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酒气袭人】
    ,精彩小说免费!

    许宁一般都是隔两天去店里看看,这些装修工人都是手艺高超的,细微的事情都能做的很仔细,许宁很满意。

    看完装修后,她抬脚走出店铺,准备去公司里转转,顺便中午和母亲一起在公司里用餐。

    走到公司门前的喷水池边,一颗雨滴扑簌簌落下来,许宁抬头的功夫,太阳很快隐去了踪迹,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她抬手遮住额头,踩着小白鞋快脚跑进公司大厅,此时衣服已经湿了大半。

    好在现在是十月里,早已经穿上了外套。

    最近这段时间,帝都的雨水很足,隔三差五的就要下一场。

    前台接待也没有拦住许宁,只是笑眯眯的和她打了声招呼,并且从前台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一条毛巾递给她。

    “许小姐,毛巾是新的,您擦擦吧。”

    许宁上前接过来和对方道谢,“我妈现在忙吗?”

    “秦总刚才着急了公司的高层开会,现在应该还没有结束。”前台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至少有人来找秦总,他们也知道该怎么回答。

    许宁点点头,从旁边饮水机里倒了一杯热水,走到大厅柔软的亚麻布沙发里坐下,扭头看着巨大落地玻璃窗外的雨景。

    外面的行人很匆忙,都被这场雨给浇的措手不及,但是好在附近有很多避雨的地方,首先各种装修精美的餐厅,还有对面的那座大型购物商场以及广场上带着棚顶的座椅等等,因为没有风,也不用怕在外面被风雨扫到。

    谢铮走了快二十天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具体什么任务,自从出去后两人就没有通过电话。

    许宁觉得谢铮是找不到电话,不然他肯定会打给她的。

    大概十二月初那边就要交房子了,等让张梦过来给她设计一下,而前几天晚上她也看了母亲给她定做的全套家居,看过后许宁非常的满意,虽然她喜欢简约风格,可这种欧式风格也非常的好看,尤其是那张大床,一看就非常的考究。

    花了多少钱许宁没有问,问不问也没什么关系,秦雪娟是她母亲,她并不需要客客气气的,只需切记着母亲的好,这也就足够了。

    之前许宁还想着和谢铮一起去金店定个婚戒,可他却说婚戒已经托朋友去找专门的设计师打造了,让她安心等着就好。

    许宁心里很暖,她知道独家定制的婚戒价格自然是不便宜的,看来为了娶自己,谢铮真的是准备倾家荡产的打算啊。

    其实谢铮也知道许宁不在乎婚前这些东西,可他总想给她能给的一切。

    自己的媳妇不知道疼着,准备疼谁,又让谁疼?

    “许宁?”电梯门打开,一个看上去很干练的女子从里面走出来,一眼看到了正坐在沙发里发呆的许宁,“来找秦总?”

    “王经理,你们开完会了?”对方是两年前招聘的人事部经理王靓。

    “结束了,你上去吧。”王靓说完,走到大厅门口,撑起伞就走了出去。

    许宁进入专属电梯后,来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秦雪娟正在顶楼大堂里和白朗谈事情,见许宁过来,笑了笑低头继续忙碌。

    她也没打扰,独自走进办公室,从角落的小书架里抽出一本杂志慢慢的翻看着。

    秦雪娟十几分钟后走进来,“去店里看了?”

    “嗯,装修的速度很快,大概在下个月就能结束。”许宁翻动着手里的杂志,“我想等到趁着休息日的时候开张,到时候咱们家里人都能到场。”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秦雪娟整理好面前的文件,“妈准备在下个月去杭城走一趟,公司在那边看好了一块地。”

    提起杭城,许宁突然抬头看着母亲,“沈大哥这几年没有问茶叶的事情吗?”

    “还别说,每年都打电话,我说茶树之前被人折腾了,这几年重新栽植的。”秦雪娟完全一副放纵了的样子,别的借口的可信度更低,虽然这样也是让洛希君女士惋惜不已,但是好在茶树还能缓过来,这就足够了。

    许宁噗呲一笑,这个借口虽然挺让人心疼的,可是到底没有说长不好了。

    这些年家里靠着茶叶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茶叶的品质越来越好,也因为物价的疯长,茶叶的价格更是不断攀升。

    沈家做的是茶行生意,他们也是紧跟着市场的行情给许家的茶叶提价。

    毕竟沈家也是厚道人,他们还做不出那么昧良心的事情。

    许家的茶叶质量顶尖,若是因为这点小营小利就在背后糊弄人家,人家指不定就不和他们家做生意了。

    虽然沈家是制茶世家,可是整个华夏能制茶的人绝对不止沈家一户,这家不行换下家,人家茶叶质量好,根本就不需要求着你,平时这么真心相处着就是了,假如还做那些让人瞧不上的举动,沈家自己也就先臊死了。

