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我会失控】
    “既然这么累,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几天,不用这么着急出来跑。”

    许宁收回脚丫子,盘膝坐在沙发里看着母亲,离开三年她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四十多岁的年纪,眼角还是多少有点纹路的,可有些女孩子在二十多岁眼角也有这种纹路了,她一点都不老,肌肤还是雪白而有光泽。

    “我想来看看我妈打下来的事业。”

    “现在看到了?”秦雪娟哭笑不得,这孩子出去三年,回来怎么觉得有点粘人呢?

    “看到了,非常厉害,站在办公室里,看着楼下那拥挤的人流,我为你自豪。”

    秦雪娟宠爱的笑道:“以后都是你们姐弟俩的。”

    “是是是,您说的是。”不管怎样,她都是要坚持评分的,哪怕许宁觉得根本没必要,可是做母亲的,而且还是一碗水端平的母亲,手心手背都是肉,哪怕女儿外嫁,该给的一点都不少。

    不说以后,就看看现在那些富贵人家,家业都是留给儿子的。

    至于女儿,多少给你点意思意思就是了,你还想带着东西去婆家?

    别做美梦了。

    “对了,这个礼拜你奶奶和小铮外婆去庙里给你们合八字,然后让大师给你们定两个好日子,一个订婚时候,一个是结婚的日子,你们想订婚后什么时候结婚?”

    许宁也没有矫情,想了想后说道:“等我和铮哥商量一下吧,不过今年肯定是不行的,铮哥买的房子年底才能拿到钥匙,明年上半年装修,怎么着也得下半年,没道理我们结婚后还住在婆家。”

    秦雪娟本来想说住在江家也行,可随后想着自己年轻时候的尴尬,她其实并不想女儿和江叔高婶住在一起,并不是说不住在一起就是不孝顺,只是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差着辈分可是差着代沟的。

    她现在倒是无所谓了,一方面是丈夫不在身边,另一方面也是家里的空间很大,隔音效果好。

    做父母的其实都这样,自己怎么样都好,可就是希望子女的日子能过得舒心。

    新婚小夫妻到时候难免不懂得节制,若是这样待在江家,早上睡个懒觉,她也怕自己女儿被高婶心里埋怨。

    毕竟现在许宁还是他们家的外人,可结婚后就不一样了。

    “那就等小铮把房子装修好再说。”

    “铮哥也是这么想的。”

    听到闺女这么说,秦雪娟心里就有了谱儿。

    可再看女儿的神态,她心里定然也是有数的,而就冲谢铮这点,也说明那个孩子是把自己的闺女放在心上的,这就足够了。

    很快,楼下有管理人员上来找秦雪娟谈工作,许宁则是出去坐在客厅里,拿着母亲的行动电话拨通了张梦学校的号码。

    二十分钟后,许宁再次拨过去,张梦接通了。

    听到是许宁,张梦在那边激动的都要尖叫起来了。

    “我的天,你可算是回国了,刚回来?”

    “昨天上午回来的,你那边怎么样?”许宁慵懒的靠在沙发里问道。

    “还不错,我去年毕业后开始进修的不是,准备再进修一年就开始工作,你不知道觉得自己有点手残,画画太难了,把我痛苦的想死。”

    许宁被她给逗乐了,“美院那边没嫌弃你?”

    “没有啊。”张梦得意的说道:“因为我太努力了。”

    “既然这样,努力的张小姐,明年给我家设计设计呗?”

    “你家?哪个家?”

    “婚房。”许宁吐出两个字,“应该会在明年,最晚后年结婚,到时候你来做我的伴娘吧。”

    “没问题,我明年暑假就能结束进修,然后我准备自己开一家室内装修工作室,你要不要入伙?”张梦家里的条件也就那样,大学四年没花钱,但是在美院两年却几乎能将她这几年存下的钱挥霍一空。

    “可以,我拿钱,你技术入股。”许宁一口答应下来。

    “谢谢你了许宁。”张梦感激万分,“若是赔了的话,我就找个工作室待着,不自己创业的话,我心里始终堵得慌,我和一个好朋友说一起开工作室,当初她答应的好好的,可是后来她男朋友也想插一手,她男朋友学的是水利工程,我不太乐意,就没答应。”

    “没关系,我投资,你每年给我三成的盈利就行。”

    “三成?你是看不起我的能力啊?”张梦一口拒绝,“你出钱,我出技术,咱们五五分。”

    “到时候再谈吧。”许宁没有在这个问题和她纠缠,“总之新房我就交给你了,给我设计的大气简约点,主要是黑白色调,不用太繁琐夸张,但是储物空间要足,同样的也不能因为过分的开辟储物空间,把我家装修的和变形金刚似的。”

    “放心吧,你的婚房,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绝对到时候让你满意。”张梦说道:“等什么时候我过去看看房屋的结构再说。”

    “那就明年吧,房子大概要年底才能拿到钥匙。”

    “没问题,我去上课了,咱们之后有空再聊。”

