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不正当关系】
    ,精彩小说免费!

    十月里,许宁还想和谢铮趁着他休息的时候去玩玩,可是谢铮在九月下半旬出任务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临走的时候和她说至少也要十一月才能回来。

    许宁不知道谢铮要去做什么,可是她直觉认为会有危险,却并没有说别的不许去之类的,只是让他在外面多注意安全。

    谢铮当时温软的看着许宁说道:“放心,我肯定会安全回来的,我可不想还没有娶到媳妇就没了性命,就算受伤爬也得爬回来。”

    这话可是吓得许宁不轻,难道这次的任务真的有危险?

    这天上午,天气阴沉的厉害,许宁被这单肩包,手里攥着一把伞从车上下来,谢铮出去开的是部队的车,这辆越野车自然也就暂时成了许宁的座驾。

    在美国好歹也开了两年的车子,当时她花了三千美金买了一辆二手车,回国后那辆车子让她卖掉了,虽然只有一千美金,回国后她就将申请了一张国内驾照。

    现在国内的车还不算多,依旧是上流社会的座驾,就算家境稍微富裕点的,想要买一辆车也要伤筋动骨,也没人为了一辆代步工具,将自家折腾的经济困难。

    许宁今天来得时帝都总医院,来这边是受总院的副院长邀请,来这边协助他一台手术的。

    许宁有很久没有动手术刀了,又加上回国后都很空闲,对方一说她就答应了下来。

    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看到许宁在沉闷的天气里,好似闲庭信步的艳丽模样,再加上她还是开车过来的,都纷纷看过来,隔得有点距离的已经交头接耳起来。

    “许小姐,我是总院的副院长韩震,欢迎欢迎。”韩震是个年过五十的大叔,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留胡须,头发也很短很利落,穿着雪白的白大褂,身上还带着淡淡的生理盐水的味道,非常有型的一位大叔。

    韩震从医也有二十多年了,担任外科医生也有十三四年,而且现在更是帝都总医院的副院长,其资历可想而知。

    但是正是这样的一位高深资历的医生,此时居然对许宁如此客气。

    这让大堂里来来往往的年轻医生和护士都非常的吃惊,看这个女孩子也不过二十来岁吧。

    “韩院长您客气。”许宁和对方握手,然后跟着韩院长往里面走,“不知道这次是什么手术?”

    “脑瘤切除手术。”韩震说道:“我知道许小姐在国外为一位患者做过这个手术,所以想请许小姐来这边协助我一下,医院的另外一位资深医生原本是要协助我的,只是这次在源城有一个特殊的患者打电话过来,郑医生亲自赶过去了。”

    韩震其实心里是很震惊的,他从业二十多年来,真的没看到像许宁这般有天赋的人,他在许宁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没有从大学毕业,而她却已经在国外创出了一番天地。

    之前看国外的新闻,许宁之前在国外著名的医院里做过上百场手术,其中有难度很大的,就算是韩震这个资历的医生面对那种病患估计也是要皱眉,手术能不能成功都不敢保证。

    其实现在的主治医生最年轻的也有接近四十岁的年纪,能在三十多岁做到主治医生这个位子,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天才了,之前他可能心里会有种许宁被过分夸大的感觉,不过韩震好歹也是华夏最好的医院之一的副院长,在国外还是有不少这方面的朋友的,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许宁真的没有夸大,她就是个天才。

    这次的病患病情很严重,脑子里长了直径约有两厘米大的肿瘤,位置很深,手术风险很大。

    院长室在顶楼,而这次的手术室在六楼,只是在他们俩走到三楼的时候,就看到在楼梯拐角处,听到一个女人粗鲁的谩骂和女孩子忍耐压抑的啜泣声。

    “你说说,我养你干什么?连你弟弟都帮不上,你白吃了十几年的饭了,你这个丧门星……”

    女人骂一句就会在女儿的头上用力的拍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是烦躁,厌恶,甚至是痛恨!

    “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能打孩子呢?”韩震见状,赶忙上前开口制止。

    那女人扭头看着韩震准备让对方少管闲事,可是看到身穿白大褂的韩震,知道对方是医生,到底是没有敢回嘴。

    她儿子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哪里敢得罪医生。

    “哎哟,医生,吵着你们了?对不起对不起啊……”女人顿时如同变戏法似的,满脸堆笑的和韩震弯腰道歉,然后抬脚踹了女儿的小腿一下,这一觉可是非常的用力,让小姑娘直接站不稳,踉跄的就要倒下去。

    许宁见状,赶忙上前搀扶着那个穿的很朴素的小姑娘。

    女人一看,攥着女儿的手粗鲁的拽了一下,“你是大小姐?这么踹下就倒?还不给人家道歉?”

