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谢三岁】
    ,!

    她没想到外孙女能找到这么出色的外孙女婿,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

    他们结婚前,秦钊开车载着贺敏去老家看她,当时这辆车子出现在村子里的时候,直接引起了轰动,更是让她俩儿子也忍不住往家里跑。

    可是这么多年了,老人家对两个儿子早就心灰意冷了,她和贺敏相依为命这些年,两个儿子从来没有接济过她们祖孙俩,自己这边每年还要送出压岁钱。

    虽然孙子孙女都有,可一个个的都被他们爹妈给教导的不成样子,背着自己没少欺负外孙女。

    后来贺敏结婚,将她接到这边一起住,当时俩儿子儿媳在她面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舍不得她,让老太太心里别提多痛苦了。

    她知道儿子儿媳根本就不是舍不得她,而是看到小敏找到一个有钱的老公,他们想要钱。

    老人家也不是那种头脑痴呆的,只是将家里的东西给俩儿子分了分,她什么都没带就坐上外孙女婿的车来这里了,能不见就不见吧,她不能害了小敏。

    现在的日子过得很舒坦,她也不想给孩子们找麻烦。

    反正她一个快入土的老婆子了,儿女的事情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自己也不用他们养活,日子爱怎么过怎么过吧,她懒得管,也不乐意去管。

    春节逐渐临近,许宁趁着年前将店铺里的东西陆续准备妥当,店里所用的盘盘碗碗的都是许宁亲自找瓷器厂做的,花纹都是按照许宁的要求烧纸,全部都是雅致的青花瓷款式,当然和那种明清时期的古董是完全不同的,各种口径深浅的碗盘,款式也是多种多样。

    而药膳馆的名字是爷爷亲自提笔书写,许宁找人做的匾额,名字叫做“念归堂”,匾额还没有挂上去,等明年再开业。

    今年江家二老不会来许家过年,只因为明年两个孩子就结婚了,今年要避着点。

    临近年下,许建军也从江城回来了。

    他回来的这天西北风呼啸作响,待在屋子里都能听到那刺耳的声音,格外的渗人。

    谢铮开车载着许建军跨进家门,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忙快脚走进屋子里。

    “咋样?”于春花看到儿子回来,赶忙给他倒水暖和身子,“路上还好吧?”

    “路上是没啥事,可帝都的风太大了,刮的和刀子似的,脸都要裂开了。”许建军赶忙喝着热茶暖和身子,“多亏了小铮去接我。”

    “明年干脆你开车回去吧,等我再买辆新的。”秦雪娟从厨房端着热烫进来,给两人放在面前,“快喝点姜汤驱驱寒,宁宁给你们熬的。”

    俩人也没犹豫,端起来大口大口的喝完,没多大会儿身子就暖和起来了。

    “不用!”许建军摇摇头说道:“我估计明后年就能来帝都了,上面和我透露的消息。”

    “真的?”全家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不禁大喜。

    许建军一个人在外面这都多少年了,现在终于有机会全家人团聚了,如何能不高兴。

    尤其是秦雪娟,双颊更是飘上两朵红晕。

    许建军也高兴的点点头,“这种事应该是假不了的,我这些年可是很拼命的。”

    “这可真是太好了,你们夫妻俩也分开好些年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老药叔捋着胡须笑的合不拢嘴,“这下子咱们一家终于能团聚了。”

    “可不是咋地,今晚多做点好吃的,小铮别走了。”于春花说着,起身颠颠的往厨房去准备晚饭了。

    闺女订婚的时候,许建军没回来,不过知道是和谢铮在一起,他也很放心。

    许建军没有私下里和谢铮说什么以后对他闺女好点之类的话,这种话说不说其实根本就没用,有时候你说了,婚姻该出问题的时候谁也拦不住,同样的,能幸福的话也不是因为你的三言两语。

    谢铮自小就懂事且有主见,许建军知道谢铮的性子,必然是不会让他闺女受委屈的,他也没必要开这个口。

    这小子从来都没有让人失望过。

    看到这一家子人,谢铮心里也很开心。

    晚饭后,许宁在厨房里收拾碗筷,谢铮在旁边帮她的忙。

    “陈倩雯成立了一家公司。”他突然开口说道。

    “哦!”许宁点头,“上辈子她就很厉害。”

    “那时候我们感情很淡,她的时间几乎都耗在公司里。”谢铮将盘子搁在碗架上,“她谈恋爱了,听陈老爷子说,陈倩雯很喜欢对方。”

    许宁对这个倒是很好奇,“对方是谁?”

