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白眼狼】
    ,!

    就在伯纳德的评论刊登在杂志上后,很多人在第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凡是对红酒钟爱的人来说,伯纳德就是那风向标,他的评论自来都是他们目光追寻的唯一。

    当然其他的品酒师也是不差的,却始终都不如伯纳德权威。

    如今居然出现了一款满分的红酒,而且名字还是极其陌生的,这让那些人如何不懵逼。

    很多人觉得,满分酒以后必然会处在罗奇酒庄,而在这之前谁都为能收藏到罗奇酒庄的红酒而自豪,甚至经常是买不到,毕竟罗奇酒庄的红酒一向是供应法国的顶尖贵族,很少能流到外面。

    现在华夏居然出了一款满分的红酒,上面还有这款红酒的图片,单纯的看图片是看不出来什么来的,他们想亲口尝尝。

    宁瑞酒庄并没有藏着掖着,所以在这之后迅速就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众多的人涌来这里,就是想尝尝这款满分的红酒到底是什么滋味。

    可是维克托却看得很紧,没有举办酒会的时候,谁来也不给。

    毕竟除去那一千两百瓶酒,他们酒庄剩下的也就三百多瓶,这三百来瓶酒都被老板给敲定了,是要留到许宁婚宴上喝的,想要没关系,等他们在国内举办一场拍卖会,喜欢的直接拍卖就可以。

    谢铮是十一月上半旬回来的,回来后整个人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瘦了点,肤色还有点黑。

    不过按照他的体质,只需要在家里养活半个月,就会白起来了。

    这天一大早,谢铮来到许家,对许宁道:“走吧,咱们去看看房子。”

    “已经交房了吗?”许宁高兴的问道。

    “可以了,之前就给家里打过电话,姥爷说他们没去看,告诉我让咱们俩去拿新房的钥匙。”谢铮领着许宁,开车锁门往新房去了。

    小区叫名人官邸,是有三栋品字形的26层一梯两户的高楼组成的,因为谢铮订购的比较早,占据着一个非常好的位置,而且这边的房子还有地下车库,当然现在车库的价位非常的便宜,不像以后那么贵,在最开始谢铮就买了两个停车位。

    两人开车来到售楼处取了钥匙,乘坐电梯直达16楼,这个位置不上不下,还算是很不错的,楼层太高住起来也不是一件好事。

    “房子都卖出去了吗?”许宁在电梯里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这边的放假目前在帝都来说算是很贵的了,主要是归功于前面的商业广场,卖的应该很不错。”至少在售楼处就看到了不少人来这边看房子。

    抵达16楼,两人来到一栋深红色的防盗门前,谢铮站在她身后,按着她的肩膀,道:“开门吧。”

    “嗯!”许宁激动的将钥匙插进去,拧了两下后听到“咔嚓”一声,然后拉开门,里面宽敞的格局就映入眼帘。

    这里是毛坯房,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是空间真的非常大,毕竟两百多平的面积可是很不小的。

    窗户都是铝塑材质,阳台是开放式设计,一米高的护栏是用大约一厘米后的高强度玻璃围起来的。

    屋子中间还杵着几根四方的水泥柱子,大体的格局给你固定好了,洗手间的地方也一目了然,但是不得不说许宁喜欢这里,至少洗手间的空间很大。

    “咱们可以弄出个三居室,客厅,书房,厨房,餐厅,每一个的空间都很宽敞。”

    许宁环顾着四周,兴奋的和谢铮说着。

    谢铮从背后搂着她的腰,和她看着外面的景色,“你喜欢就好。”

    “喜欢,当然喜欢。”许宁道:“这是我和铮哥的家。”

    谢铮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觉得嗓子眼里甜的发痒,“真想把你早点娶回来。”

    “我也想早点把你娶回家。”许宁俏皮一笑,“过几天我就让人来装修,正好我店铺快要装修完了,也不用让他们再折腾,直接来这边就可以,装修材料也都有渠道,我妈认识这行业的人,可以保障的,铮哥只管着安心工作就可以,家具也都是我妈从pl公司定的全套,前段时间我也已经把咱家的平面图发给了张梦,让她给咱们设计一下。”

    “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谢铮低头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心里默念道:就快了,就快了,很快就能天天抱着她睡觉了。

    许宁回头眉眼弯弯的看着他,“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

    “说说。”谢铮眼神幽暗,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觉得香甜可口,然后接连亲了几下,看到小姑娘羞恼的扭过头,他才作罢。

    “什么都听我的,这就是以后人家说的妻奴!”

