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学成归国】
    这个春节许宁没有回国,首先这边的开学日子是一月20号,而今年国内的春节是2月11号。

    之前她是打算提前回国陪父母一段时间,可这边接连几天的降雪也耽误了时间,所以许宁给母亲打电话,春节就不回家了,等明年暑假再回去住几个月。

    虽然秦雪娟想念女儿,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是叮嘱她在这边注意保暖,千万别生病等等。

    放假期间学校不提供住宿,当然你可以交些钱,学校会为你找寄宿家庭,在国外留学的不少学生假期不回国的时候,就会采取这种寄宿方式。

    一方面是可以认识更多的人,另外一方面也能更熟悉这边的家庭情况,也为未来在这边的工作和移民做准备。

    许宁却不需要担心,艾希和唐娜得知她放假不回家,俩人直接将许宁的东西打包,连带着许宁一起带走了,说是两家就住隔壁,许宁在谁家住都可以,不需要花钱。

    她寒假里闲暇的时间并不多,还需要去安诺教授所在的医院做义工,艾希假期是要帮家里的农场,唐娜则是去她父亲的律所打工,谁也闲不住。

    这天早上,外面的天气是雨夹雪,气温很低,寒风凌冽。

    许宁披着针织外套从楼上下来,客厅里已经弥漫着淡淡的香味,是热牛奶以及奶油面包的味道,这是唐娜家里的早餐。

    “宁,早上好。”唐娜母亲听到脚步声,回头看着许宁,“今天还要去医院吗?”

    “是的,理查德太太。”许宁过来帮对方一起准备早餐。

    虽然不太喜欢西方的饮食习惯,可是人家让你免费住在这里,你若是还挑挑拣拣,那未免就过分了。

    她其实并不挑食,也不是说吃不下西方餐点,不过更喜欢自己国家的饮食而已。

    “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什么时候打算休息一下?”现在理查德家里的三口全部都在家闲着,也只有许宁还是要去做义工的,医院是全年无休的地方。

    “今天是最后一天,然后休息三天继续工作。”

    “辛苦了。”

    早饭后,许宁乘坐公交车就出门了,这边的公交车还是很方便的,至少在家门口一个小时一班车,而且中途不需要倒车,比起还要走二十分钟去乘坐地铁,许宁还是很喜欢这种出行方式。

    医院里每天都很忙,而这家医院也是剑桥市最好的了。

    许宁平时的工作就是和护工差不多,但是却不包括给病人打针之类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很多,她总是能从早上忙碌到晚上,而且手脚勤快,孩子打针苦恼,老人心情寂寞,她都会在医院里来回转悠。

    “劳伦斯太太,早上好,您今天的气色非常漂亮?”许宁进门看到这个病房的老太太正在看报纸,手上的点滴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哦,宁,我等你很久了。”劳伦斯太太看到许宁,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快过圣诞节了,你还要过来,真是个勤劳的小姑娘。”

    “学校放假,我是寄宿在同学家里,每天呆在家里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还不如来这边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上前给老人掖了掖被角,检查了一下她手背上的输液针,“您不能乱动,想看什么,我读给您听。”

    “好,说说这个橄榄球的比赛吧,我每年都会看我孙子的橄榄球比赛,时间一长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可以!”

    许宁给老人倒了杯热水放在旁边,拿起报纸缓缓的读着。

    她的声音很软很温暖,而且发音极其标准,劳伦斯太太非常喜欢许宁这个孩子,上个月她住院后,因为儿女工作忙,孙子也被她外祖母前段时间节奏去华盛顿过圣诞节了,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呆在这里。

    直到十天前许宁来到这里做护工,才每天都过来陪她说话,每次都要等到她睡着才会离开。

    读完报纸后,俩人就说说笑笑的聊着天。

    病房门突然打开一条缝,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探进来。

    两人看到那个小脑袋,不由得相视而笑,“卡尔,你怎么跑出病房来了?”

    许宁上前弯腰将小男孩抱起来,金黄色的短发,湛蓝色的眼睛,肤色很白,脸上肉嘟嘟的,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娃娃。

    “宁宁,你没有来陪我。”卡尔乖巧的待在许宁怀里,看着老人家打了声招呼,“劳伦斯太太你好,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我很高兴你能过来和我打招呼,卡尔身体好了吗?”

    “好多了。”卡尔点点头,“妈妈说明天就让我出院,回家过圣诞节,劳伦斯太太也会回家过圣诞节吗?”

