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厚颜无耻】
    洽谈很顺利,而打入美国市场,许宁依旧是芦荟晚霜一瓶199,素美美白日霜一瓶298,至于在他们自己的商超里卖多少钱,那就不是许宁所能决定的了。

    这其中的费用很多,不算这些费用,他们也需要保持一定的利润才行。

    就好比国外的那些奢侈品牌,在本土国家买的很便宜,但是进入到他们华夏市场最少也要翻个两三倍。

    许宁不认为自家的产品比起别的护肤品牌差,所以价格自然是不会退步的。

    签订了合同后,对方先分别采购了五百瓶回去,价款也已经一次性付清了,这还是因为唐娜的关系,必然是要交付一部分定金,余下的尾款要等到对方回国才能打过来。

    素美的品牌,很快就在华夏传开了口碑。

    娱乐圈的不少女明星都在使用过之后,瞬间成了素美的粉丝,迷妹,不断的向周围的人安利这款产品的出色效果。

    而对于美,几乎是女人一辈子为之追求的目标,价格虽然有点贵,可也是因为产品好,便宜的也有,嫌贵你可以不买,又不是强买强卖。

    而就算产品这么贵,买的人也是如过江之鲫,产品偶尔还会卖断货。

    办公室内,李雨薇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现在真的感受到了那种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感觉,酸爽的不要不要的。

    虽然她现在是研发部的部长,但是她的能力是比不上许宁的,就算她知道什么东西对皮肤好,可是你也要找到那种物质,而公司化妆品的原材料都是许宁采办的,有着特殊且神秘的采购渠道。

    她之前也找了芦荟来检测,却发现自己找来的芦荟比起许宁带来的芦荟,差别不是一星半点,其里面内涵的营养成分简直成几何式跳跃,差距太大了。

    所以,就算是有人知道他们化妆品的成分,没有原材料,也是无法做出成品的。

    王美欣的老公是一家装潢材料店的老板,她则是一家杂志社的责任编辑,因为现在商业繁荣,房产界更是风生水起,所以装潢材料店的生意一向是忙碌却日进斗金的。

    可男人有钱就变坏,这是一条至理名言。

    王美欣发现,他老公几乎是每个礼拜都要在外面过夜,有时候是一天,有时候是两天三天,每次都是告诉她和客户在一起,应酬多等等。

    可是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她知道自家的老公在外面恐怕有了相好的。

    她之前也跟踪过丈夫几次,可是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但是那种感觉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日渐强烈。

    这一晚,王美欣的丈夫又在晚饭前打电话回来,说是和谁谁谁在外面喝酒谈生意,晚上就不回来了。

    王美欣气恼之中将做好的晚饭全部掀翻,然后痛苦了一场。

    很久之后,她才失魂落魄的来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面容,眼里是失落和痛苦。

    镜子里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嫁给丈夫时候的清秀水灵,反而因为经常熬夜工作,脸上也出现了淡淡的斑痕,就在颧骨的地方,显得格外苍老。

    而且她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眼角就有了鱼尾纹,只要眼睛稍微有点动作,那鱼尾纹就遮掩不住,蜂拥般的在她面前张牙舞爪。

    她也想过若是丈夫和她摊牌的话,自己会不会离婚。

    可是很多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夜晚,深思熟虑后,王美欣都持反对意见。

    当初她和丈夫结婚的时候,家里还没有现在这家店,只是一家很普通的自行车铺子,王美欣大学期间去丈夫那边修理自行车,一来二去的就和他熟悉了。

    她丈夫长得还算很不错,而且能说会道,王美欣在认识对方前后不到半年,就和他确定了关系,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

    婚后两人就开设了一家装潢材料公司,王美欣则受聘在杂志社担任编辑,平时就是写各种稿子。

    最开始是因为两人各自打拼事业,才商量着没有要孩子,可是等到她想要了,丈夫却已经很少和她欢爱了。

    一夜凄苦,王美欣次日稍稍打理了一下就来到了公司。

    “王姐,你这是咋啦?昨晚没睡好啊?”对面的一个女人看到她进来,笑眯眯的打招呼。

    王美欣心情不好,也懒得说话,只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

    他们似乎看出王美欣今天的状态不对,也没有过来自讨没趣。

    “哎,有没有发现我的皮肤好了很多?”

    “发现了,你用的素美?”

    “是啊,你也用的?”

    “当然,娱乐圈的女明星都推荐这款产品,我觉得可能是真好用,就咬咬牙买了一套,不过这价格是真贵,花了我差不多一个半月的薪水呢,心疼死我了,好在皮肤很明显的看出变化来了。”

    “贵点也用,只要效果真的好,女人若是不知道疼自己,难道还指望别人疼你?”

    “话糙理不糙。”

    王美欣将这些话都听在了耳朵里,“小周,你说的素美,效果真的那么好?”

