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一炮而红】
    ,!

    既然是葡萄酒庄,可是旁边居然没有葡萄园,这是怎么回事?

    许宁也知道没办法解释,难道说葡萄园根本就不在这里?

    人家可能会说,那好,你带我们过去看看,许宁到时候该坐蜡了。

    所以还是乖乖的什么都不说,至少新鲜的葡萄是不缺的,不需要你们看葡萄树,只需要坐下来聚在一起品尝新鲜的葡萄就可以了。

    当然这样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有葡萄也行,毕竟一整颗葡萄树的精华最后还是要汇聚到一颗颗的葡萄里,好与不好吃过葡萄就能清楚。

    面前十几种葡萄摆放在干净的果盘里,一颗颗大小看上去几乎毫无差别,而且葡萄的颜色很纯粹,果实漂亮的不像话,举起来看过去好似能穿透阳光似的,当然这是因为果皮的颜色非常漂亮,穿透只是一种视觉效果。

    品酒会定在后天晚上,这两天维克托夫妇就带着这些品酒师在庄园里闲逛,看看酒庄的酒窖,或者周围的风景,以及在帝都的名胜古迹游玩。

    秦雪娟这边也陆续接到了不少的电话,都是询问品酒会的事情,她说目前的酒只是第一批,很多的事情都没有敲定下来,是不会对外开放的,或许等到下一批红酒出窖的话,会召开一个大型的品酒会。

    那些老板听到这里,也只能遗憾的挂断电话,他们既然打电话来,肯定是对红酒很感兴趣的。

    不过人家现在还是很保密的,好与不好,到时候看国际新闻就能知道,多关注一下嘛。

    酒会现场,众人都姿态优雅的坐在餐桌前,而餐桌上是厨师按照今天的酒专门做的配菜。

    配菜无意外的是牛排,这已经是后世的经典搭配了,而且厨师还用许宁空间里的水果做的沙拉,当然里面也有蔬菜,盛放在透明玻璃晚里,各种颜色搭配的很是漂亮,看着就让人有胃口。

    法式餐桌上并没有拜访任何的装饰花卉,毕竟品尝葡萄酒的同时,身边还有别的香味,难免会让味觉产生错觉,也会影响葡萄酒的鉴赏。

    维克托起身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款红酒,然后打开一瓶酒,给众人倒上,许宁再次得到了一杯,当然她这次也算是作为“内行人”来品评一番。

    好吧,顶多就是有点微末的经验,和面前的这些大佬真的是没法比。

    众人此时都端着红酒看着里面的液体,然后放在鼻子下轻嗅,好一会儿才品尝了一口。

    期间餐桌上很安静,几乎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一直到众人喝了一口酒之后,才慢慢的反应过来。

    “哦,上帝,这真的是一款梦幻红酒。”说话的是一位相对比较年轻的品酒师,但是就算在年轻也接近四十岁了。

    他此时的表情在许宁看来还算不错,或许没接触过外国人会觉得他们的表情很夸张,可好歹许宁也在国外留学三年,这点接受能力还是有的。

    “非常棒。”一位金发女品酒师赞不绝口,“目前是我品尝到的最好的一款。”

    众人品尝过后都发表各自的意见,有赞叹的也有沉默的,而维克托夫人给她介绍过的世界首席品酒师的伯纳德先生就没有开口,只是边微微的抿唇边看着酒杯中的红色液体。

    许宁心里有点紧张,难道是这款红酒并没有让他满意?

