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装修进行式】
    许宁上前接过电话,和韩震聊了几句,脸色就变得有些凝重。

    “什么事?”挂断电话后,许建军问道。

    “从蓉城跑帝都的一场客车,在市郊发生车祸,接到了不少重伤患者,我得过去看看。”许宁边说边往外走,“你们别等我吃饭了,我不定几点回来。”

    许宁回房带上自己的包,和母亲要了车钥匙,开车往帝都总医院去了。

    不剩几天就过年了,医院里很多外地的医生有几个回家过年了,还没走的估计这个年是过不清闲了,有几个伤患的病情很重,韩震那边就给她打来一个电话。

    许宁有能力,自然也乐意去帮忙,最后还是有薪水拿的。

    从家里开车过来,在医院里停好车,下车后就看到此时医院有些乱,来来往往的移动病床医院里进进出出,呻吟声,以及哭喊声充斥着整个医院。

    走进大厅,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混合着生理盐水的味道,让人胸口有些发堵。

    这辆车是从帝都返回蓉城的,早上刚跑到市郊,就和一辆大型集装箱车发生碰撞,车上四十多名乘客全部都收到了轻重不一的伤害,其中受伤最厉害的是左侧后方的乘客,因为司机急速打转方向盘,以至于车位和那辆大型集装箱产生剧烈的碰撞,致使这辆客车的车尾破烂不堪,有两位乘客当场死亡,其中重伤的不下十人。

    “许医生,医院里的几位医生正在手术室,请跟我这边走。”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看到许宁,急匆匆的上前和她说了一句,带着她就往楼上跑。

    许宁抬脚快速跟上,可以不去听医院里充斥着的哭喊声,这样会影响她的心情。

    从早上一直到下半夜两点钟,许宁除了在下午随便吃了点东西,其余的时间都在手术室里。

    等最后一位病人手术结束,许宁整个人几乎都虚弱了,差点没倒在手术室里,还是身边的姑娘抬手搀扶了她一下。

    今天她做了四台手术,一位是颅骨骨折,还有一位是胸腔被压塌伤及内脏,一位小腹左边位置被割裂,幸好没有伤及脊椎和巧妙的避开了重要的脏腑器官,另一位是怀胎五个月的准妈妈,孩子自然是保不住了,好在大人被许宁给拉了回来。

    这次事件电视台也跟踪报道了,集装性司机因为车体坚固,并没有收到太大的伤害,只是磕破了脑袋,有些脑震荡。

    手术结束后,许宁只觉得饿得头晕眼花,和身边的一个年轻的男子交代了一声,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前面楼的食堂去了。

    走到大厅的时候,这里还有人在等待着,有记者也有交管部门和公安部的人。

    “殷伯伯?”许宁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上前和对方打了声招呼。

    殷守城抬眼看到许宁,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过来帮忙做几台手术。”许宁想到殷守城是公安部长,也就不奇怪他出现在这里了,哪怕帮不上什么忙,人在这里就是一种态度。

    “怎么样,还顺利吗?”他从上午过来,中途去现场看了看情况,晚饭后过来就没有离开。

    这次的车祸很严重,临近年下发生这么严重的交通事故,必然是要严肃处理的。

    “手术很顺利,也都转到加护病房了,这两天先观察一下情况,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许宁说了声,又问道:“您饿不饿?”

    “我刚才吃过宵夜了,你快去吃饭吧。”

    “好,那我不打扰您了。”许宁点点头,揣着衣兜往后面的大楼去了。

    她真的得多吃点,这个时间家里人应该都睡着了,自己也懒得回去做饭,在这边凑合凑合就可以。

    来到食堂,这边的饭菜还都是热的,毕竟今天医院里忙翻了天,食堂里也都是24小时供应热菜热饭的。

    许宁打了一荤一素和一道番茄汤,在角落的位置坐下,一个人慢悠悠的吃着。

    两位院长和三位主治医生现在都还在手术室里面没有出来,他们接手的是最严重的病人,目前最严重的一位病人已经进行了快八个小时的手术,现在手术还没结束。

    这一天真的是精疲力尽。

    “”许宁精神不济的吃着饭菜,却看到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姑娘来到了许宁这边,正瞪着大眼睛盯着许宁,或者说是盯着她碗里的饭菜。

    看小姑娘的穿着打扮,以及额头上缠着的绷带,大概是患者的孩子。

    “饿吗?”许宁扭头笑着问道。

    小姑娘舔舔嘴唇,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再摇摇头。

    她站起身,轻笑着对小姑娘道:“在这里等着,姐姐去给你买点吃的。”

    去食堂口给小姑娘打了两个菜一个面片汤,然后一个小花卷回来,放到小姑娘面前。

    “吃吧,吃完了才能去照顾家里人。”

    小姑娘闻着面前饭菜的香味,犹豫的好一会儿,才抓起花卷咬了一大口。

    “谢谢姐姐,你是医生吗?”小姑娘望着许宁身上的白大褂。

    许宁点点头,“是。”