    “杜远航。”谢铮笑道:“认识吧?”

    “……肯定认识。”许宁错愕的回到:“这可是后期娱乐圈顶顶有名的超级大腕。”

    “是啊,我也没想到,听陈乔飞说两人是自由恋爱,也是陈倩雯主动带回家的第一个男人。”谢铮的语调带着笑意,“没想到她喜欢这样子的男人。”

    想起几年前陈倩雯和她说的未来丈夫人选,杜远航还真的是非常的符合。

    “好歹陈家是军政世家,而杜远航只是个娱乐圈的,陈老爷子能答应?”许宁问道。

    谢铮道:“杜远航的爷爷曾是海军副参谋,如今父母都在总政歌舞团当领导,家事也很高,两家这是门当户对,陈老爷子没反对,听说婚期也在明年吧,应该比咱们晚,到时候应该能借到请柬,带你过去看看。”

    “好懊啊。”许宁兴奋的连连点头,“我能和杜远航要个签名吗?我特别喜欢杜远航演的嬴政,真帅。”

    “……”谢铮眯起眼睛看了眼身边的未婚妻,“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帅?不带你去。”

    许宁笑哭,她家老公不应该叫谢铮,谢三岁才对,真是够幼稚的。

    “他本来就长得帅,难道还不让人说啊,你没看他演的一统天下吗?秦王政真的是霸气无敌,而且演的非常牛,在新千年播出的,我当时觉得他和里面的丽妃简直天作之合。”

    谢铮也是看过的,当年这部剧可谓是红透半边天,而杜远航也红的一塌糊涂,几乎是走到哪里都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可惜这部剧之后就没有什么跨越了,再之后更是被崛起的年轻人挤掉,后期虽然偶尔也演几部电影,可影响力的确是大不如前。

    演电视他看的是内容本身,谁演的谢铮一般是不在乎,当然演技也是要关注的,不然他还真看不下去。

    “不过,上辈子的杜远航没结婚吗?”许宁突然问道。

    “好像是没有。”谢铮想了想后给出了一个答案,“据说是领养了两个孩子。”

    “这倒是很奇怪,铮哥,你说上辈子杜远航是不是也喜欢过陈倩雯?所以才有这辈子的缘分?”

    “不太好说。”

    杜远航是个很正派的人,而且好像也是有不少小姑娘喜欢这款的“大叔”,哪怕后来上了年纪,可是并不比年轻的时候逊色,现在的杜远航是小鲜肉,再过二十多年他就是老腊肉了,模样很端正,虽然不经常笑,可是言谈举止非常的有气度。

    因其身份和演技以及获得的众多奖项,杜远航是后期娱乐圈里难得敢公开炮轰小鲜肉的老腊肉,更难得的是那些脑残粉小姑娘得知自家的偶像可能就在杜远航的炮轰里挂名,却几乎没人敢在网络上明目张胆的挤兑杜远航,说他什么?嫉妒?自命清高?还是别的什么?

    或许之前许宁觉得明星,表面和暗地里的性格是不同的。

    但是现在看来,杜远航应该是个表里如一的人,不然陈倩雯和这个男人谈恋爱结婚,哪怕现在和谢铮五官,他应该也会看在上辈子的情分上,从中透露一点。

    既然没说,那就是认可杜远航的为人。

    好吧,许宁其实不追星,但是真的要说最喜欢的演员,也就这位杜远航了。

    想要签名!