    中午陪着母亲吃过午饭,许宁拎着包去了商场转转,给家里买了点东西,然后开车去许锐的学校接她放学。

    毕竟现在雨势还没停,虽然并不大,她也不能让两位老人去接孩子放学。

    学校的孩子几乎都认识这辆越野车,看到后就知道是来接许锐的,而这个时候许宁也会顺带着将居住在自家附近的小孩捎带回来,前提是对方的父母已经到了学校门口,不然她是不会贸然接走人家孩子的。

    装修过半的这天,许宁在家里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让她开车去公司里接她,两人再一起去庄园。

    维克托说红酒已经酿好了。

    许宁一听顿时大喜过望,开车直奔公司,载着秦雪娟就往酒庄那边赶去。

    “等品尝过葡萄酒之后,咱们酒店将会举办一次品酒大会,维克托夫人她将会亲自打电话邀请世界各地的品酒师,能打出市场,这将会是一个很赚钱的买卖。”秦雪娟脸上的笑容止不住。

    这都三年多了,葡萄酒终于是酿好了,她也等的很着急。

    一路来到宁瑞葡萄酒庄园,此时这边很是热闹。

    母女俩下车后,维克托夫妇已经在这边等着了,见他们过来,赶忙领着两个人往酒窖去了。

    许宁还是第一次来这边,一踏进酒窖,一股富裕的酒香就在鼻翼间萦绕不散,味道很特别,有果香好像也有花香,甚至并不仅仅一种,而是一层叠加一层,每一层味道都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这个味道非常的特别。”秦雪娟沉默片刻后说道:“好像中间有很多种味道,但是每一种味道又能单独的辨别出来,同时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更加让人心醉神往的味道。”

    维克托夫人此时的眉眼舒展的好似要盛开一般,她的带着点点银灰色的瞳孔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对稀世珍宝的赞美之情。

    “这种味道在之后越来越浓烈,哪怕酒桶的避风性能很好,可是整个酒窖里也逐渐浸染了这种醉人的香醇。”她兴奋而压抑的为秦雪娟介绍着,“我品酒少说也有三十年的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闻到如此让人迷恋神往的味道,这种味道就好似初恋一般,让人永生难以忘怀。”

    秦雪娟笑道:“维克托夫人品尝过吗?”

    “暂且还没有,想等秦女士一起来进行品尝。”维克托笑着说道:“这酒的适饮期在装瓶后就可以,而保存的好的话,适饮期限可以达到最少五十年的时间。”

    “那咱们就一起来品尝一番吧。”秦雪娟看着储藏酒窖里那一支支经过商标注册后封瓶的葡萄酒,心里也是跃跃欲试,实在是这种味道,真的是无比的诱人,让人恨不得能立马尝到这美酒的味道,以解肚子里的酒虫。

    维克托从酒架上取出两瓶酒,“干白和干红咱们一起尝尝?”

    “当然可以。”秦雪娟乐不可支的看着面前这位瞬间好似变成馋糖的孩童一般的维克托。

    维克托和夫人艺人小心的抱着一瓶酒,四个人离开酒窖,招呼酒庄里的所有人一起来尝尝他们第一次酿制出来的葡萄酒。

    用开瓶器将葡萄酒瓶上的软木塞,随着“啵”的一声,软木塞被拔出来。

    许宁没有什么感触,可是维克托夫妇却沉醉不已。

    好吧,想到居然会因为木塞的声音而产生这种反应,许宁是无法理解的。

    她从来都没有喝过红酒。

    将面前的酒杯依次倒入一些,因为有二三十号人,这瓶酒也算是直接见了底。

    众人各自坐在椅子上,举起酒杯放在鼻翼下面轻轻的闻着,许宁也有样学样,居然真的问道一种让她熏熏欲醉的奇妙味道。

    许宁是这里面最门外汉的门外汉,不说跟着维克托夫妇过来的人,就是在酒庄了里工作了几年的员工都比她厉害。

    红酒的颜色不算太深,却在轻微的晃动间,似乎能看到淡淡的金黄在其中若隐若现,而且酒的香味更加的馥郁醇厚起来。

    若是在许宁的感官来说,她此时就好似置身于一片没有边际的神秘花园里,到处都是香气,却又层次分明,这是一种让人无法言喻的味觉盛宴。

    而后,许宁看到众人开始品尝,她也跟着喝了一口。

    味道还可以,至少比起她上辈子在工作的酒店喝的红酒要好喝,可是味道还是觉得乖乖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但是维克托夫妇品尝过后却惊呆了,这优雅到极致的香气,从口中划入胃里时的味道似乎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许久之后口齿见似乎都在有淡淡的香气酝酿,经久不散,而且单宁更是细腻温柔到了一种让人错愕的地步。

    维克托没想到,这款红酒在外观如此惊艳,且清澈到让人咋舌的酒体,还有那么长的生命周期,其口感更是他生平仅见。

    在当初品尝葡萄的时候,他就有这种预感,这次酿制出来的葡萄酒必然是顶尖的,而现在这个顶尖都无法为这款葡萄酒定位,这真的是太令人神往了。

    而维克托夫人作为职业葡萄酒品酒师,其感触比丈夫更甚。

    品尝了三十多年的葡萄酒,从来没有一款酒让她如此震撼,感觉整个人好似在喝过一口后,回到了少女时期,如梦似幻。

    许宁喝完杯中的红酒,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反正她是不准备再喝干白的,果然她就只能喝喝饮料了,酸奶也行,她会舔瓶盖的。

