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她是整个世界】
    空间里,许宁穿梭在一大片果园里。

    颜色不一的葡萄硕果累累的挂在枝头,她走在地垄间,呼吸着里面沁人心脾的空气,偶尔顺手从枝头摘下一颗葡萄塞到嘴里,没有洒过农药,没有病虫的危害,里面的任何作物都不需要清洗,摘下来想吃就吃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她吃葡萄看心情,有的时候根本就不吐核,直接用舌头压碎后就咽入腹中,反正不会在肚子里发芽。

    如今的地有多大许宁不清楚,总之面积很不小,至少一时半会儿她是走不完的,其实她现在最想吃到灵泉旁边的那棵树的樱桃,这都转眼间七年了,依旧是满树樱花,长出来的樱桃难道会是灵果之类的?这生长周期也太长了。

    弯腰将成熟的白菜从地里扒出来,上面不带一点的泥土。

    许宁觉得这块地其实也挺抠门的,我这里的土,你别想带走一点点。

    虽然扒出来的菜看着挺干净的确喜人,可是又总觉得多少有点哭笑不得。

    虽然在空间外可以将蔬菜直接取出来,反正现在也闲得无聊,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将三分地的白菜都拔完,许宁来到樱花树下的书桌前坐下,打开其中一个抽屉,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蔬菜种子,都是奶奶给她买回来的,几乎囊括现在菜市场上的所有菜品,不论地域反正在种子站都能买得到,她的空间里也不局限这个。

    扒拉着抽屉里的种子,她取出一袋菜薹种在土里,这种菜清炒或者是和腊肠在一起炒制,味道都很不错。

    折腾完之后,许宁趴在书桌上,侧首看着灵泉里的游鱼,里面养的鲤鱼,如今个头已经很大了,空间似乎是有精密的仪器掌控着,长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停止生长,而有时候许宁想要留点种子什么的,空间也能继续任其生长,真的是一点规律都没有。

    貌似秦钊表哥已经在魔都自己买了房子,明天他们走的时候,给对方几条鱼吧,反正开的车,蔬菜和水果也给他们带些回去。

    还有十天就要过年了,也不知道铮哥什么时候过来,让他也带些东西回家。

    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过去,睁开眼的时候空间里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从空间里出来,许宁钻到被窝里,一夜迷梦交织,早上醒来的时候精神都不是特别好。

    秦钊和贺敏是吃过早饭后离开,许宁找到奶奶从空间里放出六条大鲤鱼,对她道:“奶奶,给表哥把这些鱼的带走,再给他们写蔬菜和水果?”

    “蔬菜就算了。”于春花看着大铁盆里的六条鲤鱼,倒也没觉得心疼,“蔬菜他们那边都能买,也没必要从咱们家千里迢迢的拉回家,水果带些就带些吧。”

    许宁想想也是,哪怕是空间里种植的蔬菜品质不凡,可是别人不知道,你这蔬菜再好吃,也真没必要从帝都带回魔都,若是在农村里住着,四里八乡的亲戚串门或者还会送点蔬菜什么的,可是他们现在好歹也是在帝都生活,送蔬菜就显得有些不通世故,哪怕是表亲。

    从橱柜旁边的挂钩上摘下几个白色的大号塑料袋,许宁每一个袋子里装入一些水果,苹果,梨子,葡萄都沉甸甸的。

    起身走得到于春花身后,下巴搁在老人的肩膀上,鼻子还嗅了嗅。

    “你干啥,属狗的?”于春花被孙女这样子给逗笑了,抬手拨开她的脑袋,“别耽误我做早饭。”

    “奶奶身上也有很好闻的味道,你没发现有些老人身上都有种很特别的味道吗?被人说那叫做老人臭。”许宁当时五十岁的年纪,因为经常洗澡,再加上在酒店后厨工作,卫生这方面还是做得很不错的,而楼上的一位老人那味道几乎隔着好几米都能闻到。