    “王姐还不知道?现在这款化妆品可火了,你瞧瞧,就连包装都做的这么漂亮。”叫小周的姑娘把桌上的那瓶芦荟晚霜举起来,冲着王美欣晃了晃,“我是沿海出生长大的,在帝都这种天儿真把我干燥死了,就好像脱了水的鱼,来这边住了几天皮肤就干裂,后来虽然习惯了,可好像习惯性的缺水,现在就用的素美,短短一个星期,皮肤真的得到了充分的水分补充,效果非常厉害。”

    “还有这瓶美白霜,滋润的同时也能改善皮肤,之前王姐你是知道的,我皮肤有点黑,难道你真没发现我变白了?”

    王美欣非常心动,她手里不缺钱,虽然丈夫肯定在外面养了相好的,但是钱却还是每月都往家里交,这也是她之前被蒙在鼓里的原因,钱没少,谁能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外遇。

    “你在哪里买的?”

    “就在静淮路那边的商场专柜。”

    王美欣对面的女人看她似乎也想买,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套化妆品递给她。

    “王姐,我这边有一套,给你用用吧,那边的产品因为效果出众经常供不应求,这还是我过生日的时候,我姐给我买了两套,现在我用了一套,这套给你。”

    王美欣看了看,也没有拒绝,问了价格后,对方表示便宜点卖给她,她也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而且家里又不是拿不出钱,最后给了对方五百块钱,多出来那三块也没让找。

    晚上回到家里,王美欣洗漱完毕就迫不及待的涂抹到了脸上。

    她不会让出自己的位置给那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小三,她也相信丈夫可没有那个魄力,以净身出户为代价去和那个小三长相厮守。

    没有钱和正妻的位置,那个小三真的能心甘情愿一辈子见不得光?

    她现在就是想变得漂亮,然后和他要个孩子,等有了孩子,丈夫愿意在外面折腾都随便他,自己就守着家业和儿子过自己的舒心日子。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王美欣站在镜子前的时候,看到脸上那密密麻麻的红点点,整个人差点没崩溃了。

    原本暗淡发黄的皮肤还能看得进眼,可是现在那张脸上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全部都被一颗颗小红点给占据了,不说别人,就是她自己看到都觉得恶心的无以复加,甚至还觉得恐怖。

    好歹也是个文化人,她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密集恐惧症。

    她被自己的脸吓到,然后疯了似的倒退两步,踉跄的坐在地上,嗓子里发出一阵阵磨砂般的“呵呵”声,却也无法表达此时自己心里的恐惧。

    她的脸,到底是怎么了?

    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王美欣很快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起身去客厅里给单位去了个电话,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准备请两天假。

    单位主编很容易就答应了,王美欣工作能力出色,而且入职这些年从来没有请过假,有时候过年也会因为工作需要而加班加点的工作,难以回家和亲人团聚。

    这次身体不舒服说要请假,单位的杂志期刊刚结束,随后让王美欣好好休息,别想太多等等。

    之后,王美欣收拾一下,带上这两瓶化妆品,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下楼开车往静淮路宁瑞商场去了。

    自己用了他们家的产品,结果害的皮肤严重过敏,她肯定是要讨个说法的。

    只是在半路,她却调转车头,先决定去医院。

    等医生看到王美欣的模样时,也差点没吓得跳了起来。

    这张脸看到后,估计他要好长时间吃不下饭,甚至还要做噩梦了。

    可人家都来自己部门就医了,医生还是给王美欣做了一番检查。

    得到的结果是王美欣属于过敏性肌肤,用不得刺激性的化妆品,而她所用的这瓶芦荟晚霜甚至是还没有用的美白霜里面都含有刺激性的成分。

    针对这种情况,没有立竿见影的药物,只能开一些无刺激的药物让她带回去服用,是否能有效,还需要后期的观察。

    王美欣满腔的怒火,她觉得素美化妆品就是个骗人的东西,现在这么出名,完全就是名人效应,都是那些娱乐圈的女明星一张臭嘴给捧红的,背地里不知道拿了这家公司多少钱。

    这种丧尽天良的公司,真的就应该告的他倾家荡产,倒闭为止,省的还要祸害别人。

    越想心里越愤怒,也越憋屈,王美欣直接开车去了质监部门。

    许宁这边正在实验室里和李雨薇研究新的护肤品,电话响的时候,她手里空不出,李雨薇接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后,李雨薇挂断电话,然后蹙眉对许宁道:“质监部门找上门来了,说是咱们的产品出现了受害者,来突击检查的。”

    许宁嗯了两声,并未慌张,检测完一个样本后,在旁边写下两行数据。

    “你不紧张?”

    “我紧张什么,咱们现在只发布的两款化妆品,其质量如何也是咱们两人亲自检测研发的,难道你对自己没信心啊?”

    “信心肯定有,可是你也听到了,有受害者出现了。”李雨薇还真是佩服许宁的镇定。

    许宁摘下手套,招呼李雨薇一起出去看看,“人红是非多,若真的出现了受害者,那么她用的肯定不是咱们公司的产品。”

    “你是说,假冒的?”

