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人生赢家】
    “妈,咱们再开发一个产业吧。”许宁将车子驶进胡同里,在家门口停下。

    秦雪娟汗颜的看着闺女,“你还真是想把你亲娘给累死啊?”

    “钱反正都是赚,咱们不赚别人也就赚了,我觉得还是咱们自家赚了的好。”许宁一本正经的说道:“至少我们家产品的质量不会出现问题,可若是别人家谁敢保证?而且我说的是化妆品行业,这可是妥妥的暴利。”

    “可是化妆品领域咱们什么都不懂啊。”秦雪娟自然也想多赚钱,可不能因为这个行业赚钱,你就一股脑的扎进去。

    许宁想做就自然会往好里面做,好歹她也是学医的,而且还怀揣着空间这一利器,她暂时没打算要将摊子铺的多大,至少先走小而精的路线才是稳妥的。

    “别忘记你的女儿是学什么的。”许宁等母亲将门打开,把车子开进去,“中西医方面我都有经验,而且医学方面的职业证书也都考到了,目前想着先开一家实验室。”

    “要多少钱?”秦雪娟知道女儿的脾气和性格,既然要做必然是不会拖泥带水的,而且还会力求做到最好。

    许宁沉吟片刻,“不用,下个月初我去俄国参加葡萄酒拍卖会,到时候手里就会有钱了,足够,您公司的钱就别动了。”

    秦雪娟想想也是,其实女儿的葡萄酒庄每年的利润就是惊人的,首先酒庄不需要自己栽植葡萄。

    “不过,酒庄附近有空地,我还是建议种些葡萄,哪怕是不用那些葡萄酿酒,至少也会好看点不是?”

    “很浪费钱的。”许宁说道:“到时候还要请人,心力劳力都少不了,那些葡萄咱们用不上,种了也没什么用。”

    “话是这么说没错。”

    “而且我也不想咱们酒庄生产出了现在的品质的葡萄酒,以后还要做低质量的,那会对品牌效应造成冲击的。”

    许宁考虑的多,秦雪娟也不再说什么。

    她提的都是稳妥的建议,但是稳妥不代表就是最好的,况且这个稳妥只是自己心里的安慰,而非对生意上。

    而且许宁觉得自己开一家化妆品公司的话,至少还可以为大学毕业的学弟学妹提供一些就业单位,哪怕最开始数量不会太多。

    次日上午,许宁开车去了谢铮的部队。

    今天过来去递交政审材料的,许宁现在没有单位,她找的是居委会给开的证明。

    递交材料后,部队政治处还要进行核查,这个就不需要许宁担心了,她的材料没有任何虚假,而且家里也没有外国亲戚,不然真的要挺麻烦的。

    虽然许宁之前去美国留学三年,可是学成后就回国了,比起别的留学生毕业后留在国外甚至移民,许宁的做派让政审领导非常的待见,主要是许宁的简历非常的漂亮,而且还是党员呢。

    部队餐厅里,一身英姿勃发的谢铮和身穿红色长袖格子连衣裙的许宁面对面坐着用午饭。

    两个人就好似天然的发光体,只是坐在那里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谢铮的出色,部队里的人都非常的了解,可是他的未婚妻却是第一次见到。

    有关谢铮未婚妻的事情,部队很多人并不清楚,但是高层的领导却对许宁非常的熟悉,自小虽然很调皮,可懂事后就全面发力,被称为天才。

    中考以全县第二考入高中,高考以全国高考状元进入帝大医学系,两年学完五年的本科学历,三年归国已经是医学博士学位,而且精通九国语言,回国后很过政府部门都招揽过许宁,可她却自己开了一家药膳馆。

    其父亲是先进政府干部,母亲是优秀企业家,虽然祖母曾经是地主成分,可是现在这个年代,放眼望去遍地都是地主,谁还会在乎这个。

    这一家子妥妥的都是人生赢家。

    原本觉得许宁攀上了谢铮,现在瞧着,人家两个明明就是门当户对,而且自小还是青梅竹马。

    天底下怎么就这么牛逼的情侣,还让别人怎么活?

    “我有一个月的婚假。”谢铮给小媳妇夹了一筷子蒜薹肉丝,这姑娘是小鸟肠胃,吃的饭少的可怜,可身材却非常的标准。

    此时穿着合身的红色格子连衣裙,露出半截白皙的小腿,脚上是一双四五公分高的时尚高跟鞋,再加上她的个子纤细高挑,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让人迷醉的光芒。

    就看周围那不断投射过来的眼神,谢铮心里很不痛快。

    他似乎忘记了,平时自己和同事来餐厅的时候,别人看他的眼光也是很灼热的。

    许宁刚要喝汤,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呐呐问道:“铮哥婚假这么长?”

    “你嫌长?”谢铮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睛,“嗯?”