    “是的,我也是明天上午出院。”劳伦斯太太笑眯眯的点头,“女儿和外孙过来接我。”

    “那真是太好了。”

    卡尔是手臂骨折住进医院的,前两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回家休养,只要注意平时别太调皮,是不会有问题的。

    所以小家伙过来玩,也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许宁还是和护士小姐说了一声,若是卡尔的父母找不到他,可以来这边。

    不过卡尔父母似乎也知道儿子很喜欢许宁,若是儿子不在病房里,只要找到许宁保证就能找到儿子,但是通知对方一声这是最起码的。

    小家伙最开始是看许宁和他们长的不一样,心里很好奇的同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和许宁聊过之后,卡尔就黏上了她,因为这个小家伙喜欢听故事。

    许宁给他讲的故事都是很有趣味的东方小故事,比如沉香救母,比如老虎学艺,比孙悟空等等,卡尔就非常喜欢孙悟空,得知孙悟空有七十二变,他就非要弄明白都有哪七十二变,这个还真的是难住了许宁。

    忙碌的工作结束,许宁也迎来了国外求学生涯的第一个圣诞节。

    国外的圣诞节并不是和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而已,基本上都是和朋友聚在一起尽兴狂欢。

    理查德夫妇和安德烈夫妇一起一些上年纪的中年人在下午就出去聚会了,唐娜和艾希的男友也分别赶过来,还有附近的一些年轻人,全部聚在艾希家里狂欢。

    烤肉啤酒以及各种美食快餐,还有欢快的音乐,从下午五点钟就开始了。

    室内还有音响设备,年轻的男女聚在一起怎么痛快怎么来,唱歌的,跳舞的,喝酒吃肉的,甚至躲在角落里激情热吻的,让许宁多少有些不自在,在外人面前接吻搂抱,她还是接受不了。

    狂欢一直到凌晨四点钟才散场,客厅里睡得七倒八歪的,许宁干脆搀扶着唐娜回去的。

    假期结束,学校恢复正常上课,她也将全部的时间都放到了课业上。

    五年的时间对她来说太长,她还是想靠着努力以及笨鸟先飞,争取早点完成,然后回国。

    在国外也很舒服,却始终想念家里人,想念谢铮。

    三年后。

    帝都国际机场。

    许宁一身简约的装束,从机场走出来,手里只有一个行李箱和一个手提包。

    “宁宁!”走出机场,斜靠在一辆越野车旁边的隽秀男子看到她,抬脚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

    许宁抬头贪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两年没见,他的气势更盛,哪怕什么都不做,就是这么站着,也足以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伸出胳膊勾着他的脖颈,许宁抱住谢铮,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铮哥,我回来了。”

    “你若是再不回来,我就要去国外把你拎回来了。”谢铮搂着她的纤腰领着她来到车子旁边,打开车门将她塞进去,然后把行李箱塞到后座,“我就没见你这么狠心的人,一走三年不回来。”

    之前许宁说是次年的暑假回来,可是那边暑假许宁就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硕士学位,并且被国外著名的医科教授亲自待在身边指导,许宁没有时间回国,之后用两年的时间攻读完博士学位,这个期间许宁已经在国外的哈佛总医院担任了一年的主治医师,且在一年时间内,独立完成了近百场手术,术后无一复发,全部以健康的体态康复出院,她的名字很快就传开了,甚至被很多人称之为得到上帝之手眷顾的人。

    一个月前,许宁和他通电话,说是要准备回来了,国外有很多医院给许宁伸出了橄榄枝,可是她都拒绝了。

    年仅24岁的主刀医生,这放在哪里都是值得备受关注的。

    车里,许宁和谢铮说起在国外发生的事情,谢铮边驾驶边静静的听着。

    其实按照许宁的年龄,没有哪位病号是敢让这么年轻的姑娘做手术的。

    第一次动刀纯熟意外,当时许宁是作为助手,帮忙为一发生车祸的伤着动手术,而在手术途中主刀医生发生了一点意外,许宁临阵主动接过了对方手里的手术刀,沉着冷静的帮对方做完了手术,术后恢复良好,两个月后对方就出院了。

    按理说许宁这种情况是要面临着谴责的,可伤着的身份不简单,是当地的一位政要人员,得知为自己动手术的是许宁,他给了许宁高度的肯定和赞扬,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至少挽救了一条生命,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之后这位伤者的情况非常好,没有任何后遗症,许宁也逐渐从助手一步步成为主刀医生。

    在国外的最后一年,平均三天就有一场手术,手术有大有小,有的家属很不放心许宁为自己的亲人做手术,可是许宁做的都是别的医生很忙碌而无法分身的。

    别以为在国外看病很容易,其实都是需要预约的,有的时候你好几个月都预约不到,其实说起来国内哪怕后期有乱收费的情况,可预约这方面还是很便利的,大部分情况是随到随看,小手术也几乎随时能预约的到。

    许宁的名声,是靠着一场场手术闯出来的,上百场手术无一意外,这在任何学校也是极少见的。

    一般医学院的学生毕业后都是要从普通做起,几年甚至十几,乃至几十年一步步的熬到主治医生的职位,可许宁做到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地步。

    “不害怕吗?”谢铮听她说完后问道。

    许宁摇摇头:“我是医生,不是刽子手,不害怕。”