    小姑娘脸上还带着巴掌印,眼里也红通通的,她瑟缩的低头冲两人弯腰鞠躬,“对不起。”

    韩震挺无奈的,这种情况太常见了,真的要管,也管不过来,而且还要惹得一身骚。

    家属的家庭因素他们管不了,但是在医院里这么胡闹就不行。

    “这里是医院,还有很多病人需要休息,注意影响,有什么事情可以跟孩子好好说,动手打人是不对的。”韩震板着脸说道。

    “是是是,医生您说的是。”女人顿时又是一阵的谄媚表情,顺便还抬手在女儿大腿上用力的捏了一下。

    小姑娘全身用力的颤抖了两下,泪花顿时就涌出来了,可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她害怕,等医生走后,母亲会更加用力的责打她。

    这种情况,韩震和许宁也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能抬脚往楼上走。

    那女人一看赶忙上前两步,在背后问道:“医生,我儿子的病,啥时候能治啊?”

    “适合你儿子的骨髓还没有找到,我们暂时也没有办法,不过医院已经联系了社会上的热心人士,若是有人愿意给你儿子捐献骨髓,我们会尽快实施手术的。不过你应该也知道了,就算骨髓移植成功,后期也会有各种的并发症,能存活多久我们无法保证。”

    韩震说完,就带着许宁往上走,后面隐约还能听到那女人咒骂女儿的声音。

    “这个患者家属的儿子得了白血病,根据目前最直接的治疗手段就是骨髓移植,只是他姐姐的h和患者不匹配,医院里目前储备的骨髓也无法配型成功,我们已经通过广播报纸对社会爱心人士发出了请求,可目前还没有人来进行骨髓捐献。”

    许宁点点头,这种情况她还是能理解的,“这种病的几率虽然不高,可是但凡是得了白血病,面临的几乎是和死神抗争抢时间,而且痊愈的几率很低。”

    “是啊,感觉在老年代这种病几乎看不到,还是因为医学不发达,哪怕得了也不知道是白血病。”

    “其实我们知道,健康的人抽取很少的骨髓是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的,但是普通人不这么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许宁叹息道:“其实让红十字会多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咱们国内可以建立骨髓库,这让在遇到白血病患者可是直接从骨髓库里寻找合适的配型,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一筹莫展。”

    韩震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点头赞同。

    “这个方法的确很好。”

    随后韩震和许宁详细谈起这方面的事情,骨髓库并不是抽出你的骨髓进行入库保存,而是将你的个人资料,详细地址和h基因详情记录下来,以后若是遇到白血病患者,就会对照基因库进行配对,配对成功会联系你进行捐献骨髓,当然捐献骨髓是自愿的。

    但是这种方法总部你这样满世界的大海捞针要来的快速,省时省力。

    国外已经有骨髓库了,但是国内目前还没有,国家之前几十年的动荡,比之国外还是要缓慢很多的,各方面来说。

    但是许宁知道,他们国家是条沉睡的巨龙,而这条巨龙现在整缓缓苏醒,很快将会腾飞。

    未来的发展,会迅猛无比,各方面将会得到妥善的解决。

    韩震咧开嘴笑道:“之后我会和上级反映一下的。”

    “好啊,到时候韩院长可要通知我一下,我也会去资料入库的。”

    “没问题。”

    接下来两人在院长室详细交流了一下患者的病情,然后许宁在医院里简单的用了午饭,下午为患者做了全身的检查。

    三点钟,许宁跟随韩震踏进了手术室。

    韩震主刀,许宁从旁协助。

    手术室内偶尔响起韩震简单的指令,其余的时间都是机器的声音。

    四点,五点,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六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推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从手术室出来,患者家属就围了上来。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穿着还算体面的女子急切的问道。

    韩震摘下口罩,冲对方笑道:“放心吧,你儿子脑子里的肿瘤已经摘除,不过还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这几天他将会在加护病房,稳定下来就会转入普通病房。”

    “谢谢,谢谢医生,你是我们全家的恩人……”那女子捂着脸顿时抽噎起来。

    她的丈夫在旁边搀扶着妻子,冲韩震点头道谢,可是张开嘴却发现声音卡在喉咙里,他的双眼却被泪水浸湿。

    “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韩震对两人交代了一下,送走两人后,他才看着许宁,赞叹道:“这次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自己主持这台手术,还真的是有点悬。”

    “韩院长过奖了,您可是资深主治医生,您的操守和技术我可是亲眼见证过的。”许宁并非夸大,韩震能坐在现在这个位置,医术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韩震哈哈笑道:“还说我过奖,你是真的青出于蓝啊,饿了吧?去食堂吃点饭再回去,别说我只让你做事不请你吃饭。”

    “好。”许宁抄着白大褂的口袋,和韩震往医院食堂去了。

    总医院的食堂饭菜还是很不错的,价格很合理,饭量很足,至少医院的饭菜是很干净的,毕竟这里吃饭的除了医护人员还是患者家属,而若是你想为自家病人做点什么,可以花钱找厨师帮你做。

    许宁不挑食,随便点了两样菜,和韩院长在这边边谈医疗方面的事情边吃饭。

    看到和韩院长侃侃而谈的许宁,不少人都投以疑惑的视线。

    甚至还有人觉得这个女人难道和韩院长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可是不应该啊,韩院长在总院的名声可是很好的。