    “那你看到我妈妈了吗?”她咬着嘴唇问道,“我妈妈叫孙淑芬。”

    这个名字许宁当然知道,患者病例上有,而孙淑芬的手术也是许宁做的,她就是那位孕妇,可惜了五个月大的孩子。

    “知道。”她点点头,柔声安慰着小姑娘,“你妈妈会没事的。”

    “谢谢姐姐。”小姑娘露出一抹可爱的笑容,低头扒了一口面片汤,然后边咀嚼边说道:“我叫林小梅。”

    “很好听的名字。”许宁边吃饭边和这个小姑娘聊着。

    吃完饭,两人结伴去吧餐盘放到洗碗槽里,领着林小梅往前面住院部去。

    在食堂门口,碰到了韩震和几个人过来,看脸色就知道,体力也是到了一个极限。

    “许宁。”韩震看到她,露出一抹颇为虚弱的笑,“你那边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目前都在加护病房。”许宁笑道:“我把这个小姑娘送到病房就回去,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吧。”

    “这次谢谢你了。”韩震由衷的道谢,“年下医院里的医生回去了不少,主要是谁也没想到能发生这种事情,我和钟院长各自做了两台手术,可还是有一位病患没有抢救过来。”

    “你们也都尽力了。”许宁安慰道。

    钟院长长长的叹口气,“我们是知道尽力了,可是病人家属却不一定会这么想。”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压抑,还是韩震回过神来,勉强笑道:“已经下半夜了,许宁不如在医院里的职工宿舍休息一晚吧,天亮再回去。”

    “我没关系的,开车回家的力气还是有的,若是天亮还需要我帮忙我倒是能留下来。”

    “手术结束,余下的看护工作我们这边还是有人手的,还是要谢谢你。”钟院长也是不好意思一直麻烦许宁。

    分开后,许宁把林小梅送回病房,出去后巡视几位刚手术后的病人。

    其中孙淑芬那边已经醒了,她是许宁今天的第二个手术病人。

    推开门进去,孙淑芬看着许宁,她记得是这个很漂亮的女医生给她做的手术。

    虽然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可是孙淑芬知道这并不是许宁的错,事实上在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她就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许医生。”孙淑芬靠在床头上,“今天谢谢你了。”

    “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许宁上前给孙淑芬检查了一下,“明天在这里继续待一天,后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孩子没有了是很可惜,但是你的身体修养好了,还是可以再怀孕的。”

    孙淑芬脸色苍白的点点头,“许医生,我,我这个孩子是男是女?”

    “是女儿。”孩子五个月了,是可以看出性别的。

    孙淑芬听到是个女儿,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松口气。

    本来她膝下就有一个女儿了,虽然婆婆心里有些不高兴,可到底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平时倒也没苛刻,若是这一胎还是个女儿,估计她在婆家的日子就难熬了。

    但是孙淑芬心里还是非常难过,毕竟这个孩子陪伴了她五个月,这突然就没了,心里感觉一下子就空了。

    “现在男女平等,女人也能撑起半边天,像我现在,不就是个医生吗?”许宁柔声安慰着孙淑芬,“肚子饿了的话,可以按下这个呼叫按钮,忽视会给你准备饭菜的。”

    “我知道了,还是要谢谢许医生。”孙淑芬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是的,不管儿女女儿都是她的孩子,谁也没规定女孩子就不能有出息,就像眼前的许医生,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可不比那些男医生差。

    给她掖了掖被角,“你的女儿林小梅在普通病房507,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她只是额头擦伤,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今年过年你是要待在医院里了,为了身体着想,不要急着出院,调养的差不多再说。”

    “谢谢。”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换下白大褂,许宁开车回家了。

    家里人知道许宁今晚不定什么时候回家,也没有熬夜等她。

    回到家折腾了快一个小时,她才钻到被窝里睡过去了。

    再睁开眼已经是中午快十一点,后院很安静。

    起床洗漱,就这么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蓝色的大喇叭牛仔裤往前面去了。

    许宁其实不太喜欢穿喇叭裤,但是这可是现在很流行的,而且这种裤子一直流行到新千年。

    过年的时候她也是买的一条新牛仔裤,同样也是喇叭裤,她想着到时候改一改,改成铅笔裤,不然总觉得寒风呼呼的从喇叭裤脚里往骨子里钻。

    “宁宁晚上几点回来的?”许建军招呼女儿过来坐下。

    许宁刚睡醒,全身无力,歪倒在沙发里,有气无力的打了个呵欠,“下半夜三点钟左右,回来后就睡到现在。”

    “困得话你就继续睡,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起。”许建军很心疼闺女。

    “快过年了,你们整天忙我倒是偷懒睡觉,哪里好意思。”伸手挠着灰灰身上的毛,“爸今年出来十五回去?”

