宁起身往厨房里走。

    屋子里夜上海的歌还在播着,偶尔也能听到老太太哼唱的声音,许宁心里不由好笑,奶奶还真的是越活越年轻了。

    圣诞节这天,维克托先生从法国打来了越洋电话。

    他告诉秦雪娟,等过完圣诞节和新年后,夫妻俩就会过来这边,酒窖方面目前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想要建造成功却需要很严格的规定。

    尤其是他们准备酿制葡萄酒,对于酿酒酒窖更是有着严苛的条件,葡萄酒能否酿制成功,和酿酒酒窖有着直接的关联。

    温度,湿度,通风等等,必须要做到精益求精,细中更细才行。

    所以维克托先生说会从法国带一位朋友过来,着重酒窖的建造工作。

    秦雪娟和许宁说了这件事,许宁认为这笔钱是不能省的,也省不得。

    虽然许宁有空间,但是现在并不能保证,葡萄酒就是和储存在她的空间里,哪怕她觉得不会有问题,可若是你酿制葡萄酒,葡萄没有来往明路不说,酿造的葡萄酒也没有明面上储存点,许宁都觉得不好意思,谁也不是傻子,做人不能太自以为是,这漏洞简直大到别人不怀疑都不行。

    秦雪娟也是这个意思,所以答应了维克托先生的提议。

    国外是没有春节的,他们最盛大的节日是圣诞以及之后的新年,而据说法国在中世纪以前,新年是四月一日,一直到1564年,才将新年改为一月一日的元旦。

    法国的节日和华夏差不多,都会在这种喜庆的日子里举杯痛饮狂欢,国内春节通常是一家团聚的日子,而那边更倾向于和好友聚在一起热闹。

    此时已经进入十二月里,距离新年也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大学里也即将进行半学期的期末考,图书馆的人首先变得多了起来,很多学生都会提前去图书馆占位置。

    许宁寝室里四个人,谁先去谁就去占据一个四人位,几乎说没有站着的时候。

    而进入十二月里,谢铮也忙碌起来,没有别的,他也快要考研了。

    对谢铮来说,背诵的东西比较多,许宁也没有去打扰他。

    “许宁!”去往图书馆的路上,许宁看到了陈倩雯,“你好,我是陈倩雯。”

    “陈学姐你好。”许宁自从和谢铮谈过后,对陈倩雯也没有那么抵触了,转而心生怜惜。

    在许宁心里,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能将公司在短短十几年内发展成国内百强企业,她的手腕和魄力可见一斑,而且对于慈善陈倩雯从来都是不吝惜钱财的,是国内很知名的慈善家,却在三十多岁的年纪子宫癌去世,真的很可惜。

    “我听说过你很多的事情。”陈倩雯的笑容很漂亮,“叶瑾说你比他还要出色。”

    “谢谢!”许宁笑道:“我不如叶瑾哥厉害。”

    “我和叶瑾自小就相识,他很少夸赞一个人的,既然能夸你,那必然都是真心话。”陈倩雯整理了一下快要滑落的资料书,“之前我在北海公园看到了你和谢铮,你们在处对象吗?”

    “陈学姐喜欢铮哥吗?”许宁心神有一瞬间的慌乱,却并未表现出来。

    陈倩雯看着许宁好一会儿,才笑道:“我和谢铮只见过两次面,虽然他的确很优秀,但是我不会因为这点就随便喜欢上一个人的,我比较喜欢年龄比我大一点的,性格温和的,长相最好是儒雅的,而且心思细腻的很显然,谢铮在我看来都不符合。”

    许宁张嘴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低声道:“铮哥很好。”

    “嗯,所以他并不适合我,我的性格其实很倔强,虽然之前爷爷有意让我和谢铮在一起,不过很明显,谢铮和我都是拒绝的,我们心里都有挂念的人,不过你比我幸运。”陈倩雯看着头顶的阳光,微微眯起眼笑道:“开始我以为叶瑾也喜欢你,旁敲侧击后才知道自己想多了。若是叶瑾喜欢你的话,我还真的要为叶瑾争取一下,毕竟我也谢铮只有两面之缘,完全和陌生人一样,但是和叶瑾却是自小一起长大的。”

    许宁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果然,陈学姐是个很强势的人。”

    “是吧?所以别担心我和谢铮之间会发生什么,他的性格在我看来其实也很强势,也只有你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才能吃得消,我是没那个心情的,两个强势的人在一起注定没有好结果,要么相敬如宾,要么以离婚收场。”陈倩雯将落在许宁肩膀的枯叶取掉,“谢铮以后要进部队,军婚可不是说离就能离的,而且我们两家的背景也不普通,最终的结果就是相敬如宾的度过一生,我对爱情还是有渴望的,可不想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

    看到陈倩雯走向另一边,许宁有些唏嘘。

    感情上辈子你是对爱情没了渴望,才和谢铮走到一起的吗?

    铮哥是否知道了陈倩雯的想法?

    知道后会不会觉得难过?

    “啪啪——”抬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两下,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这是新生,谢铮是要和她在一起的,没有如果了。

    不过这辈子她希望陈倩雯能找到喜欢的男子,能健康的活着。

    只是叶瑾喜欢她,陈倩雯就要帮忙争取是什么鬼?

    若是谁敢破坏她和铮哥的感情,她非得挠死对方不可,叶瑾不行,谁都不行。

    虽然喜欢你的人多,就证明你很优秀,但是许宁不喜欢那么麻烦的事情。

    尤其是以前看电视剧,女主角都在男主角和男配角之间摇摆,她就各种不喜欢。

    而男配角为了得到女主,更是用尽肮脏手段,也是非常的厌恶。

    能在一起就皆大欢喜,不能在一起就另觅他处,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前世她打闹蒋家豪的婚礼,也不是为了让对方怎样,只是要一个说法,更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讨个公道。

    最后失败了,她也彻底的远离了那个男人。

    所以,她在这一刻是很喜欢陈倩雯的。

    这是个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很有主见的女孩子,心性不坏,看得通透,自己做过的事情也都不后悔,比她活的精彩千万倍。

    突然替铮哥觉得可惜!

    “啪——”又是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并且在心中默念:铮哥配不上陈倩雯,铮哥只能配得上自己。

    只是这个好女孩不应该早死,她觉得自己应该帮帮她,哪怕无法阻止病魔的侵袭,至少也要让陈倩雯能多活一些年月。

    嘴里嘀嘀咕咕的,许宁直奔图书馆,里面三个姑娘还在等着她呢。

    还有没几天就考试了,她们仨都是临时抱佛脚的主儿,很多的问题还需要许宁来帮着她们。

    遇到这种坑爹的室友,她也只能认了。

    ------题外话------

    踩着点更新了第三章。明天更新大概还是在下午。

    152761079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