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思念成瘾】
    ,精彩小说免费!

    许宁见到秦钊的女朋友,是在寒假里,临近过年秦钊载着一个长得很长温柔娇小的女孩子来他们家送年货。

    这个女孩子今年25岁,和秦钊同年,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左右,和一米八的秦钊站在一起,真的是小鸟依人,而且脸蛋儿圆嘟嘟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非常可爱。

    “姑姑,这是您未来的侄媳妇,贺敏。”

    秦雪娟看到这个女孩子,别提多高兴了,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拉着贺敏在客厅里就热切的聊了起来。

    许宁走到秦钊面前,在他耳边低声道:“表哥,未来表嫂看着真是娇弱,能不能在秦家过得舒坦了?”

    “你小瞧表哥?”秦钊眼神含笑看着妹子,“结婚后我不在秦家住,而且你别小瞧你表嫂,反正你外公和舅妈绑在一起,也奈何不了她。你表嫂四两拨千斤的本事厉害着呢,不如你也跟着她学学,免得以后被你老公欺负了。”

    “还说我小瞧你,你也小瞧我了是吧?他才不敢欺负我呢,我又不靠着他吃饭,以后惹到我,我离开他照样能过的很好。”

    秦钊闻言,温暖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宠溺笑容,抬手在她头上揉了两下,“不愧是我秦钊的妹妹。”

    许宁看着和母亲聊得很亲密的未来表嫂,明明长的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没想到居然是个白切黑。

    不过这样的性格很不错,至少在那个吃人的秦家能过得舒坦安稳,再加上还有表哥护着,未来必然是非常幸福的。

    “这是我给表妹表弟买的礼物。”贺敏将随身带的两个礼盒放在桌上,“给表妹买的一条丝巾,纯天然蚕丝制成的,希望你能喜欢。”

    许宁接过来道了谢,打开后就看到一条雪白的围巾整齐的叠在盒子里,摸一下顺滑如丝,一看就是高级品。

    “让表嫂破费了。”

    “不破费,表妹喜欢就好。”贺敏看许宁喜欢不似作伪,眼神里的笑容非常的明亮。

    秦雪娟也得到了侄媳妇送的礼物,“阿钊,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秦钊瞧着故作娇羞的女友,眼里闪过一道戏谑的笑容,这丫头根本就不知道害羞,表面看着娇娇柔柔的,骨子里狡猾刁钻的很呢。

    刚认识她的时候,自己在她手里吃了两次亏,而且还是有火没处发,后来遇到的次数多了,就被他身高手长的搂到自己的领地,亲身调教,可她太狡猾,好似一只小狐狸,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而他自己却被不断的吸引。

    “听姑姑的意思。”秦钊笑道:“我们不打算在魔都大半,准备登完记后带着她去旅行结婚,世界各地到处看看,魔都那边的人情来往很无趣。”

    “这怎么行呢。”秦雪娟不赞同的看着侄子,“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不办酒席,以后宁宁结婚要是女婿是你这种态度,我肯定第一个不答应,我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你居然连个像样的婚礼都不举办,这可不像话。”

    “姑姑您别急。”贺敏在旁边安慰着秦雪娟,“这是我和阿钊商量后决定的,其实我父母早亡,我是被外婆养大的,阿钊母亲对我不是很喜欢,我想着旅行结婚也挺好的,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情。”

    秦雪娟听着孩子的身世这么苦,顿时就心疼了,拉着她的手,柔声道:“你这孩子,不管阿钊母亲怎么想的,婚姻大事总得慎重,更要精细,在家里举办完婚礼后再出去旅游也是一样的,你外婆也希望看到你穿着喜服的这天,阿钊这孩子性格其实很像他爷爷,心性淡薄,很难对谁上心,既然能和你走到这一步,就说明他已经把你放在了心上,有他护着谁能不能欺负了你。”

    “是啊。”许宁点头,“我表哥其实……很冷心冷肺的,但是对我妈那确实打心眼里尊重敬爱,表嫂你可能不懂,把你带回秦家这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能把你带来给我妈看,那就是真的不一般了。”

    秦钊斜睨了许宁一眼,“没大没小,怎么这么说你哥哥?”

    “实话。”

    经过这些年的相处,许宁也算是看明白了,秦钊表面一排斯文儒雅,其实有辱斯文,骨子里就是“衣冠禽兽”,当然这不是对他人品的怀疑,而是对待秦家的众人。

    要是他想和你玩心眼,恐怕还真没几个人能玩的过他,至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许宁被他给忽悠的找不到北,过后还觉得这是个好人。