    “我初六就得走,单位初八上班。”许建军实际上在家里就能呆十天,这几年一直都是这样,平时也没有长假,想念家人也是回不来的,“不过过完年你结婚的时候我肯定要回来,也是住不长的,顶多两年爸就能来帝都上任,到时候就不用两地相隔了。”

    许宁抿唇笑道:“到时候你可是不到五十岁就做到京官了,很厉害呀。”

    “爸这算什么厉害,很多大学生毕业后就留在帝都的政府部门了。”许建军倒是不觉得委屈,至少一步步的上来,比之那些只留在帝都的大学生来说,经验是自己的。

    看看现在的总统,都有在外地担任主要领导职务的经历,他是压根没觉得自己能做那么高的位置,但是这样一步步的走上来,成就感可是很足的。

    年后,许宁就开始着手新房的装修。

    张梦跟着许宁来到新房,看到这么大的空间,可是羡慕的不得了。

    虽然设计图上知道房屋的空间很大,却不如亲眼看到来的吃惊。

    “许宁,谢大哥还真的是牛气,居然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

    屋子里的装修工人已经开始忙活了,虽然现在天气还有点冷,可是许宁给的工钱比较多,如今也是二月份了,利用俩月装修完,开年就能赚上一笔钱,这就是开门红。

    “我也没想到他能买这么大的,在我看来百八十平房也足够了。”

    “我是想着到时候在魔都买套六七十平的小房子,可惜现在没钱,等过几年看看,手里有钱就赶紧买,现在的房子是越来越贵了。”张梦还真的担心以后买不起。

    “那你加油吧,以后多买几套等升值也行,趁着升值之前可以先租出去,租金也够你吃喝的了。”

    “这个方法不错。”张梦点头,“可惜啊,我现在一套都买不起呢,还多买几套,那都是钱啊。”

    俩人在房子里转悠,盯着装修工人忙碌,很多的细节,张梦也都写在了设计图上,哪怕过几天她回去,许宁自己也能看得懂。

    至于家居之类的,现在还没有定做好,至少也要等到五月份才能送到,半个月的时间足够装修好了。

    公共洗手间的面积不小,采用的是干湿分离,浴缸是嵌入式的,很浪漫也很宽敞的椭圆式按摩浴缸,价格超贵,但是许宁试过,非常的舒服和享受。

    洗手台也被张梦设计的非常具有美感,地面也是浅浅的凹凸式鹅卵石,赤脚踩上去必定很畅快。

    厨房和客厅是相通的开放式,厨具和家电也都是国际名牌的,并非许宁崇洋媚外,而是这种厨具和家电都是母亲为她选的最好的,至少国内目前这些还未达到很高的标准。

    客厅的落地窗角落有一个很小的吧台,三间卧室都很宽敞,书房的面积也不小,目前还都只是个轮廓,装修起来的话就好看了。

    在这边停留了一个礼拜,张梦就和许宁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还有半年的学业,结束后就能开始自己开工作室了,回去还有很多的事情忙,并不比许宁轻松多少。

    未免装修出现纰漏,许宁一直都在新房里跟进,厨房里双开门的大容量冰箱和烤箱都是嵌入式的,所以在厨房装修过半的时候,一些厨房用具都送了过来。

    最开始可能天气关系,这套楼里并没有多少户装修,等进入三月份,整栋楼都变得吭哧吭哧的,几乎有过半的户主开始了新房装修工程,每天电梯上上下下的,楼底下更是有不少的货车来往,非常的热闹。

    许宁是在三月底看到对门开始装修,住的人她认识,是一对明星夫妻,男的在多年后是娱乐圈的大亨燕云西,女的是后期的国际影后秦虹,两个人是圈内出了名的模范夫妻,后期育有一个儿子,可惜儿子是个花花公子,经常和一些圈内的流量小花传绯闻,倒是燕云西夫妇比较低调。

    “你好!”许宁在电梯门口等谢铮,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以为是谢铮,却不想映入眼帘的是这两位。

    她并不认识燕云西,主要是知道秦虹,才知道燕云西的。

    见对方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许宁笑着点头,“你好,你们是住在对门吗?”

    “是的。”秦虹和丈夫走出来,“我叫秦虹,这是我丈夫燕云西。”

    “我叫许宁。”双方握手,“你们家要开始装修了?”

    “是啊,今天先过来看看,明天开始装修。”秦虹和她站在电梯口聊天,一梯两户就是这点好,遇到好相处的邻居,生活也会变得愉快起来,“你们家已经开始了吗?”

    “对,已经装修半个月了。”许宁点头,“我认识你的,前段时间你出演的知青电视剧上映,我很喜欢你演的王玉华,就是命运太苦了。”

    燕云西看妻子和邻居聊的很投入,打了声招呼,“你们俩在这边聊着,我开门去转转。”

    “好!”秦虹笑着和丈夫点点头,“许小姐是做什么的?”

    “我在宁瑞广场开了一家药膳馆,叫念归堂,不过准备等到婚后再开业,届时你可以去看看,可以用美食调理你的身体。”

    秦虹听闻很是感兴趣,她是娱乐圈里的人,这张脸和身材就是她在圈里的保障。

    ------题外话------

    铮哥:老子的婚礼快到了。

    15282878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