    许宁在这边陪着母亲吃过午饭后就回家了,回国前一个礼拜她就没有闲着,将那三年穿过的衣服清洗了一遍,然后送到了当地的救助站捐了出去,毕竟数量太多,若是全部带回来,估计得拉上一卡车,其实她回来几乎没有带衣服,只简单了装了两套,箱子里全部都是课本,还有没拿得回来的,也放到了艾希和唐娜家里,两人说得空过来玩会帮她带来。

    礼拜天上午,于春花就和高秀兰一起带着许锐往城郊的法华寺。

    本来许锐想留在家里和许宁玩的,可被许宁一句法华寺的饭菜非常好吃,小家伙也很聪明的跟着奶奶走了。

    许锐现在可是超级无敌小帅哥,情商也很高,姐姐一句话他就知道什么意思,今天谢铮哥肯定要来接她出去的,想想他们俩也有三年没见了,自己每天晚上能看到姐姐,还是可怜可怜谢铮哥吧。

    被小舅子怜惜的谢铮是上午九点开车过来的,今天是准备接许宁去市体育馆游泳。

    这座体育馆每年还会不定时的举行比赛,是有帝都体育协会举办的,当然是平民化的比赛,运动员是不会来这里欺负普通人的,再者说他们也几乎没有闲暇,每日里都有固定的比赛时间,他们参加的可都是全国乃至亚洲和世界性质的大型比赛,他们这边仅仅是本地的娱乐性质的比赛,当然拔得头筹也是有奖杯的,这个奖杯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反正只是象征意义,价格很便宜。

    因为闲来没事,两人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玩,许宁干脆提议来体育馆转转,或游泳或者是打个羽毛球网球什么的。

    “带泳衣了?”谢铮看到拎着包出来的许宁,问道。

    她拍拍手里的单肩包,“带了,很性感哦。”

    “”谢铮瞧着许宁那眯眯眼的小模样,果断说道:“今天天气有点凉,不游泳了,咱们去打网球吧。”

    许宁顿时想哭,“我骗你的,泳衣非常保守,真的。”

    “晚了,等新房里面买个大的浴缸,以后你天天泡。”谢铮发动车子,不管许宁说什么,谢铮一律驳回。

    许宁真相锤自己两下,让你皮,现在好了吧?

    到达体育馆,谢铮带着他交了钱就进了网球场地,这边还没有多少人,至少网球场地这边还有三个空置场地。

    两人在这边玩了一局后,许宁以惨败结束。

    休息的空档,她扭头看着谢铮,“我在美国也打了两年网球的,居然还被你打了一个六比三,铮哥这么厉害?”

    “我好歹是男人,体力比你好。”谢铮并不累,事实上许宁的网球技术还是有的,体力也不错,可自己比她身高腿长,还是很占优势的。

    “铮哥会功夫吗?”

    谢铮看着她,笑道:“我会擒拿,想学?”

    “想。”她用力的点点头,“会不会太晚?”

    “不会,简单点的打打拳还是没问题的。”

    “别的不行吗?我身体可是很软的。”许宁可没说谎,至少劈叉下腰都很容易。

    谢铮挑眉轻笑,“哦,身子很软啊?”

    “对啊。”许宁刚准备点头,就看到谢铮那异样的眼神,“铮哥别想歪了。”

    “我想的可是正经事。”夫妻之间的事,怎么能叫歪。

    许宁抬手将他的脑袋歪到另外一边,“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想很不正经的事情。”

    抬手抓住她的柔荑,谢铮低笑,“算你说对了一半,我在想不正经的正经事。”

    说来说去依旧是不正经的事情。

    两人在外面吃过午饭才回家的,来到许家后,谢铮发现许家的人还没回来。

    许宁掏出钥匙打开门,进门后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谢铮给拦腰抱起来,大跨步的走进了客厅,按在沙发里就是一阵的摩擦。

    “铮哥,在这里?”许宁趁着他热吻的空档换口气问道。

    谢铮低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不断的啾着,“现在家里没人,而且我怕在你房间忍不住,再者说不知道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回来,万一看到我在你房间,他们肯定会认为咱们做了坏事儿。”

    所以在这里就很合适,至少家里人回来,他们俩能听到声音,也不至于被人察觉。

    将她抱在自己腿上坐着,肆意的吻上那柔软湿润的红唇,手臂圈住她纤细的腰身,以慢条斯理的动作探进她的衬衣里面游曳探索。

    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等的心烦意乱的,若非没有长假,他肯定是要飞往国外看看女友的。

    许宁勾着他的脖颈,将自己送到他怀里,任由这个男人在她身上点火,索取她的一切。

    气氛一点点的被撩拨起来,许宁唇齿间溢出醉人的喘息,谢铮张嘴咬开她的衬衣纽扣,在雪白的颈项落下一个个湿润的吻痕,动作很轻,无法纾解体内的燥热,却因为她肌肤很娇嫩,未免留下痕迹,只能不断的压抑压抑,用力的压抑着。