    哎,当时觉得表哥好,纯粹是她见识的太少。

    听到许宁都很不客气的说秦家的不好,贺敏心里乐坏了,她嘴上不说,事实上厌倦透了秦家的那些人的嘴脸,真的没一个好东西。

    就算秦湘表面待她客客气气,热热情情的,事实上背地里嘀咕了她好几次。

    但是她不在乎,贺敏有的是办法整治秦湘,只要她故作柔弱的在秦钊面前哀哀戚戚,这男人保证会给她撑腰的,而且还撑的不亦乐乎。

    什么“你尽管作妖,谁欺负了你尽管来找我,我都会帮你出气,秦家也不例外。”之类的言语,用这张儒雅清隽的面孔说出来,怎么看怎么让人无法置信。

    在这边热闹了一会儿,许宁领着贺敏去外面转转,秦钊留下来和秦雪娟商量结婚的事情。

    此时正值隆冬,外面气温很低,她俩绕着庭院里的池塘转了一圈,就来到了许宁的房间。

    “听你表哥说,你多年前在秦家被秦家人和秦湘欺负了,心里不忿就尽管和我说,哪怕不用你表哥护着,我也能整治得了秦家的几个女人。”和许宁聊了这么一会儿,贺敏就很喜欢这个小姑子,不是那种卫道士,满嘴要孝顺公婆什么的,那也要看他们值不值得自己孝顺。

    她自小父母早忘,爷爷奶奶因为她是个孙女对她白百般不喜,每日里就是各种的挖苦使唤,而小叔家的弟弟在家里却好似一个大少爷,还需要她跟前跟后的伺候着,小叔小婶对她这种丫鬟模样也是习以为常,甚至也经常使唤她。

    最痛苦的时候她生病都没人管,还是外婆得知她的消息,将她带走。

    外婆身子骨还算不错,常年打理着三亩地,并且供养她读书,最初的几年真的非常难熬,贺敏就拎着蛇皮袋子到处捡垃圾卖,经常和年纪比她大,力气比她大的同行斗智斗勇,在学校里更是被身边的同学明目张胆的喊做乞丐,可还不是熬过来了。

    遇到秦钊后她觉得之前的人生,不管吃多少苦都是值得的,秦钊是上苍送给她最好的礼物。

    “谢谢表嫂,都过去很久了,我也不在乎。”许宁给她倒了一杯茶,“事实上秦湘的事情我还要感谢她,若不是她,我母亲也不会下定决心和秦家撇清关系。”

    “那你怪你表哥吗?”贺敏问这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

    许宁微微一愣,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怪,当初他也帮了我。”

    她没有那么不知好歹,不管当时表哥出于什么心态,帮了她是不争的事实。

    若她站在秦钊的立场,应该也会那么做的。

    帮了你,你还要怪罪别人帮的不够彻底,那未免就贻笑大方了。

    就算是上辈子,她也没有觉得秦家以及秦钊就必须要帮她,恐怕就算是帮忙,许宁也不会接受的。

    秦家害死了她父母,她转而就为了秦家的钱财忘记这笔账,怎么可能。

    再说上辈子的自己,不值得任何人帮助。

    贺敏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子了,拉着她的手轻声软语道:“以后咱们就经常走动着,我和秦家人处不来,再加上我这性格也没有真心相处的朋友,我很喜欢你,你不要嫌弃我。”

    “怎么会,看到表嫂能折腾秦家人,我就开心。”许宁冲她眨眨眼,双目狡黠,“不过表嫂的性格,还真是很让人难以言表啊。”

    “我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的。”贺敏嘟起粉唇,因为这张软嘟嘟的小脸蛋,贺敏真的很不显年龄,看上去和未成年似的,“再说我心眼儿不坏,只针对那些惹到我的人,你可别疏远我。”

    “不会的,放心吧,以后表哥表嫂经常来我家。”

    “嗯,一定会的。”

    老头老太太领着孙子回到家,看到贺敏又是好一顿的聊天,一直到中午,贺敏才抽身跟着许宁来到厨房里做饭,实在是老太太的态度太热情了,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不过那么雅致以及谈吐不俗的老太太,和她的外婆完全就是不同的类型,她外婆大字不识一个,但是许老太太通过谈话就知道度过很多书,但是相同的一点是两位都是慈祥和蔼的老人,贺敏看到被许家众人认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表嫂还会做饭,看不出来。”许宁看到旁边切菜很熟练的贺敏,土豆丝几乎粗细均匀,颇为意外。

    贺敏刷刷刷几刀切完一个土豆,“我可是穷苦出身,会做饭有什么奇怪的,不会做饭才意外呢。”

    “那我表哥倒是个有福气的。”

    “难道不是我有福气?找到你表哥这样一个长得好看还有钱的男人?”贺敏说完,又紧张的看了眼许宁,“你会不会觉得我拜金主义?”

    “不会!”许宁摇头,“喜欢钱有什么错,愿意一辈子过穷苦日子的女人才叫虚伪吧,我就喜欢钱。”

    贺敏心里感慨,这姑娘怎么这么好呢?

    就连安慰的话都说的,让人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其实穷苦日子也有愿意过的,不用担心男人有钱就变坏了。”

    “男人若是想变坏,和有钱没钱可没关系。”许宁将刚剖好的鱼打了刀花,搁在旁边准备下锅,“有责任心的男人,哪怕富可敌国,也能一生端正。”

    “这么说也有道理。”贺敏其实得知秦钊的身份时,心里还是挺忐忑的,尤其是在看到秦家众人后,那些人对她的态度更是让贺敏难过,就算她外秒柔弱,内心强大的能碾死十头牛,可面对男朋友家人的态度,她心里还是很失落。

    “日子是自己过得,你过得好坏其实别人没资格指责,更没义务帮助你。”许宁垂眸淡淡的说着,“若凡事都靠着别人帮忙,就连过日子也要别人帮衬指点,你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贺敏的感觉很敏锐,只是听到许宁的这段话,她就觉得许宁必然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可她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很多,而且父母健在,生活富庶幸福,难道也有什么痛苦的过去吗?

