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铮哥要疯】
    今天的气温非常的柔和,阳光和暖。

    谢铮是在上午九点整,带着伴郎殷恪过来的。

    两人的婚礼没有那些低级的趣味,却也非常热闹,许锐作为小舅子,用力的堵在门口,高喊着让姐夫塞红包。

    谢铮也没有含糊,一封封的红包不断的塞进来,一直塞了六七个许家的大门才算是打开,红包里面都是崭新的百元大钞,也因为许家没有别的小孩子,红包全部都给了许锐。

    许宁此时在张梦的陪伴下待在自己房间里,等着新郎过来接人,一袭雪白的婚纱坐在大红色的被子上,色彩交织出一番仙气氤氲的奢靡视觉。

    张梦从阳台回来,“新郎来了。”

    许宁小脸顿时涨红,突然觉得紧张起来。

    “我非常紧张。”她握着张梦的手,微微用力。

    “深呼吸,今天这种日子紧张也是应该的,连我这个伴娘都紧张起来了。”张梦和她一起平复着心情。

    喧闹声由远及近,然后众人一窝蜂的跟着谢铮上楼,最后在许宁的房门前停下来。

    屋子里虽然宽敞,但是看热闹的人也没有一起进来,谢铮和殷恪走进来,一眼看到端坐在床上的许宁,眼神微微的闪了一下。

    今天的许宁,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漂亮,哪怕这有些土气的妆容,也丝毫不折损她的妩媚艳丽。

    张梦起身走到谢铮面前,将一双崭新的红色高跟鞋塞到他手里,“新郎,给你家的新娘子穿上吧,以后这辈子她就会一直跟你走到白头了。”

    谢铮拿着鞋子走到许宁面前,半蹲下身子,看着小姑娘娇羞的将一双雪白小瞧的脚丫探出来,谢铮眼里的笑容更深了。

    攥着她白皙滑嫩的小脚,谢铮手掌轻微摩挲了一下,察觉到她颤抖而略显僵硬的动作,唇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

    给她穿上鞋子,然后在众人的笑声中,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

    身边的摄影机全程跟拍,身边来参加婚礼的周围邻里朋友也是笑声不断,谢铮抱着他的新媳妇,步伐沉稳的走出房间,下楼出门,然后将她放进婚车里。

    绕到另外一边上车,谢铮对站在门口的四位长辈笑道:“爷爷奶奶,爸妈,我已经租下了两辆客车,待会儿你们和我外公外婆直接去酒店,我们先去拍录像。”

    “去吧去吧,多拍些回来。”秦雪娟站在旁边高兴的挥挥手。

    听到谢铮喊他们爸妈,许建军和秦雪娟差点没幸福的晕过去。

    许锐作为小舅子,而且还是个孩子,这个时候直接钻到了后面的婚车车队里,他坐在张梦身边,也要跟着去看看。

    他们在长城故宫等地方连番的拍摄后,在十一点钟抵达宁瑞酒店,此时酒店门前已经停了不少的车子,进了酒店许宁就被送到了休息室内补妆,谢铮则是去前面接待宾客。

    高跟鞋并不高,可是全程都是在外面走路折腾,许宁此时也觉得脚疼。

    趁着补妆的功夫,她变换着姿势让脚休息一会儿,之后还有一番的折腾。

    今天的谢铮帅出了新高度,一袭手工定制的西装穿在身上,挺拔而俊朗,出现在宴会厅的时候,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跟着家里人来参加婚礼的年轻姑娘。

    哪怕谢铮今天结婚,可是却并不妨碍她们看美男不是。

    而且宴会厅内四周摆放着一对新人的超大尺寸的婚纱照片,新娘子也是美的震撼,两个人的结合绝对是颜值的最高搭配。

    许锐从外面进来溜了一圈,然后再出去的时候,屁股后面跟着好几个小豆丁,刚会摇摇晃晃走路的秦钊的女儿甜甜,还有殷墨的儿子豆豆,以及和这俩小家伙年纪差不多的几个小娃娃看到后,也都和小鸭子似的跟在屁股后面。