    谢铮嗤笑:“我不是妻奴……”

    “嗯,我当然知道,铮哥才不会……”

    “我是宠妻狂魔。”谢铮不待她说完,原本摩挲着她锁骨的手,扣着许宁的下颌,将她的头微微扭动了一下,低头吻了上去。

    许宁听闻,心里甜滋滋的,也没有反抗,身子柔软的靠在他怀里,任由着谢铮对她为所欲为。

    说实话,一个半月没见,她也想念的很。

    再说**这种事情,可是不分男女的,只是她稍微放不开,不然看到他的第一眼,自己就应该扑上去。

    一边亲吻,一边看着她微微颤抖的眼睑,脸颊也早已泛红。

    双臂用力的将她禁锢在怀里,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她柔软的身子,凹凸的曲线都能切身的感受得到,**蚀骨。

    伸出舌尖微微的触碰一下,怀里的姑娘微微一颤,然后给了他一个诱惑的反应,谢铮顿是一发不可收拾。

    许久后,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很显然许宁的气息要更加的不稳。

    如兰馨香在谢铮的面前萦绕,燥的谢铮想直接将她就地正法。

    许宁察觉到谢铮的变化,埋头在他怀里,闷声道:“你快平复一下,咱们回去吧。”

    谢铮苦笑,“你以为是谁的错。”

    “你的错!”许宁绝对不承认是自己的错,明明就是他先亲上来的,现在弄成这样,居然还怪自己。

    “好,我的错。”谢铮也没反驳,好一会儿才将她推开,改拉着她的手,“走吧,没问题了。”

    许宁眼神隐晦的看了眼他的某处,看不到变化,才抬脚跟他往外走。

    谢铮微微用力攥了一下她的手心,“不能看,会坏事儿。”

    “……”

    许宁是一路羞红着脸被谢铮送回家的,回来后爷爷奶奶正在家里说话,而奶奶手里则是一块大红色的绸缎料子。

    “快过来看看。”见他们俩回来,于春花招呼许宁上前,“今天我出门给你买的料子,给你做喜服。”

    许宁走上前,抬手抚摸着面前的布料,细滑沁凉,这应该是很好的料子。

    “好友半年你们就结婚了,我和你高奶奶年后在做,顶多俩月就能做好。”于春花想到孙女就要结婚了,面上的笑容就如何都止不住,“你们干啥去了?”

    “今天和铮哥去看了看新房,想过过段时间就开始装修。”

    “天都这么冷了,装修来得及吗?”于春花问道。

    “年前只需要将用的材料先搬进去,然后做点简单的,等明年过完年再开始收拾。”按照许宁的预期,人多点也就一个月多点就可以装修完,再弄一些去甲醛的植物放进去,结婚的时候肯定能住。

    临近年底,许宁和谢铮几乎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她在店铺装修完后,就让这批装修工人转移到了新房里,让他们先把一切必须的材料都搬进去,等明年过了正月就开始装修。

    魔都秦家,秦耀康早就知道秦雪娟成立的宁瑞地产,这件事本身就瞒不住他们。

    如今更是知道秦雪娟还在魔都购置了一块地皮,地理位置非常的不错,而且地皮也很贵,可见宁瑞地产的发展有多好。

    “阿钊那边怎么样了?”秦耀康从楼上下来,看到秦天朗在楼下和梁露聊天。

    秦天朗看了父亲一眼,无奈道:“始终不肯答应。”

    秦耀康得知这个答案,顿时冷哼一声,“我秦家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

    现在帝森的发展迅猛,秦耀康自始至终都认为帝森是他秦家的产业,可是期间他提了几次公司股权的问题,秦钊始终没有给他一个答复。

    他是秦钊的亲祖父,将大权放到自己手里有什么不对?

    可结果呢?秦钊却当场就拒绝了,说什么帝森是他自己的,和秦家没有关系。

    这说的是人话?连他都是秦家人,他的公司居然不是秦家的?

    之前秦家虽然开着几家店,可是这几年社会发展很快,秦家的店面生意日渐衰落,所以秦耀康才想着掌握帝森的大权。

    最开始帝森只是一家再小不过的店,他自然看不进眼里,可是现在不同,帝森的发展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现在俨然是魔都地产界的领军企业,每年的盈利足以让任何人眼红。

    秦天朗也很无奈,他夹在这祖孙之间两头不讨好。

    父亲觉得他教导不利,而儿子则是对他似乎不知不觉的就疏远了,他压根就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这几年秦思远的身体每况愈下,按照这种情况,顶多也就能支撑个一两年,可自小就备受老太爷疼爱的秦钊,似乎也很少去探望,小的时候可是会经常去的。

    秦天朗只有这一儿一女,女儿毕业后没有工作,整天和一些朋友到处玩,有的时候晚上喝的醉醺醺的回来。

    儿子是他的骄傲,虽然他也垂涎儿子的公司,期间也隐晦的提起过。

    原本想着父亲说要在公司掌权,秦钊不同意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他说想去帝森,儿子居然依旧是一口回绝。

    想想他守着三两家逐渐入不敷出的店铺,儿子却在一栋奢华的办公大楼里面指点江山,秦天朗的心气也不顺。

    更让他心里发寒的是,妻子陆艳君领着女儿出去逛街,期间留的是秦钊的电话结账,可最终结果是秦钊根本就不理会,最后母女俩只能在店员诡异的眼神里狼狈放下东西跑回家。

    陆艳君这几年也去秦钊的公司里闹过机会,每次都会被秦钊给个三头五百的打发回来。

    要知道帝森集团每年的盈利数千万,却只用三五百将自己的母亲打发走,陆艳君回来后气的全身发抖,嚎啕大哭。

    连亲生父母都讨不到好处,秦湘去和亲哥要钱其结果更是凄惨,一分钱都得不到,甚至连秦钊的面都见不到,在大堂就会直接让人给拦下,半步都进不去。

    秦家所有人都怒不可遏,他们亲手养大的孩子现在发达了,结果一点好处都享受不到,反倒是那个出身卑微的贱人霸占了一切好处。

    如今两人生了个女儿,秦钊更是很少回秦家了,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吃顿年夜饭,根本不会在秦家老宅过夜,吃完就走。