    并非是无法让伯纳德满意,他此时心里也是非常震撼的。

    之前品尝葡萄的时候,他就对这款酒充满了期待,那么优秀的葡萄所酿制的葡萄酒,其品质绝对非凡。

    可现在尝到这款酒之后,伯纳德发现之前他的想象似乎有些匮乏,根本不足以形容这款酒的美妙,果然就想最开始的品酒师说的,的确是一款梦幻般的红酒。

    这种感觉很巧妙,就好似他生命本身就是残缺的,而之前一直都在寻找着填补这块空缺,现在却突然补充完整一般。

    众人的视线也都落在伯纳德的身上,毕竟他在这一行是很权威的,自成名后他给出的评价历来都是精准而不是公允的,所以只要被伯纳德说句“好”字的红酒,其价格一向都是极高的,而且还能在全世界的红酒领域引起轰动,尤其是那些红酒收藏家更是挤破脑袋的想要订购。

    与之伯纳德身份相匹配的是,但凡是收藏回去的红酒,从来没有让收藏家失望过。

    大概十几分钟后,伯纳德才看向许宁,笑道:“非常棒。”

    “哦……”

    其余人听到后,顿时大为震惊。

    这款红酒的确可以说是梦幻,但是伯纳德一向是非常严谨的,他们有时候觉得已经非常不错了,可是伯纳德总会觉得哪里欠缺。

    他既然能被红酒协会连续十六年评委世界首席品酒师,这就是他的实力,而他的素质和品酒的技术都是值得同行业的人尊重的。

    如今这位顶尖的大师居然说出这么高的评价,这款酒当真是非常的棒了。

    之后伯纳德就这款红酒细细的和在座的人交流起来,他说的很详细,众人听得也是连连点头,就连半桶水都不到的许宁听着也是大为恍然,似乎突然开窍了一般。

    最后伯纳德边品尝着美味的牛排,边和众人慢悠悠的喝着红酒,喝完后又品尝了干白,其品质依旧是让众人惊愕。

    “按照我的说法,目前这款酒的确像亚当说的那样,称得上是梦幻的红酒,现今红酒中的国王级别。”午餐后伯纳德和众人坐在奢华考究的客厅里聊天,“这款红酒明明异常尊贵,可适饮期却非常的强悍,按照我的预估,保存完美的话,可以达到六十年之久,从装瓶开始的那一刻一直处在适饮期,这是很少见的。而且我可以肯定,栽培葡萄的土壤必然是极其精细,不然无法孕育出如此绝佳的葡萄,更无法做出如此完美的红酒。以后是否会出现超越她的红酒我现在无法得知,不过我做这行也有三十多年了,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按照咱们葡萄酒协会的评分标准,我给这款酒一百分的评价。”

    维克托夫妇顿时激动起来了,满分的评价,这在红酒历史上还不曾出现过,现在评价最高的是法国的罗奇品牌红酒,数年前伯纳德先生也只给了对方九十八点五分,这已经是非常高的了。

    而其余的品酒师给的也纷纷都是满分,他们在最开始就对这款酒非常的满意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维克托,他难以相信,有生之年居然能酿造出满分的红酒,甚至就连伯纳德都声称这是梦幻的红酒,这评价真的是高的起飞。

    有他们的这句话,再加上回去后肯定要做宣传,他们家的红酒身价必然是成倍增长。

    红酒,几乎不会出现在平民老百姓的餐桌上,以上流社会的消费为主流,其价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同样品质的红酒,你买一百,我卖一万,别怀疑人生,绝对是我能赚的盆满钵满。

    有时候价格不仅仅体现的是酒的质量,也是那些购买者的身价和面子。

    他们均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让他们在餐桌上喝一百块的红酒?别开玩笑了,就算品质相同,他们也宁愿买一万块的。

    当然并非谁都是这种败家子心态的,这也是一种价值观,虽然这种价值观有点不太好评价。

    “六万美金,我能订购一箱吗?”伯纳德说道。

    许宁心脏差点没跳出来,三万美金啊?现在和美金的换算是八块多,也就是二十四万一箱,平均一瓶酒两万块多,真的假的?大佬都是这么败家的吗?

    他们这边可是有一千箱呢,这可是直接到手两千四百万。

    妈呀,这红酒如此赚钱的吗?