    休息室补妆完毕,十一点半的时候,摄影师进来招呼许宁,她可以出场了。

    许宁站起身,拎着婚纱的裙角,在众人的陪伴下走出休息室,来到宴会厅门前和父亲汇合。

    许建军站在宴会厅外面,看到漂亮的女儿走过来,想到今天就要嫁人了,心里高兴的同时又觉得酸,自己和妻子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结果转眼间就要离开家,和别的男人一起生活了。

    好在谢铮也是他们夫妻俩看着长大的,不然许建军这个做岳父的非得难为死女婿不成。

    “爸!”许宁红着眼眶上前挽着父亲的胳膊,“您可千万别哭。”

    “爸高兴还来不及呢,哭什么。”许建军揉揉眼睛,拉着女儿的手。

    宴会厅的门推开,婚礼进行曲响起,许建军带着女儿走向红毯的另一边,在尽头处一身西装的谢铮正等在那里。

    许宁随着父亲的步调,慢慢的走向前面等待着的男人。

    身后雪白的曳地婚纱拖拽出旖旎,蒙着白纱的脸隐藏在朦胧中,给人一种飘渺而含蓄的美。

    裸露在外的雪白手臂,纤细却又丰满的身段包裹在婚纱下,透出妩媚妖娆,美的素雅绝世。

    谢铮站在前面看着缓缓走来的小媳妇,脑海里似乎有放灯片在不断的闪烁,从她还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开始,一直到今天披上婚纱成为他的新娘,真正的恍如隔世。

    这辈子他的婚姻会很幸福,而许宁也不用再遭受前世的磨难,他能将全部的自己交付到这个姑娘的手里,与她相携白首,共赴百年。

    许建军领着女儿来到谢铮面前,将许宁的手放到谢铮手里。

    “小铮,今天我就把宁宁交给你了,你要让她幸福。”

    谢铮认真的点头,“爸,您放心吧。”

    “好!”

    主持人是婚庆公司里的,婚礼的仪式是外国的那种婚礼致辞,现在国内都赶这种潮流。

    白纱掀开,许宁的容颜就映入前面那些人的视线里,他们还从未见过长相如此出色的一对新人。

    低头看着媳妇那艳丽的红唇,铮哥突然想让主持人嘴巴快点,好让他早点亲吻新娘。

    主持人也是被新娘子的美貌给晃花了眼,下一秒才清了清嗓子,开始念念有词。

    在两个人说完“我愿意”后,主持人高喊着让两人交换结婚戒指。

    婚戒是钻石的,这个年代的人还是喜欢黄金戒指,可是对铮哥来说金戒指很俗气,他这对钻戒是找人帮忙做的,里面刻着他和许宁的名字缩写,独属于他们俩的。

    “下面,新郎可以亲吻新娘子咯。”