    “必须假冒的。”

    在办公室里,许宁看到了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那个包裹的很严实的女人,大概就是受害者。

    “许宁,我们是质监部门的工作人员,因为接到用户举报,说是你们的产品质量有问题,以至于让她脸部严重过敏,我们今天过来突击检查,希望你们能够配合。”

    许宁点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自便,但是若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我是否可以告这位小姐诽谤?”

    王美欣看到许宁的态度,肺都要气炸了。

    她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她的脸明明都已经毁了,可对方居然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你先看看我的脸。”王美欣压抑着心底的火气,将自己的丝巾解开,“你们的产品没有问题,我的脸是怎么弄得?上午我带着你们的产品去医院里检查过,医生都说你们的产品里面含有刺激性的成分,虽然我的皮肤属于过敏性肌肤,可是你们的产品包装上明明写着,适用于任何皮肤,你居然还有脸告我诽谤?应该是我先起诉你们公司的产品劣质吧?”

    “哎?”许宁抬起食指冲王美欣摇了摇,“不知道这位小姐贵姓?”

    “免贵姓王。”王美欣的言语间带着不耐和怒火。

    许宁含笑点头,“王小姐,我能否先问你个问题?”

    “有话就说,总之今天你们公司不管如何拖延,都要给我一个说法,否则咱们法院见。”

    “王小姐,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这个世界不是谁弱谁有理。”许宁的声音也变得冷淡起来,“那么请问王小姐,你所使用的产品,是从我们的专柜亲自购买的吗?”

    “你什么意思?”王美欣那张好似癞蛤蟆皮一般的脸,因为疑惑而显得有些狰狞。

    “字面意思,请王小姐回答我的问题,你使用的产品,是不是从我们专柜购买的。”

    王美欣迟疑后,摇摇头,“不是,是我单位里的同事卖给我的。”

    “所以,王小姐是怎么确定,你使用的产品就是我们公司生产的呢?”

    “不是你们公司,还”王美欣不傻,许宁话里的意思,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雨薇,取咱们公司的产品过来。”许宁和身边的李雨薇说道。

    李雨薇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不到两分钟后回来,手里拿着两盒化妆品,盒子几乎是一样的,只有颜色的区别,芦荟晚霜是碧绿色的,而美白霜则是银白色的。

    许宁慢悠悠的将自家产品递给王美欣,“我们在产品外包装上说的很明白,请在本公司指定专柜购买,若通过其他途径入手,引起的不良反应与本公司无关,而每一位通过宁瑞商场专柜购买的人,都会在专柜那边进行身份登记,以便于我们后续的效果调查,那么王小姐是否能告诉我,在我们专柜的客户登记册上,是否有你的名字?”

    说罢,她没有理会王美欣的态度,将两瓶化妆品放到桌上,“三位,我们公司的产品你们质监部门几乎每个月都会过来突击检查的,质量如何心里不是门清?”

    女质检员也是苦着一张脸对许宁道:“我们这也是没办法,都有人亲自上我们质监部门投诉了,肯定是要走一趟的。”

    “那行吧,你们来我肯定是欢迎的。”许宁让小助理给他们三人倒了杯水,“有你们在,我们才能时刻提高对产品质量的警惕之心。还有这假冒产品,我会报警处理的,这段时间已经接到好几次的恶意辱骂电话了,好在我们客服人员态度够强硬,不然都要被人家给掘了祖坟了。”

    “麻烦许总了。”三个人看向李雨薇,“李部长,辛苦。”

    李雨薇笑着点点头,领着他们三个人去往生产部门。

    看到瞬间垮下肩膀的王美欣,许宁还真的不同情这个人,可是这张脸就杵在自己面前,真的是有碍观瞻。

    “王小姐,你的这种情况,希望我给你什么答复?”许宁坐在皮椅上,抬手请她在沙发里坐下,“对待自己的脸,你的态度就是这么的随便吗?”

    见她不说话,许宁轻轻叹了口气。

    “女人的脸有多重要,不需要我说什么,而现在但凡是好产品,总会有人冒险的去开黑作坊牟取暴利。我还真建议你报警,走法律程序,谁卖给你的,你就去告谁,现在王小姐可否告诉我,你的这两瓶假冒产品,是从谁手里买的吗?”

    王美欣心里一片凄凉,她原以为可以变得年轻,留住丈夫给她一个孩子,现在这张脸,她甚至都难以见人了,更别说是让自己的丈夫看到了。

    “是我单位的人给我的。”

    “名字!”许宁抓起电话,按下了报警电话。

    “梁月珍。”

    “王小姐是什么单位的?”

    “清风杂志社。”

    “谢谢!”许宁等那边接通后,就将这一情况和那边说了一声。

    对方接到电话后,说会马上处理。

    15289062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