    怎么看怎么不像。

    “我做饭还是很不错的,中午表嫂多吃些。”许宁回过神来,冲贺敏勾唇一笑,手上就加快了动作。

    当晚两人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被许家人留在这里,公司里有经理打理着,哪怕秦钊三五天不回去也不会有问题的,秦钊也没有拒绝。

    “我总觉得许宁心里压着什么心事。”贺敏靠在秦钊的怀里,蹙着眉头嘀咕道。

    “你们女人的直觉?”秦钊轻笑。

    “应该是吧,明明有时候你觉得和她关系很亲密了,可再想看看的时候,却发现两人中间隔着一层薄雾,怎么都看不透。”贺敏轻叹口气,“该不会是当年那件事,她心里还放不下吧?”

    “不会。”秦钊对这点还是很肯定的,“若是真的像你说的宁宁心里压着事儿,那必然不是和我有关,虽然之前我的做法可能有些欠妥,但那也是在那种场合最好的处理方法了,而且上面有爷爷奶奶压着,他们俩也宠爱秦湘,莫说是宁宁想如何,就算是姑姑也动不了秦湘一个指头,爷爷奶奶是不会允许的。”

    贺敏听到“秦湘”的名字,拍了拍秦钊的小腹,“不是我说,你真的不打算管管你那个妹妹?她的脾气比我都要差,以后肯定会吃亏的。”

    “你也知道自己脾气差了?”秦钊不禁笑出声来。

    “我脾气差归差,但是我有智谋,你妹妹的头脑很简单,就是单纯的为了蛮横而蛮横。”

    “不用管她,以后吃次亏就会长记性了。”秦钊的话着实冷血,可贺敏自认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然不会要求秦钊佛性心态,“到底是你妹妹。”

    这样不管不问真的没问题吗?

    “小敏,秦家没一个好人,包括我。”秦钊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一个吻,“就连曾祖父以往看着对姑姑好,却也是不纯粹的,当年那件事你真的以为他不知道?只是懒得理会罢了,秦家的家业是他一手创立的,在爷爷手里只能不落败而已,虽然父亲有心帮忙,可是爷爷却不舍得放权,将秦家的家产牢牢的攥在手里,一大家子都要看他的脸色,后来秦家一日不如一日,他就想用姑姑联姻,曾祖父其实心知肚明,可是孙女和秦家的前程比,分量终究是轻了。”

    贺敏突然觉得骨子里发冷,忍不住往他怀里缩了缩,“你们秦家到底是什么基因啊?”

    “谁知道呢。”秦钊勾唇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大概是野兽基因吧。

    当年他已经管教过秦湘一回了,她没过多久就故态复萌,以后是否吃亏与他何干,他恨不得拜托秦家。

    据说神话里哪吒剔骨还父,削肉还母,也不知道真假,若非他还珍惜这条命,指不定也要那么做了。

    小的时候他还是很喜欢秦家众人的,大概是从姑姑走后,整个秦家在他眼里一点点变得厌恶起来,祖父祖母很多次在他面前说起姑姑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不能为秦家出力等等,而母亲也总是在背地里和父亲说姑姑自甘堕落等等,长此以往这个家也变成了暗无天日的囚牢,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

    看看许家上下的相处方式,再看看秦家,哪里算是一个家,什么狗屁的骨肉亲人,在现代这个社会还搞封建社会那套大家长制度,一级压一级的小心翼翼,活的再梦幻也该有个度。

    真当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先君臣再父子?

    夜深了,怀里的小女人也已经睡得很熟。

    秦钊低头看着呼吸清浅的女子,眼里一片柔和。

    他很爱她,想和她结婚,让她诞下两人的孩子,他会给她一个温暖的家,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他们一家人的未来,绝对不会是秦家的延续。

    许宁蜷缩在床上,扭头看着窗外的一轮冷月。

    大概是感受到了贺敏的幸福,她突然特别的想念谢铮,想的心脏发疼。

    想和谢铮融为一体,想和他永不分离。

    事实上重生回来,她的心始终都难以真正的平静下来。

    只有和谢铮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彻底的抛弃一切,整个人变得放松而欢乐。

    许宁很多次的感念过,谢谢能让自己重生的同时,也将谢铮带回来。

    不然这个世界大概她依旧会是孤零零的那一个,这种复杂的心情,并不能因为亲情而抚平,那是一种渗透到骨肉血脉里的孤独感和空虚感。

    ------题外话------

    时差颠倒过来两天,再次昼伏夜出,我没救了。

    吃点早饭睡觉去,下一章应该是在晚上。么么啾各位天使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