    主持人话音一落,整个宴会厅内顿时变成鼎沸之式,掌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

    在这么多人面前接吻,许宁还是觉得有点放不开,虽然死的时候风气特别的开放,可她并没有那么做过,一个绝症老太太她找谁在光天化日之下接吻的。

    倒是在他们那片小区的市场上,经常能看到小年轻情侣勾肩搭背,亲亲热热的。

    谢铮看着眼神闪烁的小媳妇,轻笑着低头亲了上去,浅尝辄止。

    他也不乐意在众人面前上演亲热戏码,这种事情还是私下里来的痛快。

    然而就是这么一下,也足以让整个宴会厅的人兴奋不已了。

    这个婚礼还是非常超前的,至少能在宁瑞酒店举办婚礼,也是不多见的,尤其谢铮这个身份,若非有如此给力的岳母,两人顶多就是在自家院子里摆上几桌的酒席,哪里能大操大办。

    婚礼不收彩礼,也没人敢私下里给他们塞礼金,那样你不是来参加婚礼的,你纯粹就是来搅局给人家一对新人添堵的,来的人还是有些智商的,没人会做这种讨嫌的事情。

    中午十二点,婚礼准时开席,谢铮带着许宁去休息室里面换上中式礼服,两人挨着桌的敬酒。

    今天的婚宴有五六十桌,其中帝都军政世家来了过半,其余的是许宁和谢铮的同学,还有秦雪娟的一些商业友人以及两家的亲眷。

    说是亲眷,其实也就只有秦钊一家,秦家其余的人没有来,秦雪娟也不想让他们来给女儿的婚礼添堵,她知道许家人都不喜欢秦家,她自己也是一样的。

    虽说是重要的日子,可正是因为太重要,所以更加的不能邀请了。

    秦耀康的脾气若是过来,恐怕不知道要如何挂着一张脸呢。

    喜宴从十二点一直热闹到三点多才开始散场,离开的人在宴会厅门口那边拎着红色喜盒装的喜饼回家,喜盒里面有喜饼,喜糖,以及好几种干果。

    八个掌心大的喜饼,两盒精致的大白兔奶糖,来参加婚礼非但一分钱不花,好吃好喝的临走时还有东西拿,这恐怕也是头一份了。

    派车将来参加婚礼的人陆陆续续的送回去,秦钊抱着女儿甜甜走过来。

    “是不是很累,早些回去休息吧,准备一下后天就要回门了。”秦钊抓着女儿的手,和他们俩挥了挥,“我和你嫂子在家里等你们回门后再回去。”

    张梦也跑过来,“我也是,正好回去秦先生还能将我捎回去,顺风车。”

    许宁点点头,“好,今天辛苦你了。”

    “我有什么可辛苦的,就是跟着你们走了一点路,倒是你,早些回去休息吧,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会的。”

    和两家的长辈打过招呼,谢铮就开车载着媳妇准备回家。

    后备箱里还有母亲给他们准备的各种海鲜美食,全部都是生的,以后就是他们自己过日子了。

    车内,许宁双手翻搅着,她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张俏脸变得红扑扑的。

    谢铮侧首瞧了一眼,“你是不是再想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情?”

    “你可别胡说,我才没想。”许宁窘迫的反驳。

    “还说没想?”谢铮笑,“没想你怎么知道我在说什么?”

    “你再这样说,我就和你分房睡了。”许宁心脏跳得非常厉害,感觉随时要从胸口里崩出来,妩媚的大眼偶尔飘向某人的裤裆,发现没有什么变化,才松了一口气。

    铮哥一路上逗弄着媳妇回到小区,停车后两人拎着东西上楼。

    电梯门打开后,墙壁上就贴着一张喜字,自家的防盗门上也是如此。

    打开门,房间里更是随处可见的喜字,这些都是昨天父亲领着许锐过来贴好的。

    谢铮赤脚跟着许宁走进厨房,帮她一点点的将带回来的各种鱼虾蟹等放到冰箱里。

    空气,陡然变得安静了。

    “铮哥,你先待着,我去洗个澡。”

    许宁许久憋出一句话,起身就快步往洗手间去了。

    进门后转身准备繁琐,却发现谢铮已经跟在她后面,双眸灼热的俯视着她。

    “一起!”

    “”要疯了。

    不等许宁反应,谢铮就上手开始解开媳妇的中式礼服盘扣,虽然扣子很紧,可是谢铮的动作不紧不慢,分外的折磨人。

    她低头看着在自己身上跳跃的修长手指,脑子似乎都停止了思考,一直到衣服被一层层的拔掉,最后只剩下里面红色的蕾丝小内内,她才突然回过神来,捂住自己的大胸。

    谢铮这完全就是持美行凶,太过分了。

    铮哥唇角始终挂着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可是看向他那双幽深炙热的瞳孔,会发现和他的笑容完全不相符。

    他慢条斯理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直到仅剩下一条平角裤,才将紧贴在墙壁上的媳妇搂在怀里,抬手将她的小内内摘掉,弯腰抱着她走进浴缸里。

    “别挡着了,你非常的有料。”铮哥将媳妇禁锢在怀里,打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一点点的将浴缸注满。