    他的祖父是海军将领,难怪呢,扬帆远航。

    还真是贴切。

    话题的两位主人公,此时正在杜家聊天。

    杜远航现在还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鲜肉,演过不少电视剧,现在就特别的红了。

    他没有上辈子,所以不知道上辈子是否喜欢过陈倩雯,但是这辈子的杜远航却是喜欢她的。

    和陈倩雯是在机场认识的,当时杜远航从外地拍摄回京,和陈倩雯做的一班飞机,两人还是邻座。

    在飞机上聊了俩小时后,下飞机将陈倩雯送回了家,而陈老爷子和杜远航的祖父也是认识的,毕竟两人年纪差不多,又都是不对的高级将领,虽然算不得多熟悉,却也见过几次。

    看到他将陈倩雯送回家,就热情的留下他吃饭,杜远航没有拒绝。

    之后两人又偶遇了几次,聊的非常投机,两个人也就慢慢的走到了一起。

    杜远航喜欢陈倩雯,先不说外貌如何,主要是她的性格吸引了他,独立自强,而且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很耀眼的自信的光芒,言谈举止也非常的优雅大方,笑起来的时候更是璀璨夺目。

    认识一年半后,在杜远航茶不思饭不想了半年,他鼓足勇气约陈倩雯,向她表白心迹。

    幸运的是陈倩雯居然答应了,并且让他措手不及的是,当天中午就把他给带回了陈家,想家里人表明了两人的身份。

    陈家人得知后似乎都很赞同,这让杜远航为此懵懵然了好多天,才算是确定了下来。

    杜家上下对待陈倩雯也非常的喜欢,尤其是杜奶奶和杜妈妈两位,更是把陈倩雯当成亲闺女似的爱护着,每次陈倩雯过来保证是各种好吃的招呼着,连之前在家里备受疼爱的杜远航都要靠边站。

    “肚子还撑得慌吗?”杜远航看着她,抬手想抚摸对方的肚子,却到底是没好意思下手。

    陈倩雯看他那纠结的表情,忍不住笑的娇嗔,“当初你和我表白的时候,可是男子汉气概十足,现在这么缩手缩脚的做什么?”

    “我这可不是缩手缩脚。”杜远航的声线非常的迷人,长相自然也是俊美不凡的,不凡也不会是许宁唯一喜欢的演员,“只是觉得不合适,而且楼上楼下的都有人,奶奶和妈虽然会敲门,可绝对不会给你回答的时间。”

    “不会啊,我没见到这种情况。”陈倩雯噗呲笑道。

    “你是她们未来儿媳妇,肯定得在你面前端着架子,万一把你吓跑了,她们得哭死。”

    “才不会吓跑,你可是我选中的男人。”陈倩雯靠在杜远航的身上,他身上有种淡淡的檀香味,非常的好闻,每次闻到这种味道,她的心神就变得无比平静,“我性格可是很倔强顽固的,希望你以后别嫌弃我。”

    “怎么会。”杜远航轻声笑了,声音略低沉,震的人心脏都要躁动起来,“你什么性格这两年我再清楚不过了,我都能接受的了,我的性格完全能包容的住你。”

    “嘿嘿,我就知道。”陈倩雯一向是个独立自主的姑娘,但是此时靠在杜远航的身上,颇为的妩媚婉约。

    “明年谢铮结婚,你要去吗?”杜远航问道。

    “应该吧,到时候肯定会给爷爷发请柬的,我们全家应该都会到场,你呢?”

    “应该也会去。”杜远航道:“谢铮的婚礼,大概铮哥帝都的军界都要过去的,我爷爷以前好歹也谢爷爷一起作战过,家里还有两位二十多年前的照片呢,不过不会收礼金,咱们结婚也不能要礼金。”

    “你说得对,咱们也不差那点钱。”陈倩雯点头。

    临近年下,一场暴雪突然而至。

    等许宁睁开眼的时候,看看时间,再看看窗帘外朦胧的光,就知道必然是下雪了,不然这个时间外面的天色不会这么亮。

    掀开被子,捞起上面的薄毯披在身上,推开阳台的门出去,低头就看到后院里许锐正在和灰灰玩闹。

    灰灰今年也八岁了,据说狗的平均寿命在12岁,当然也有活的时间很长的。

    不过灰灰每日里吃的都是空间里的东西,寿命大概会很长,保守的说最少20岁,陪着许锐长大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此时一人一狗在下面撒开蹄子的折腾,大概是顾虑着家里人还没起床,倒也没有喧闹,就连灰灰也在小主人的劝阻下,只是发出几声呜咽声,但是看那样子就知道玩的别提多痛快了。