    其实许宁还是小看了这款红酒,这还只是目前的行情,等再过些年红酒的价格必然会在世界亿万富翁的大佬手里更加的紧俏,尤其是顶尖的红酒,绝对是供不应求。

    所以他们现在做的绝对不仅仅是批量销售,二十饥饿营销,每年固定的成产多少箱。

    现在的两万块一瓶,再过个十年,指不定就得十万块一瓶酒甚至更高。

    其实仔细想想很容易理解,曾经许宁在酒店工作的时候,他们酒店的老板就喜欢囤茅台,毕竟茅台酒每年也都是会限量的,有次小钟的父亲过生日,她就想在官网为其父亲买瓶茅台贺寿,可是官网上的茅台酒几乎都处于断货状态,最后还是和酒店老板磨了两三回,才让对方舍得拿出一瓶来,当然价格也是按照购买价给的小钟,总的来说她上辈子的酒店老板对自己的员工还算是很不错的。

    当然,宰起游客来可是真的不手软,酒店的饭菜虽然不至于贵出天价,可也依旧不便宜,不过好在味道还算不错,几乎没有遇到投诉的。

    伯纳德给的价格,以目前的市场来说,已经是非常高了,而且人家的态度好,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世界首席品酒师,就一脸高贵的态度。

    维克托看向许宁,许宁笑着点点头:“自然是可以的。”

    看到伯纳德都出钱购买了,其他人也都纷纷要求带一箱回去。

    他们之前跟着维克托去酒窖看过,接近四年才能酿制成的红酒,且一次只有一千箱,他们也都是懂得其中的内情的,自然不会厚着脸皮多要一些,他们是有身份的品酒师,不是“恃强凌弱”的强盗。

    “其实我建议你们的红酒采取拍卖的形式比较妥当!”伯纳德提出自己的观点,“毕竟产量稀少,无法如同别的红酒那般批量售卖。”

    加入那样的,相信不到半个月,这四年才酿制出来的梦幻之酒就要销售一空了,想想还真的是挺不舍得的。

    许宁边听着他们聊天边默默地记在心里,她决定等铮哥回来后,和他商量一下,毕竟铮哥挺喜欢喝红酒的,这方面的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

    一行人是在次日上午离开的酒庄,他们之所以这么着急,就是准备回去为这款酒进行推广,并且还要做记录著书等等,而且在国外还有别的酒会等着他们出席。

    为此秦雪娟亲自让公司的客车过来送这十几位大佬去机场,当然机票也是公司给他们出的。

    虽然大佬们不差这点钱,毕竟动辄好几万美金买一箱红酒回去的人物,怎么可能拿不出这千八百的机票钱,可到底是秦雪娟的一番心意,他们也都没有拒绝,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送走贵客,许宁给维克托夫妇留下了一笔钱,其余的全部都存到了银行里,当然她留下的钱数量不少,至少维克托夫妇很是一番退却嫌多。

    他们在这边不愁吃喝,而且吃的用的都是顶尖的好,住在庄园里更是舒服的不得了,闲来无事夫妻俩依旧是到处去游玩,其实真的没有帮多少。

    或者说维克托觉得他虽然酿造出了这款梦幻之酒,同样的,这款酒也成就了他,这是双方互利的。

    维克托家族经营数代酿酒技术,他们是不缺钱的,一直都在不断的攀登,不断的创新。

    也就是在一个礼拜之后,宁瑞葡萄酒庄园突然以飓风般的姿态,出现在世界葡萄酒协会面前,十几位世界顶尖的品酒师都给其打了满分,顿时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别人或许还好说,可苛刻如伯纳德居然也被这款酒征服,就真的不同寻常了。

    为此,现今世界最大的葡萄酒销售商,也就是伯纳德的好友卡特尔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

    “伯纳德,协会的那份关于宁瑞葡萄酒的评分,真的是你评价的?”

    伯纳德此时正戴着眼镜书写东西,他是想为这款酒做一篇文章。

    “是我。”他点头应声,“我知道你的来意,不过这款酒大概是不会直销的,可能是以拍卖的形式进行。”

    “……为什么?”卡特尔顿时拔高嗓子,“我的家族可是做了数百年的葡萄酒生意,全球谁有我们家族的生意厉害,为什么要进行拍卖?”