    “社区的那些人身上几乎没什么味道。”于春花熟练的打蛋搅拌,准备早上摊个鸡蛋饼,“你爷爷说这种味道主要是和平时的卫生习惯和饮食习惯有关系,咱们家吃的历来都是最惊喜的,而且每天都洗澡,自然没味道。就算是社区的那些人,因为每天都要聚在一起,不洗澡身上脏了多不好意思,都是勤快的。”

    “好吧,您守着一位神医,您有发言权。”许宁将泡好的咸菜疙瘩捞出来控干水分,在里面加了一点醋和香油,早上家里若是不吃点奶奶腌渍的腌菜,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了,昨晚我在空间里种了些菜薹,咱们炒个腊肠吃?”

    腊肠的肉是奶奶从菜市场买回来自己灌的,奶奶灌的腊肠味道非常好,其实腊肠在猪肉店里也负责做,你只需要交够猪肉和的钱以及手工费,对方都会给你做,速度快,只是奶奶不乐意,她觉得外面的人做的不干净。

    虽然自家没有养猪了,外面的猪肉在这个年代味道还是很好的,不过等过几年他们还是想自己养殖。

    以前日子不太好的时候,于春花也不会太讲究,而现在生活质量上来了,许宁发现奶奶其实非常会吃,不愧是出身大户人家的小姐。

    哪怕很简单的一道白菜豆腐,老人家也能做的味美无穷,关键是心细。

    听奶奶说,她小时候不仅仅要学习琴棋书画,更要学习女红,厨艺等等,看奶奶出生的时候是在清末,那个时候国家多磨难,奶奶还能度过这么精致的少女时期也算是很不错了。

    聊起这个,于春花的笑容就带着一丝怀念,“其实小的时候也不太乐意学的,奶奶家里祖上都是守着那片地,没出过什么大官小吏的,几辈子的地主,后来大清亡了,外寇欺压,很多那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就没了填饱肚子的营生,当时奶奶家里就是在香山村后面,那片山和荷塘都是于家的产业,四里八乡的地也都是咱们家的,那个地方隔得远,地段也比较偏,还没有被战火波及,所以在战乱年代也过了好些年的安生日子,那些逃难的人也都纷纷的往偏僻的地方跑,家里就收留了一些有才学的人,奶奶也就学起来了。毕竟于家就剩我一个闺女了。”

    “剩?”许宁好奇的看着奶奶,“难道我还有姑奶奶或者是舅爷爷?”

    “姑奶奶你是没有,舅爷爷以前倒是有两个,还是一对双胞胎,比我大三岁,可惜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听说是被拐子给拐走了。”

    许宁微微啧舌。

    “不过我觉得估计是被人给弄死了,才传出话来说是被拐走了。”都已经七十年了,于春花再提起来也没什么难过,“谁知道呢,那世道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鸡蛋桨倒进煤气灶里,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老太太拿着木质锅铲将鸡蛋桨给摊平,然后在些微凝固的时候撒上一点切得碎碎的芹菜,然后上下翻转着,很快就做成了,分量不多,没人早上吃一个,再喝碗粥,搭配的非常好。

    许宁取出菜薹洗干净切成片,然后也将腊肠取出两根切片。

    “要给表哥带些腊肠吗?”

    于春花回头看了眼切好的菜,“我都准备好了,你表哥这次来给咱们也带了不少东西,咱们礼尚往来,自然也不能少了。”

    饭桌上,众人围坐在一起。

    贺敏看着一桌子的早饭,香喷喷的味道让她肚子都开始抽搐起来,没看到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看到饭菜就觉得饿了。

    “这都是奶奶做的。”贺敏惊喜的看着于春花,“您真厉害。”

    “厉害什么,都是些家常菜,快点吃饭吧。”

    鸡蛋饼盛放在白色的小瓷碟里,黄色的鸡蛋饼上面撒着翠绿的星星点点,看着就让人有食欲。

    而且芹菜的清爽冲淡了鸡蛋的香腻,入口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幸福,至少贺敏吃的是眉开眼笑,许家人倒是经常吃,却依旧很喜欢。

