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碍你啥事】
    傍晚回到家,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垂涎的香味。

    谢铮见许宁此时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听到开门的动静,她扭头道:“回来了,洗手准备吃饭了。”

    “好!”谢铮换下鞋子,去洗了一把手,然后来到厨房,从后面抱住小媳妇那纤细的腰身,低头埋在她的颈项,深深的吸了一口她身上甜美的香气,“想先吃你。”

    许宁噗呲一笑,回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抬手扯了扯自己宽松的衬衣领口,“亲爱的,你是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亦或者是先吃我?”

    谢铮伸手探进围裙里,手指灵活的将她雪白衬衣的纽扣一颗颗的解开,“先吃饭,保存力气后再吃你。”

    衬衣被谢铮隔着围裙拔掉,许宁脸颊上**辣的,也不知道是被面前的蒸汽熏得,还是被他这骚气的举动给羞的,“你能要点脸吗?”

    “我要脸的话,你自己脱掉吗?”围裙py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刺激。

    察觉到谢铮的手指灵活的挑开自己的内衣挂钩,许宁真的想扭头给他一勺柄,越说他不要脸,他干脆就越过火,完全是一点包袱都不要了。

    谢铮见媳妇**着身子穿着围裙,露出一片白花花的美背,在后面满意的点点头。

    “这样就好看了。”

    “咯吱咯吱!”许宁懊恼的咬牙,若不是自己还要看着锅灶,免得里面的菜糊掉,她非得和谢铮拼了不可。

    “你变态。”许宁羞臊的嗓音都变了。

    谢铮低头在她后背上亲了一口,微微用力吸出一颗小草莓,“我乐意,我喜欢我媳妇,碍着你了?”

    “不碍着我。”她哭笑不得的将锅里的菜盛出来。

    伸手将锅子举起来,放到水龙头下清洗,“媳妇身材很棒啊。”

    “还好吧。”许宁骄傲的冲着他抬了抬小巧的下巴,“对了,现在大学城开始兴建了,政法大学这边我想着在学校附近开一家店。”

    “什么店?”

    “网吧?”许宁对他道:“现在开一家网吧,至少20年内是不用担心没有客源的。”

    “想做什么就做吧。”谢铮点点头,“这也是应时而生的产业,社会的发展是众多因素促成的,不需要担心什么,不过禁止未成年入内,这点哥哥还是要提前和你说的。”

    “是,上校大人。”许宁行了一个军礼,然后看到谢铮那眼神含笑的风流眼神,悻悻的将手臂放下来,“不标准哈!”

    “知道就好,晚上我会好好教你的。”谢铮将锅子用干净的吸水布擦干水分,端着两盘菜招呼许宁吃饭。

    她拎着自己的衣裳准备回房换上,可还没走出餐厅,就被谢铮给一把拽到怀里。

    “喂!”许宁修长的美腿在空中摇晃着掌握平衡。

    铮哥将她按在自己旁边,“穿什么穿,晚上还是要脱,多麻烦,吃饭。”

    “照你这么说,我光着身子出门得了,反正还是得穿!”许宁真是被他这个逻辑给打败了。

    谢铮却想象着那个画面,脸色一点点变得焦黑,看着崛起红唇的媳妇,低头堵住她的唇,一顿啃咬吸吮,然后才放开了气喘吁吁的小娇妻,“还真是胆大包天,你得气死我,吃饭,待会儿干死你。”

    紧赶慢赶的吃完饭,许宁扔下筷子就往外冲,“铮哥刷碗!”

    谢铮伸手抓了一个空,看着她跑出去,紧接着听到洗手间传来锁门的声音,他唇角微弯,慢条斯理的吃完饭,起身收拾碗筷洗刷。

    许宁在洗手间里磨磨蹭蹭的好久,没有听到谢铮来敲门,她才放下心穿着蕾丝睡衣出来。

    谢铮此时正穿着衬衣和大裤衩坐在客厅里看新闻,衬衣没有扣扣子,露出精壮白皙的胸膛以及八块腹肌,看到媳妇出来,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

    “过来吃水果吧。”

    许宁离着他三米远,仔细的打量着铮哥一番,见他似乎不准备做什么,这才松口气的走到谢铮身边坐下。

    还没等开口说话,一道阴影遮住她,然后整个人被压在沙发里。

    “小丫头,我还不信就制服不聊你,居然敢洗澡的时候锁门,谁给你的胆子。”铮哥眼神带着邪气的笑容,边说边解开她睡衣的肩带,“就算你是那大闹天宫的孙猴子,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受罚吧。”

    许宁差点被他给乐死,眯着妩媚如丝的水眸,软软糯糯的在他身下求饶,“佛祖饶命,我错了。”

    “不饶!”铮哥褪下她的睡衣,被眼前白花花的身子给蛊惑的口干舌燥,低头吻上了潋滟的红唇。

    在沙发上折腾了好久,又在迷迷糊糊之际被他给抱到了床上,许宁这一晚如同暴雨中沧海扁舟,摇摇晃晃,头晕目眩。

    清晨睁开眼,许宁朦胧中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没有人。

    好一会儿她睁开眼喊了一句“铮哥”,然后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发现已经是上午的十点钟,这个时候谢铮已经早就去上班了。

