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新婚倒计时】
    拍卖会结束,许宁怀揣着巨款返回帝都。

    而此时距离她大婚的日子只有十天。

    许家和江家现在都为这对新人忙的脚不沾地,而许宁也开始着手请柬的事情。

    张梦那边许宁亲自给她挑选了伴娘礼服,殷恪自然是黑西装。

    虽然距离毕业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最好朋友大婚的日子,张梦是肯定不会缺席的,伴娘的任务可是很重的。

    婚庆公司也已经早就预定好了,婚纱也已经运抵家里,许宁试过非常的合身,而且婚纱也非常的漂亮。

    喜酒喜饼也都不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和谢铮去拍摄婚纱照。

    让许宁意外的是,婚纱摄影师居然是维克托夫人帮她从国外请的顶尖摄影大师布莱特。

    布莱特的厉害许宁也是有所耳闻的,是当今世界第一时尚杂志时尚周刊的御用摄影师,刚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取的如此傲人的成就,他的摄影技术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

    在十二号这天,布莱特就带着自己的团队和谢铮许宁碰面,然后一行人踏上了旅程。

    这次婚纱拍摄预计用四五天的时间,长城,九寨沟,海城无垠的海边等等都将会留下他们的身影。

    而许宁在拍摄期间也和布莱特进行了沟通,她对自己的婚纱摄影集还是有独特的想法的。

    布莱特听到许宁的意见,也是既震惊又惊喜,只因为许宁的很多意见都给了他无限的灵感。

    因为无法去国外拍摄婚纱照,所以需要做很多的后期,作为顶尖时尚杂志的摄影师团队,后期是难不倒他们的。

    谢铮这几天可谓是备受煎熬,每晚和媳妇睡在一起不说,白天还要忍受着她那张艳丽夺目的面孔。

    璀璨耀眼的笑容,曼妙诱人的身段,一颦一笑都不断的消耗着布莱特手中相机的胶卷。

    布莱特在这期间无数次激动的说着许宁非常的有镜头感,甚至还邀请她能做自家时尚杂志的封面。

    可惜许宁不认为自己是时尚圈的人,自然很礼貌的拒绝了,布莱特也没有勉强。

    其实四五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够,可惜两人之前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好在婚礼现场只需要十来张放大的照片就可以,至于相册等布莱特什么时候做好都可以。

    这几天,许宁换了二三十套礼服,各种款式的都有,每一件礼服都能让这对新人穿出甜到掉牙的幸福味道,而每一件礼服也都能让许宁穿出仙气十足的气质。

    拍摄完婚纱照,许宁从里面挑出一张照片,让布莱特先帮忙做出来,她准备拿着这张照片去找人做邀请函。

    在第二天上午,布莱特就将这张照片送给了许宁,其中还有十几张是他们连夜挑选出来放大的,用作婚宴现场。

    这个年代只有邮局,没有快递,不过许宁也没有远距离的朋友,至于高中初中的老师,现在即将面临着考试,许宁也没有请他们来折腾,同学也就是和张梦的关系很不错,大学几位室友自然是邀请了,毕竟陆佳佳和张晓敏已经分配到了央视工作,而李雨薇目前还在帝大读书。

    医学院的老师也邀请了,其他的人都是铮哥那边的,宁瑞地产合作的很好的生意伙伴母亲那边处理,张梦不需要邀请函,她毕竟是伴娘。

    有的人若是没有邀请,那就是平日里相处的不算特别好的,也没必要费劲。

    宁瑞酒店最奢华的宴会厅内,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的忙碌着。

    尤其是看到这对新人的照片,所有人都觉得这俩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完美的婚纱照,每一张都是艺术品。

    谢铮的婚假从五月十号到下个月十号,一个月的时间。

    “哎,没想到你居然最先结婚了。”殷恪躺在谢铮房里,呜呼哀哉的喊着。

    “墨哥不是已经结婚了。”

    “我哥不算,咱们这同龄的。”殷恪翻滚了两下,“你说我怎么就找不到媳妇呢?”

    “你太挑。”谢铮道。

    殷恪摇摇头,“还真不是,主要是我不知道该找个什么样子的,看看咱们这个圈子,还真没几个能让人放心娶回来的姑娘,你是占了大便宜了,有个青梅竹马,我也想要。”

    “说起来,你真没遇到喜欢的?”谢铮略微有些好奇。

    殷恪脸色一变,然后嘟囔着:“之前遇到一个,可是家里人说门不当户不对的。也接触过一段时间,我发现她太自卑,有点事儿就和她同乡的几个女孩子说,好几次还和他们那边的一个出身差不多的男人走的太近,若是单纯的自卑,我或许还能帮她,可她宁肯和别的男人私下里说,也不和我直面探讨,我可不能接受。咱们这样的家庭,结婚也不是那么自由的。”

    “婚姻别将就,不然婚后会非常累的。”谢铮说道。

    “我知道,所以接触了几次就再也没心思了。”殷恪闷哼一声,“我也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就不顾一切的,凡事理智点好,现在我还真做不到那么自私,但凡我稍微有点出格,人家说的只会是我祖父和父母,也没必要因为自己的一段感情,闹得家里不得安宁,他们也没对我的感情指手画脚,只说家庭差不多,人品性格没问题就行。”

    “那你之前怎么看上那个女孩子的?”