    “不是。”许宁赶忙解释,“我还以为部队很那个什么,婚假顶多一个礼拜什么的。”

    “一个月,想想你准备去哪里玩,我带你出去走走。”谢铮拿起帕子给她擦拭了唇角的汤渍,“出国是不行的。”

    许宁点头,这个她还是懂的。

    现役军人因私出国,需要的手续繁琐而漫长,各种审核。

    若结婚想出国度蜜月,这些手续也足以让你折腾到崩溃,真的不如在国内玩玩,至少国内山清水秀的地方还是非常多的。

    不过许宁想着得空她会和张梦一起出国旅游,至少这辈子也要去一趟普罗旺斯,看看埃菲尔铁塔,再去世界几个国家感受一下热海风情,游览一番马尔代夫。

    和谢铮低声说着自己的计划,她笑道:“妈在海城买了一块海边的地产,我觉得可以做成旅游度假区,虽然马尔代夫的海真的是漂亮到了极致,可是咱们这边也不算差,好好的计划一番,也会取的不错的成果。”

    “好!”谢铮被她那眉眼弯弯的俏丽模样勾的心尖发痒,“只要是国内,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

    旁边用餐的人此时心脏狂跳,不论男女,都是第一次看到谢上校笑的如此温暖,简直能把人的心给化了。

    啊啊啊,羡慕死许宁了。

    午饭后,谢铮在部队门口送走了许宁,接下来的事情他自己就处理了。

    新家的一应物件好歹在四月底全部都准备完毕,看着眼前奢华大气的新家,许宁心里蜜一样甜。

    这里以后就是她和谢铮的家了,在下个月就可以住进来。

    以后他们会在这套房子里生儿育女,她也会为谢铮洗手做汤羹。

    着锁匠换了新的锁头,许宁在五月二号,和维克托夫妇坐上了飞往俄国的飞机,去参加今年在俄国举办的全球葡萄酒拍卖会。

    他们这批红酒的运送交给了货运列车,其实许宁想着真的不如放在空间里合适,但是维克托夫妇对这批酒那是格外的看重,全程都是他们夫妻俩管理的,许宁虽然有着完全的话语权和决策权,可是这种权利也不是随便乱用的。

    从帝都飞往此次拍卖会所在地圣彼得堡大约要十个小时,许宁有很多的时间在飞机上休息。

    三个人定的都是头等舱,唯独让许宁遗憾的是这个年代的飞机餐是比不上火车餐的,不过她还是一点不剩的吃掉了,浪费可耻,她不会做这种事情。

    坐在许宁身边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一身西装很是气派,对于飞机餐连碰都没碰。

    她不是那种健谈的人,吃过餐喝了一杯水后,就靠在座椅上睡着了,身边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而且就算是有,至少在飞机上,几乎不会发生那种财务失窃的事情来。

    从上午九点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路,等飞机抵达圣彼得堡的时候已经是临近晚上八点钟。

    三人在提前预定好的拍卖会附近的酒店住下,明天再去拍卖场转转,一般拍卖就会是三天的时间,第一天是熟悉各种拍品以及品酒会,第二天进行拍卖,第三天则是有晚宴。

    许宁没打算在附近闲逛,她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懂俄语,可是出门也是人生地不熟的,再说她现在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这次不是来旅游的。

    3号上午来到拍卖会场,这边已经是人头攒动了。

    拍卖前的准备都是拍卖商和拍卖场的人,很多同行业之间的人都会进行一些有关红酒方面的交流。

    这次来参加拍卖的几乎都是外国人,其中以法国人居多,而华夏人非常少,许宁的出现倒是挺吸引人眼球的。

    “宁!”一道低沉性感的嗓音飘过来。

    许宁循着视线看过去,发现居然是伯纳德。

    “伯纳德先生,好久不见。”她笑眯眯的和对方握手,“这段时间还好吗?”

    “哈哈,非常不错。”伯纳德简直好的不得了。

    他的出现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看到世界超一流的品酒师居然对一个华夏姑娘如此的热情,原先只是打量的眼神,现在则是变成了探究。

    再看到和许宁在一起的维克托夫妇,很多人心里就明白了,这位姑娘应该就是宁瑞酒庄的主人了。

    能被伯纳德以满分赞誉的葡萄酒,作为同行自然是想品尝一番的。

    这个行业很平和,只因为葡萄酒似乎有一种上流绅士的味道在里面,既然是上流绅士,就自然不能做下流无赖做的事情。

    你的酒酿造的好喝,我们只会敬佩,而不会从中诋毁,他们都是庄园主,做不出诋毁红酒的事情。

    好喝就是好喝,红酒的价值不会因为你这个庄园主的品德而打折扣,但是若你配不上红酒的品质,自己首先就会感到羞愧。

    四个人走到角落的位置坐下聊天。

    许宁盈盈一笑,“我觉得一箱酒的起拍价最少也要在十万美金,伯纳德先生的意思呢?”