    上面并不仅仅会撒上芹菜,有时候老太太还会别出心裁的切点苹果果肉碎丁,有时候是辣椒丁或者别的,经常变着法的制作各种美味。

    早饭后,全家人帮着秦钊两人往后备箱搬东西,新鲜的鱼,好几大袋水果以及腊肠等等,一直把后备箱给塞得满满的才算完,看的贺敏目瞪口呆。

    秦钊知道许家对于饭菜的讲究,带的东西必然都是很好吃的。

    而贺敏出身贫苦,对于吃的东西更加的不会嫌弃,若是给别的贵重的东西,两人指定是不会要的,这种吃食倒是乐意接受。

    谢铮还没有放假,虽然考研已经结束,可他还在单位继续实习。

    他的身份尊贵,待人虽然说不上多么热情却也温和有礼,而且勤奋聪明,虽然是实习,其能力却已经让和他一起工作的人很有压力了。

    虽然工作单位有前辈看不惯谢铮,认为他的出现会遮挡住其他人的光芒,可谁也没敢明里暗里的做针对谢铮的事情,你前面在大学里课本里认识了谢宏佳老先生的英雄事迹,转而就回头欺负人家亲孙子,你脑子没抽筋吧?

    再说那样的英雄的后辈,怎么可能是庸才。

    所以真正对谢铮有意见的人其实并不多,而哪怕是心里嫉妒的也不敢做手脚,上面的最高首长对谢铮那可是比亲儿子还要亲,人家当初可是谢宏佳手里的兵,如今老首长过世多年,他们自然要护着谢家的遗孤,谁欺负都不行。

    上面的态度,更是让谢铮在单位里如鱼得水,其成绩也是灿烂的让人睁不开眼。

    很多人心里都在嘀咕,难道遗传基因真的这么厉害?

    谢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距离放假只有两天时间了,他却觉得时间如此的缓慢,好像静止不动似的。

    工作忙碌的时候可能不会觉得,夜晚总会变得极其难熬。

    他想死了许宁,想想有快一个月没见到那个姑娘了,也不知道那丫头是不是也想念他。

    偶尔他心里也会浮现出一种恐怖的暴力情绪,想把那姑娘囚禁起来,甚至会有种干脆杀了她,然后再自杀的冲动。

    未来还有数十年,而许宁也一点点变得优秀起来,那种光芒是他无法遮盖的住的,不管别人如何想,在他的私人感情世界里,许宁就是一整个世界。

    铮哥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变态,占有欲疯狂的可怕,上辈子他从没想到有一天会这么痛苦,明明就在自己身边,却始终觉得心里不安。

    想想社会新闻总有那种得不到就要毁掉的感情悲剧,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若是许宁有一天也离开自己身边,他会怎么做?

    答案似乎是呼之欲出。

    谢铮是小年这天放的假,当晚陪着外公外婆吃了晚饭,就早早回房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谢铮骑着自行车,带着准备好的东西就来到了许家。

    让他兴奋的是,家里人除了许宁,都结伴出去买年货了,而许宁也是因为要在家里准备午饭才没有去的。

    别看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但是平时还是挺喜欢溜达的,爷爷哪怕腿脚不好,也不会因为自卑而闷在家里,他的腿是在战场上救助伤病被子弹打中受伤的,一条瘸腿救下一条人命,对爷爷来说简直就是再值当不过的事情了。

    谢铮把带来的东西放下,弯腰将许宁抱起来。

    “铮哥!”许宁看到谢铮那灼热到近乎猩红的眼眸,知道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你好歹让我擦擦手。”

    “擦我衣服上。”谢铮边说边从客厅后门出去,直奔许宁的房间,“我想你都要想疯了。”

    上楼粗鲁的踹开房门,谢铮大跨步走到床边,抱着许宁就压下去。

    “宁宁,不会到最后一步,所以你就由着我折腾吧。”谢铮在她耳畔暗哑低语。

    许宁的脸颊“轰”的一下子燃烧起来了,还不等发给点反应,谢铮修长的手指就开始解着许宁的扣子。

    扯掉外套,又把她雪白的高领毛衣撸下来,里面是白色的修身秋衣,纤腰丰胸,勾勒的曼妙诱人。

    谢铮的吻很灼热,烫的许宁心脏都紧缩在一起。

    她抱着身上的男人,好似拥抱住了整个世界,被动的承受着他的疯狂索取。

    稍显粗粝的手掌在她身上点燃簇簇的火苗,屋内暖气十足,她却泛起丝丝的战栗。

    “铮哥嘶!”