    当然若是喝的话也可以,不过对许宁来说,红酒真的是可有可无,并没那些追捧红酒的粉丝那样,反正许宁是无法理解那种感情的。

    之后是干白,同样让对面的这对夫妻很是回味。

    品酒会结束,维克托夫人说道:“堪称绝品。”

    “同意!”维克托非常满意的点点头,“等给国际葡萄酒协会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品评一番,到时候这批红酒将会卖出一个很完美的价格,当然那些品酒师也要邀请来,他们的品评都能带动一家酒厂的名声。”

    这点秦雪娟是不反对的,点点头也就答应了,而品酒会自然设在葡萄酒庄园里,这边的装修已经很奢华精致了,到时候再让人送过来一些新鲜的葡萄品尝,当然厨师这边有,不需要秦雪娟操心准备。

    也就是在两天之内,维克托夫人相继给认识的知名品酒师打去了电话,让那些人过来品尝维克托刚酿制出来的美酒。

    那些人听到能品尝到美酒,几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维克托夫人在品酒师这个圈子里名气很大,虽然算不得顶尖,可是绝对能排的上前十,她既然说好喝,那必然是绝对不会差的,只是到底好到什么程度,就需要他们共同坐在一起品尝定夺了。

    许宁想着,到时候她得过去跟着那些大佬学习一下,并非是要钻研这一行,只是这家酒庄可是自始至终都在她的名下,若是身为酒庄的主人连红酒都不会品,说出去未免是一个败笔。

    因此在之后的时间,许宁就跟在维克托夫人面前,一边虚心的请教,一边埋头钻研。

    虽然品酒会是在半个月后举行,许宁必然是学不了多少,可能学习一点是一点,总比一问三不知要好。

    “宁,品酒师这个职业是很重要的,一款酒能否酿制成功,品酒师也占据着主导地位,维克托家族想要继承家业,要么是会酿酒的同时还会品尝美酒,要么就需要娶一位品酒师的妻子,我和维克托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因为感情好我才走上了品酒师这条路。”

    许宁看着维克托夫人,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怀念和温柔,她做品酒师这一行并非单纯的为何了丈夫结合,肯定也是非常喜欢葡萄酒这种酒文化的。

    “一款葡萄酒的定价,往往和品酒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现今葡萄酒越来越走俏,经过他们品评后,我们的酒将会很容易的打入国际市场。”维克托夫人温和的看着许宁,“今年我们只酿造出了一千箱,算上单独留下的,大约有一万五千瓶左右,只要让他们其中的两三位给予较高的评价,这些酒的销路将会瞬间打开整个国际市场,红酒大概也是能最快打开全球市场的一种捷径了。”

    许宁静静的听着她的话,也一边用心的记下来。

    她肯学,维克托夫人自然也会乐的教导,毕竟许宁的接受能力,在维克托夫人看来是非常出色的。

    想要成为品酒师,但靠着聪明是没用的,还要有天赋和时间的累积。

    今年新酿制的酒现在还在酒窖里熟成,其时间大概也需要三四年之久,随着空间里葡萄的时间越长,其葡萄想必也会更加的绝妙,酿造出来的就应该会越来越好喝。

    她突然真的非常期待那些国际品酒大师的评价,想必应该很高吧。

    十天后,帝都国际机场陆续迎来了一些外国人,当然这并不稀奇,毕竟每日里来往于帝都国际机场的外国人非常多。

    但是这一批却是他们等的国际著名的品酒师。

    其中一位年纪看上去非常成熟的外国男子,是国际头号品酒大师伯纳德,听到维克托夫人说这边有绝妙的美酒,原本工作繁忙的伯纳德先生,立马将所有的工作延期,抽出了十天的空闲过来走一趟。

    他和维克托夫人的年纪差不多,两人经常会在国际各大酒会碰面,担任葡萄酒的品评人,真的是非常熟悉了。

    维克托夫人对于酒的要求很高,能被她说是绝妙的美酒,其品质必然是很少见的,作为这一行的领军人物,伯纳德是肯定要不遗余力的来一遭,不然的话他恐怕会吃不下睡不好。

    对他来说,酒是他的致爱,这辈子是无法放弃的。

    这次维克托夫人请了十几位朋友,在品酒会的前两天陆续抵达,宁瑞葡萄酒庄园顿时也变得热闹起来。

    很多抵达这边的品酒师都想第一时间去看看葡萄园,哪怕现在这个季节葡萄已经开始枯萎,可是他们也能从葡萄树方面看出葡萄的品质。

    可是他们得知葡萄并不在这里,心里顿时有些疑惑,这波操作不太对啊。

    ------题外话------

    一章,然后我去睡觉了,第二章在晚上,希望我别一睡不醒,能早点起来赶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