    “一开始觉得缩手缩脚,说话很小声挺有意思的。”

    谢铮嗤笑:“想换口味倒也不算什么,但是别随便就把自己的婚姻给交代出去,你现在好歹也是在机关单位上班,以后早晚是要带着她参加各种活动的,夫妻一体,这种性格不适合做殷家的媳妇。”

    “若是许宁呢?”

    “我能护得住她。”谢铮回答的很自然,“现在谢家就剩下我一个,在我没有很高的成就时,别人不会过分的关注我,你不一样,殷家现在的地位是他们拼命流血换来的,你代表的也不仅仅是你自己,殷老爷子身强体健,你们殷家就是众多人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能被圈子里的人谈论,家族给你庇护,你自然也要护着家族,也不要求你的妻子多么的厉害,至少言谈举止也要有最起码的态度。”

    “像宁宁这样的?”

    “你知道就好。”

    因为自卑,就将殷恪的事情和身边的朋友商量这没什么,可是居然还找同乡的男人讨论,这个谢铮就是很看不惯的。

    和女友讨论这个没什么,你和一个男人有什么可讨论的?

    在谢铮看来,这不是因为自卑而讨论,完全可以说是虚荣心在作祟。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自卑的同时本身就说明了你自身的问题,但凡你性格坚定洒脱,何需要自卑?

    既然做不到洒脱坚定,殷恪放手是对的。

    当然,若是他的小媳妇自卑,他会用一万分的热忱去呵护这个姑娘,别的女人可不是许宁。

    嗯,他就是这么双标,咋地吧。

    殷恪是他的哥们,他自然不会看着殷恪受委屈。

    许宁是他的宝贝媳妇,他更得拼命的护着疼着。

    感情方面,他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可是宁宁,天底下就一个啊,不够分。”

    “你皮痒。”谢铮声音染上冷色。

    殷恪贱兮兮的笑道:“不痒,就是想皮一下。”

    21号一大早,谢铮开车来到了许家,来接心爱的姑娘去登记。

    许宁也很早就起床了,知道今天要去上谢铮家的户口本,昨晚一夜没怎么睡好。

    来到客厅看到坐在这里的谢铮,她的脸上飞起两抹红霞,“来多久了?”

    “不到五分钟,你都准备好了?”谢铮起身问道。

    “好了!”许宁拍拍自己的包,“咱们走吧。”

    “好!”

    两人和许家人道别,被几位长辈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目送着出门,一直坐在车里,许宁才放松下来。

    “他们的眼神”许宁纠结片刻,后说道:“真渗人。”

    “等我们的孩子结婚时,咱俩的眼神差不多也应该是这样。”谢铮发动车子倒出胡同。

    许宁却心脏一缩,羞窘的看着车窗外,“你真不害臊。”

    “姑娘,今天咱们俩是去登记的,从民政局出来你就是我太太了,说咱俩未来的孩子,我有什么可害羞的?”

    “总之你就是不害臊。”许宁坚持。

    谢铮任命的点点头,“好吧,我不害臊,不过明晚恐怕会刷新你的下限!”

    “”对呀,许宁回过神来,明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铮哥,我”

    “别,你可千万别有婚前恐惧症,我会哭的。”谢铮脚下加速,还是快点去民政局,早点把事情办妥了吧。

    “我不恐惧,就是特别紧张。”她皱着眉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真巧,我也非常紧张。”谢铮看着前面笑的暖暖的,“不过想到很快你就是我的人了,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老子等了十几年了,这姑娘明晚就会彻底属于他。

    能不紧张嘛。

    希望到时候小谢铮能挣点气,别太快的缴械投降。

    毕竟几十年没用了,不熟练。

    来到民政局,两人坐在工作人员面前,将所有的材料递上去。

    今天来这边结婚的不多,这个时间也就三五对,他们来的比较早,进门就直接开始办理结婚证。

    工作人员审核了一应材料,将两人的一寸黑白免冠照片并排用胶水黏在一起,然后“咔”的一下子盖上印章,他们两位从现在开始就是夫妻了。

    “祝你们二位白头到老,永结同心,恭喜。”工作人员笑容满面的将结婚证递给他们,然后道:“两位慢走。”

    许宁任由着谢铮将她领出民政局,她则是捧着结婚证瞧着,等回过神的时候,车子已经在路上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结婚证。”

    谢铮扭头看了自家小媳妇一眼,那好奇的眼神别提多软萌了。

    “现在你是谢太太了。”他眉眼含笑,满面春风。

    “铮哥!”她声音软糯的喊了一声。

    “嗯?”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人了。”许宁心脏疯了似的狂跳不止,这个男人是她的了。

