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表妹来访】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透过落地窗洒在复古的家具上,平添一抹时光的韵味。

    许宁和叶瑾坐在这边,喝着清茶闲聊。

    “听老爷子的意思,这是催着你早点结婚了,你到现在还没有目标?”

    “结婚又不是随便的事情,总要遇到一个合适的,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倒是你,这结婚也有小半年了,不打算要小孩?”

    “我是怎样都可以,铮哥大概是想多过一点二人世界,明年也不晚,而且我年纪也算不得多大。”

    叶瑾勾唇轻笑,没想到谢铮家里家外居然是完全两个样子的。

    平时看着严肃干练,听许宁这么说,他可能在家里挺粘人的,这让他觉得很意外。

    看对方那样子,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居然是这种性格的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结婚后的许宁似乎更漂亮了,看她的眼神婚姻生活肯定是很幸福的,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幸福小女人的气息,看的叶瑾其实也挺想结婚的,不过虽然在单位里也有不少好姑娘,可是却并不能入得他的眼。

    他不是说要找许宁这样的姑娘,只是想找个性格相投的,至少也能聊得来的。

    “叶瑾哥你是怎么把自己折腾到失眠的?”

    叶瑾想了想,“大概是醉心工作,无心睡眠?”

    “这种事情放在你身上倒也说得过去,可是我觉得你做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你倒是高看我了。”抬手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可能是心理上的原因,这两年睡眠越来越困难,前段时间爷爷知道了,才说带我来你这边试试,可以解决吗?”

    “当然可以。”许宁点头,“你之后每个礼拜都过来一趟吧,顶多三个月后,我就能让你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那种想睡又睡不着的滋味,我也体会过。”

    “因为什么?”

    “结婚头天晚上,激动的睡不着。”

    “你呀!”

    送走叶瑾,许宁关上了店门,抬脚往宁瑞大厦那边去了。

    她平时在念归堂只有中午,晚上一般是不在这边做饭的,而今天素美那边也因为新品上市,她们公司休息两天,现在准备开车回家休息了。

    这段时间每日里都在公司里忙到晚上,她的精力也是有限的,长期熬夜身体还真的会坚持不住。

    刚走进宁瑞公司大厅,前台就叫住了许宁。

    “许小姐,那边有位刘静小姑娘要找总裁。”

    许宁扭头看着坐在那边沙发里的小姑娘,第一眼就觉得很面熟,然后是越看越熟悉。

    恍然间,她突然笑着走上前,“妞妞?”

    “表姐。”妞妞站起身,有些局促的看着走过来的许宁。

    “快坐。”许宁拉着她坐下,看着出落得很是清秀的小姑娘,很是高兴,“你怎么在这里?”

    “我今年考上了帝都的政法大学,所以就过来看看舅舅和表姐,我也不知道你们住在哪里。”妞妞略显的不好意思,其实她也很矛盾,知道外婆家里现在非常的厉害,自己这样贸然找上门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自己觉得丢人。

    许宁倒是很喜欢这个小表妹的,“大学是九月里开学,你怎么现在才过来?刚来帝都的时候就应该和我们联系的。”

    “我我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想着先在学校里熟悉熟悉,也是怕打扰到你们。”

    “别这么想,咱们好歹是一家人。”许宁站起身,“跟我上去吧,今晚带你回家。”

    “好!”

    妞妞,也就是办身份证的时候改名字的刘静,跟着许宁乘坐电梯上楼。

    宁瑞大厦里的任何物件,都看的她很是吃惊,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现在舅舅家里居然如此的厉害,甚至稍微一打听,别人就知道舅妈的名字。

    在顶楼,秦雪娟看到和女儿一起上来的刘静,倒也很高兴,仔细的询问了她一些事情,然后让许宁晚上带她回家吃饭,许宁点点头答应了。

    知道当初那个嗫喏可怜的小姑娘,现在考入了政法大学,秦雪娟心里挺吃惊的,看来许家的基因真的很不错。

    当然秦雪娟想着好基因肯定是出自婆婆那边,公公这边,不够格。

    因为上学晚,刘静今年20岁才考上了大学,比起上学早的学生晚个一两年,但是学习成绩好,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政法大学的分数线也不低。

    许宁载着刘静回到许家的时候,只有爷爷在家里,奶奶这个点还在社区里面跳舞。

    “爷爷!”许宁领着刘静进门,“这是我姑姑的女儿,刘静。”

    “哦!”老药叔是见过这个孩子一次的,还是在许锐的满月宴上,不过也就是那么一次,印象并不深刻。

    许宁看到刘静那纠结的表情,可能是不知道应该喊什么,笑道:“外公!”