    伯纳德被这个数字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我就是要和你说这件事。”

    十万美金一箱,这个价格还只是起拍价,对维克托来说的确是很不便宜了。

    但是他们一箱酒是十二瓶,其中里面还有两瓶干白,每瓶平均的价格接近一万美金,这价格自然是不便宜的。

    维克托夫妇此时震惊了,他们自然知道这款酒有多么的好喝,可是这个价格真的很不便宜了。

    “几年前,一瓶罗奇酒庄特殊保存了一百三十多年的红酒拍卖出了22。5万美元的高价,在我看来,那瓶红酒是不如我们酒庄的红酒品质好的。”许宁看着伯纳德,“相信伯纳德先生已经发现了我们酒庄红酒的好处,我这个价值其实真的非常便宜了。”

    伯纳德再次点头,那一箱宁瑞红酒他喝完了两瓶,伯纳德是对这款红酒最有发言权的,而且在看到自己身体变化的同时,他还将这款红酒送到了麻里大学进行了化学成分的研究,得出的结果是震撼的。

    红酒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这点已经是得到证实了。

    可宁瑞酒庄的红酒比起别的红酒功效更加的显著,伯纳德就是最好的受益者。

    若仅仅如此,这款酒也不能说明什么,这半年多,伯纳德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居然变得年轻了,这种年轻最开始他以为是心理上的,之后去医院做了全面体检后发现真的不是感觉,而是事实。

    也正是因为如此,伯纳德才让以为麻里大学的教授同学做了一番研究,得到的结果真的非常震撼。

    在这款红酒里面含有异常活跃的抗氧化剂,延缓衰老的同时还能促进细胞再生,这真的是非常神奇。

    而他也准备在这次拍卖会后,将这款酒的特殊效果发布到杂志上,相信以他的名望,这款酒必将更加的尊贵。

    十万美元一箱,这个价格在它的效用下一点都不贵,若是庄园里有葡萄园的话,首先其成本就要过半,其次四年时间的窖藏,其实价格真的不高。

    “这次你带来了多少?”伯纳德现在觉得当初三万美元得到一箱红酒,真的是占了大便宜了,如今想来他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一百五十箱。”许宁说道:“这是我参加的第一次红酒拍卖会,之后会全权交给维克托叔叔,主要也是来见识一下,之后将会在美国法国英国和港城举办的另外四场拍卖会,我就不去参加了。”

    “现在经济市场日渐繁荣,相信再过十年,宁瑞酒庄的品牌将会更加的了不起。”伯纳德感慨说道:“这辈子能品尝到这样一款红酒,也算是不枉费我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了。”

    维克托夫妇听到这番话,心里都特别的震惊,能让世界首席品酒师说出这番话,足以说明他们这款红酒的优秀。

    许宁不担心这一百多箱的红酒卖不出去,前面有伯纳德的推荐,后面有品酒会,甚至只凭借伯纳德的名望,他们家的红酒足以拍卖出天价。

    这就是名人效应。

    品酒会当天,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纷纷涌入宴会厅。

    许宁既然想接触这个行业,自然也是要来这里走走看看,顺便品尝一下别的酒庄的红酒。

    宴会厅内女士也很多,有的是以拍卖者出席的,但是更多的则是作为女伴出现在这里。

    许宁则是跟在了维克托夫人身边,她还想向这位品酒师多学习一下。

    品酒会的现场并不喧闹,很多人都是在低声交谈,绝对没有人将平时的坏脾气搬到这种地方来。

    许宁跟在维克托夫人身边,一边品尝一边听着她的品评,而许宁再根据对方的品评细细的回味,倒也能领悟出一点东西。

    其实今天来的人,最想品尝的就是宁瑞酒庄的红酒,被伯纳德品评为满分红酒,红酒爱好者谁不想喝一口尝尝。

    只是还未开始品尝,在刚刚倾倒出来的时候,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味道就已经让人迷醉了。

    最终的结果许宁不关心,她只是想看看自家的红酒能达到一个什么程度。

    在任何年代都不缺少富豪,现在这个时代,很多时候谈判桌上放的是红酒,而非白酒。

    尤其是跨国企业的谈判更是如此。

    拍卖会的场面很激烈,宁瑞红酒有单箱拍卖的,也有十箱拍卖的,其价格真的是异常激烈。

    最开始可能喊价还是很平和的,等到越来越少,这价格也就飙升的迅速。

    最高的一箱红酒以102万美元被一位法国葡萄酒庄园的主人得到,这次拍卖会许宁到手了接近五千万美元,真的是无本万利了。

    拍卖会抽掉一部分费用,回国后还要缴纳一部分费用,她手里至少也能得到四千万,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当然比起在拍卖会场上拼命为了红酒撒钱的国际富豪,许宁这也是小巫见大巫。

    其中一位顶尖富豪就是在这场拍卖会就洒出了差不多六千万美元,其中的二十箱宁瑞红酒被这位顶尖富豪得到。

    还有其他品种的红酒,对方也是拍下了不少。

    听身边的伯纳德告诉她,这位顶级富豪叫格里诺,是英国最大的酒店业老板,这点钱在对方眼里并不算多。

    好吧,许宁能说什么,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四五个亿甩出去,人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魄力,她是无法感受的到的。

    15283677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