    “因为价值太高。”伯纳德知道不给好友一个满意的答复,他是不会罢休的,只得搁下笔,摘下眼镜,请他在旁边的椅子里坐下,“而且最短四年才能装瓶,每年的产量也只有一万三四千瓶。还有这是我和十几位同行共同评定的,也是葡萄酒历史上第一个满分的品牌。只要我们将自己的评价发布见报,很多葡萄酒爱好者都会疯了般的去找维克托订购,根本就不需要你在中间插一脚。”

    卡特尔自然知道好友是不会骗他的,可这绝对是一笔非常了不得的生意,现在居然占不得一点利润,他心情非常的郁卒。

    “我知道你的鉴赏水平,可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回来是不是也带了一箱?”卡特尔眼神如狼似虎般的看着好友。

    伯纳德轻叹口气,转身去酒窖里,从箱子里拿出一瓶红酒,回来后姿态优雅且熟练的拔出软木塞,倒了两杯。

    “你尝尝就知道了。”

    卡特尔此时却弯腰凑近就被,喃喃低语道:“不用尝,闻着这股味道我就知道了。”

    上帝,这味道真的让人沉醉,浓郁的香气一**的冲出来,一层又一层,好似浪涌般的将你包裹在其中,有人置身在如梦似幻的世界里,难怪这些人统一的评价都有一句“梦幻的红酒”评价。

    或许看着杂志上的文字,哪怕再华丽,你也无法真的感同身受,可如今只是闻着这股醇厚的香气,你会发现杂志上那华丽的辞藻,真的不足以形容其芳香醇厚的万一。

    “伯纳德,我好像看到了伊甸园。”卡特尔眼神迷醉的看着杯中的酒,红色中带着梦幻般的金色,“真是美妙啊。”

    伯纳德没说话,端着酒杯慢慢啜饮着,这当真是一种让人宁愿溺死在其中的美妙感觉啊。

    能种植出这样优质的葡萄土地到底是怎样的,伯纳德其实真的很想知道,可葡萄酒庄的主人似乎很坚定。

    大概是土地所有的精华全部都凝聚在那一颗颗的果实里面,赋以果实灵气,赋以美酒奢华。

    他之前的评价一点都不夸张,能喝到这款葡萄酒,当真是帝王级别的享受了。

    卡特尔端起来尝了一口,顿时无限满足的长叹一口气。

    对方不走直销的路子就对了,这么美妙的酒若是以那种方式销售,是对这款梦幻葡萄酒的侮辱。

    虽然这么想,可他心里还是痒的难受。

    “这瓶酒给我吧?”卡特尔眼神锃亮的看着伯纳德。

    伯纳德斜睨了卡特尔一眼,没有答应。

    可卡特尔是谁,做生意的脸皮都后,最后还是一番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那这瓶酒给带走了。

    至于他回去是直接喝光还是保存起来,这就不是伯纳德所关心的了。

    像他们这种常年和葡萄酒打交道的人来说,家里可以没有床,可以没有电视,可以没有任何东西,但是绝对不会没有私人酒窖。

    他的私人酒窖就是现今世界顶尖的,并不比那些酒庄的酒窖档次低。

    当然其维修保养的价格也是不菲,但是这点钱对这种大佬来说,还是能支付的起的。

    ------题外话------

    关于有读者不喜欢这本书,咱不勉强,不喜欢就弃文,没必要你自己难受还得戳别人肺管子。

    另外因为书中的人物剧情上升到对作者的人身攻击,这点我是无法容忍的,伤害反弹,请自重。

    喜欢的请继续支持渣作者,不喜欢的右上角点叉,咱们江湖再见,不必留言。

    自来互不相欠也没牵扯,没必要戾气那么重。

    我从没把自己标榜的多么厉害多么牛逼,你也别在我面前找所谓的存在感,你不是我家坟头上的谁,我没必要委屈自己惯着你。

    原本写完一更想睡觉的,但是想到昨晚的胖十斤宣言,我咬牙写完了,坚决不能再长肉了。

    嗯,明天看看“或许”会三更。有没有会在题外点明的,大概会有吧。

    毕竟我还算很勤快的。么么哒,睡觉去。我上辈子肯定是僵尸或者吸血鬼投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