    其实许锐以往这个点还在被窝里,有时候睡懒觉早饭都不会起来吃。

    今天谁的朦胧的时候,灰灰就来蹭被子,将他给折腾行了。

    许锐捧着灰灰的脑袋揉了两下,想继续睡觉,谁料想灰灰咬着他睡衣的袖口就往外拖。

    等许锐打着呵欠坐起身,就看到半开的窗帘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顿时明白这家伙是想去外面踩脚印。

    这是许锐和灰灰经常做的事情。

    看着灰灰那兴奋的眼神,许锐也没心情睡觉了,换上厚衣服,俩伙伴就出来闹腾了,这眼瞅着在院子里扑腾了二十多分钟,明明很冷,可两位酗伴却丝毫不觉得,反而都要冒汗了。

    “啊呜……”灰灰第一个发现许宁,抬头冲着她低声叫了一嗓子。

    许锐顺着灰灰的视线,就看到自家姐姐披着毛毯,裹得和粽子似的站在阳台上看光景。

    “姐,下来玩玩啊?”

    “天还早,你们也玩了,回屋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许宁在上面叮嘱。

    “知道了。”许锐也觉得累了,揉了一下灰灰的脑袋,“走,咱们洗澡再睡会儿。”

    “汪!”灰灰欢快的跟在小主人身后,偶尔看到一块没有被踩到的地方,还会调皮的过去蹦跶几爪子,然后呼哧呼哧的跟在小主人屁股后面,它知道进屋就要洗澡,可是灰灰好像挺喜欢让小主人给他洗澡的,在身上抓抓挠挠的很舒服,关键屋子里也暖和。

    许宁回屋把自己塞进被窝里,捞起旁边的收音机打开,调到帝都广播电台听广播。

    里面这个时候正在播放歌曲,貌似从下半夜两点一直到早上六点半都是播放歌曲的时候,此时放的是梅艳芳的胭脂扣,许宁还是能听懂的,毕竟大学里也是有港城的学生。

    而且这个年代,正是港城娱乐最辉煌的时候,众多的电影,众多的歌曲,众多的气质美女。

    尤其是港城这个年代的美女都极具辨识度,几乎看一眼就能让人记住,不像以后很多的女孩子都是一张相似的面孔。

    她突然很庆幸爹妈给了她一张还算不错的脸,她不反对整容,毕竟女孩子都爱漂亮,她同样如此。

    只是想到医生拿着手术刀在自己脸上割开皮肉等等,就不寒而栗。

    怕疼。

    听着听着,她就再次睡了过去,再睁眼已经是七点半了,外面母亲正在敲门。

    “宁宁,起床吃早饭了。”

    “来了。”许宁去洗手间洗漱下楼,俩到楼下还推开弟弟的房门进去看了看,那小家伙还在被窝里缩着,灰灰则是在旁边的地毯上趴着。

    听到声音,灰灰抬头看了房门外一眼,见到许宁,起身冲过来,呜呜的蹭了蹭她的手掌。

    许宁好笑的揉了揉它的脑袋,“回去继续睡吧,给你们留饭。”

    “呜……”灰灰听到后,兴奋的尾巴摇成螺旋桨,然后送走了许宁,回到小主人床边继续趴着闭上了眼。

    回到前面,就看到爷爷端着一大碗粥从厨房出来,许宁赶忙上前接过来。

    “您大清早就起来扫雪啦?”许宁望着老人家,“您不用管的,我和锐锐上午就打扫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扫点雪又累不着。”老药叔哈哈笑道:“早上和你爸边聊天边打扫的,轻松着呢,都是你爸忙活的,我跟在后面随便扫扫。”

    “那还好。”祖孙俩进屋,就看到许建军在接电话。

    “宁宁,帝都总医院的一位韩院长打来的。”

    ------题外话------

    没有第三更,放到明天吧,我得去洗澡睡觉了,困成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