    下床扶着腰去洗手间洗漱完,出来后在冰箱上发现一张便利贴,早饭他已经做好放在冰箱里了,不过现在早饭是吃不成了,只能当午饭。

    刚把饭热好,许宁就听到了门铃声。

    走到可视门铃前,看到外面秦虹和一个年轻的姑娘站在外面,许宁打开门。

    “虹虹,你怎么过来了?”许宁笑着招呼两人进来。

    看到许宁在家里只穿着简单的白色丝质睡衣,那饱满的胸脯颤巍巍的在她眼前晃动,就算秦虹是个女人,也觉得格外诱人。

    许宁回去找出一件针织外套披上,“吃饭了吧?没有在这里一起吧。”

    “好啊。”秦虹也没客气,“这是我的助理杨雪。”

    杨雪冲许宁含笑点点头,“许小姐你好。”

    “你们俩坐吧,我去盛饭。”

    杨雪好歹也是秦虹的助理,但是现在站在许宁的家里,心情很激动,屋子里的装修看着就格外的豪华,害的她都不敢随意的走动。

    许宁端着饭菜出来,三人坐在客厅里慢慢的吃着。

    “我这次来就是找你帮个忙。”秦虹觉得面前的饭菜味道很不错,但是不如许宁做的好吃,想来是出自她老公之手,毕竟之前她也老公也来许宁家里吃过几回,“你要不要去我们剧组客串一个角色?”

    “客串?我?”许宁顿觉有些惊讶,“我可不会演戏。”

    “本色出演就可以。”秦虹见资料取出来递给许宁,“我们这次拍摄的电视剧是一部武侠剧,叫侠义天下,而你的角色是最后压轴的一位容颜绝世的武林顶级强者,之前圈子里找的人我都觉得不太可是,就想到了你,和导演说了一下,导演让我来试试。”

    许宁打开剧本,看到上面有秦虹写下的密密麻麻的角色心得,她在里面饰演的是女主角,家破人亡的前武林盟主之女,而男主角则是现任武林盟主之子,两人在一次偶然的路见不平相遇,然后相知相爱,可谁想到两家居然由着杀父之仇的血债!

    看到一大段的简介后,许宁忍不住噗呲一笑,“我饰演什么啊?”

    其实她这么多年真的是看够了两家有仇恨的后代相爱的故事,天底下那么多的男男女女,你们俩非得凑到一起来虐恋情深,没劲真的。

    “这个角色。”秦虹指着演员表上的一个名字,“乔姑娘,是这部剧里全部出场人物武功最高的一位,上面只有寥寥几笔,是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无妄门的人,原著作品里也只有这么一段话,再多的信息就没有了。”

    虽然针对乔姑娘的背景介绍只有这么一句,可是无妄门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哪怕是门内随便一个人的武功都足以在江湖上引起一番腥风血雨,而乔姑娘则是无妄门内武功最诡异莫测的一位。

    乔姑娘是个活在整部剧里别人口中的人物,只见其声未见其人,而在这部电视剧的最后一集,乔姑娘在男主角和其父亲极其亲信的决战中,被心狠手辣的武林盟主父亲几乎手刃而亡的时候,乔姑娘踏空而来,瞬间斩杀了武林盟主解救了男主,前武林盟主的枉死案彻底告终,江湖也重新归于平静,而乔姑娘也在对众人的一番敲打之后,飘然而去。

    秦虹看着许宁,“别看这个角色只在最有一集出场了不到十分钟,人气却非常的高,要不要来试试?”

    许宁考虑了一下,最后点头答应了,“好啊,那就去试试,成不成也是一次体验。”

    “想要多少片酬?”秦虹高兴的问道。

    “我不缺钱。”许宁嫣然一笑,“再说这次是你邀请我,我就去试试,能不能选的上还是未知数,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明星,出场十分钟还要什么钱。”

    后面这段话倒是无所谓,关键就算是不了解许宁的杨雪也能看得出来,人家是真的不缺钱。

    住在这种地方,家具都是世界名牌,这怎么可能缺钱嘛,明明就是很富有。

    这边刚吃完午饭,家里的电话就响了。

    秦虹招呼许宁去接电话,她来帮着收拾碗筷,杨雪赶忙帮着一起。

    接起电话,许宁就听到那边传来谢铮的声音。

    “宁宁,起床了?”

    “我刚和虹虹吃过午饭,铮哥呢?”

    “我这边需要你帮个忙。”谢铮的语气有些严肃,“你来军区总医院这边,我会在医院门口接你。”

    许宁也没有在电话里询问到底什么事情,一口答应了下来,“好,我这就走。”

    挂掉电话,许宁对秦虹她们俩道:“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呢?”