    许宁低头看着小谢铮,顿时口干舌燥,她舔了舔嘴唇,呐呐道:“铮哥也非常有料。”

    谢铮噗呲笑道:“能让亲爱的谢太太满意,我很荣幸。不过你真的不用遮挡,早晚都是得看,而且你也没有我力气大,洗完澡,咱们就休息会儿,花烛夜要等到晚上。”

    听他这么说,许宁心里才算是平复了一点,可是裸裎想见什么的,真的非常让人害羞。

    微微带着糙感的手掌在许宁身上游曳,点燃簇簇的情花后却不帮她灭火,许宁羞恼的咬住红唇,小脸充血嫣红。

    谢铮性感的嗓音溢出低哑的笑容,低头在她红唇上轻扫而过,听到媳妇那压抑的喘息,捏着她纤细的腰身将她拉到自己身上坐下,温热的水波在两人身边荡漾着,一层又一层。

    其实铮哥是真不乐意忍着,但是新婚的大床映衬着小娇妻这雪白的肌肤,那种视觉享受恐怕是这天下最美的景色,所以他等得起,不过在浴缸里也颇有趣味,今晚是洞房花烛,一次如何能满足他这么多年的隐忍,婚床结束后再浴室,反正明天他也没打算按时起床。

    洗过澡之后,谢铮跟着全身冒粉红泡泡的媳妇在家里收拾东西,然后暗搓搓的跟着小媳妇去厨房里吃东西。

    他们俩中午喜宴并没有吃什么,全程都是在敬酒,一圈又一圈的下来,好在身边有殷恪这家伙为他挡下了大部分的酒,不然就算是酒量超群的铮哥也得趴下。

    晚上许宁炒了两个清淡的菜,熬得小米粥,两人随便解决了一下。

    “我去洗碗!”吃过饭,铮哥快速的将碗筷收拾一下去了厨房。

    许宁望着那挺拔隽秀的背影,她红着脸推开卧室的门,看到那鲜红的大床,心里羞涩的无法抑制。

    上前掀开被子,里面全部都是花生桂圆红枣和莲子,寓意着早生贵子。

    仔细的将这些东西收拾好,放到床头柜的盒子里,刚准备去外面看看,转身的功夫就被谢铮给直接压在了床上。

    “铮哥”她心脏猛烈的跳动了几下,然后羞恼的捶打着他的肩膀,“吓死我了。”

    “乖宁宁,今晚是咱们的洞房花烛。”谢铮呼吸灼热的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密集吻痕,手指勾着浴袍的系带,轻松的扯开后,将她带到了大床上。

    单手攥住她的手腕举过头顶,曼妙而丰满的曲线灼烧着他的理智。

    如雪般的肌肤和身下殷红的床单,视觉的冲击果然超乎他的想象,美的惊心动魄。

    “你,你别这么看我。”许宁挣扎着想要捂住自己,他的手掌却不容分毫的让她无法动弹。

    “为什么不能看,你是我的人。”谢铮说的理所当然,“很美不是吗?”

    是真的很美,肌肤嫩的好似能掐出水来,一点瑕疵都没有,就连毛孔都看不到,这哪里像是这个年代的姑娘。

    捏一把,**蚀骨,他媳妇是豆腐做的吗?

    “羞死人了。”他的眼神好似化作实体一般,每当扫过她的身体,总会让许宁不自觉的颤栗,脸颊都快要烧透了,身体也不自觉的起了反应。

    一双笔直修长的白皙美腿在他面前晃动着,铮哥突然觉得,他的意志力真的是好到逆天,这样一幅绝美的**,他都能忍耐这么多年,以后还有什么艰难的任务能难得倒他,就凭这份心性,说不得总统那个位置他都有可能坐的上去。

    “还知道害羞就证明有力气,待会儿我会让你连害羞的力气都没有的。”铮哥大手按在她的小腹上,“你以为老子忍耐了多少年?今晚是你偿债的时候了。”

    ------题外话------

    铮哥:抹嘴我快要开吃了。

    15284578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