    谢铮在她雪白浑圆的肩膀咬了一口,声音沙哑道:“叫老公。”

    “”许宁呼吸急促,身上的肌肤也变得嫣红如血,“叫不出来。”

    “宁宁,叫老公。”谢铮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转而在她耳畔继续低喃。

    他的声音好似浸透着魔力一般,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吸引力。

    “老公!”许宁迷迷糊糊的喊着。

    “乖,再叫!”

    “老公。”

    “再叫!”

    “老公!”

    一遍又一遍,谢铮之前空悬着的心,缓缓的平静下来。

    许久之后,他给小姑娘一件件的将衣服穿上,顺带将那一头乌黑的青丝梳理整齐。

    小姑娘现在还没有从羞窘中回过神来,眼神闪躲着不敢和他对视,谢铮也没有继续招惹她,免得炸了毛。

    “宁宁,你不会从我身边离开的对吧?”

    “嗯!”许宁点点头,“铮哥你是我的世界。”

    “”谢铮胸腔一暖,她居然也有这样的想法。

    许宁背对着谢铮,由着他给自己梳理本就柔顺的发丝,他发现铮哥似乎很喜欢把玩她的头发。

    “前几天我表哥带着女朋友过来了。”许宁将自己的心思和谢铮柔柔的说出来,然后叹口气,“若是铮哥没有回来,这个世界恐怕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那种孤独和空虚,真的比死都要痛苦。”

    谢铮从背后抱着她,一点点亲吻着她雪白的后颈,“就算我没有回来,这辈子的我也会喜欢上这辈子的你的。”

    “那上辈子的我呢?”许宁说罢,又笑道:“其实若我是男人,我也不会看上上辈子的我,突然觉得上辈子就好似一场梦,或者说是咱们俩人做的梦,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不是梦。”谢铮勾着她小巧的下巴,和她脖颈交缠,覆上那张红唇一番肆意的亲吻扫荡,“上辈子我也想着大学毕业后回去找你的,可惜我离开后你就跟别人跑了,曾经也懊恼过,没有和你说明白。”

    “有什么可懊恼的,我是拜金女。”

    “没关系,我赚的钱还是足够你拜的。”谢铮下巴搁在小姑娘的肩膀上,嗅着她身上沁人的体香,“知道你死了还是家里的帮佣说的,她老家就住在你出事的那条路的旁边,之后新闻追踪报道,当晚蒋家豪落网,才说出了你和他之间的事情,然后我第二天睁开眼,就在香山村了。大概是无法接受你死了吧。”

    “嗯!”许宁依靠在他宽阔的胸膛里,闭着眼勾唇轻笑,“谢谢铮哥能回来。”

    “我也很感谢自己能回来,这一生不会错过你。”

    真的很感谢,世界这么厚待他们,让两人不至于再错过。

    ------题外话------

    铮哥:我是巴拉巴拉小魔男!变身

    宁妹:铮哥,你出门前忘记吃药。

    铮哥:不,我只是被亲妈给玩坏了。

    我告诉你,宁宁喜欢你,你的声音就是低音炮,不喜欢你,你的声音就是几万只鸭子叫。选一个吧。

    铮哥:我是巴拉巴拉小魔男,亲妈说的没错。

    宁妹:我想换老公。

    休息一会儿,吃点宵夜看会儿动漫就写明天的,反正你们是等不到,我也不知道几点发,早上七点前应该能看到一章。飘走。

    15276922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