    “是,我是你的。”谢铮轻笑,这丫头估计现在还迷糊着。

    一路上许宁捧着结婚证回到家,许家人看到贴着两人照片,写着名字的结婚证,都非常的高兴。

    秦雪娟捧着看的很仔细,“比咱们那时候的结婚证要好看。”

    许建军点点头,“的确是,咱们那时候就和奖状似的。”

    “咱们闺女拍的照片真好看,水灵灵的,小铮这孩子长得也俊。”女儿和谢铮在一起,秦雪娟心里是一百万个放心的。

    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在一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且这么些年谢铮都护着许宁,这样的好女婿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如今被她家闺女给拐回来了。

    谢铮是不能在许家耽误的,进来连杯茶都没顾得上喝,开车就走了。

    家里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收拾,明天早上家里要去很多的人,他也得帮忙招呼着,之后还要接待众人去宁瑞酒店,他在上午九点更要过去接媳妇,上午这两三个小时要在帝都周围的景点到处转转拍录像,十一点多点回到酒店,然后稍微休息一下就是中午12点的宴席开宴,大概要到下午三四点才能散场,一天都不得清闲。

    他体力好,可以多照顾着媳妇点,免得晚上洞房花烛回去这姑娘睡过去,他还不得憋屈死?

    张梦是当天下午三点多来到帝都的,许宁亲自开车过去接的人。

    看到许宁后,张梦抱着她就是一顿的撒娇。

    “真的没想到,我们家的许宁居然要嫁人了。”

    “是啊,没想到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许宁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你也要快点,遇到合适的男人就告诉我,虽然我结了婚没办法给你做伴娘。”

    “没关系,而且我现在也不着急。”看着许宁眼神里幸福的模样,张梦知道自己这个最好的朋友是嫁给了爱情,她为许宁感到高兴。

    晚上,于春花婆媳来到许宁屋里。

    在许宁房间里挂着一件雪白的婚纱,一套艳丽的中式嫁衣。

    婚纱是母亲花重金请国外的一位婚纱设计师量身定做的,嫁衣是奶奶和高奶奶一起剪裁绣的花样。

    其中只是结婚穿的新鞋子,都是买的大品牌,从上到下的衣服没有便宜的。

    许家现在条件好了,现在她结婚,长辈都希望能给她最好的。

    两位陪着许宁说了很多话,都是婚后如何和丈夫相处的。

    她们俩倒是没有说吵架后如何如何,关键是两人似乎一起认定谢铮是不会和她吵架的。

    八点钟,秦雪娟搀扶着于春花起身,“晚上洗个澡早点睡觉吧,早上婚庆公司的人就过来给你上妆了。”

    许宁将奶奶和母亲送到门口,“奶奶,妈,你们也早点休息。”

    “好!”

    关上房门,许宁泡了一个澡就睡下了。

    早上六点钟,许家就热闹起来了,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人。

    这里面不少都是老头老太太,都是家里两位老人在社区认识的,此时许家闺女出嫁,他们都是过来帮忙的。

    许宁从五点钟就钻到空间里狠狠的补了一个觉,所以化妆师进门的时候,她的精神非常饱满。

    化妆师是一个女人,年纪在三十来岁,眉眼含笑,非常具有亲和力。

    这也是服务行业所必备的态度。

    坐在屋子里的梳妆台前,化妆师摊开自己的装备,开始仔细的为许宁化妆。

    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对方出的价钱也很爽快,他们自然是要认真对待的。

    许宁一年四季几乎是不擦化妆品的,平时也就是往脸上扑点雪花膏,至于粉底之类的她从来都不用,更别说是眼影这些东西了。

    此时看到对方带来的这些密密麻麻的装备,许宁想着这个年代的妆容,总觉得不咋好看。

    但是她也没开口说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化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后期的那些妆容不代表现在就合适。

    尤其是之后还流行过烟熏妆,放到现在肯定是不行的。

    好在对方的手艺很不错,再加上许宁本身的底子好,此时镜子里的许宁妩媚妖艳,美的让化妆师这个女人都觉得自己要爱上面前的女孩子了。

    “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子。”化妆师站在许宁身后为她盘发。

    从前面吃过早饭回来的张梦看到许宁的样子,绕着她转了两圈,才故作惊讶的问道:“这是谁家的姑娘啊,美的太过分了吧?”

    许宁噗呲一笑,娇嗔的瞪了她一眼,“以前是你家的,现在是别人家的了。”

    “哎,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应该先把你抢回家。”张梦扼腕说道。

    两人哈哈大笑过后,化妆师给她盘好头发,张梦开始帮着许宁换婚纱。

    婚纱是孔雀尾状的,而且长度不短,粗看大约有一米半,这款婚纱若是身高不够的话,穿起来会显得又粗又矮,但是许宁一米七的各自加上高跟鞋,会显得非常高雅和华贵,毕竟是量身定做的。

    ------题外话------

    两更结束了,最近感觉写的不在状态,想疯。没有第三更,明儿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