    看到经过她的手康复的病人,许宁心里是很满足的。

    “我是没想到你能做到这种地步。”谢铮为这个丫头感到自豪。

    “我也没想到。”许宁轻叹,“第一次拿起手术刀的时候,我居然诡异的平静,虽然我不晕血,可是看到那破开的胸膛,血淋淋的器官居然没有胆怯,很奇怪。”

    一直到将那位伤患的胸膛缝合,她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

    之后她几乎每天都去探望那位五十多岁的外国大叔,看着对方的精神和身体一日比一日好,她也算是平静了下来。

    得知自己救了他,那位约翰大叔非但没有因为自己年轻而指责,反而很感激,许宁真的没好意思说,你是我的第一位主治患者,她当时知道自己是有能力为对方做手术的,可她的年纪足以吓退所有人。

    后来这种情况就时有发生,可许宁总是有最自信的方法,让对方点头。

    正如她所说的,她的指责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做刽子手,夺人性命。

    帝都这三年发展迅猛,高楼一栋栋的拔地而起,宁瑞商业广场也投入使用,宁瑞公司总部也搬了过去,静淮路那片区域,现在已经是帝都最新兴的中外大牌云集地。

    车子在家门口停下,许宁推开车门,看着眼前的院落,突然有点近乡情怯。

    不知道进门口爷爷奶奶是不是要训斥她,出国三年终于知道回家了。

    谢铮将行礼取下来,对许宁道:“回家吧,都知道你今天回来,你害怕什么?”

    “我不是害怕!”许宁反驳,“就是有点不知所措,我妈不生气吧?”

    谢铮笑道:“你又没做坏事,有什么可生气的?走吧。”

    跨进家门,就看到爷爷奶奶肩并肩站在厨房门口的水龙头下忙活着。

    “爷爷,奶奶!”许宁快步上前在两位老人面前站着,“我回来了。”

    “哼,你还知道回来。”其实在车子驶进胡同,两位老人就听到引擎声音了。

    原本老药叔想去门口接孩子,可是被老伴给拽住了,说是别急三火四的往门口跑,先吓吓这孩子。

    老药叔简直哭笑不得,明明每次打电话就风风火火的往前冲,现在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吓唬人家干什么?

    这不是自相矛盾,没事找事吗?

    许宁弯腰在奶奶身边蹲下,伸手帮她一起洗着盆里的韭菜。

    “您老真的生我气了?”许宁笑眯眯的看着奶奶,“每个礼拜给您打电话,您都那么高兴,我回来您居然嫌弃我?”

    “你看看谁家的孩子出国留学三年不回家的?你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个了。”于春花睨了孙女一眼,“你就一点都不想家?”

    “当然想,我都要想疯了。”许宁讨好的握着奶奶的手,“但是我想把时间都拿来学习,这样就能早点回国了,不然我就要在国外最少待四年才能学完,现在三年学生回来,我以后就留在家里孝敬您二老,再也不走了。”

    “哼,留在家里。”于春花嘴里嘀嘀咕咕着,“你能留在家里才怪呢,你快进屋去看看的,给你的聘书都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压成堆了。”

    许宁微楞:“聘书?”

    老药叔笑道:“是国内各大医院给你的聘书,从半年前就往咱家里送了,你奶奶都好好的保存着呢,和宝贝似的。”

    “就你知道。”于春花瞪了老伴一眼,“你赶紧走,别在这里耽误我做饭。”

    后面这句话是和许宁说的。

    许宁也没管,在这边帮着奶奶做饭,“反正聘书也跑不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我帮您做饭。我妈呢?”

    “在公司里,小铮待会儿去学校接锐锐回来吃饭。”于春花叮嘱道。

    谢铮点点头应了。

    许锐今年读小三,马上就要升小四了,从小学开始每年的学习都是拔尖的,从来没有掉出年级前三,在学校里也是个风云人物,运动小达人,而且还担任着班级小干部,小学生没有学生会,年级学习委员这个职务就已经很高了,这小家伙直接做了三年,每年都是以高票当选。

    谢铮去接许锐了,许宁和爷爷奶奶谈起许锐,得知这个小家伙在学校里人缘非常好,听说还有小姑娘为他争风吃醋的打架,为此小学里的老师没少因为这种事情请家长,当然许锐这孩子作风很正派,平时在学校里从来不和女生在一起,都是和班里的几个男孩子一起玩,别的女娃娃闹腾起来也找不到许锐的麻烦,毕竟这孩子学习好嘛。

    虽然事情是因为许锐而起,可老师也没有找过秦雪娟。

    就算找了能说什么?说你儿子太优秀,引得别的女娃娃争风吃醋的,让你儿子低调点?

    关键是许锐从来不高调,或者说是再低调他的长相,他的优异成绩,他的品德,他的运动全能也无法低调的起来。

    真的是让老师既喜欢有头疼。

    ------题外话------

    凌晨三点多停电了,下楼找物业大叔帮忙送电,大叔在睡觉,睁开眼很是肝火旺盛,说我大半夜的折腾他。

    真够尴尬的。去写第二章了。中午能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