    主要是许宁的年龄和长相给他们造成了误会,按照许宁的年龄,很多人猜测她是医院新来的护士。

    若是和韩院长没关系的话,他怎么可能和一个护士聊的这么起劲,瞧瞧那张脸,都笑出老深的褶子来了。

    两人谈的话题是国内外的医疗和疑难杂症,以及许宁在国外接受的疑难病例和高难度的手术,许宁倒不是炫耀,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和对方分享一下,而韩院长也会将自己这些年遇到的病例告诉许宁,这是属于学术类的交流。

    两人相谈甚欢,许宁得到了韩院长的很多经验之谈,而韩院长也从许宁口中得知很多新的启发。

    晚饭后,许宁将白大褂还给了韩震,笑道:“韩院长,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再见。”

    “好,你路上注意安全。”韩震点点头,亲自来医院门口送别许宁。

    等送走许宁,韩震回头准备上楼值班,原本今天是老郑值班的,可对方去了源城,他就只能代班了。

    “韩院长,那位漂亮姑娘是谁啊?”在大厅问询台,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靠在那边问道。

    韩震笑道:“吴护士长这是好奇心不减呐,那是从国外哈佛医学院回来的许宁,今天做的脑瘤切除手术,让她来协助我的。”

    “哎哟哟,那就是许宁啊,还真了不得,长得真好看。”吴护士长啧舌,“之前在报纸上看到过,这姑娘让报纸给拍瞎了,不如真人好看。”

    “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人家又不靠着长相吃饭。”韩震哭笑不得,“你们晚上注意点,我上楼值班了。”

    “哎,韩院长您慢走。”

    驱车回到家,许宁在楚江路那边看到了街头有很多摆摊的,想着很久没有吃烤串了,晚上不如买点回去,就在路边停了车。

    此时各个摊点上都有不少人在吃烤串喝啤酒,毕竟现在十月里,秋高气爽,不冷不热,吃着烤串真的非常享受。

    “老板,给我靠三十个烤串。”许宁上前说道。

    “哎,好嘞,三十根羊肉串,稍等,要多辣的?”四十来岁的老板熟练的点了三十根羊肉串放在烤架上。

    “一半一半,微辣和中辣的就可以。”

    “好,请稍等,先找个地方坐会儿吧。”

    许宁扭头看到旁边还有卖酸辣粉的,遂走过去买了三碗,在国外可吃不到这些东西,这段时间也没有往这边走,他们家住的地方是不允许当街摆摊的,所以已经很久没吃到了。

    买了东西,许宁开车回家,家里人还在等着她。

    许宁今天临走的时候说是要去总医院帮忙坐台手术,家里人看她现在还没有回来,哪里敢睡觉,那可是手术,不好的话会死人的。

    一直到门口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许锐才起身跑出去,给姐姐在里面打开门,让车子开进来。

    原本许宁想下车自己开门的,看到许锐打开门站在那里,笑道:“你们还没睡?”

    “你今天可是去给人动刀子。”许锐一挑眉,“你不回来,爷爷奶奶哪里能睡得着。”

    “这幸亏我没去医院上班,不然你们岂不是一年到头的不睡觉了?”许宁将车子开进来挺好,然后拎着副驾的烤串和酸辣粉,“进屋一起吃。”

    许锐的眼神顿时亮了。

    “姐你真体贴。”许锐接过来,闻着那浓郁的香味,差点没乐坏了,“以前你不在家的时候,他们都不让我吃,说什么这些东西不干净,怎么你买的就没事儿?”

    许宁揉揉弟弟的头,为什么她买的没事儿?

    当然是因为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家里喝的都是后院的井水,而自己的空间水可是有排毒的作用,这些东西是不能经常吃的。

    “因为姐姐是大人,懂得节制。”许宁姐弟俩走进屋。

    于春花看到孙女回来,赶忙问道:“手术没啥事儿吧?你咋这么晚回来?”

    “您别担心,手术很成功,我们九点做完手术,和韩院长在医院食堂吃了晚饭,路上又买了点羊肉串和酸辣粉,一起吃吧。”

    三十根羊肉串,在这个时候分量可是不少的,不想以后好几块钱一根,上面只沾着一点肉渣。

    爷爷奶奶见状,倒也没说不干净,现在孙女回来了,家里喝的水又是她的空间水了,大不了吃了多喝点水,最晚明天早上就没事儿了。

    许锐见爷爷奶奶果然没说什么,心里很是不平衡。

    他觉得爷爷奶奶很不理智,自己平时不让吃,姐姐买回来的就一句话不提,还吃的很欢。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题外话------

    宁妹:虽然韩院长是个帅大叔,但是我老公更帅。

    韩院长:你这捧高踩低的真的没问题?好歹我一把年纪了,留点面子啊?

    宁妹:我老公是个醋神,大叔是要命还是要面子?

    韩院长:……

    最近几天更新极其不稳定,明天我肯定会尽量调整过来,不然胖十斤。

    明天早上起床肯定能看到两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