    “哦,外公好。”刘静赶忙鞠躬问好。

    “好好,你外婆还在社区,回来还早,你们姐俩去屋里玩吧,我去给你外婆打电话。”老药叔搁下喷壶,转身一瘸一拐的领着他们俩来到客厅,抓起电话给社区那边打了过去。

    社区这边,于春花正在挥舞着大扇子,扭的别提多欢畅了,帝都每年都有老年人舞蹈大赛,他们社区这些年还没有拿过一次大奖,最好的时候是拿了三次第二名,这让这边社区的老太太们心里很是不服气,每年都是鼓足了劲儿的排练新舞蹈,争取在前的老年人舞蹈大赛上面夺魁。

    虽然比赛的奖金少的可怜,可有奖杯不是,这奖杯可是比奖金要有吸引力。

    尤其是这边社区的老头老太太们家里都是有点家底的,谁也不在乎那仨瓜俩枣的小钱儿。

    “春花婶子!”在社区服务的一个小媳妇走过来,扯着嗓子喊了于春花一声。

    “啥事儿啊?”于春花停下动作,从队伍里面走了出来。

    “您家里打电话过来,说是您的外孙女来了,让你回家呢。”

    “外孙女?”于春花一听,顿时就高兴了,她有多少年没见到自家的外孙女了,赶忙把扇子塞到小媳妇手里,“你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我先回去了。”

    “哎,您慢走。”

    从社区到家里走路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老太太一路快走加小跑,愣是七八分钟回到了家里。

    “妞妞,我外孙女来了?”跨进家门,于春花就放开嗓子高喊着。

    刘静闻声赶忙从客厅里跑出来,看到外婆,小跑着上前来到老太太身边,眼窝里沁出了泪花儿,“姥姥。”

    “哎哟,我的妞妞长成大姑娘了,可想死姥姥了。”于春花握着刘静的手,上下打量了两遍,“长得真像你妈,你这孩子来了咋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我是来这边上大学的。”刘静搀扶着她进屋,“之前我也想来,可是又觉得不好意思,现在不是来了嘛。”

    “你这孩子,这有啥不好意思的。”说罢,于春花猛然抬起头,“你来帝都上大学的?”

    “是啊。”

    于春花一下子就乐了,“好好好,咱们妞妞真厉害,考上大学了。”

    一家人坐下后,刘静就和他们说起了刘家的事情。

    小宝现在还在读初中,学习成绩还算可以,却不如他姐姐这般拔尖,不过到底是没有长歪。

    继母这些年待他们姐弟俩非常尽心尽力,对刘永涛也是照顾有加,嘘寒问暖,虽然偶尔会遭到二房媳妇的挤兑,可是只要妞妞在家里,二房媳妇就得远着,连个屁都不敢放。

    许宁不知道,之前见过的那个善于贪小便宜和钻营的杨小琴是怎么不敢招惹妞妞的,却也说明这姑娘是个能担得起来的。

    二房家大宝之前也经人介绍谈了一个对象,后来家里就准备给他盖个房子,因为没多少钱,就打起了大房的那笔五千元的存款。

    大宝不想他亲妈那样汲汲营营的,自然是不乐意,可杨小琴却哭天抢地的闹了两回,最严重的一次是妞妞直接抄起扁担要和杨小琴拼命,这才将杨小琴的贪婪心思给压下去了。

    大宝倒是很理解,他有爹妈有手脚,怎么能去动死去的大伯娘给弟弟妹妹留下的傍身的钱呢,就算他在外人眼里是个混不吝,可是对待弟妹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看在大宝待他们一家人这么好的份上,妞妞和父亲商量着,给了大宝五百块钱,虽然这笔钱还不够建房子的,也当是给大宝的一笔结婚贺礼。

    就这样杨小琴还在背后里嘀咕说是给的少,大房的人干脆就没有理会。

    摊上这样贪婪无厌的人,只能远着,反正这么些年,杨小琴也改不过来了。

    这次刘静考上了帝都的大学,刘家人都高兴坏了,就连一向只惦记着大房的东西的杨小琴也舔着脸送了两斤肉过来,只是被妞妞很不客气的还回去了,之后大宝就暗搓搓的给送了过来,妞妞才不情愿的收了下来。

    她就是恶心这个二婶,这次破天荒的给他们送了二斤肉,之后指不定要他们还多少呢。

    听到刘家这些糟心的事情,于春花也跟着痛骂了几句。

    “现在好了,以后每个礼拜来姥姥家里住着,家里有的是屋子住着,你就住在楼上。”于春花起身拉着刘静上楼,后面虽然许宁的屋子空出来了,可许宁毕竟是于春花的亲孙女,而且她时不时的也会回来住一晚,就算不住,于春花也不会把亲孙女的屋子给霸占了。

    好在楼上有客房,这客房也挺大,也有独立的卫生间。

    “等姥姥给你换上新的被套傻的,今晚就在家里住着,这个星期别忘了回来,从你那边有跑这里的公交车吗?”