    梁露心里也很生气,她觉得自小就那么疼爱孙子,可谁想到孙子取得了成绩后,就和秦家生分了。

    以前秦钊在她面前多么的听话,可现在连她的话都不听。

    她心里觉得肯定是因为当初自己没有答应贺敏进门,才让孙子和她生分了。

    可是后来两人还不是结婚了?而且更是给贺敏的奶奶接了过来,就住在秦钊买的那套别墅里,甚至司机佣人的什么都不缺,而她这个秦钊的亲奶奶去过几次,对方连门都没让进,当时真的差点没把她给气死。

    “不如好好的和阿钊说说,到底是一家人。”她开口劝说道。

    自己的丈夫脾气很不好,这点梁露很清楚,一向独断独行,谁的话都不听。

    几年前秦钊带着贺敏回来,秦耀康问过贺敏的出身后,当时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直接当面告诉秦钊,秦家绝对不会接受贺敏。

    自那之后,秦钊就几乎不会带贺敏回来,而他也很少踏进秦家家门了。

    “你是想让我向那个白眼狼先低头?”秦耀康脸色漆黑的瞪了妻子一眼,“不懂别胡说八道。”

    “难道你要看着帝森落到那个女人手里?她的奶奶被阿钊接过来住在一起了,我这个亲奶奶去孙子的家里都被拒之门外,真怀疑我孙子是不是被那个女人给下了迷药了。”梁露对丈夫说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矛盾,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听到妻子的第一句话,秦耀康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沉默很久后,对秦天朗道:“打个电话给他,让他们一家人得空回来吃顿饭吧。”

    “好!”秦天朗点头。

    老爷子先服软了,这是一个好现象。

    拿起电话拨通了秦钊那边。

    此时秦钊正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听到电话响就随手接了起来。

    “喂!”

    “阿钊,是我。”秦天朗在那边声音含笑,“什么时候你们一家人回来吃顿饭,你爷爷说的。”

    秦钊唇角勾出一抹嘲讽,“没空。”

    秦天朗:“你这孩子,不至于还和我们生气吧?我们之前也是为你好。”

    秦钊也是乐的和他们周旋,当做工作繁忙时候的消遣。

    “爸,我真的很忙,而且小敏外婆病了,我们没时间回去,以后有时间再说,可以?”

    秦天朗在那边沉默片刻后,才不尴不尬的挂断了电话。

    秦钊也不管秦家人因为自己的拒绝如何跳脚,反正他们没办法,爱怎样怎样吧。

    至于说秦家人在背地里搞鬼什么的,秦钊是不担心的,自己这边他们还不敢动,而妻子那边他们恐怕也没那个手段,那丫头能耐着呢,一般的人可玩不过她。

    晚上回到家里,秦钊去和贺敏外婆打了声招呼,顺便逗弄了一下自己的女儿,然后才回到房间里。

    贺敏正在打电话。

    “和谁打电话呢?”秦钊上前来到妻子身后,凑上耳朵听着话筒。

    贺敏也没避讳,把话筒塞到秦钊手里,“你和姑姑聊会儿吧,我们说的是宁宁明年结婚的事情。”

    秦钊接装筒,和那边的秦雪娟聊了起来。

    晚饭时,一家人坐在一起。

    “明年咱们一起过去,外婆也去吧,去看看我姑姑。”

    贺敏外婆笑着点点头,“好,外婆跟你们一起去,往常总是听你们提起你姑姑,这次就跟着去看看。”

    “阿钊姑姑特别好,家里也开着大公司,不比咱家的公司差,而且姑姑对我也特别好。”贺敏边给儿子喂着蒸鸡蛋边和奶奶说着秦雪娟的好,“她知道我的出身,都没有嫌弃我,姑姑的女儿叫许宁,明年五月份就是她结婚,她可是特别厉害的,长得非常漂亮,人也特别好,我和她很聊得来……”

    听到孙女喋喋不休,贺奶奶也不嫌烦,反而特别开心的听着。

    贺敏外婆很疼这个孙女,虽然她膝下有两个儿子两个闺女,但是当初谁也不乐意养活他,最开始她还跟着大儿子,可是大儿子娶了媳妇没几年,她就被媳妇给磋磨的待不下去,只能收拾东西回到老房子住着。

    后期还去贺敏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可惜女婿也不乐意看到她,老人家只能再次收拾包袱回家里,靠着捡破烂为生。

    一直到女儿女婿死了,她才在贺敏被贺家人嫌弃的时候带回去养着,一直到现在。

    ------题外话------

    我懒了!每天的脑袋都好似浆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