    看着因为自己的吻,让她精致的小脸染上惑人的魅色,艳丽妖娆。

    谢铮喉结滚动了两下,抬手遮住她迷离的美眸,张嘴咬住了她的红唇。

    听到她猫儿般的低吟,谢铮撬开她的唇,放肆的攻城略地,手指勾住她背后的小衣扣子,犹豫着是否要挑开,可最终还是没有做到那一步。

    许宁抬手想扯开谢铮的手掌,可是他的力气很巧,不会让她难受,却也拨不开。

    “别动。”谢铮在她耳边低语,声音沙哑而性感,“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失控,宁宁乖。”

    她的眼神会说话,看着自己是带着迷离的雾气,好似在勾引着他,让他不断的往前冲,刹不住车,

    许宁心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捂着自己的眼睛,他的灼热,他的喘息,他的亲吻,都在黑暗中不断的放大无数倍。

    “你继续捂着我眼睛,我也会失控。”许宁趴在谢铮怀里,全身无力。

    “闭嘴小丫头,我都忍了这么多年,不在乎多忍一年,你别撩拨我了,不然难受的还是你自己。”谢铮在她纤腰上轻轻的捏了一把,“若非怕你在这边住着不自在,你以为我还会继续忍耐?”

    于春花和高秀兰回来的时候,嘴上的笑容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去。

    进门看到这俩孩子在看电视,她们把大师批的八字递给许宁。

    “你们两个的八字非常合适,白头偕老,天作之合。”于春花美的脸上都开了花,“订婚的日子在九月九号,你们想明年结婚,日期定在了五月二十二号,所以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婚纱你妈找国外的设计师帮你做,凤冠霞帔我和你高奶奶给你们做,宁宁你们俩啥都不用忙活,就等着明年结婚就行。”

    看到上面的日子,尤其是结婚的日子,许宁递给谢铮。

    “这大师感觉真的有先见之明,咱们正好提前一天去登记。”她噗笑道。

    谢铮知道许宁的意思,现在还没有五二一这种日子的说法,不过这个日子登记倒是很不错,第二天就布置喜宴,一点都不耽误。

    当然,谢铮和许宁都是党员,尤其是谢铮现在是陆军少校军衔,结婚的手续更是麻烦,女方需要政治审查,而在结婚前许宁的药膳馆就能开业,这方面相对来说需要的时间并不长,再加上她是党员,而且学习成绩出色,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事情,半个月左右也就能审查完毕。

    “怎么非得提前一天?”高秀兰现在就开始着急了,“你们可以早点登记,提前一天那多赶啊。”

    “没事,我们早上早点去,不会耽误时间的。”谢铮说道。

    两位奶奶看到这一对孩子是铁了心了,也没有再啰嗦,想咋弄就咋弄吧,别耽误第二天开席就行。

    好在婚宴不需要家里忙活,酒店那边会全部准备好,到时候开多少桌还没熟,不过两个人的朋友倒是不少,当然他们家亲戚都没多少。

    许家姑奶奶一家是肯定不会请的,毕竟也多少年不联系了,而外孙那边还需要上学,也就不用过来了,五月份结婚,孩子来回折腾就得至少一个礼拜,多耽误学习。

    至于刘永涛,早就去了新媳妇,其实若不是还有妞妞和小宝,他们和刘家也就没啥关系了,叫不叫的。

    所以这么一看,若是不轻外人的话,两个孩子结婚还真的是简单。

    虽然谢铮的身份的确不能麻烦太多,可他们许家不能看着许宁结婚简单了。

    女人一辈子也就这天是最重要的,若是办的简单,于春花还为自己孙女觉得委屈呢。

    晚上,许宁在许锐房里看着他写作业。

    许锐的成绩很好,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小学的课程他都已经学完了,完全有跳级的能力,只是爸妈不同意,他就得乖乖的继续四年级五年级。

    看着许锐写完作业后,有铺开纸准备写毛笔字。

    许宁问道:“这也是作业?”

    “是的!”许锐点点头,“我们每个礼拜都有一篇大字。”

    摊开毛笔字贴,许锐拿起毛笔点了墨,开始写起来。

    看到他的毛笔字,许宁道:“字写得很漂亮。”

    “爷爷教我的。”许锐咧嘴一笑,“姐,你们结婚后不住在家里吗?”

    “婚后姐就要过自己的日子了,不住在家里,不过姐会经常回来的,当然你也可以去姐家里,我会给你留个房间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姐最疼我。”

    幸好谢铮不在这里,不然听到婚后小舅子要出入他的家,而且在自家还有专属房间,估计能气到吐血。

    小时候就被他折腾,没想到结婚后还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转悠,这干脆就是欺负到家门上来了。

    平时你白天怎么去折腾都无所谓,晚上你能会自家睡觉吗?

    “谢铮哥等了你三年,也挺不容易的,你以后可别欺负人家。”

    “”许宁才是差点被亲弟弟气到吐血,她和谢铮在一起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明明是你嘴里的谢铮哥经常来欺负你姐姐,果然自家弟弟是个不靠谱的。

    ------题外话------

    睡觉去了,明天无法恢复凌晨更新,天气热我就懒骨头。

    15279395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