    “回家!”秦虹指了指隔壁,我明天回剧组,“今天就和杨雪先把家里收拾收拾,已经可以住进来了。”

    “好,碗筷不用收拾了,若是我下午能早点回来,晚上你们俩过来吃饭。”许宁去厨房里换了一套红色棉麻连衣裙,抓起家里的钥匙就出了门。

    一路开车来到军区总医院,谢铮果然在医院门口等着。

    “来了!”他看到小跑过来的许宁,领着她往医院里面走,“这次出事的是郭参谋长,在他心脏旁边卡着一枚子弹,看时间也有小四十年了,昨天突然晕厥被送到医院,拍片子后发现的,因为距离心脏太近,主治医生有些无法做决定,所以我就让你过来看看。”

    “我知道了。”许宁点点头,跟着谢铮走进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铮哥别担心,我会尽力的。”

    坐在办公室的几个人看到许宁进来,他们因为都参加过两人的婚礼,自然是认识的。

    “于主任你好,我是许宁!”许宁走到主治医生面前,看着对方的胸牌后主动打招呼,“能让我先看看片子吗?”

    “当然可以。”虽然于主任不太了解许宁,可见她是谢上校带来的,肯定是有点本事的。

    不过于主任并没有想的太深,毕竟许宁的年纪摆在这里,实在是太年轻了。

    医术虽然和年纪没多大关系,但是年纪越大代表着资历和经验越深。

    几位部队的领导坐在旁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于主任和许宁说话。

    许宁发现郭参谋长的ct,在心脏部位有块子弹头般的黑影。

    她微微蹙起眉头,这距离何止是近,干脆就是紧贴在一起,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因为郭参谋长在受伤后还活了四十年,肯定是没有伤到心脏,不然早就没命了。

    难道军区总医院这边的人束手无策,这若是一个不小心郭参谋长根本就下不来手术台。

    陆军总参谋,这军衔不可谓不高了,谁也不敢轻易给他开刀。

    那可是老革命烈士,开国先辈,别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反而折损在自己人手中,那可真的就是悲哀了。

    但是现在郭参谋长已经昏厥,很显然这枚子弹头已经开始危及到对方的生命,肯定是要取出来的,不然对方还是要没命。

    难怪,进来的时候看到在座的众人都一副进退两难的样子。

    谢铮坐在椅子里,看着全神贯注和于医生讨论病情和手术方案的小媳妇,那认真的样子简直美炸。

    坐在他旁边的首长见谢铮这模样,虽然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笑场,可还是被逗得压抑不住,就连担心参谋长时候难受的心情也舒缓了很多。

    这个臭小子,娶了这么一个能干又漂亮的媳妇,恐怕睡觉都得乐傻了吧。

    半个多小时后,许宁抬头看着谢铮,和他的是现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

    忍不住心里一阵羞颤,“铮哥,晚上我要在这边和于主任以及别的医生开会讨论手术方案,你自己回家吃饭吧。”

    谢铮点头,随后又摇头,“我下午不回单位,在这边陪你一起。”

    “好吧。”

    许宁随后和于主任一起,去这层楼的会议室内开会讨论。

    “臭小子,真是找了一个好媳妇啊。”聂首长拍拍谢铮的肩膀,“可要好好待人家啊。”

    “聂叔这是笑话我吧?”谢铮勾唇,“她别嫌弃我就行了。”

    聂首长哈哈笑道:“那你可要加把劲了,在部队里好好干,别被你媳妇给越甩越远。”

    “是!”

    会议进行了差不多三个多小时,期间讨论了四五个方案,最终确定下来一个。

    针对主刀医生这个人选,许宁很干脆的接下来了。

    她拿着手术刀的手很稳,从第一次为病人动手术的时候,她就没有发过抖。

    这位患者的身份非同一般,而且子弹头的位置也很刁钻,虽然以前也处理过几次,可从来没有这次这么危险。

    许宁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才自告奋勇的接下这个任务。

    不过看身边的几位医生似乎很不放心,许宁本身就不想勉强他们,只说手术能成功,谁主刀都可以。

    可经过一番讨论后,他们在知道许宁的经历最终决定,让她主刀。

    方案确定后,就是一些后续的准备,最终敲定手术在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开始。

    晚上谢铮带着媳妇回家,许宁的车子放到了医院停车场,等第二天早上谢铮再把她送过来。

    当然这对新婚小夫妻没有做些激烈运动,主要是怕第二天许宁疲累,影响手术。

    她去对门和秦虹说了,去片场客串的事情就延后两天,秦虹也说不着急,让她暂时安心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许宁就来到军区总医院开始做术前准备。

    九点整,郭参谋长就被推进了手术室,郭太太看着许宁,想到丈夫的生死就维系在她的手中,心里颇有些忐忑。

    毕竟许宁真的太年轻了,在郭太太眼里经验肯定不足,也不知道医院这边为什么要让她来主刀。

    万一丈夫出不来

    想到这点,她心里就无法安静。

    “许医生”她上前跟在许宁身后,“麻烦你了。”

    许宁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已经染上银发的郭太太,点点头,“郭太太放心吧,郭参谋长一定会没事的,这次的手术时间大概在六个小时作用,你们也注意多休息,之后郭参谋长还要辛苦你们照顾,你们别先垮下。”

    ------题外话------

    第二更要挺晚的。我妈的腿上长了个肉瘤,准备做手术,我这边这几天恐怕也会不太稳定,应该不会耽误更新的。先说声抱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