    “没有直达的!”许宁靠在门口说道:“不过也就倒一次车,很方便的。”

    “那就好。”

    厨房里,祖孙三人在这里准备晚饭。

    “姥姥!”刘静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咋?”于春花将去皮的芋头从盆里捞出来,今晚做个顿芋头,只用肉片炒就可以,到时候多加点水,炖出来的芋头汤,特别的鲜美醇厚,家里的人都喜欢,反倒是芋头,她喜欢吃面面的,儿子则喜欢母芋头,孙女却喜欢吃那种青头的。

    “大姑姥姥年初的时候没了。”死的时候他们家也被通知了,不过她和弟弟都没有什么感觉,哭丧的时候也是坐着干嚎两声,毕竟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而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也从来没提过那位大姑姥姥,感情想必是很不好的。

    后来在葬礼上,看到孙家人那态度,真的是刷新了刘静的下限。

    他们家的老太太没了,儿子儿媳甚至孙子孙女也没几个伤心的,每个人都哭的特别假,大概也只有她的丈夫是真心实意的难过,上了年纪的老人眼眶哭的特别红。

    等哭丧回去后没多久,她就听说孙家人为了那丧礼上收到的钱和东西,差点没打起来,钱方面大概是均摊的,可鸡蛋好像是谁比谁多了一个,直接闹得四里八乡都知道了,也太丢人了。

    透过这件事再看杨小琴,刘静觉得杨小琴还算是好点了,至少她知道什么是家丑不可外扬。

    在外人面前,杨小琴真的是一副好婶婶的嘴脸,可惜刘家庄的人都对她太清楚了。

    不管怎样,能做表面功夫就行。

    若是连表面功夫都不管不顾,那才是更加的让人头疼呢。

    于春花手上的动作一僵,一枚芋头从手掌滑落到盆子里,溅起几颗水花。

    她此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要说是痛快吧,却也不是那么回事。

    可若说是难过吧,这种情绪还真的一点都没有。

    许宁是见过这位姑奶奶一次的,真的不是个什么好人,可以说是坏的透透的了。

    最后于春花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活该。”

    那个大姑姐给她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噩梦,当初甚至逼得她差点自杀。

    现在她还好好的或者,儿子儿媳孝顺出席,孙女孙子就连带着外孙女也是很出色。

    而那个带给她无数磨难的老虔婆,到底是没有活的过自己。

    就算她当初何等的嚣张那又如何,还不是死在她前头。

    恐怕不只是她这么觉得,孙家的那些个人大概也是不喜欢那老虔婆的,实在是心眼儿太坏。

    “我没见过这位姑姥姥,根本就哭不出来,不过听说姑姥姥没了后,孙家就闹开了。”刘静把听到的事情和姥姥说了一遍,然后有些恍然道:“尸骨未寒啊。”

    “你跟着瞎寻思啥?”于春花翻了两个白眼,“就那老东西,能教出什么好玩意儿来。”

    许宁亲自站在炉灶前开始炒菜,很快厨房里就飘出了好闻的饭菜香味。

    许建军回来后,看到妞妞也很是高兴,得知这孩子考到帝都的政法大学,真心的为去世的二姐感到宽慰。

    虽然曾经二姐待这个女儿不是多好,可好歹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平时再怎么磋磨,至少别人欺负妞妞的时候,二姐绝对是不允许的。

    现在她的女儿出息了,泉下有知的二姐,应该也可以闭上眼了。

    晚饭,一家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

    今晚许宁睡在了家里,谢铮不在家,她倒也住在哪里都没关系。

    晚上临睡前,秦雪娟和许宁来到了妞妞的房里。

    妞妞此时正坐在床上整理衣服,她家里的条件有限,虽然家里还有几千块钱,可妞妞来的时候也只带了一千块,现在读大学是需要花钱的,算上学费和日常的各种消费,这一千块够她四年的学费,可是吃的话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这些衣服都是许宁的,现在这年代的衣服质量都是非常好的,只有穿小,没有穿坏,所以晚上许宁就把家里不穿的衣服,让妞妞试了试,穿的合适的且款式好看的都给妞妞装了起来。

    这孩子倒也不会嫌弃,毕竟许宁的衣服都不便宜,至少她从来都没穿过。

    而且这年头穿哥哥姐姐的衣服这种事很常见,不说贫苦人家,就算是家境好的,也不会将还能穿的衣服就这么扔掉。

    “舅妈,姐。”

    秦雪娟从怀里掏出一些钱,塞到妞妞手里。

    “舅妈,您这是”妞妞大惊,“我不能要,真的。”

    “有什么不能要的。”秦雪娟拍拍刘静的手,“既然喊我一声舅妈了,这点钱你就拿着,也是你姥姥和舅舅的心意,而且在学校里你并不是自己,还要和同学好好相处,难免有出去一起吃饭聚会的时候,总不能只是让别人请客吧。尤其是和寝室里的同学更是要礼尚往来的,没钱可不行。”

    “我身上带着钱呢。”刘静低头看着手里的折叠钱,大概也有小两千块,之前她身上带着一千多块钱来帝都读书,也是为了省钱,家里人没有来送她入学,是她坐着火车独自一人来的。

    来之前爷爷奶奶倒是想说给这边来封信,让许家人照顾着,可刘静没答应,她也是想历练一下。

    来到学校里安顿下来后,她才趁着今天没课,再三犹豫的找上了门。

    若许家还是和之前一样,她可能会第一时间找上门。

    可现在许家在帝都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倒是让刘静有些胆怯,她怕别人说她上赶着来认有钱的亲戚。

    15288160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